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纳粹亲历第三帝国末日》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少年纳粹亲历第三帝国末日- 第8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八股剑谀抢锏淖季卵盗酚佳盗贰N腋械剑飧鼋谌站哂刑乇鸬哪康男院椭匾浴!  
  第一滴血(2)   
  当时在家的有我最小的妹妹多尔特,她已经9岁了,而我的两个弟弟乌尔夫和乌尔里希分别为6岁和5岁,母亲和我们家的胖女佣汉娜(Hanna)在照顾他们。我的两个姐姐安吉(14岁)和奥娣(11岁)从布雷斯劳东南部的小镇斯塔赫伦回来了,她们在那里的奥古斯塔高中上学,由于战争的缘故,她们全部被疏散开了。我的两个姐姐都会吹长笛,她们经常练习。在圣诞夜前夕,当全家人唱起德国圣诞歌曲时,两个姐姐就在一旁伴奏。此外,在圣诞节假期里,姐姐们还和电台表演团一起去当地的军队医院慰问伤兵。 
  圣诞节快来的时候,母亲在女佣的帮助下,不停地烤着各种食物:饼干、姜饼、杏仁蛋糕和葡萄干甜面包。我的父亲也从地中海战地回来了,带回了杏仁、桔子和柠檬。 
  圣诞节那天,我终于决定给父亲看巴尔杜·冯·席腊赫写给我鼓励我继续创作诗歌的那封信。现在父亲终于认可了我作为希特勒青年团小头目的成绩,我猜想,他应该不会再反对我写诗了,只要我不指望靠写诗过日子。我还打算让母亲也读读这封信,我想她会感到欣慰的,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是应该让父亲先读到这封信。 
  父亲显然很吃惊。信的内容很简短,我觉得他可能读了两遍。他看着我的眼睛说,“好好留着这封信”,他并没有说别的。 
  不过,这已经超出我的预期了。突然间,我觉得自己带上了一顶桂冠,没有人能够把它从我头上拿走。 
  这次聚会是我们家在战争结束前的最后一次聚会。不久以后,我前往巴伐利亚的阿尔卑斯山区参加准军事化训练。当我登上火车离开的时候,我绝对没有预料到,布雷斯劳就快被苏联军队全面包围。纳粹的宣传具有可悲的欺骗性,我很快就尝到长久以来期待的战争的滋味,我的家人也一样。 
  假期结束了,我在元旦前夕返回了巴伐利亚。我们的山区军事训练将持续3个星期,而且是在让我赞叹不已的阿尔卑斯山中进行。我们学习滑雪和基本的登山技巧,还在训练中学习使用小口径的来复枪。这还不是山区作战入门训练的全部内容。3个星期的时间飞快地过去了,在课程快结束的时候,我们听到了苏联红军进攻的消息,我几乎不敢相信,布雷斯劳就要落入敌人的手中,我不顾一切地想回到家里,与家人在一起。我决定在训练结束前3天提前离开,我在天亮前跳窗逃跑了,搭上了一趟开往布雷斯劳的火车。在返家的途中,我第一次目睹了战争制造的混乱场面,到处都是难民。最后,我换乘了两次火车才回到了布雷斯劳家中,绝大多数火车都被迫往西开,当我进入布雷斯劳城中时,看到的仍然是一片混乱的场面。惊恐交加的人群在大街上四处乱窜,大喇叭高声播送着新的通知。我好不容易才回到了我们家的公寓,但是那里已经人去楼空了,我站在令人窒息的沉寂中,房间里一切看上去整洁有序,但是看不到父母以及兄弟姐妹的影子。我冲了个澡,换了内衣裤,仍然穿着制服,然后打开了收音机,我听见广播说,“现在到了全力以赴的时刻,我们要解救祖国。” 播音员说,布雷斯劳现在成为了一座堡垒。卡尔·汉克是布雷斯劳当时的防务官,他是一名狂热的纳粹分子,坚决号召城里的所有男人和男孩为保卫布雷斯劳而战。我觉得自己的嗓子像被人堵住了一样。 
  我躺在了床上,仍然穿着制服,试着理清思路。我脑子里一片混乱,很快就疲惫不堪地睡着了,但是没过多久,我就被噩梦吓醒了。在梦中,我遭到了少年班同学们的审判,因为在大家英勇抵抗苏联军队的时候,我却在家蒙头大睡。刚醒过来的几分钟里,我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家里。我的心怦怦乱跳,吓出的一身冷汗把衣服都打湿了。收音机还在广播,播音员宣称,逃亡者将遭到行刑队的处罚。女人、孩子和60岁以上的老人需要到规定的地点集合,其他人则要到最近的民兵站报到。我思索着接下来的行动,但是紧张不安、自我怀疑和恐惧占了上风。 
  我最后还是去报到了,并且被安排去另外一个地方。我脑子里乱极了,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但是我觉得需要在离开前找个朋友聊一聊。我在布雷斯劳城中四处寻找以前的朋友,但是一个都没有找到。我到今天都在奇怪,那一天我为什么没有去电台找我的父亲。无论我走到哪里,总能听到大喇叭的广播:“不惜牺牲生命也要战斗到最后一刻!”这一刻到来了,我就快要面临死亡了,我开始意识到情况的严峻性。 
  我不想做一个懦夫,但是我准备好牺牲了吗?我突然间冒出了一个想法。由于健康的原因,我没能加入地对空的高架炮队作战,而是加入了KLV做训练营辅导顾问。虽然我被吸收为山区别动队的志愿者,但是还没有真正地经受过考验,我在训练中出现过头昏眼花的情况,于是我决定不理会广播,直接去KLV办公室报到。或许他们会把我送回到尤勒斯托弗的学校。但是,我和谁商量呢?大家正在街上忙着架设坦克障碍物。我又一次回到家中,给母亲留了个便条,然后我就出发前往KLV办公室。我是否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呢? 
  我的疑问很快就有了答案,因为我在KLV的上级卡尔·库茨克(Karl Gutschke)透过房间的窗户看到了我。他现在穿着一身中尉的军服,“莱曼,你能赶来太好了,我们正在组建一支精锐部队。”   
  第一滴血(3)   
  我敬了一个礼,立刻又感到迷惑不解。库茨克是一个残疾老兵,他的肺在战斗中受过伤,现在,他和另外两个残疾老兵接到命令,要率领能够扛起武器的孩子们加入战斗。很快,我们就要开火了,用我们的武器和精神与敌人拼搏。现在,是我们接受考验的时候了。 
  库茨克和那些从军队医院出来的编外士兵一起,组建了一支名为库茨克训练营团队的队伍。这样,我们就组成了一支特殊的民兵队伍,队伍里包括了KLV的成员、训练营的辅导顾问,还有瓦尔塔的阿道夫·希特勒学校的学生和准军事训练营的学员。 
  我们这些人都不同程度地受过第三帝国教育体系的熏陶。新发给我的民兵野战服实际上是一套没有勋章的军服,这套衣服并不合身,肩膀的部分太宽松,腰部又太肥大。靴子也太大了些,我多穿了两双袜子后,才勉强不让靴子掉下来。 
  我们以前几乎没有受过任何军事训练,大多数人以前接受的准军事训练也不过是使用小口径的来复枪。现在,我们每个人都领到了卡宾枪甚至机枪做武器,而且不再用手榴弹练习投弹,而是学习发射火箭筒。 
  我们是希特勒青年团布雷斯劳要塞团的一部分,马上就要投入到真刀实枪的战斗中。库茨克已经接到前进的命令,我们的任务是消灭占领了布雷斯劳东南方向一个村子的苏联人。因为战斗将在开阔场地上进行,我为自己不必局促在碉堡中抵抗而感到庆幸。我在潜意识里也希望自己能活下去,那是毫无疑问的事。我已经开始觉得度日如年了,昨天好像已经是1年前的事情了,而明天却似乎遥不可及。我迫使自己写点东西,强烈的求生欲望充斥了我的脑海,作为一个士兵就应该这样。我后来回忆起,自己在写下面这首诗时,内心其实相当矛盾。 
  战争是自由的挣扎, 
  通往胜利的道路遍布坟墓。 
  而我必须奋力抗争, 
  为了活着,为了回到故乡,为了自由地生活。 
  我把这首诗藏在了胸前的衣服口袋里。现在回头来看,它其实算不上是一首诗,那只是我在仓促间寻找苟且活下去的借口罢了。我要想活下去,就得按照指令杀人。 
  当然,希特勒是一个无情而残忍的专制统治者。戈培尔或许比伊亚·埃亨伯格要含蓄一些,但是他的宣传口号也号召德国人视仇恨为天职,以报复为美德。戈培尔煽动我们大肆杀掉苏联士兵,在这种大环境下,我的求生愿望绝对是见不得光的想法。如果我是一名货真价实的纳粹分子,我应当公开宣扬自己的好战热情、杀戮思想和光荣赴死的决心。 
  库茨克想收编我,让我做他的信差,“我需要你做我的信差,”他安慰我说,“你还是会跟在我身边的。” 
  1月29日那天,我们一大群人搭上了卡车,开往前线,去夺回一个被苏联人占领的村庄。进攻计划在凌晨5点开始。尽管我们在头天晚上几乎没有睡好觉,但是第二天一早全都早早地起了床。我们的纵队在一个谷仓集合,库茨克首先发言,他的声音低沉,不带任何感情。到了我们完成使命的时刻了,我们有一份任务要做,为了德国的存亡,我们必须保住西里西亚。 
  库茨克像对着一群士兵发言一样对我们说了一番话。他希望我们为帝国增光,鼓励我们胆大心细。“你们面对的是苏联人,”他说,一只手指着村庄的方向,“他们只想干掉你们,你们只有杀掉他们才能活命。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士兵,肯定不好对付。你们必须拿出实际行动,证明你们是更英勇的战士,你们要不屈不挠,坚定不移。”库茨克说,我们的两翼将有3支泰格装甲坦克分队支援,而且还有两个连的步兵跟随其后,我们并不是孤立无援地行动。 
  我们从未接受过步兵进攻的训练,我们归近距离进攻坦克旅管辖,是一支配备了火箭筒的尖兵分队。我们装备的火箭筒是便携手握式的,带有可刺穿坦克装甲的火箭头,可以在近距离攻击坦克。我们在进攻之前花了很短的时间来学习如何使用这种火箭筒。按照这天的进攻计划,我们要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势袭击这个村庄,我们必须占领并夺回这个阵地。如果苏联人有坦克做掩护,那么我们就要用我们的“穿山甲”粉碎掉他们的武装。 
  我的胃开始抽搐,突然间,我记起来了,早上我们还没有吃早饭呢。我记得以前读过的小说中提到一战期间的士兵生活,他们的口头禅是,“只要早餐吃饱吃好,能叫敌人鬼哭狼嚎。”现在,我的胃里空空如也,手上攥着一块硬梆梆的配给干粮,这让我回想起从前参加野外生存训练的经历了,几年前,我会为自己那组人在野外生存训练中获胜而沾沾自喜。 
  我对于行军打仗最初的体会来自瑞勒·玛里亚·冯·瑞克(Rainer Maria von Rilke)的小说《康尼特·克利斯托弗·瑞克的生平》,我以为就好像一个夜以继日骑马的马夫的生活。这本小说以炽热的笔调娓娓讲述了一个战士的故事,他将军旗挂在敌人的军刀上,高举旗帜冲锋陷阵。这样的战斗场面只会发生在200多年以前的战场上,然而,这个悲怆如史诗般的传奇故事深深打动了我,小说主人公的死在我看来既荣耀又有传奇色彩,我认为,所有为战争献出生命的战士都和他一样。 
  两天前的晚上,有人在谈论中提起,现在的战争不一样了。现在,只有仪仗队才佩带军刀,军刀不会出现在战场上。不过,我们配备了刺刀,可以装在卡宾枪上,与敌人展开近距离搏斗。   
  第一滴血(4)   
  破晓时分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间,苏军不容易发现我们,除非他们派出了野外侦察小分队。我们行进的前方看不见敌人的动静,坦克分队在我们刚出发的时候并没有跟着,这样我们的行动才能尽可能地神不知鬼不觉。稍后,坦克分队会从两翼包抄。现在正是冬天的寒冷季节,地上铺着一层薄薄的雪,冻结的土地像石头一样梆梆硬,寒风凛冽。我们沿着崎岖的小路缓慢前进,排成了一个三角形的列阵,库茨克和我在最前头。库茨克猫着腰跳跃前进,我紧紧地跟随其后。 
  一开始,我们这一翼平安无事。天色已经大亮了,第一声枪响从我们身后传来而不是发自前面苏联人占领的村庄。库茨克低声骂道:“蠢货!” 
  很快,我听到坦克开动的轰轰声,而且是从东南翼传来的。 
  那些应该支援我们这一侧的坦克怎么没有跟上? 
  突然,枪声四起,机枪声大作。 
  一切开始得太快了。 
  薄薄冰层覆盖下的地面摇晃着,震颤着,让人发抖。库茨克捂着肚子倒下了,我也一样。我们被包围在敌人的枪林弹雨中,炮弹在我们周围落地开花,子弹从我们耳边嗖嗖地飞过,爆炸的手榴弹散成无数碎片。 
  出于本能,我爬到了库茨克身边,他用尽可能大的声音喊道:“我们暂时在这里避一避,让他们白白浪费子弹吧。等坦克部队跟上来后,我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