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倾城萱王妃》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穿越之倾城萱王妃- 第2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俏嘶刮绎碜影炎约旱氖挚沉耍乙裁换八怠!币ㄇ崆岬娜嶙盼沂苌说氖滞螅凵钋榈目醋盼摇
  我看了看手上的镯子,似乎真的比没有带的时候变小了很多。原本只是通体翠绿的玉制,带到手上后却比其他的玉冰凉很多。夜里偶尔伸手的时候,还能看到镯子里淡淡的一抹蓝色光晕。
  我没有再说话,因为不知该怎么说了。纵使镯子让我泄漏了自己喜欢他的事实,但是我又能如何那?抛弃双腿残废的陌跟几个月大的孩子,毫无顾忌的跟着尹之川去过逍遥日子?
  不,我做不到。我不够无私,无私到不爱陌也陪他一辈子。可我又不够自私,自私到什么都不管只去追逐自己的幸福。
  想想,我真的是个失败的人。在现代失败,在古代也一样。
 
                  
真情告白(二)
  尹之川把我拥进怀里,抚摸着我的头发,头埋在我的颈上深深吸着气。我看他这个样子,竟心里好痛。我知道他在平息自己的怒火,接受我的决定。其实我也也不知道他的底线是多少,却又总是这样挑战着他的底线。
  或许,是我太自信了。又或者说,是我太相信他了。总觉得,他不会勉强我,也不会伤害我身边的人。
  许久许久之后,尹之川起身把我抱起来放到床上,自己也脱了鞋子跟外衣,躺了上来。我紧紧抓着被子,一脸戒备的看着他。其实,我也不是不愿与他怎样,只是现在情况一团乱,实在没有那个心情。
  他伸手揽过我,让我的头靠在他的胸膛上。尹之川的身材很好,应该说非常好,若是换个时候换种心情,或许我会主动投怀送抱吧。
  他静静的搂着我,深深的叹了几口气。“算了,我再等等你吧,反正也等了这么久了。若不是你,我还真想血洗了这萱王府。”
  月明星稀,烛火摇曳,床上的人儿安静的靠着彼此,散漫的聊着天。
  “尹之川?”
  “嗯?”
  “对不起!”
  “谁让我遇到的女人是个伟大高尚,心肠太好而又倾城倾国万民爱戴的萱王妃呢?我认了。”
  “你挖苦我!”
  “不敢!”
  “尹之川?”
  “嗯?”
  “再等等吧。”
  “嗯!睡吧。
  “你不许碰我。”
  “我没那么饥渴。”
  “那可未必,万一你半夜扑向我,我可就任人宰割了。”
  “傻瓜,你没想好之前,我不会乱来的。”
  “那等我想好了呢?”
  “你会主动投怀送抱的!”
  “你会读心术啊?”
  “不会!”
  “那你怎么知道我想什么的?”
  “因为你色眯眯的看着我,还装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
  “睡觉了,不理你了。”
  “我每天晚上来陪你好不好?”
  “不好!”
  “好吧,那我不来了。睡吧!”
  “嗯!”
 
                  
国破家亡
  婉瑛越发可爱了,陌每次抱着她都有些爱不释手。看到陌这般平静淡然,我原本的担忧跟彷徨,也少了很多。
  最近一直在忙,当然不是为自己忙。所有银票我皆取了出来,换成白银。接连三天发放粮食给百姓,奉劝他们好生存储。
  是的,战乱已经悄无声息的来了,东合国的大兵已经濒临城下。整个京城已经陷入了极度恐慌的状态,粮食蔬菜等生活用品更是价格疯涨。
  前几日去看上官若云,他还是悠闲的坐在三楼的管事房间烤火喝茶。建议他把银票取出来换成白银好生保存,他低骂了我声“笨蛋”便不再理我。
  许是我又多此一举了,象上官若云这种聪明之人,自然是晓得这些东西的。
  听到东合大军全面攻城的消息,不禁叹了口气。该来的总是来的,所有的担心跟恐慌,都是多余的。上官若云劝我带着陌跟婉瑛去揽月楼躲一下,但是陌死活不肯,便也只好作罢。
  陌有他的自尊跟坚持,毕竟他是这个国家的王爷,而且是最有权势的那个。可是正因为是王爷,东合国的人又岂会轻易放过呢?
  果不其然,东合大军攻入京城的第二天,就把萱王府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我推着陌走到王府大门口,郝然看到身穿黑色龙袍高傲的骑在马上的东合国皇帝慕容雪槐。
  有那么一刹那,我觉得这个人有些眼熟。可是怎么想,都想不起来在那里见过。
  慕容雪槐看到我们出来,纵身跳下马,径直走到我面前来。“栀儿小姐,别来无恙!”
  我抬起头诧异的看着他,自然知晓我觉得眼熟不是没有道理的。“皇帝陛下,我们可曾认识?”
  他哈哈大笑,伸出手抓住我的下颌,幽幽的说道:“栀儿姑娘可曾记得,一年前在揽月楼救济了一个无钱返乡的年轻男子?
  记忆转回一年前,记得是有一个男子前来揽月楼向我求助,哀怨的诉说自己无钱返乡。我见他可怜,就让墁儿拿了五十两银子给他。“那个男子是你?”
  慕容雪槐点了点头,眼睛里透出一些冰冷跟凶狠。“当时我还是东合国的二皇子,在这里做质子。若不是栀儿小姐的五十两银子,恐怕我也不可能回去东合国,也就没有我慕容雪槐的今天。”
  他大声的说完这些,又突然的趴在我耳边,压低声音吐了一串字出来。“知道么,我攻打谢朝一大半原因是为了你!”
  我惊讶的抬起头看着他,脑子里一直在回想他说的这句话。我不禁痛恨起自己来,终是有这一天,我死在了自己的该死的同情心上。
  “带走!”慕容雪槐对着身后的卫兵大声命令。
  “等等!”我惊呼出声。慕容雪槐回头看看了下我,一副好奇的神情等我开口。
  “不要伤害王府的下人,也不要伤害京城里的百姓。孩子才几个月,也放过她吧。我与萱王跟你们走!”我一脸慷慨,大有当年刘胡兰英勇就义的悲壮。
  慕容雪槐扬了扬手,官兵放开了抓在手里的奴婢仆人。想必,是答应了我的要求。
  我走到刘管家面前,对他吩咐一些事情。“老刘,你在王府多年了,我也相信你。银子在我屋子床底下的盒子里,你拿出来好生计划着用,注意节俭。婉瑛你把她送到揽月楼交给上官若云。看好王府,我们定会回来的。”
  老刘抹着眼泪轻轻的点头,并未说什么。这个老刘为人忠厚,我倒是绝对相信他的。
  慕容雪槐见我交待完毕,对卫兵挥了下手,便有人上来架我跟陌。我摔开他们的手,大步向前走去。
 
                  
宫中岁月(一)
  出乎意料的,慕容雪槐没有把我丢进监狱,而是带进了皇宫安置在一处叫做“雪梨苑”的地方。这雪梨苑环境很幽静,假山流水,竹林林立,一片梨树矗立在门口左侧,想必春天来了风景一定很美。
  不少的宫女太监伺候我,只是与其他宫不同的是门口大批的御林军驻扎,连院子的后门窗户附近,都有。
  慕容雪槐对我的底细,想必早已打听清楚。也必然知道上官若云尹之川他们,定会想办法救我出去。
  这样里三层外三层,加上隐在暗处的大内高手,若想救一个人出去,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抓我进宫的当晚,慕容雪槐就摆架雪梨苑了。他的迫不及待以及他的在意,暴露无余。这也便让我觉得安全很多,也有了足够的资本。
  慕容雪槐坐下后,就喝退了所有人。端起桌子上的茶水,边喝着边等我说话。不过,我也没有话要说。
  “栀儿没有话要说么?”他终是忍不住,高傲的抬起头看着我问道。
  “没有。”我淡淡的回。
  “果然不愧是朕看上的女子,与一般庸脂俗粉大不相同。”他仰头哈哈大笑,我鄙夷的瞪了一眼。
  “庸脂俗粉才是主流,过于另类的人,总是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也必然没有好下场。”这是我真实的想法,并无夸张。
  “你的下场在朕手里。”他靠近我,伸手抓住我的下巴,强迫我看着他。
  “不,我的下场在我自己手里。”我冷冷的看着他,没有丝毫畏惧。
  他站起来,把我拦腰一抱,就走进内室。把我往床上一丢,摘下身上的斗篷就欺身坐到床边来。“今天朕就要了你,看看是你还是朕决定你的下场。”
  我冷笑了下,往床内侧移了移,拔出衣襟里的匕首,放到自己颈上。“我说过,我的下场在自己手里。”
  慕容雪槐不屑一顾的笑了,笑的那样自信跟胸有成竹。“你不怕我杀了萱王跟这全城的百姓?这些都是你十分在意的。”
  我也笑了,笑的那样倾国倾城。“活着的时候,当然在意。如果死了,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慕容雪槐铁青着脸,挥了挥袖子,转身离去。走到门口的时候,脚步停了停,但是并未回头。“朕不会放手的。”
 
                  
宫中岁月(二)
  从那日之后,慕容雪槐未曾再对我有过占有的举动。但是他每晚都来雪梨苑,边喝酒,边听我唱歌或者看我跳舞。
  是的,我必须唱或者跳,因为他说我哪日不肯便哪日杀掉100个百姓为我改善心情。死都不怕的人,唱歌或者跳舞又有什么可怕的呢?我动情的唱,张扬的舞,倾城的笑,不去想太多未来的事情,也不去想过去发生的事情。
  慕容雪槐每日在这里待到半夜才会回去,渐渐的我也不是很讨厌他了。偶尔也会陪他喝些酒,不找边际的聊几句。
  东合国打下谢朝后,便决定迁都这里。只是新年将近,便没有大动作。迁都之事,年后才会进行。所以慕容雪槐的后宫,目前也只有我这一个。
  想着开春后宫佳丽纷纷搬入,慕容雪槐必定会对我放松戒备吧。如此,我便可以寻找机会外出,然后逃离这里。
  可是,我逃离了,陌跟王府还有全城的百姓又会如何呢?我绝对相信慕容雪槐为了让我回来,每日会在城门屠杀百姓的。如此一来,又将自己陷入被动跟万劫不复了。
  唉!
  我去监牢看过一次陌,情况还算不错。慕容雪槐许是因为我的缘故吧,并没有虐待陌。有单独的牢房,每日的饭菜也还算过的去。只是陌行动不便,又无人伺候,实在有些看不下去。
  陌看我的眼神有些怪异,想必是看我锦衣玉食,以为我轻易就委身他人了。我也未做解释,只是叮嘱他照顾好自己,他日必定救他出去。
  他淡淡的点点头,一如往日的相敬如宾。他总是这样,多大的事情都能保持脸上的温柔跟平静,很难看出喜怒哀乐。
  我也并未因为自己被他误解而难过,因为根本没有必要。我做事,但求无愧于心就好。或许很多时候,我总是为别人考虑为别人牺牲,但是我也是自私的吧,因为我不想自己内疚。
  终究,自己不是自私的人。
  没过几日,慕容雪槐就召告天下,为了东合的繁荣统一,为了表示东合国对谢朝原有居民的爱戴,东合国皇帝迎娶原谢朝萱王王妃,册封为“萱贵妃”。
  我瞪着桌子上的圣旨冷冷的笑了,慕容雪槐真是够绝。娶了我,也就保障了整个京城的安定。就算得不到我的身体,他依然是不亏的。
  我并未有太大的感觉,清者自清。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我只要坚持自己做事的原则就好了。
  只是,上官若云大冰块他们会怎么看我?而尹之川呢,他是不是在捶着拳头,狠狠的咒骂我无情无义?
 
                  
出宫游玩(一)
  庭院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常扃,柳梢梅萼渐分明,春归秣陵树,人老建康城。不知不觉中,窗外已是大雪纷飞。在古代度过的几个冬季,最快乐的应该是与大冰块墁儿一起踏雪赏梅那次吧。
  想起大冰块,心里有些许的安慰。总算我们这些人里,他还算结局最好的。其实,我对他也没有太多了解。或许,他只是并不想别人对他太过于了解。听若云说大冰块并未真的接受若兰,可是也不曾抗拒过若兰对他的好。也许,接受与否只是个形式吧。
  慕容雪槐进来的时候,我正在窗前发呆。看到他,也并未回头。反正对他来说,我的态度并不重要。他所满足的,仅仅是占有。就算不能占用,也绝不允许其他人占有。
  “换下衣服,朕带你出宫,去踏雪赏梅。听说栀儿从前,对此很热衷的。”慕容雪槐坐到我边上,温柔的说。
  我略微沉思了下,点了点头。去那里,也许会遇到上官若云他们,当然可能性比较小。不过,总比在这守备森严的宫里好些。
  翻开柜子,满眼都是霓裳仿的衣物。慕容雪槐在讨好女人方面,无疑是成功的。凡是过去我喜欢的,他都会悄悄搜罗过来。不管我开不开心,下次依旧会如此。
  特意穿了跟以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