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回首苍凉 作者:刺缘(晋江2013.7.02完结)》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新回首苍凉 作者:刺缘(晋江2013.7.02完结)- 第1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知道吧,现在他换口味了,专门和高一的小学妹打成一片,那陈思早就过去式了。”
  “没办法,人家有资本,帅哥啊。”
  “哼,帅有什么用,花心大萝卜。”
  “萝卜也是很多人爱的,如果他追你,就怕你抵挡不住………”
  “去死。。。他追你还差不多。我等着喝你们喜酒…………”
  “………………………………”
  周围一阵议论声。钟晓彤只是通过喇叭听着上面男生意气风发的发言,抑扬顿挫,铿锵有力。从他声音,你此刻根本听不出他是花心大萝卜。
  各班级的同学都被分到操场周围的观看台上,接下来就是运动员入场仪式。先从高一班开始,那些新鲜的面孔,带着对高中的向往还有深深的骄傲,挺胸抬头,不可一世的步入场会,接着是高二,明显的成熟和沉稳不少。钟晓彤的班级是第三个出场。何畅举牌,她穿的和参赛的运动员不一样,是绿色无袖T恤和白色运动短裙,合体的裁剪突出了她健美曼妙的身材。头发梳了个光滑的马尾歪辫,尤为俏丽。三班参赛人员外衣都是长裤长衫,这是团支书孙磊提议的,孙磊一向稳重,觉得穿短裤或短裙都不文雅,同时也不能奢华,另类,穿校服最合适。同学们都没有意见,事实上,你穿什么,看台上往下一看都是一个样,谁分的出谁,当然除了领队的。
  比赛如火如荼的举行着。短跑又是第一天参赛项目………班长沈从云似乎非常重视这次活动,和班委团委做好了细密的后勤工作,就标语这项,写了很多,另外还有吃的,喝的,用的,连跌打药水,药膏;医用纱布都准备好了。每人比赛前,班级里的干部都会给参赛选手分发食品,补充能量。到她下场的时候,沈从云拿着一红牛饮料和巧克力过来。
  “吃点吧,增加体力。”
  钟晓彤看着他手里巧克力的漂亮包装,上面都是英文字,看不出是何牌子,她从第一次吃巧克力就爱上了那种味道,苦涩中带着温柔的甜。她心里并不觉得一块小小的巧克力能补充多少能量,还是接过,撕开了包装,将一块三角形咖啡色的糖果放在嘴边轻轻的咬了一口,微微一抿,只觉满嘴的香醇,湿滑细腻,而那苦味也恰到好处的感觉不到,口腔里散满着酸甜。钟晓彤下意识弯起嘴角………这比她吃过的那些巧克力都好吃,是从来都未曾有过的味道。将剩下的都放在口中,一点点抿化,当真回味无穷。
  转头之季,发现沈从云站在她身边,眯着眼看着她……如水般温暖的眼眸,在阳光下分外炫目,钟晓彤不由愣在那,深深的陷进去,情不自禁的想探寻里面到底是什么。他们的视线就这么绞在一处,直到耳边大喇叭通知:“高二女子一百米预赛,选手请到赛区集合………”
  外界的声音让钟晓彤猛然惊醒,仓皇低头,脸火烧火燎般,她急急向赛区方向走去,擦身之际,她听他轻声说道:“我等你过来。”
  我等你过来…………
  钟晓彤思维有那么几分混乱,来到了属于她的跑道。仍能感到口里那股独特的巧克力香味,一排十人,分三组,取前三名进决赛。
  钟晓彤是第二组小组赛,脱掉长衫长裤,换上了跑鞋,按着体育老师的教导,她简单的做了一下伸展预热活动。
  初中的体育老师说过“钟晓彤的身体韧性最好,爆发力特别强,如果能认真锻炼,会是一个好料。”然而,一路下来,她的学习成绩都是学校最好,没有人提议让她报考体校。
  立在跑道上,不免紧张,但又有说不出的兴奋。俯□之后,心就慢慢的平静了下来;一如她每次的考试。旁边枪手冲着喇叭喊:“各就各位,预备………”
  钟晓彤在心内按着节奏不快不慢的喊着一,二,三字一经念出,她冲了出去,在跑场上的她什么都没想,跑步真的是项好运动,每当你运动起来,只有自己的呼吸声,脑子里一片的澄清。耳边隐隐的是看台上的欢呼呐喊声,敲锣打鼓声。一百米的距离有多长?很短,等到她跑到了终点冲破红绳之后,便看见了姜磊刘元跳着向她跑来,后面是沈从云的被阳光映照的笑脸和掌声。
  “哇塞,钟晓彤,你干的太漂亮了,第一啊,呵呵,落下第二那么长。人才无处不有,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姜磊夸张的赞叹着。
  钟晓彤喘息着笑了笑,其实跑步不算什么本事,如果她仍能在这将帅一堂的高二考第一才是真的厉害。
  手里接过沈从云递上来的红牛饮料,平静的说了两个字“谢谢。”
  回到看台上的时候,同学一阵骚动。接着报以热烈的掌声,对于钟晓彤来说,这些熟悉而陌生。她微微鞠了躬,表示感谢。
  直到坐下,班里的很多人的眼睛都围绕着看她。钟晓彤刚刚的跑步堪称瞩目,姿势优美的不可思议。她身材苗条纤细,双腿修长白皙,头发被高高的挽成了发髻,一点修饰物也没有,从看台上看下去,就是白色短裤,白色无袖上衣,一头乌黑的秀发,跑起来就如一只轻灵的小鹿,飘逸潇洒………同学们像第一次认识钟晓彤一样,都打量她。原来这个女生长的如此好看。因为皮肤白皙,后颈上的发根更显乌黑,因为运动的关系脸颊泛着淡淡的嫣红,饱满的额头有个美人尖,黛眉婵娟,长长的睫毛如两把刷子,星眸如云似雾般迷离,微微一笑,嘴角牵起,淡雅而美丽。
  不知谁小声嘀咕了一句:“靠,以前眼拙了,活脱脱大美女。”
  “是大熊这孙子给人起的好名。”有人接道。
  钟晓彤旁边坐的是刘元,侧目看着她,“钟晓彤,刚刚的你真让人另眼相看。”说完她指着下面的跑道。
  印象中刘元和她说话的次数少之又少。因为学习好,一直是班里的佼佼者,有一种遗世独立的感觉。
  钟晓彤垂眸边脱跑鞋边笑笑,她有点不习惯这样的瞩目。
  刘元没再说什么,她发现钟晓彤似乎习惯把自己掩饰起来,中规中矩的让人很容易忽略她的存在,并且她也无视别人的存在。今天,她才发现,这个女孩子无论长相,学习还是各方面其实都很优秀。
  赛事如海浪,一浪比一浪高,热血沸腾。
  钟晓彤一百米决赛也是第一,引起周围一阵赞叹。她的名字出现在主席台上,通知她去领取奖品。
  沈从云带头鼓掌,对她表示祝贺。接着是全班热烈的掌声。引来了周围人的侧目。钟晓彤有些窘迫,坐在了台阶最下方,将校服穿上了。第一天她任务算是完成了。
  半个小时后,她去主席台领奖,就是一条毛巾,一块香皂,一只漂亮的钢笔。外加就是班级的分数。
  下主席台的时候,钟晓彤遇到了一名男生往上走。本是想侧身让他先上,谁知那男生没有动,立在了她身前,钟晓彤诧异抬头,对上一双漆黑锐利的眼睛,如黑夜中一枚闪亮的星,幽深而有神。那眼睛似乎有压迫感,让人有些不能迎接。不知为何,钟晓彤蹙眉,因为她感受到了他的不友好。
  “原来你还很勇敢。”十足的讽刺语气。
  钟晓彤不语,这声音有些熟悉。再仔细看向他,浑身似乎都散发着淡淡冷漠气息,精心修剪的头发,乌黑发亮。黝黑的眸珠直直的盯着她看,高挺的鼻梁下是两瓣噙着骄傲的薄唇。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右耳朵上一颗闪着光芒的黑色耳钉,和他的眼神一样闪着锐利的光芒。食堂中她踩到的那个人?
  第六感告诉她,要远离他,因为他看她的眼神,带着明显的鄙视。别说她敏感,因为把她当垃圾的人不少。
  钟晓彤觉得和他没什么交集,对他莫名其妙的问题无从回答,也没必要回答,低下头就想下去。
  “端盘子你都能干,怎么学校扶贫的学生里倒没有你?”嘲弄的声音再次传来。
  钟晓彤心一窒,猛然转头,就看到他的侧脸,如刀削般坚毅。已经想起他是谁,那个暑假去她打工饭店吃饭的男生。听着他明显的挖苦,钟晓彤心煞时沉静下来,淡淡的说:“似乎不关你事。”说完转身就下去了。
  “你还真虚伪!”
  在他不客气的嗤笑中,钟晓彤加快脚步离开。她不明白那人怎么回事?仪表堂堂,看起来酷酷的,怎么管起闲事了。反观沈从云就从未提过哪怕一点。
  周天昊眯着眼看钟晓彤远去的背影。直到唐彦走上前,喊了一嗓子:“阿昊,看什么呢。”
  周天昊回神。毫不在意的回了句“一只老鼠。”
  对于钟晓彤,那次相见在餐馆,座上有人说她长的好看,便带着笑话说老板娘会经营,找的人都是水灵漂亮的。老板娘呵呵一笑,说了句“人家小姑娘可是胜利高中的,未来的高材生,我只是积德罢了。”当那老板娘说她是他高中的学生时,他根本没搭茬,低头玩着。她打工做勤工俭学也没什么特别的,贫困家的学生很多,她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那日帮她忙,只是因为他受不了一双白腿来回在那移动,惹人烦躁,毕竟在座有不少男士。小姨想着他和郑盈盈也是那学校的,后来有意让他们互相认识一下。可接下来的时间,她都没有上来,服务员换了别人,显然她故意躲着,是因为不好意思见他和郑盈盈吧,这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还真够自卑的。
  而那日食堂,他和陈洁一起吃饭,从二楼的小餐厅下来,被撞了一下,才发现再一次见到了她。虽然她一直低着头,但他知道是她。看着她连说三个对不起,头也没回就要走,心里一阵烦闷。
  禁不住给了她一句。没想到,她抬起头来,白皙的面庞映在他眼前,一双水雾般的眼睛微眯了下,瞳孔极快地闪过一丝恼怒和厌烦,如果不是他留心或许根本看不出。她很快又恢复了淡然,很显然,她不认得他了。
  这似乎有些不正常。不是他自大轻狂,在这所高中几乎没有女生在认识他或者听过他名字后就把他忘记了。而她,根本不像装的,从小到大他还从未这么被忽视过呢。
  看着转身离去的背影,他推开一旁黏糊糊的陈洁,厌烦的说“死不了。”
  没想到,今个在女生一百米比赛中看到了她的身影。当时他所在的九班男生都指着她。夸张的大喊“美女,美女,美女!”
  “哪班的?”
  “好猛啊!”
  “靠,第一!”
  他本来看车刊,被唐彦捅了又捅,才懒洋洋的望去。
  “丫的,看那双粉嫩的白腿,摸上去弹性一定很好………。。”唐彦色迷迷的唏嘘着。
  忽略了唐彦那放荡的话,隔了那么远,他还是认出了,是她!
  贫困生扶住活动发钱的时候,他也去了。肖尽非让他陪着,他那闪过一个念头,就是饭店那打工女的应该也在其中吧。
  谁知,每班两人,不多的四十人中,没有一个是她。当时,他记得还问了做学生会主席的肖尽,如果有人非常贫困,却没申请,会什么原因。
  肖尽很中肯的回答“虚荣,虚伪,虚假。”
  和他想的差不多。就这样,对于那名女生,他心生反感。女生本就虚伪,周围的那些个哪个不是把最好的一面呈现在他面前,背后唧唧歪歪的,什么事都干的出来,简直丑态毕露。
  唐彦拍了拍有些沉默的周天昊 “怎么了,哥们,想什么呢。”
  看着那终点的一点白被拥簇着走远,周天昊淡淡的开口“没什么,闹的慌。”
  唐彦嗤嗤一笑,下流的说“给你找个妞打个滚就不闹了。”
  “那是你。”周天昊瞥了他一眼。
  “丫的少装了,不好这一口,你就不是男人……。。”唐彦一看周天昊警告的眼神,赶紧打住“得,不说了,下学后,叫上肖尽,咱们一起到外面吃饭去。”
  周天昊不咸不淡的点了点头。
  饭局是在省城里一家档次很高的西餐厅。脱去了校服,大家穿的都很随意,却都是少见的名牌。少了几分稚气,平添雍容华贵。唐彦拿出烟分别递给了周天昊,肖尽,还有肖尽的哥们沈从云,然后打开打火机,挨个点,最后自己,猛吸了口,轻轻的吐了口烟雾,一双丹凤眼微微挑起,多情的望向旁边的女服务员,只见那十□岁的姑娘脸顿时红了。而他却邪魅的笑了。
  这就是唐彦,就小就会玩女人。
  周天昊看着对面的沈从云,他没拒绝烟,但大多是将烟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偶尔淡淡的放在嘴边,不是深吸,只是在嘴里荡漾一下。
  周天昊因为肖尽的缘故和沈从云打过几次交道,也一起玩过球,后来才知道他家和小姨家离的很近。沈从云性格冷静沉稳,处事称得上圆滑,也难怪,他父母都是搞政治的,从小耳目渲染,想学不到都难。今日格外注视他,不得不承认是因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