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纳粹亲历第三帝国末日》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少年纳粹亲历第三帝国末日- 第3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当然,我一点也不知道我能够恢复。想到自己将永远是一个没有希望令人讨厌的残废人,我逐渐产生了死的念头,这种念头很强烈以至于我请求一位老人开枪打死我。这使我想起了可怕的一天,那天有位老人要我开枪打死他。 
  “孩子,你是不是疯了?”他说,接着又耸了耸肩,“我去哪儿找枪去?”柏林人出名的幽默感仍然没有消失。 
  一位妇女听到了这个对话插了一句,“我会把你清理干净的。勇敢点。” 
  这位妇女,也是一位难民,给我脱了衣服清洗起来,没有肥皂只用一块旧布在擦。她给我穿上了内裤和一件没有任何徽章的制服,她一定是从一具尸体上扒下了这件衣服。坑道里面那么脏,臭气熏天,人们肯定是看不见里面的尸体。 
  “不要死在我面前。”这位老太太说。 
  但是我希望如此。 
  我被转移了,当我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是在一辆军用汽车上。我听到了一个女孩的尖叫声,显然正有人强奸她。我还记得听到了一个孩子的哭声。一个苏军士兵给了我一块面包吃,而且还把一块已融化的黄油放到了我手上,然后他又喂了我一口伏特加酒。由于醉熏熏的,他把酒倒得我满脸都是,我的眼睛被酒精烧得像着了火一样。我的尖叫声激怒了他和他的一个同伴,我记得感觉他们好像在用靴子踩我。后来我发现自己躺在路边,一些好心人把我抬到了他们的农舍里。他们喂我东西吃并且给我清洗,我的腰部以下开始慢慢有了知觉,我的精神以及我活下去的愿望也开始慢慢复苏。 
  直到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在我们从党总部突围那个决定命运的晚上发生了什么事。     
  第十七章 希特勒的幽灵   
  希特勒的幽灵(1)   
  国会大厦终于被攻下来了,不过不是在斯大林希望的五一节那天,而是在第二天。尼可拉·伯扎林(Nikolai Berzarin)将军的第5突击队赢得了这一令人羡慕的功劳,红旗插上了这一座被火熏黑的建筑物上。尽管莫斯科方面夸张地宣传说在攻占这一希特勒最后的据点时,战斗非常艰苦,实际上战斗是非常平淡的。最后守卫国会大厦的党卫军士兵在前一天就都跑掉了,都是随着蒙克将军的队伍走的,甚至连希特勒青年团都跑掉了,这幢大楼里面甚至连苏军曾经担心的陷阱都没有。在工兵检查完爆炸物并宣布安全以后,苏联战士小心翼翼地穿过了斯佩尔设计的广阔的入口。苏军最终进入入口以后发现的只是在地下战地医院里的由哈思教授、昆兹医生和两个护士照顾的几百名伤员,他们的药品仍极其匮乏。苏军吃惊地发现食堂的情况大不相同,食堂里堆满了香槟酒和精美的食物等等,这些东西他们已经好几年都没有见过了。 
  伯扎林许下诺言说,如果有谁能找到希特勒的尸体将授予他苏联英雄金星奖章。后来在他们发现苏联军队反间谍机构(SMERSH)的特工已经先接到命令进行彻底搜查时,就感到毫不吃惊了。他们在大臣花园的弹坑和连根拔起的树坑周围仔细搜查,很快就发现了两具被烧焦的尸体。他们已被烧得变了形,而且大小也只有成人尸体的一半。但是苏联的情报人员还是根据苏联的宣传卡通讽刺画,很快就认出了约瑟夫·戈培尔的大脑袋和畸形足。另一具尸体的旁边是一个烧黑了的纳粹党徽和一个金质的香烟盒,上面刻着“阿道夫·希特勒,1934年5月29日”字样。 
  他们寻找,但没有在附近找到希特勒的尸体。在被遗弃的地堡里他们的发现和蒙克下令遗弃它的时候差不多。希特勒的地图室里还有甘什焚烧过的痕迹,但是并没有其他的损坏。房子里剩余的东西无不有一种典型的匆忙逃离的痕迹,纸张散落到桌子上和半开的抽屉里,墙上的画像歪七扭八的,到处都是掀翻的椅子。在各个能看到的地方有许多空香槟酒的空瓶子、烟蒂和盘子,这一切都显示了那最后的仪式。 
  在希特勒的房间里,他的束腰外衣和黑裤子挂在了合适的衣柜中,爱娃·勃劳恩的衣服也是同样挂在隔壁她的房间内。希特勒厚厚的用皮革包边儿的会见日志也躺在一把椅子上,尽管几个星期后人们才注意到。腓特烈大帝的画像已没有了,但是有大量的用银相框镶起来的元首照片,这是希特勒留在办公室作为送给他人的礼物。最后苏军发现了克雷布斯倒在他的左轮手枪的旁边,一瓶法国柯纳克白兰地酒洒落在他的身旁。奇怪的是苏军在几天后才发现戈培尔孩子们的6具僵硬的尸体,在他们的妈妈匆匆忙忙为他们盖上的裹尸布的下面,他们白得吓人。苏军得知布格多夫也曾发誓要自杀,但是在这最初的混乱状态下苏军并没有找到他的尸体。 
  但是他们找到希特勒的尸体了吗?至今这仍然是个问题,并不是因为对答案的真实性有任何怀疑,而是因为这么长时间以来,苏联领导人好像是在故意地留给自己国家的人民和全世界人民一个悬念。就在苏军攻克柏林不久,苏军的军事指挥官和外交官就满怀信心地告诉他们的盟军战友,他们已发现了希特勒的颚骨,而且根据希特勒的牙科记录非常肯定地确认它是希特勒的。但是后来不久,他们就突然收回了这些声明,并且说他们不知道希特勒的情况。同海军司令邓尼茨对德国人民播送的那个有关希特勒死亡的时间和情况的错误声明一起,苏军的声明引起了一股谜团,使人们充满了各种猜测。 
  在1945年的整个夏天,希特勒仍然还活着的说法此起彼伏。一艘逃过盟军的封锁,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浮出水面的德军潜艇遭到了美英情报人员的突然袭击。有关U…977或被叫做是“希特勒的U型潜艇”的传说也成了一个谜。有关这艘潜艇逃到南美洲的说法,只不过是因为水兵们逃离他们所想像的战后德国的悲惨生活,去南美洲寻求新生活的一种理想(另外一艘U型潜艇的船员就怀着同样的动机进行了一次这样的航行)。但是在一位南美洲的报社记者编造了一个精彩的故事后,U…977变成了一艘把阿道夫·希特勒和爱娃·勃劳恩送到巴塔哥尼亚一个秘密纳粹基地(那个地方就成了南极的布彻斯加德)的潜艇。 
  这个说法在过了半个多世纪的今天看来好像有些奇怪,但是在那时人们都拿它当真。U…977的指挥官被美英的情报部门审问了将近1年的时间。在这同时还出现了许多传说,说法各式各样,有说希特勒在爱尔兰的海滨地区,在法国的南部,在意大利隐居,在法国依云的娱乐场充当赌场管理人。这些稀奇古怪的情节里面一般会提到南美洲,特别是阿根廷,这主要是因为纳粹德国同庇隆政权在战时的联系,以及几位纳粹高官飞去这些地区的确切事实。美国占领当局还收到报告说,希特勒生活在斯堪的纳维亚山区一个广大的地下建筑里面。装有詹姆士·邦德式的安全设施,并为希特勒和那些在战争末期逃脱了盟军追捕的纳粹高官提供庇护的地下基地常被谈起。一些有关纳粹德军在战争末期研制的“神秘武器”,包括飞行里程能达到近1万公里的容克远程飞机(据说汉斯·鲍尔曾对希特勒谈起过这种飞机)的消息,对这些传说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传闻德国的海军还有一支远程潜艇部队,许多聪明的人都被这些传说吸引了,而且还写了有关它们的书。或许我们一点都不应该感到吃惊,因为难道希特勒不是在60年前就曾控制过许多聪明的人,许多人应该早就知道而且也从未放弃相信他的神秘武器就快要研制成功的消息吗?   
  希特勒的幽灵(2)   
  同以往一样,当聪明的而且毫无动机的人们公开地发泄他们心中的怒气时,阴谋理论随之也盛行起来,希特勒的例子也是一样。一位律师声称希特勒在因斯布鲁克。一个医生说他曾在柏林公园地堡对面的急救站里给希特勒治过伤,元首在5月1日猛烈的坦克大战中受了伤。许多误传极有可能是出自莫斯科宣传机器的口中,这符合斯大林让希特勒的幽灵存在下去的想法,与西方的资产阶级比起来他更愿意让他存在下去。苏联的《消息报》报道说,希特勒和他的新娘正生活在英国控制的威斯特伐利亚的一个带有护城河的城堡里面。但是我们不能把这些疑点的责任都推到苏联的宣传机关身上。有时斯大林好像很勉强地接受了希特勒已经死去的事实。德方的见证人像被关了10多年的林奇和甘什多次被问到希特勒是死掉了还是仍然活着。很显然苏联人确实是拿不准。 
  这些疑惑促使英国的情报部门委托一位年轻的牛津大学教师写一份报告。休·特雷费·罗珀(Hugh Trevor…Roper) 后来成为了一位出众的历史学家(现已去世)。1945年时他是英国部队里的一名少校。特雷费·罗珀受命对希特勒最后的日子进行详细的调查,目的就是为了搞清楚元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了帮助他,美国相应的情报部门为他提供了大量详尽的战争期间编写的档案。(这份报告得出了一些令人尴尬的结论,指出了盟军把希特勒妖魔化的成功计划。它提到希特勒非常喜欢和关心孩子,喜爱蹓狗,不喜欢一些狂热分子,而且他的习惯很保守和挑剔) 
  特雷费·罗珀在1945年9月开始展开他的调查,后来把调查结果写成了报告,调查结果最后成了一本畅销书,这是第一本详细披露希特勒最后时光的书。关于这两份东西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特雷费·罗珀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接触到许多苏联方面的档案和许多苏联监狱里的证人,但是这位年轻少校后来的结论,在基本的细节方面并不存在不准确的地方。他的书《希特勒的最后时光》里有许多很小的错误,这是他没接触到苏联方面重要档案的结果,但是它仍然是后来每一次对这个引人注目的问题进行探讨时的一个基准,这本书也不例外。 
  特雷费·罗珀在他调查期间访问了许多证人,他尽可能多地找到那些当时真正在地堡里呆过的人。像林奇、甘什、拉登胡伯和鲍尔这样特别重要的证人,由于在苏联人手中他见不到,但是在他所能发现的证人中,他发现他们的证言在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方面稍有出入(通常是日期和时间,因为在黑白颠倒的地堡里面把黑夜与白天搞混,把一天与另一天搞混的事情不足为奇)。一些证人,通常是一些未成年人,好像给他们的叙述添加了一些细节(这更多的是为了生动的效果或吹嘘自己,而不是为了掩盖任何东西)。他们的叙述基本上完全相同。1945年11月1日,特雷费·罗珀在柏林举行了一次记者招待会,他说希特勒大约是在1945年4月30日下午2点30分向自己的嘴巴开枪而自杀身亡的,他的新娘服用氰化物后也同时死亡(后来证明是毒药,可能是氢氰酸),尽管她被提供了一把左轮手枪。后来他们俩的尸体在党总部花园里被放火烧掉了。他们被草草掩埋,这可能是为了把没烧掉的骨头掩埋起来。至于后来这些骨头怎么样了,特雷费·罗珀没有弄清楚。但是他对一件事情非常肯定:“以上的事实是不完整的,但它是确实的,是有根据的,是可靠的和独立的。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原来流传的希特勒仍然活着的推测是正确的。所有原来报道过的这样的说法都已被调查过,而且发现它们都是没有根据的;大多数这样的说法在事实面前不攻自破,而且它们的一些始作俑者也承认了它们是编造的。” 
  在过去的这些年里,又有许多新的证据暴露了出来,大多数的证据都证实了特雷费·罗珀报告的基本观点。(事实上,他几个星期后在希特勒的个人遗嘱和政治遗嘱,及其他的文件中就找到了确实的的证据,这些证据确认了他所被告知的希特勒的最后时光) 
  亚瑟·阿克斯曼是特雷费·罗珀所访问的关键证人之一。他的证言对于证实希特勒和马丁·鲍曼的死亡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阿克斯曼在希特勒自杀后立即进入了希特勒的房间,而且他还承认突围后自己还看到了鲍曼的尸体,不幸的是那时没有其他人能证明关于鲍曼的这个发现。然而特雷费·罗珀发现,实际上阿克斯曼在其他任何事情上的供词都是真实的和准确的。但是由于没有找到鲍曼的尸体,他承认了没有确实的证据表明希特勒的这个代言人已经死掉,这当然为那些认为鲍曼仍然活着的人提供了争辩的材料。 
  由于苏联档案近来的公开,关于希特勒遗骸的整个事实真相的直接记录也浮出了水面。它也证实了特雷费·罗珀论文的基本事实,而且对无论什么原因而相信希特勒已从地堡中逃生的那些幻想家、阴谋理论家和普通的吹牛者都是一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