《少年纳粹亲历第三帝国末日》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少年纳粹亲历第三帝国末日- 第1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瓢奘恰耙桓雠笥选薄K淙凰约撼3T谥谌嗣媲靶呷璋蓿不嵩诼旮翊铩じ昱喽幻锸影薜氖焙蚍⑴0蘖酱问酝甲陨保谝淮问窃1932年11月,她被人发现时,脖子上中了一枪。这或许是她在受到希特勒漠视后的一种强烈抗议。直到1945年4月,希特勒才在公开场合表示对爱娃的爱意。当时他们已经身陷地下城堡,爱娃明确表示了和希特勒在一起的愿望,表示愿意陪希特勒走过人生的最后一段路。希特勒当众拥吻了爱娃,这让旁观者大吃一惊,备感尴尬。 
  但这是第一次,也是惟一一次希特勒在公开场合向爱娃示爱。海因利希·霍夫曼曾经说到,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希特勒曾经对爱娃·勃劳恩动过真情。“对于他来说,爱娃不过是个可爱的小玩艺,她缺乏逻辑性,头脑愚笨,只是长得漂亮而已——但是,或许正因为如此,希特勒才能在她身上找到了一直以来都在追寻的宁静和放松。”1943年,希特勒告诉斯佩尔,很快他身边就只会剩下2个忠实的朋友了——他的宠物布隆迪和爱娃·勃劳恩。 
  在纳粹党执政的早期,希特勒最喜欢的是坐在他喜欢的慕尼黑餐馆和啤酒窖里,面对一群亲信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偶尔他会让一些女性参与这样的聚会,但是更多的时候,他宁可选择一个纯男性的谈话环境。霍夫曼回忆起,这样的聚会偶尔也会邀请一位女性参加,“偶尔,她也能参加男人们的谈话,但是被绝对禁止抵触希特勒或滔滔不绝说个不停。” 
  而在这个下午,第三帝国在战场上节节败退,元首几乎不和将军们或他曾经最信赖的纳粹党领导一起就餐了。据说,希特勒从来没有单独和约瑟夫·戈培尔一起吃过一顿饭,尽管这个人在很大程度上将希特勒打扮成德国传奇人物。但是,希特勒非常愿意和秘书们以及厨师呆在一起(偶尔也会和他的秘密情妇在一起)。一些尖锐的观察家对此有很好的解释,希特勒在席间闲谈的话题单调无比,只有那些听命于他的人才能勉强忍受一二。他谈论的话题通常都很沉闷,说的都是国际犹太人的“邪恶”、对精妙建筑艺术的鉴赏和复杂的种族理论。曾经有人说过,但凡有点头脑的人,都无法容忍和希特勒谈论这些话题。 
  但是,希特勒一生迷住了无数女性,他的性取向也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一些历史学家甚至声称,希特勒是一个心理扭曲的同性恋者,他将自己同性恋的冲动发泄到战争中。很多人怀疑希特勒是否和爱娃·勃劳恩或者其他任何女性发生过关系。一位布彻斯加德的仆人在后来接受审讯时承认,爱娃在希特勒来访的时候需要服食避孕药,他的证词引起了很多争议。但是,没有人能够摸清希特勒的内心世界,更不了解他的性取向。 
  许多猜测都是因希特勒侄女吉莉·拉包尔(Geli Raubal)离奇的死亡引起的。吉莉是希特勒同母异父姐妹安吉拉·拉包尔(Angela Raubal)的女儿,她和母亲住在奥巴萨尔斯堡。吉莉肤色偏黑,长得迷人,生性活泼,有一大堆追求者。1929年,希特勒将她召到身边,一起住在慕尼黑普令茨雷根坦广场的公寓。她当时21岁,而他已经40岁并且成为了令人敬畏的政治人物。希特勒与很多比他年轻的女性发生过关系,但是吉莉却是个特例。 
  吉莉当时就读于慕尼黑的一所音乐学院,但是大多数时间都没有用在学习上,而是和“阿道夫叔叔”(她对他淘气的称呼)四处游玩。希特勒带着吉莉去听歌剧和看戏,还带着她开车去郊外。希特勒甚至允许吉莉参加他和纳粹党亲信在咖啡馆的讨论,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常特殊,引起外界的纷纷猜测。吉莉的一个追求者曾经是希特勒早期的保镖兼司机,一天,希特勒发现吉莉和这个保镖混在一起,希特勒怒气冲冲,以至于这个保镖认为希特勒会一枪打死他。从那以后,希特勒禁止吉莉在没有女伴陪同的情况下外出。   
  希特勒和他的女人们(4)   
  1931年9月19日,吉莉被发现死在希特勒的公寓里,她的身上有枪伤,身边放着希特勒的手枪。希特勒的反对者就此展开了激烈的辩论,希特勒要么是在和吉莉发生恋人间的口角后杀了她,要么就是找人杀害了她。不过,这两种推测都不太可信。的确,吉莉在死前的一段时间总在抱怨,她试图逃离希特勒的控制,“叔叔简直就是个魔鬼,外人很难想像得到他对我的要求。”不过,她没有明确指出,究竟希特勒对她有什么严格的要求。希特勒显然迷恋于吉莉,曾经有谣言说,吉莉身上有遭到希特勒殴打的痕迹,但是,这个谣言没有得到证实。希特勒不太可能杀了她,吉莉的尸体被发现时,希特勒正在前往纽伦堡的路上,而且他听到死讯后非常吃惊。如果希特勒安排人杀害吉莉的话,他根本不会用自己的手枪在自己的公寓里干掉吉莉,这太不合情理了。希特勒的支持者提出的惟一解释是,吉莉在玩希特勒的手枪,不小心走火杀了自己。这个解释当然也不太可信。战后,吉莉的母亲安吉拉提到,吉莉曾经说过想离开希特勒,她打算和一个男朋友前往林茨,但是遭到希特勒的反对。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希特勒曾经阻止吉莉离开。种种说法,莫衷一是,吉莉·拉包尔之死依然是个谜。最可能的说法是吉莉·拉包尔是自杀的,这是她摆脱希特勒禁锢的惟一方法。希特勒身边的女性有不少人不惜自杀以摆脱他的情感束缚,吉莉并不是惟一的一个。 
  这段关系最有趣的地方在于,这是希特勒第一次也是惟一一次依赖一个女性。但是,这种关系是否是性依赖,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希特勒在吉莉·拉包尔死后陷入低沉,这充分说明这段关系积聚了希特勒很深的感情。希特勒把他在慕尼黑普令茨雷根坦广场的公寓改成了祭祀吉莉的神殿。希特勒以前从未与女性结下如此深厚的关系,以后也没有过(或许除了对自己的母亲克拉拉以外)。对于希特勒的秘书和厨子而言,希特勒算是一个不错的老板,他对她们就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偶尔还和她们调调情,尽管只是虚情假意。而对于玛格达·戈培尔、汉娜·瑞奇(Hanna Reitsch)以及威妮弗蕾德·瓦格纳(Winifred Wagner)这样的狂热崇拜者而言,希特勒冷酷无情,对于她们的仰慕不屑一顾。但是,这些女性都是坚决而强悍的人物,她们有自己的想法。但是如果一个男性希望女性千依百顺地匍匐在脚边,那么他自然对坚决而强悍的女性不屑一顾。 
  威妮弗蕾德·瓦格纳是作曲家理查德·瓦格纳(Richard Wagner)的儿媳,她的丈夫是齐格弗里德·瓦格纳(Siegfried Wagner)。威妮弗蕾德和希特勒关系密切,一度如胶似漆,希特勒甚至想过娶她为妻,建立一个希特勒…瓦格纳王朝。电影制片人兼演员莱妮·瑞芬斯塔尔(Leni Riefenstahl)也迷恋希特勒,英国贵族姐妹尤尼提·米特福德(Unity)和戴安娜·米特福德(Diana Mitford)也是希特勒大胆的爱慕者。汉娜·瑞奇是纳粹德国数一数二的试飞员,德国空军的王牌试飞员,瑞奇上尉对纳粹政权和希特勒同等热爱。柏林沦陷时,瑞奇英勇的飞行事迹为希特勒在地堡的最后日子添上了几笔传奇色彩。 
  但是,最仰慕希特勒的还是宣传部长戈培尔的妻子。地堡中一个仆人(党卫军电话接线员罗切斯粗俗地说,希特勒总是和玛格达鬼混。或许罗切斯有些夸张,玛格达·戈培尔并非真地爱上了希特勒。当然,玛格达多年来一直仰慕希特勒,不过她的仰慕之情不同于爱娃的盲目崇拜。玛格达有时也不能忍受希特勒的论调,“只有希特勒自己在说个不停,”她这样对朋友抱怨着在布彻斯加德举行的午餐聚会,“他能成为元首自然有他的道理,但是也不用重复一些陈词滥调,让客人感到厌烦。” 
  玛格达·戈培尔是一个活泼迷人而且善于调情的女人,她非常懂得操纵男人,并且制造了一系列绯闻。她一边与憎恨犹太人的约瑟夫·戈培尔同居,一边和一个犹太人谈着恋爱。玛格达热衷于上流社会的生活和一切奢侈品,在嫁给戈培尔之前,玛格达迷倒了一个年纪两倍于她的实业家。她当时在哥特式寄宿学校遇到了富有的实业家古恩特·昆德(Quandt Gunther),昆德邀请她和她的朋友们带着孩子出去吃茶点。很快,玛格达便答应嫁给昆德,并与昆德生了个孩子,起名叫哈拉德,玛格达非常溺爱这个孩子。1930年,玛格达结束了和昆德8年多的婚姻,开始约会戈培尔。这两个是奇怪的一对儿,玛格达相当漂亮,而戈培尔安着假腿,一脚高一脚低,平时都要穿着特制的鞋子来弥补两腿长度的差异。戈培尔长着一张似笑非笑的脸,非常像某种动物,便于政治讽刺漫画家进行模仿。 
  玛格达在约会戈培尔的同时,还陷入了与犹太人维克托·阿罗索夫的一段罗曼史。阿罗索夫发现玛格达脚踏两只船时,显得相当失望。当他发现玛格达约会的是柏林著名的纳粹党头子时,阿罗索夫吓得心惊胆寒。戈培尔在1931年娶了玛格达,希特勒是婚礼的见证人之一。纳粹党在2年后开始执政,反犹太人成为了公开的行为,社会风气很快朝着不利于犹太人的方向发展。理查德·弗雷德兰德尔是玛格达·戈培尔的继父,他很宠爱玛格达,可惜却是个犹太人。当反对犹太人的情绪走向白热化时,弗雷德兰德尔觉得自己惟一的靠山就是身为宣传部部长的女婿。弗雷德兰德尔来到位于威廉姆斯广场的戈培尔的办公室,而戈培尔只是对副官下了道命令,“问问这个犹太人来干什么?”1938年,弗雷德兰德尔遭到纳粹党的逮捕,他的继女并没有搭救他。弗雷德兰德尔于1939年死在布亨瓦尔德。   
  希特勒和他的女人们(5)   
  由于希特勒没有妻子和孩子,戈培尔家庭便成为了第三帝国家庭生活的典范。玛格达、约瑟夫还有他们的一大堆孩子被当作第三帝国的“第一家庭”向外界展示,玛格达实际上是“未加冕的第一夫人”。戈培尔共有6个孩子,玛格达给他们取的名字全部以“H”开头,就这一点也足以证明玛格达对希特勒的崇拜。 
  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戈培尔夫妇各有奸情,他们俩不情愿地绑在了一起。玛格达最出名的一段婚外情是与戈培尔的副官卡尔·汉克通奸,汉克在布彻斯加德戈培尔的别墅附近有套房子。戈培尔则与一系列著名女演员厮混,这些女性拜倒在宣传部长的头衔下,以结交这位掌管着德国艺术、文化和电影事业的高官为炫耀的资本。1936年,戈培尔见到了22岁的捷克斯洛伐克女演员琳达·巴洛瓦(Linda Baarova),他们迅速开始了一段恋情。琳达与德国UFA电影公司签署了一份油水大的合同,她能够签这份合同与她的情人有莫大的关系。希特勒在威妮弗蕾德·瓦格纳位于拜罗伊特的家中过夏季的时候察觉了这段恋情。希特勒暴跳如雷,德国一直宣传捷克人是劣等民族,如果德国人民知道他们的宣传部长和一个捷克女子混在一起,他们该怎么想呢?慕尼黑危机隐约逼近了,元首面对着更多的阻力。除此之外,希特勒也无法忍受暴露出的事实真相:戈培尔的家庭与第三帝国神话里的快乐家庭相去甚远。 
  希特勒非常喜欢戈培尔的孩子们。孩子们在布彻斯加德拜访希特勒的时候,总是称呼他为“阿道夫叔叔”或者“元首叔叔”。玛格达承认,她自己与卡尔·汉克也有一段私情。汉克自己曾经写信给希特勒,请求他同意自己娶玛格达为妻。与此同时,戈培尔沉迷在与琳达的爱情中,甚至威胁要离开德国,一度请求希特勒委派他担任驻日本大使的职务。他的请求遭到了希特勒的拒绝,希特勒警告戈培尔注意自己的公众形象,将琳达遣送回捷克并且在德国和捷克禁演琳达拍的电影。戈培尔的第6个孩子也是他和玛格达最后生的一个孩子,他们为她起名为海蒂,海蒂常常被人称为“和解的产物”,但是戈培尔夫妇并没有达成真正的和解。1941年5月,玛格达试图带着孩子逃出德国前往瑞士,她在德瑞边境被抓住了。玛格达的这次逃跑恰好发生在鲁道夫·赫斯架机飞往苏格兰的时候。直到完全确信两起事件没有任何关联之后,希特勒才原谅了玛格达。其实,她不过是想逃离这段让她尴尬的婚姻。 
  希特勒的秘书托德·琼格后来说,她是“带着负罪感”为希特勒工作的。很多人好奇地想知道,一个人要着迷到什么程度才会为一个20世纪最可怕的恶魔(他一手制造了对600万犹太人的大屠杀)效力。和许多曾为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