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倾城萱王妃》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穿越之倾城萱王妃- 第1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终于在他第五次来王府,让他在前厅等了三个时辰后,我允了下来。苏慕风当时高兴的跟个孩子一般,我也就笑了。看来,是我过于悲观了。
  婚礼订在了二月初三,原本二月二日是个好日子,只是谢朝这天是拜神上香的日子,便也只好推迟一天。
  作为二十一世纪的人,原本是绝对不信神的。可是自从穿了过来后,我便相信冥冥中自有神灵在,所以也如其他人般跨了香篮带着墁儿兴冲冲的去上香。
  心里还是有些哀怨的,这竟是墁儿最后一次服侍我了。
  京城的人,多是去郊外山上的一座寺庙烧香。寺庙的中心有一处地方可以求签,据说非常的灵验。我跟墁儿虔诚的拜完了所有的神仙,烧了带来的香火,并捐了一百两银子后,也去求了一支签。
  墁儿红着脸提议两个人分开去求解,我同意了。这丫头要出嫁了,也有了自己的小秘密。
  拿起签筒,闭上眼睛,虔诚的摇了摇,然后拿起签文,自己读了一下:“红颜奇遇,来去随水。彼岸花,镜中月,万水千山只等他。”不太理解其中的意思,但是感觉也不怎么好。
  排了好久的队,终于轮到自己解签文。一个清瘦的老头坐在黄色的布子前,眼睛眯起来用手触了下我的签文。看样子,应该是个瞎子。
  “姑娘,你不属于这个世界。这支签文,我从未见过。但其中隐语颇多,不知当解不当解啊!”老头说完,一脸凝重的在那里沉思。
  我一听就愣了,这老头倒是有点道行。连看都不用看,就能知道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不过,他要想看也看不见。“老人家但说无妨。”我轻轻的说。
  “罢了,既然签在我手,暂且就帮你解了。姑娘随水而来,必当随水而去,但有生之年却不行。乱世纵横,姻缘际遇,颇多曲折。得到并不快乐,失去亦不难过。真正有缘之人,必定后会有期。”
  给了老头十两银子,便谢过他找到墁儿回王府去。一路之上,我都在思考这个签文的意思,虽说破解了,但还是有些不明白。
  随水而去,有生之年不可,若非我死了把我丢进萱王府的湖里就可以回到现代了?人既已死,回去又有何用?
  乱世纵横?现在是太平盛世,何来乱世之说?难道不久之后,会有战乱?
  真正有缘之人,必定后会有期。如果没有理解错的话,现在并未认识,又或者说已经认识了但是暂时分开?
  。。。“栀儿姑娘,在下近日有事离京,我们后会有期。”脑子里突然冒出这句话,难道。。。不可能。
  算了,一支签而已。命,谁又能知道呢。古代算命的,哪能算到穿越这种离奇事情。说不定哪日一觉醒来,人已在现代了都未可知。
  一切,顺其自然吧。
 
                  
墁儿出嫁(上)
  我帮苏慕风买了一座干净清幽的院子,离青衣纺不是太远。苏慕风将老母接来,两个人收拾了几天总算有些家的感觉了。墁儿虽然跟我不是太久,但是也幸亏有她,才让我平稳的过渡穿越排斥期并过上平淡安静的日子。
  钱财终是身外之物,能帮一人便积一人的德。倘若下辈子还要穿越,也不至过于悲惨。
  婚礼在苏慕风的院子举行,出席的人也不是太多。也就是我们这帮加上苏慕风的一些朋友。
  一大早,我便起来帮墁儿打扮。并且声明,今天她是主子我是仆人。墁儿许是过于兴奋,居然没有反对。衣服是我在霓裳纺帮她订的,大红的衣裙大红的盖头,并且将我大半的首饰送给了她,反正我留着也是无用。
  女子最美的时候便是做新娘那天,可惜我没有机会体会了。人靠衣装,还真是有道理。墁儿一打扮,十分漂亮。虽是丫头,能嫁给苏慕风,也算不错的归宿了。
  我跟如兰都身着粉红衣裙粉红靴子,一左一右象极了丫头。相视一笑,然后扶着墁儿上花轿。嫁出的地点是萱王府,所以我也算墁儿的娘家人了。
  跟着花轿到苏家的时候,周围已经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我扶着墁儿进到大厅的礼堂,看到苏慕风的老母一脸慈祥的坐在高堂上。不禁感叹墁儿运气不错,有个不错的婆婆。
  两位新人到礼堂后,我被安置在苏慕风老母的另外一边,作为墁儿的高堂。这让我觉得很尴尬,实在有些不敢当。不过想到墁儿并无亲人,我也只好勉为其难。
  上官美人是今天的司仪,看到大家各就各位后,便高喊:“新郎新娘。。。”
  “请稍等。”一声低沉而又磁性的声音响起,大家纷纷侧目。我仰起脖子看着大厅门口,一个身穿白色锦袍头束翠玉手持玉扇的男人走进来,手里端着一个锦盒。好像有点面熟。。。尹之川!
  尹之川缓缓往大厅中央走来,眼神一直望向我。走到新人面前,却一转身轻展扇面对我微微躬身:“栀儿姑娘,可曾记得在下说过『后会有期』?想不到这么快就见面了。”
  我浑身一颤,牙关也跟着发抖。不为别的,就是那句:“后会有期。”不过,怎么觉得他都在故意强调这几个字,莫非瞎眼老头是他安排?上官若云说过他想做的事情从未失手过,倒也不无可能来此一招。
  我静了静心,对他微微点了点头。:“尹堡主别来无恙,不知今日前来参加婚礼,是作为哪方的亲朋?”
  尹之川将手上的锦盒打开,拿出一个翡翠玉镯,递给苏慕风。那镯子通体翠绿,散发着淡淡的亮光。一看就是上等货色,价值不菲。“苏兄,恭喜恭喜。这只镯子也算稀有之物,希望苏夫人喜欢。”
  苏慕风接过镯子,稍微看了一会便带到墁儿的手上。然后转身对尹之川说:“苏某与尹公子仅仅几面之缘,送此大礼实在不敢当,在此先谢过尹公子了。”尹之川笑笑,便坐到边上宾客席,上官美人见此情景便喊着开始拜堂。
 
                  
墁儿出嫁(下)
  礼成墁儿被送入洞房,苏慕风留下来陪宾客喝酒。我让上官若云看着苏慕风,别让他喝太多酒,便去洞房陪墁儿。
  新房里的墁儿有些紧张,手微微发抖。我走过去握住她的手,安慰她。“墁儿不必紧张,每个人都要经历的。新婚之夜是如此的,以后就好很多。”墁儿点点头,不过仍是手抖。
  我陪了她一会,便到前厅去。苏慕风正红着脸陪尹之川喝酒。看样子倒不是尹之川故意灌他,估计他自己看别人送份大礼太过激动。我走过去拿过苏慕风的杯子,让上官若云送他进洞房。
  尹之川端着跟苏慕风碰过的被子,杵在那里。我对他举举杯,一饮而尽。他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也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吃喝完毕的时候,天已很晚。大冰块跟上官若云送我到转弯处,便相互扶持着回了揽月楼。他们平时很少喝酒,我今天太过于高兴非要拉他们喝。结果,两个人都喝的有些多。我虽酒量好,也有些晕晕的。
  漆黑的夜晚,还真有些怕怕的。我快步往王府去,刚一转弯就感觉到被人用力一拉,紧接着跌入一个怀抱。刚要出声大喊,嘴巴便给人捂住。“栀儿姑娘别怕,是我-尹之川。”
  嘴巴被松开,但是人还被紧紧的搂在怀里。“尹堡主,你这是何意?请先放开我。”
  “好啊,不过天这么黑栀儿姑娘要练习轻功的话怕是会受伤额,所以我已经封了你的穴道。”说完倒是松了松手,我赶紧从他怀抱里挣脱出来。
  封了我的穴道,那我岂不是无法用轻功逃跑了?墁儿结婚我也未曾携带任何毒药,而且大冰块跟上官若云还被我灌醉了,真是欲哭无泪。
  “栀儿不胜酒力,改日再约尹堡主喝酒聊天。今日天色已晚,先告辞了。”说完,拔腿就走,尹之川也未说话。
  刚走两步,就被他拉了回来,又跌入他的怀抱里。“尹堡主,请自重。再如此纠缠,我可要喊人了。”
  他“切”的冷笑了下,展开扇子摇着不紧不慢的说:“我相信栀儿不会喊的。这深更半夜,堂堂萱王妃又岂会在外边?”
  “你。。。”话未说完,便看到他的脸无限放大在眼前,嘴巴也已经被他的唇堵上。我死命的用手推他,却一点也推不动,只好紧闭嘴唇。
  “啊!。。。”屁股被拧了一下,我轻呼出声,他的舌头趁机钻了进来,挑起我的舌尖含进嘴巴里吮吸缠绕。我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竟然忘记了反抗,虽然反抗也反抗不了。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嘴巴已经被吻的发胀舌尖也有些发麻。我恼羞成怒,对着他的下唇就咬了下去,他吃痛的同时松开了我。
  我拔腿就跑,死命的跑。跑到王府门口的时候,停下来歇气。回头望了一眼,黑暗里尹之川抹了一下唇上的血,眼睛死死的盯着我。我吓的赶紧就跑进门,一口气跑到中院关上门还放了两个凳子堵着。
  半天之后没有动静,我才换了衣服上床睡觉。酒喝的多了点,又被尹之川这一搞,实在是又累又困,一下就睡着了。
 
                  
萱王归来
  墁儿婚礼尹之川的出现,让上官若云跟大冰块有些许担心。以尹之川的身份,没有目的必然不屑于去参加。我当然心知,但是并未说出那日他对我轻薄之事。
  大冰块送了我一把小匕首,样子很好看而且可以放在宽大的衣袖里防身。而我每日出门,也会携带不少毒药以防万一。据传这尹之川向来不按常理出牌,那日之后并未再见。
  坏人未到,萱王却回。
  我带了一帮的奴婢仆人在王府门口等候,此次陌并未骑马而归。马车一停,陌便快速的跳下车来,手里还抱着敏儿。我赶忙跑上去,发现敏儿面容憔悴,脸色发白,嘴唇几乎没有颜色。
  让陌抱敏儿进去,我便差了一个丫头去揽月楼叫大冰块。
  大冰块坐在敏儿床前替她把脉,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弄的我心里忐忑不安。只是说旅途劳累造成的身体虚弱,开了一些调理的补药。陌着急差人去抓药,我送大冰块出门。
  出来王府门口,大冰块示意我跟他走。来到拐弯处的僻静之地,大冰块才面色凝重的开口。“她怀孕了!”
  我心里一震,脚步也随之不稳,大冰块扶了我一下。“我刚才并未说,如果。。。你希望的话,我可以。。。”
  “不用了,就这样吧。”大冰块刚才未对陌言明,我自然知晓他是为我留了条路。如果我愿意,他自然可以开副堕胎药。不过,这并未我所愿。
  原本就无意争宠,所以又何必牺牲一个无辜的小生命呢。我总是坚持认为,妻妾争夺没有输赢之分,谁都不可能独占。此生不二的感情,陌不可能给的了我。
  只是我也有些不懂,陌与我鱼水之欢也有许久,为何我都不曾怀孕?莫非这穿越,也将我的生理打乱了?
  回到敏儿的卧房,陌正在喂她喝药。药太苦,敏儿一阵咳嗽,陌赶紧拿手帕去帮敏儿擦拭。我微微笑了笑,自己生病的时候陌又何尝不是如此呢?陌始终是这样的善良温柔,可惜这温柔却比刀枪更能伤我的心。
  “王爷大喜,敏儿已经身怀有孕。”我向他微微鞠躬表示恭喜,陌一脸惊喜跟兴奋。竟一把抱起我旋转了几个圈,而床上的敏儿憔悴的小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
  我退出房间,轻轻的关上门,不再打扰他们两个,静静的回到中院。泡了个玫瑰花瓣的澡,换好衣服便准备上床睡觉。刚放下三层床墁,便有一个身形快速的飞入。我转身一看,尹之川正坐在床边悠闲的摇着扇子。
  “尹堡主,夜闯良家妇女房间,似乎不是什么光明磊落之事吧?”我赶紧披了件外衣,睡衣太过于单薄。
  “尹某原本就不是什么光明磊落之人。”说完,一把把我搂住,顺势捂住了我的嘴,又补充道:“深夜房中出现一个男人,不知别人会做何感想?我相信栀儿是不会出声喊叫的,对吧?”
  他松开了捂住我的嘴巴,我顺手在他身上下了麻痹毒药。心里便有些安心了,任你武功再高,也抵抗不住我的毒药。此药经过大冰块改造,越是用功取散越容易奏效。
  他还是带着一脸坏笑,悠闲的摇着扇子。我顿时觉得差异,麻痹毒药是立刻就起作用的,怎么他还能轻松的摇着扇子呢?于是,又下了一次。
  “栀儿姑娘下毒技术真是一流,不愧是得了神医真传。不过,可惜了。我先给你讲点武林知识吧。”他脸上带着坏笑,眼神却是一副冷漠不可冒犯得样子,还真有些震撼人得力量。
  见我没回话,他便继续。“话说当今武林之中有两处罕见药池,一处位于逍遥山庄所在的逍遥岛,一处位于锦烁堡的后花园。从小在这药池中浸泡,便可百毒不侵。栀儿姑娘真是有幸,一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