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倾城萱王妃》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穿越之倾城萱王妃- 第1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也坏健
  一眼看过,怀念便成永远。
  从皇宫返回的时候,已经午夜时分。陌酒喝的有些多,走路都不稳。我让敏儿扶他回去休息,自己回中院换了件有宽大裙子的衣袍,便奔揽月楼而去。
  揽月楼门口,如兰正捂着耳朵看大冰块点烟花,一些女服务生也凑在门口看热闹,上官若云穿了一身大红色的衣裙站在门口卖弄风骚,周围黑压压的一片围观的。我哑然失笑,对面醉红楼可是硬生生给比了下去。
  谢朝也有除夕守年吃年夜饭的习惯,前几日上官若云就已挂出了横幅,声明预订年夜饭可获赠礼物跟享受优惠。进门发现,虽已午夜客人还有不少,舞台上正有女子在吹萧。这上官若云真是得我真传,招揽客户手段一流。
  门口喊他们进来才艺表演,围观的人群听到后纷纷涌进来看热闹。本来只想跟他们几个唱唱跳跳,结果却搞成了一个晚会。
 
                  
春节到(下)
  如兰自从去霓裳纺做事,性格豁达开朗了不少。听说表演,便主动抱了琵琶去台上演奏去了。琵琶婉转深情,虽夹杂着一些的哀怨但扔如高山流水欢快顺畅。一曲结束,满堂高呼,如兰红着脸走到台下来。
  我刚要准备叫他们谁帮我伴奏我去跳舞,转头郝然看到上官若云用他白嫩的小手摸了一下大冰块的脸,然后纵身一跃飞上了舞台。大冰块慢吞吞的走到台子边上坐下,拿出他的玉箫开始吹起。空灵悠扬的箫声在大厅里蔓延着,一直蔓延到心里。
  上官若云没有拿剑,手里却握着两条缎带。缓缓的随着音乐,以缎为剑,潇洒的舞着。他时而腾空跃起,时而俯地旋转,大红色的衣裙随着身形翻飞飘摇,白色的缎带飞舞在一片大红之中,绝美无比。
  我看呆了,周围的人也看呆了。直到上官若云走下舞台悠闲的喝了半天茶水后,大厅里才爆发出一阵阵的掌声跟叫好声。我看他了一眼,他回敬我一个媚眼。
  舞蹈是我的强项,原本也打算跳段自己改变过的飞天舞。可是有了上官若云前面的表演,我实在没有信心上去给人当绿叶。只能改唱歌,唱他们未曾听过的歌。
  岁月难得沉默秋风厌倦漂泊
  夕阳赖着不走挂在墙头舍不得我
  昔日伊人耳边话已和潮声向东流
  再回首往事也随枫叶一片片落
  爱已走到尽头恨也放弃承诺
  命运自认幽默想法太多由不得我
  壮志凌云几分愁知己难逢几人留
  再回首却闻笑传醉梦中
  笑谈词穷古痴今狂终成空
  刀钝刃乏恩断义绝梦方破
  路荒遗叹饱览足迹没人懂
  多年望眼欲穿过红尘滚滚我没看透
  词嘲墨尽千情万怨英杰愁
  曲终人散发花鬓白红颜殁
  烛残未觉与日争辉徒消瘦
  当泪干血隐狂涌白雪纷飞都成空
  我没有叫谁为我伴奏,因为他们也未曾听过这个曲子。可是我刚唱几句,便看到台子左边上官若云坐在凳子上轻弹古筝,台子右边大冰块斜靠在柱子上吹着萧。陌生的曲子,他们却能合奏的那么默契,让我觉得古人在乐理方面貌似更胜一筹。
  我淡淡的唱着这支有些哀伤又大气的歌,心里浮出些许的思家情绪。虽然妈妈早已去世,我已无家可言。而那个曾被我当作唯一亲人的男人,此刻想必正搂着欧阳栀亲热着。
  看看上官若云跟大冰块认真伴奏的神情,我甚至觉得连他们都比我都幸福。他们喜欢的人,就算不能得到,但依然能相伴左右,看她笑看她哭。而这些,于我来说已成奢望。
  安静的爱着自己爱的人,不给压力,希望她开心没有伤痛,淡淡的守护在她左右,这才是爱一个人的最高境界啊。而我过去的爱,过于强烈过于霸道,患得患失中早已累了彼此,也必然是没有结局的。
  你们常劝我要自私一些,而你们却为何总要这样深沉伟大。上官若云跟大冰块,我该拿你们怎么办?
 
                  
与百姓同乐
  很久之前,就与他们商量好每个月的1号发放粮食。大年初一,我们几个便早早的起来做准备。大冰块万年难有表情的脸上,也有了些快乐的颜色。
  淡淡的阳光下,我跟如兰一个人站在一个米缸前,手里拿着大碗快乐的分发着粮食。每个人面前,都排了很长的队伍。领了粮食的百姓,也好安心过个饱年了。
  如兰脸上挂着汗水,但是我却分明看出她很满足于现在的生活。我不禁舒了一口气,当初有些任性的改写她的人生,也是有些忐忑的。不过现在看来,已不必再多做担心。
  大冰块坐在边上,帮人看病写药方,这次是他主动提出的。第一神医,沦落到免费帮平民百姓看病的地步,我笑着摇摇头。转头看看大冰块,他倒是和颜悦色的。
  而我们的上官大美人,穿的倾国倾城,脸上挂着笑容,坐在我们的身后,接受着百姓的瞻仰。其实吧,心理需求也是很重要的。他可真会体恤百姓啊!
  上次纳妃的时候发放粮食,竟然忘记了自己的栀儿身份。那次之后,萱王妃就是栀儿的事实已经家喻户晓。这让我战战兢兢了很长时间,却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便也渐渐忘记了这事。
  今天发放粮食百姓仍然喊我栀儿,我感动的眼泪差点流下来。
  在这个封建意识还很浓厚的古代,我抛头露面甚至还逛青楼,都不曾有人歧视我。这些贫民百姓也并未因我的王妃身份对我有所忌惮,交谈依然那么亲切。我呵呵的笑着,突然觉得所有的付出都是那么理所当然了。
  帮助别人,看别人快乐,本身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这让我心里,有了些许的满足。
  回来后,我与上官若云算了下帐目。按照揽月楼的收入来看,我们每个月纷发的粮食可以增加一倍,这样百姓每户可多领不少。我已经逐渐不再动青衣纺跟霓裳纺的银两了,每月的收入都以陌的名义存入钱庄。
  大冰块虽对我有救命之恩,但久居王府也不太合适。过些时日,便安排他住到揽月楼去。如今,揽月楼已经成了我们安身立命之地,如兰大冰块上官若云都在那里,也许以后还会有人住进去。
  打定了主意,便要去做了。不为自己,也要为他们这些朋友多做些打算。
 
                  
揽月楼易主
  初二那天,陌跟敏儿便出发去泊拓国了。这亦是他们的风俗,新婚的夫妇第一年春节要去拜见岳父岳父,否则易多灾多难。多灾多难是多么严重的诅咒,所以即使路途遥远他们也只能去。
  就算行程紧凑哪怕也要将近一个月,陌心疼的看着我,有些许的不放心。我对他笑笑:“尽管去吧,我不会有事的。”陌紧紧的抱了抱我,然后便上马离去。“你保重身体,有些东西我回来再与你解说吧。我曾说过会对你好,便不会食言。”
  我目送他们离开,一直到再也看不见为止。
  昨夜,我去书房跟他讨揽月楼的房契地契,他并未多说便找出来给了我。但我,仍是将打算告知了他。
  我如过去与客商谈判一般,与他解释我的想法,并且将这些日子青衣纺跟霓裳纺的钱庄银票交给了他。
  青衣纺跟霓裳纺以后还是我打理,所有收入归陌所有,王府也需要存些钱以备不时之需。而揽月楼我想转给朋友,但是除去开支其他的主要用来接济百姓。当然,接济以萱王跟王妃的名义。
  陌把我搂在怀里,笑了笑:“王妃如此能干,这么一来陌等于坐等名利双收,我又何来理由拒绝呢?揽月楼你自己决定吧。”
  我收起房契地契满意的离开,嘴角抹上笑意。
  我把揽月楼归到了上官若云的名下,从此再与萱王府无关。只所以这么做,并不为自己偷懒。伴君如伴虎,今日哪能预知明日之事。我这个萱王妃,亦是如此。
  上官若云虽未曾说,但我知他必不会离开京城。转到他名下,是最好的。
  而如今的揽月楼已经不只是一个酒楼了,它是我们的家。做好这些后,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日纵使我们不慎失散,万水千山也仍记得有个揽月楼在等我们。
  “以后我可是老板了,当心我拒绝接待你。”上官若云拿着房契地契冲我扬扬,一脸坏笑。
  我忙着帮大冰块布置房间,白了他一眼。我才不怕,不接待我就让大冰块拆了这里。“那又怎样,我永远是这里的大老板。”
  “揽月楼,以后就是我们的家了。”大冰块难得说了句话,却直说到我心里去。
 
                  
元宵彩灯节(上)
  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
  灯树千光照。明月逐人来。
  感觉上,古代的元宵节比现在要热闹很多。满街的灯火辉煌,各色灯笼悬挂的四处都是。吃过晚饭,才子佳人们便踏着月色上街去,可赏灯,可猜灯谜。
  原本如兰是不愿去的,我再三劝说才答应。这种文人墨客聚集的好时候,她该多出去走动些。说不定,就成就一段良缘。
  我穿了白色上衣白色中裙白色鞋子,外披一件浅灰披风,头发没有做髻,只是用一条软纱松散的束在脑后。如兰穿了一身粉色的衣裙,显得脸蛋红扑扑的十分可爱。
  大冰块穿了一件黑色绣梅花的袍子,披风也是黑色。跟我站在一起,两个人脸上都没太多表情,简直是黑白无常。
  至于我们的上官美人,我实在懒得描述,她总是我们之中最抢眼的。头上打了个小发髻插跟金钗,下面的头发垂直的披在身后,随便飘荡。绣金丝菊的大红短上衣跟中裙配红色中靴,披一条纯白的披风,要多风骚有多风骚。一路之上,数人尾行,口水可奏交响曲。
  唉,真是造孽。
  “栀儿大老板,今日可有兴趣一较高下?”上次品酒论诗未跟他比试,便答应他再找机会。以为他早已忘记,今日却又提起。
  “不了,上官美人色艺俱佳,本人甘拜下风。你若实在想比,不妨找大冰块一试。”我懒洋洋的说,实在是不想与人比。不料大冰块白了我一眼,一副“不要惹我”的神情,吓的我哆嗦下。
  河边人头攒头,凑过去发现正在举行猜谜大赛。需交一两银子方可参与猜谜,10谜语一组,猜中5个即可得五十两赏金,不过灯谜都是偏难的。这么热闹,参与的人必然很多,自然赚的钱也很多,生意经读得不错。
  未等我开口,上官美人已经丢出一两银子。主持猜谜的那个年轻人,把我们招呼进去,问我们谁来猜。我推了推若兰,她迟疑了下便坐了下来。那年轻人想必也是饱读诗书之人,一脸书卷气。拿出一组题,便开始念起来。
  喜上眉梢『打一字』――『声』
  爱面子『打一复姓』――『慕容』
  老来还乡『药名两个』――『当归,熟地』
  燕子空中上下飞『打一字』――『北』
  大禹称王『节气名』――『立夏』
  猜完五个后,周围一片掌声,都在夸赞如兰聪慧。外围有几个眉善的公子哥,摇着扇子抿着嘴笑。年轻人递给如兰五十两银子,并且送了她一个画着兰花的灯笼。看来如兰还是需要多出来走走的!
  离开猜谜的地方,我们几个缓慢的沿着湖边走。月色很好,照的湖上波光粼粼。靠岸边的地方,水里摆满了荷花灯,随着波光来回晃动,甚是好看。
  刚准备离开湖边进里边观灯,却听到有人喊“栀儿小姐请留步!”。转身看见靠岸的游船上,一个穿黄色衣裙的丫头站在船头冲我招手。
  “栀儿小姐,我家主人想请几位上船一同观灯,希望栀儿小姐赏光。”我疑惑了下,一时想不起新认识何人。回头看了看他们几个,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既然如此,那就打扰了。”黄衣丫头扶我跟若兰上船,大冰块跟上官若云也跟着上了船来。这是座很漂亮的游船,布置的灯火通明华丽无比。与上海黄浦江上的游轮相比,并不差多少。
 
                  
元宵彩灯节(下)
  进到里边,发现空间很大,装饰的富丽堂皇的,桌椅摆放整齐有序,只是厅的四周都挂满了纱墁,又增添了一些暧昧柔美的气氛。靠船头的厅口,有三个容貌不俗的女子在弹奏乐曲。
  这家主人太奢华了!
  坐定喝了一会茶水,黄衣女孩才带了一个男子由卧房出来。这男子气宇轩昂,剑眉大眼鼻梁高挺,个子很高但是肌肉健壮,一看就是个武功高强之人。身上穿着白色锦袍,头束翡翠玉石,脚蹬黑色白底靴子,手上轻摇着一把扇子。(公子哥冬天也要摇扇子勒)
  “玉面神医,逍遥少主,多日不见一切安好?”男子笑着对上官若云跟大冰块抱了下拳,看来他们倒是认识。
  “据传锦烁堡富可敌国,今日算是大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