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回首苍凉 作者:刺缘(晋江2013.7.02完结)》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新回首苍凉 作者:刺缘(晋江2013.7.02完结)- 第1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慢慢的,他能感觉到她对他态度的转变,尤其那日元旦晚会,送她回家,她趴在四楼向下望来,那时候,沈从云觉得心都颤了,回去的路上一直回想那害羞的小女子。
  总之,钟晓彤成功的吸引住他,成了他青春少年时期魂牵梦绕的梦中之人。
  不到四个月就高考了,捅破那层薄纸他有些担忧,他倒是无所谓,就怕耽误了钟晓彤的成绩,他希望钟晓彤能和他一起考进B市。而以她现在的成绩,除了Q大,B大,一些重点高校肯定没问题。他甚至想过以钟晓彤的综合素质,她很适合当老师,能考上北师大是最好的。所以,他想尽办法为她补习,看着她的前进,他比她还高兴,他想他一定抓着她的手,一路前行。
  高考前,两个人就这么不远不近,相互勉励着。谁说早恋会影响成绩?其实把握好了,那会是动力。
  


☆、躁动少年

  如果沈从云对钟晓彤来说是一蓬温暖的阳光,那么周天昊就是一方黑色冰潭。
  星期三下午下课后,钟晓彤向车棚奔去。因为他已经上大一的表哥回来了,而且还领回了女朋友,非让她看。
  路过操场的时候,男生们在踢足球,玩篮球。钟晓彤本如其他人一样是匆匆过客,却倒霉的被球给砸了。
  她只觉一阵冷风自身后呼啸而来,在没来及反应的时候,咚的一声,她身子瞬间向前倒去…………双手先着地,手掌顿时火辣辣的麻痛,她疼的倒吸了口冷气闷哼出声。
  周围路过的同学开始止步,侧目相看。
  感受瞩目的眼神,钟晓彤忍着后背的阵痛,抚着蹭破皮的手掌站起身。就在这时,有人在身边低沉的开口“需要道歉吗?”
  钟晓彤扭头看去,棱角分明的脸透着几分冷峻,深邃锐利的眼睛一如往昔,带着几分嘲弄。她很敏感,只需一眼,就感觉出身边之人对她的偏见,尽管她不知是何原因,也不明白,她哪里惹到他了。
  周围越来越多的视线竞相望来,钟晓彤知道她此刻有多狼狈。即便她恼火的想说点什么,却觉得对他来说无用。不想过多纠缠,她自认衰运。只想马上离开这个地方。
  捂着手径直而去,她却不知道这样的沉默和躲避越发刺激了那个青春冲动、高傲霸道的少年。
  周天昊眯着眼看着远去的背影,捞起球看也没看原地投去,嗖的一下,远抛进篮!引得一众女生的尖叫。
  他薄唇微抿,泛起几分倔强的冷锐。摸出烟含嘴里,转身向教室走去,听见有人喊,他模模糊糊的应了句“不玩了。”
  傍晚,华灯初上,与天际相比,有几分朦胧的亮。因为饭有点晚,钟晓彤当着表哥女朋友的面又不好着急走,到后来已经赶不上时间了,陪着吃了几口,她便匆匆骑车回学校上自习。她没想到一向粗心大意的表哥在女朋友面前竟变得那么腼腆细腻,姑姑似乎很吃味,却忍着不敢表现,都说一物降一物,说不定姑姑以后会被儿媳妇吃的死死的。
  “咯吱——”尖锐而刺耳的刹车声,突兀的传来,生生停在她的前面,骇得钟晓彤双腿僵立在地上………
  车门打开,走下一个人。眼前骤然暗淡下来,钟晓彤皱眉看着那人………
  周天昊淡淡的打量着钟晓彤,然后毫无预兆的抓起她那未包扎的手。
  即便有各种心理准备,她也没想到周天昊竟如此放肆!惊吓的用力抽手,却纹丝不动,而他就那么嘴角微抿,挑眉看着她显露的怒气和无措。
  “你想干什么!”
  周天昊面无表情,一如下午在操场上班说了句“需要道歉吗。”
  钟晓彤愕然的看着他,像看一个精神病,这个时间已经上晚自习了,
  不知道自己究竟那里招惹了这个人,百般隐忍,他还是不肯放过她。。
  由于是过了上自习时间,这条幽暗的小路上除了他们空无一人,霓虹路灯将他们的身影拉出两个纠缠的影子。
  “我接受你的道歉,放手,我要去上自习。”钟晓彤只想摆脱他,脑子甚至蹦出,以后回去的时候一定要与沈从云结伴。
  周天昊哼笑着“可我还没说呢。”
  听着他一副如无赖的言语,钟晓彤很难将同学口中那个傲气的人联系在一起。她几乎用尽全部的力气与他挣扎,微风中,树叶的浮动伴随着她急促的呼吸。
  仍是受制于人,最后她无力的垂下手,抬起头淡漠的看着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冷冷的说“我没得罪过你。”
  听见她冰冷的声音和那已然恢复平静的脸,周天昊怒气上涌,下一刻他已经倾身上前,用力吻上钟晓彤的嘴,撬开她的唇,在她猝然惊愕睁大眼睛时灵巧的撬开了她的嘴,把舌头伸进去辗转吸允,贪婪的享受柔软的馨香………………。在她挣扎推拒重踢之下,周天昊将她消瘦的身子挤压在自行车座间,听着她轻哼出生,他竟有种掠夺后变态的快感,浑身燥热,冲动的想要的更多……………
  周天昊内心已不想再来回追问这反常行为意味着什么。他只知道自打运动会后,他就一直寻觅她的踪迹,一直有意无意的打探她的消息,那件染着她经血的白衬衫被他扔了又捡回,压在衣柜里就像是一道魔咒时刻提醒她的存在。多少次的擦肩而过,她从未看他一眼,这让他不能用不甘两字来形容。她那首恰似你的温柔唱的他怒火更炙。见她和沈从云越来越亲密,他心越发邪恶,凭什么,她扰了他睡眠,却毫无所知,风轻云淡?他得让她记住他周天昊!排山倒海的躁动主宰着他亲自找上了她。
  被篮球重创的后背被狠狠的按住,钝痛让钟晓彤压下了暂时的震惊和恐惧。她蜷曲着身子避开他,用力的回击,却如同以卵击石,心中生恨,将牙齿重重合上!
  嘶!周天昊舌头剧痛,本能的咬了回去,然后一把推开了身前的钟晓彤。他狠狠的瞪着眼前的喘着气,用力抹了把唇,凌厉瞪着他的女孩………如烟似雾的眼睛此刻带着不正常的红,强忍眸中的泪水,怒火让她看起来尤为炫目。
  舔了舔肿胀出血的舌,周天昊嗤笑出声“别告诉我,你没被沈从云吻过。”
  钟晓彤暗自平缓着狂乱的心脏,她跨出了车子之际,又听到他放荡下流的开口问“你没有被他上了?”
  清纯的钟晓彤何时受过这样邪恶的言语刺激,大脑羞愤的瞬间空白,她咬着唇提着车子急不可待的往前走,只想摆脱眼前的疯子!
  周天昊一把抓住了她的后车座。
  钟晓彤愤怒到极点,她背对他说 “你再敢无理,我把你告到教导处。”
  周天昊仿佛听了笑话般低低笑了,并用不屑的口吻说“你以为我会怕你这样的威胁?”他轻哼着讥讽“你胆小如鼠,如果敢去,我倒会对你刮目相看,给你鼓掌叫好!”
  百般忍耐换来他嘲笑,钟晓彤转过头盯着他,一字一字说“是的,我不敢,因为我不会因为一个不学无术,目无尊法的混蛋让自己成为话柄!”
  周天昊冷笑一声,身子如豹子般敏捷,无声无息的近到钟晓彤身前,钟晓彤只觉得下巴剧痛,然后仓惶间对上一张刀削般轮廓,唇薄如刻,目若寒冰,泛着幽光的盯着她。
  钟晓彤吓得浑身起了一阵寒噤,浑身戒备,她用手挡着喘不过气的胸口,还有心跳,强迫自己冷眼看去。
  “我叫周天昊,周王朝的周,天地的天,天上红日的昊,你最好我给记住了!”说完甩开她的脸,转身离去。
  钟晓彤片刻也呆不下去了,没了束缚后,骑着车子趔趄的走了。
  周天昊发现每一次都是他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抬手摸着嘴,那里很疼,带着她味道。
  青春的躁动有的表现内敛,有的则是冲动。周天昊是天之骄子。从小就霸王,因为隔辈人的宠溺,胆大妄为,小时候谁敢叫板儿,行,只要能斗的过他。
  


☆、太阳微笑

  周天昊胁迫一事被钟晓彤自动屏蔽了,她本就善于分散丑恶的记忆。只是此后越发懂得保护自己,不再避讳与沈从云结伴而行,那感觉分外美好,温馨,安全。
  四个月匆匆而过,很快迎来了高考。所有高三同学都坚持到了最后一天。吃完晚饭后,班长沈从云带着高三三班的同学在操场上慢跑,八百米左右恰到好处的放松和麻醉,以防晚上因担忧,兴奋睡不着觉。
  那日晚上,沈从云依旧送钟晓彤回家,到了大门口,沈从云停住了,伸出手拉住她温和交代“晓彤,发挥好固然好,考不好也没什么大不了。据不完全统计,国内那些顶级老板的学历都不高,上清华北大的大多是打工仔,而一些知名度不高的二级院校倒是多出董事长,CEO。”
  面对他好意的减压,钟晓彤扑哧一笑,任他拉着手,难得揶揄他:“哪有你这么安慰人的,好,那我们说定了,若你以后上Q大B大,而我读一般二级院校,出来后,你过来给我打工。”
  本是调侃之语,谁知沈从云一本正经的说了个字:“好。”然后用一种异样的眼神,异样的语调对钟晓彤说:“以后我就专门给你打工,只给你。”
  臊的钟晓彤脖子都红了“你说的。”
  看着眼前娇容羞怯,轻声软语,沈从云禁不住心神跌宕“我说的。”十指相扣,他加了句“从里到外,从上到下,我全包。”
  钟晓彤吃吃笑“原来沈公子的嗜好就是给人当打杂的啊。”
  “是,我沈从云专门给钟晓彤当长工,任劳任怨,分文不取。”
  “好,那你等着我奴役你。”
  “行,奴役的越狠我越开心,我等着!”最后一句话,沈从云异常的低沉。因为看着眼前心爱的女子,他早就心猿意马了!
  钟晓彤听着他有些哑的声音,赶紧打住。“我回去了。”
  发乎于情止于礼,即便沈从云想亲近想的要命,今日他也不敢动。沈从云点头,挥手。
  看着钟晓彤进去后又匆匆跑出来,认真的对他说“明日好好考。我们都好好考!”
  “恩。”沈从云用力点头。
  说不紧张是假的,身体虽然很疲倦,但隐匿的压力让钟晓彤很难入眠。心里的绵羊数的越来越清楚。不禁想起小时候,一断模糊的画面,她躺在床上,妈妈拍着她,阳光铺洒,那时候,感觉是那么温暖和安全,很快就能进入梦乡,如果现在谁能拍拍她,有多好?
  闷热的房间,身上粘糊糊的,很不舒服。最后,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觉得时间应该不早了。
  三天的高考尤为严肃,钟晓彤看到学校大门外到处是车辆,还有陪同家长。各个紧张而忐忑,关心之意溢于言表。
  莫名的,她淡定了下来。一路独身风雨走到此,再差还能差到哪里去?挺直脊梁,她从容镇定的走进那所她引以为傲的高中校门。
  七点五十准时步入了考场。钟晓彤被分的考场中有三个同班熟人,他们示意的让她照顾,她微笑点头。算是对他们的慰藉,面对摄像头似地三名监考老师,能抄的着才怪。
  神圣的考卷终于下发,考场内鸦雀无声,老师说着考试规则,谁也没认真听,那一刻,眼睛都是盯着卷子。
  第一天考数学。翻开卷子后,钟晓彤大体看了一遍,心内诧异,没想到竟有被沈从云压对的题型,一时间仿佛吃了颗定心丸。
  两个小时,对考场内的同学来说短暂而残酷,这期间有同学因为紧张接连请示上厕所,每一次老师都是陪同,还有要求吃镇定剂的,若在平时早有人笑了,可此刻没一人关注。
  终于考完了一科,中午匆匆间看见了沈从云,他远远凝望过来,钟晓彤点头微笑,他亦是会心一笑。
  为免分心,他们约定好,考试期间不说话,不交流。
  下午考语文,语文真的是厚积薄发的东西。她不像数理化,;1是1,2就是2,书本上的原题也就占三十分,扩散性很强。
  钟晓彤很多都是凭着直觉去答。然后努力将答案记下来,以备以后估分用。
  考完,四点半,大家出了考场,就开始议论纷纷,钟晓彤不想听,来到操场上的一角,人来人往,她看到了他,身边有别人,学生会主席还有那个有些邪恶的体育部长。钟晓彤不想与他们碰面,在沈从云望过来找她位置时,她轻轻挥了下手,指了指自行车方向,表示先离开,发现沈从云顿了下,好似有些皱眉的样子,钟晓彤用手画了个笑脸,见他也笑了,这才放心的离开。
  “喂,你小子真和她好上了?”肖尽眼睛多明啊,看见不同寻常的沈从云,便顺着他视线看去,原来是他们班上的钟晓彤。
  沈从云点点头。“不是早就告诉你了吗。”
  “谁,沈从云和谁好了?”有男生歪头追问。
  “就他们班那个运动会上出了风头的钟晓彤。”肖尽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