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倾城萱王妃》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穿越之倾城萱王妃- 第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好的爱情存在。所以我乐见有情人终成眷属,看不得为情而伤的人。
  我不是个喜欢管闲事的人,而雅雯也没有与我交好到让我不顾麻烦挺身帮她的地步。但是我心知自己不会完全置之不理,便也只好不再顾虑什么。“哥哥已有一个正室两房小妾,怎会对雅雯姑娘动真情呢?就算爹爹同意她进门,怕是以她的出身地位也未必有幸福可言。”
  “家里的妻妾并非我所选,也容不得我拒绝,我对雅雯姑娘一片真心天地可见。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与雅雯早已看透,请妹妹不必再为哥哥担心了。”欧阳斐站在窗前深情的说着。
  “哥哥,我可以帮你劝爹爹答应雅雯进门。只是有句话,请哥哥记得。『如果爱,请深爱。』”我不知插手这件事,是对雅雯好亦或是害了她。万般皆由命,一切就看她的造化吧。终是明白,雅雯琴声里的哀怨,原来是因为了二哥。
  与欧阳斐约定过些时日便回家探望爹爹顺便提及此事,然后他才兴高采烈的奔醉红楼而去。只是临走,我劝他暂时不要告知雅雯。若成了,便是惊喜。若不成,也再无念头。此时告知,期望与失望的落差,我怕她承受不住。
  “『如果爱,请深爱』栀儿姑娘可真是贪心之人!”上官若云带着一身的菊花香飘进雅间,顺便放下了帘子,这让我惊了一下。
  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我才与他理论开来。“是不是男人都很烂情又或者是根本就无情?三妻四妾还被当作理所当然,难道就不晓得此生不二的道理么?”
  上官若云大笑,眉毛弯成了一条线,用手帕使劲捂嘴,眼睛始终看着我。“你那个时代的观念还真奇怪,这也是萱王没有侧妃的原因吧。”
  我白了他一眼,没有再讲话。改造这个时代的男人的观念,根本就是没可能的。萱王没有纳侧妃,不过是因为欧阳栀的泼辣而已,并不是因为此生不二。喝着茶水,看着远处落日的余晖,心里景有些凄凉。
  起身离开,上官若云并未阻拦。我摇着手帕,缓慢的走在夕阳的光辉里。背后传来低声呼喊,我回头仰望二楼。上官若云伏在二楼雅间的窗口,冲我倾国倾城的笑。“栀儿,如果有人肯给你此生不二的爱,你会跟他走么?”
  我并未回答,径自离开。我想要的,早已不可能得到。
 
                  
秋意浓浓赏菊花(上)
  我跟陌的关系,正应了古代夫妻那几个字:相敬如宾。一起睡,一起吃饭,偶尔一同游花园。他对我关怀体贴,我对他温柔顺从。只是,很多时候让我有些恍惚。
  我不知是自己没有爱上,还是承受不住这平静的幸福,总觉得心里少了些什么。但是,又说不上来。
  闷闷的堵在心里,不时的泛上心头。
  白色吊带连衣裙,裙摆至小腿中部,外搭一件大红色的开衫小披肩,一条长长的白纱在脖颈处系一朵花两端搭在肩膀上。为了凸现脖颈处的丝巾,我让墁儿把我的头发全部挽至头顶,在头顶插了一朵新采的菊花。
  约了上官若云在大街中心碰面,等了好久却未出现。我只好拉着墁儿去揽月楼找他。
  进上官若云的房间的时候,他并未穿我前些日子拿给他的衣服。人坐在书桌前,提笔写着什么。我凑过去看了下,竟是一首满凄凉的诗。“初秋冷雨话凄凉,轻解罗衫卧空床,隔夜胜似隔三秋;相思化作泪两行。”
  诗的含意我当然懂,只是我又能如何呢?夺过他的毛笔,假装不曾看出任何端倪。把他推到梳妆台前,让墁儿给他做与我一样的发型,也插了一朵菊花。
  玫瑰红的吊带连衣裙,白色开衫披肩,脖颈间用长长的玫瑰纱系成一朵花然后绕到身后,我对着镜子里惊讶的他笑。他这时情绪也好了很多,端详了下镜子,便拉着我的手飞快的下楼去。
  菊花节,就是在京城一条东西走向的街上所进行的菊花展览。同时为了迎合一些文人墨客的爱好,在一家大的茶馆春来茶馆有品酒论诗比赛。品酒论诗我自当会去,但是仍然记得今天的目的。
  上官若云挽着我的手,脸上带着倾国倾城的笑容。时而仰头看看高大的菊花插花,又时而低头看看地上的盆栽菊花。胸前大片裸露的白色肌肤,随着他的走动周围一片唏嘘之声。
  谢朝女子服侍基本都是抹胸宽大的裙衫外罩纱衣,我与上官若云这般身着紧身吊带裙脖系长纱的装扮,不说惊为天人也是绝无仅有。
  赏菊花的人群,眼光不再看菊花。两侧茶楼上的人,也纷纷探出脑袋盯着我俩看。偏偏这该死的上官若云对着楼上甜甜一笑,立刻有水果扇子丝绸飘下,夹杂着不少的碎银。要是哪天失业,拉上他乞讨一天估计就发达了。
  在被砸成蜂窝煤以前,我拉着他向菊花节指定的春来茶馆走去。上官若云不知道何时居然伸手接了好多碎银,看他得意的递给墁儿的样子,实在有些欠扁。
  身后一片叫声,嘈杂却又清晰的传入耳中。我嘴角微微上扬,很满足今天的成果。
  “哇,霓裳纺的栀儿小姐呀,穿的好像是最新款式的衣裙呢,真好看。”
  “什么啊,栀儿小姐边上的那位才好看,听说还是揽月楼的当家管事若云姑娘呢。”
  “相公,我要去霓裳纺订衣服,就要她们两个穿的那种。。。”
  “姐姐,我们不看菊花了,去订衣服吧。真好看呢!”
 
                  
秋意浓浓赏菊花(下)
  进去春来茶馆的时候,已经人山人海了。三层高的茶楼围栏上,都站满了围观的人群。而那些富家子弟都坐在上面的雅间里悠闲的摇着扇子。如此热闹的场合,又怎么会少了几位王爷呢。
  我环顾了下四周,在三楼一间雅间门口看到冲我招手的睿王。不出意外的话应该里边还有平王跟定南王,陌肯定是没在的,因为早上被皇帝招去办事了。
  我让上官若云先上去,然后在他耳朵边上嘀咕了几句。这死男人用手帕扫了下我的脸,笑着摆着屁股上楼去了。
  按照往年品酒论诗的规矩,先是由老太傅出题,想做对的都可用纸笔写好。过完一关后再进下一关。总共6关,大概要做六个对子或者诗。但题目都不简单,藏头诗或者回文诗,都是老太傅喜欢出的。
  这个虽是菊花节的中心主题,但多数都不为此而来。论诗结束,会有京城各大青楼的头牌姑娘来献艺,如此良机,平民百姓又岂会白白错过?
  献艺虽不能赚钱,但各大青楼也绝不会放弃这个免费宣传的机会。都精心准备,挑选色艺双全的姑娘前来。当然,这绝好的机会我亦不会放过。
  等我带了墁儿取了琴赶来的时候,论诗会早已结束。前来献艺的姑娘众多,我便奔三楼睿王他们的雅间而去。
  刚一进门,就看到上官若云倚在平王的怀里,见我进来顺手丢了一个小包给我。包上绣了几个字:“菊花节论诗头名”,内装五百两银票。
  “皇嫂怎么不参加比赛,我觉得你的才情不在若云姑娘之下。”一副认真的神情看着我。陌说定南王很少言语,倒是不觉的。
  “栀儿不喜与人争抢,再说若云姑娘文采出众样貌倾城,我可是比较识趣之人。”说完白了上官若云一样,他倒是一脸无辜的快要趴进平王怀里了。
  “既然若云姑娘这么喜欢平王,倒不如栀儿作主让平王收了你做妾室,不知道若云姑娘意下如何?”看他坏笑的躺在那里,实在忍不住捉弄一番。
  这句话很奏效,上官若云立刻从平王怀里坐起来。笑着帮众人倒茶水,却一直拿眼睛狠狠的瞪着我。我转头,视若不见。
  琴声响起,才意识到献艺已经开始。雅雯姑娘的名气,可真算是名震京城。如此场合,依然是她第一个出场,依然是悠扬婉转而又略带哀怨的琴声。我在三楼的围栏边摇着扇子,端详着这美丽的女子,心不禁有些疼。
  第二个上台的女子穿了一身舞衣,随着音乐翩翩起舞。身材纤细,舞步婀娜,如仙子一般精灵万变,让人挪不开眼睛也顾不得反应。
  女子无才便是德,貌似在这个朝代不甚盛行。近日所见的女子,各个才情过人,那些自命清高的书香子弟自然是望尘莫及。
  终于等到所有女子献艺结束,我才急匆匆的拉着上官如云奔向台子。台下看到上官若云登场,立刻爆发出一阵掌声,显然刚才我去取琴时错过了不少好戏。
  今日我与上官若云的打扮,不宜跳舞更不宜舞剑。几日前就让墁儿将今日所有的谱曲送给上官若云,以他的理解自不会今日出错。只见他轻移莲步向台前一走,向正门鞠了一小躬,吊带裙因为低头而裸露出更多肌肤,台下又是一阵掌声。
  遇到一个比女人更懂如何引诱男人之人,我所唯一能做的就是时刻保持平和冷静的心态。缓缓的坐到他的边上,拿起萧,示意他开始。
  琴萧合奏的《笑傲江湖》,在三层的茶楼里蔓延,我小心的用眼角四处打量到无数的赞叹后又不动声色的转回来,轻轻的扬了下嘴角。
  一曲结束,掌声久久不能停息。我拉起上官若云,便一溜烟的从门口跑出去。上官若云责骂我太急,我敲了下他的头说:“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笨蛋!”
 
                  
梦回现代(上)
  秋意减浓了,后花园里开满了各色菊花。偶尔想起上官若云房间的字画,不禁哑然失笑。“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又想到他的那句“多情总比无情苦”,想来他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差墁儿去青衣纺帮我挑选布料,也正合了她的心意。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跑出去,唯恐慢了我要改变心意般。恋爱的感觉是美好的,我知,所以我不急着探苏慕风的口风。
  一个人踱到后花园,沿着花园里的石子甬道慢慢向前走去。也不知走了多久,视野突然开阔起来,一个诺大的湖呈现在我的眼前。
  想必,这就是当日欧阳栀落水的湖吧。多日以来,我就一直惦念着过来。可总因为此样彼样的事情,而搁置脑后。
  湖应该是人工湖,水很清,岸边种着不少垂柳。因有些年岁的缘故,垂柳的枝条已经由水面伸到湖水深处。风吹柳枝动,水面也跟着泛起层层涟漪。
  我疲惫在湖边的石凳上坐下,手轻轻的拍打小腿。才走这么些路,竟会累成这样。开始怀念起自己的现代的那具身躯来,眼睛也有些湿润了。
  一低头,便有几颗泪滑入湖水中。原本平静的湖面,立刻泛起层层的涟漪。涟漪之中,我分明看到我自己跳海那一刻。
  『在一抹蓝色的身影入海后,原本平静的海边有人声嘶力竭的呼喊着奔来。影像越来越近,我看到了那是穿着新浪服装的楚若轩。他蹲在我跳海的崖边,撕心裂肺的哭着,一遍遍的喊着我的名字,不停的说着他不能失去我。』
  『场景变幻,身着蓝色套装的我被海边一游轮救起,送进医院。楚若轩接到警察电话,匆匆去医院把我领回了家。而我似乎记忆全无,不认识他,冲他发脾气。他做的饭,被我扫下餐桌,他给我吃药我拼命打他。但是他都不曾发火,温柔的看着我,任我折腾。』
  『阳春三月,楚若轩坐在草地上,满眼温柔。远处的我牵着风筝在草地上开心的狂跑。跑累了,便坐下来。楚若轩拿出纸巾轻轻的为我擦去汗水,然后拥我入怀。他不再叫我若,而是喊我栀儿。』
  眼泪彻底迷朦了我的双眼,我再也看不见任何的画面,也不想看。我不知该大笑,还是该冷笑,又或者是该伤心。我终是用生命赢了楚若轩一次,可惜却不是为我赢的。
  所有的爱恨情仇,到最后竟是以这样的方式结束。我该情何以堪?心里一阵抽搐,一口鲜血从口中吐出,然后我便什么都不知了。
  醒来的时候,陌坐在我床边。而墁儿跪在地上,不停的哭。我看了看陌,又看了看墁儿,却没有力气开口。陌许是懂了我的意思,让墁儿起来给我端药。
  陌拉着我的手,帮我轻轻的抚掉眼里涌出的泪水。看着这张酷似楚若轩的脸,我的心里又是一阵翻腾,一口鲜血吐在了陌的衣袖上。陌手忙脚乱的在门口大喊下人请御医,府里的吓人乱成了一团。
  我就着眼泪喝完了一大碗中药,药很苦我却一声也没有吭。苦又怎样,都不及我心里的痛。那痛,如刀子一样割着我的心。我只要一想,便有血涌上来。
  陌帮我盖好被子,温柔的哄我睡觉。我乖乖的闭上了眼睛,然后对陌笑着说:“陌,如果我好了,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陌亲了亲我的脸颊,轻声的说:“你会好的。”
 
                  
梦回现代(下)
  昏昏沉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