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回首苍凉 作者:刺缘(晋江2013.7.02完结)》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新回首苍凉 作者:刺缘(晋江2013.7.02完结)- 第1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风起的日子,笑看落花………。”
  “雪舞的时节,举杯向月………”
  走过情路宛转,聆听岁月悠扬,沈从云声音磁性温和,情意绵绵,个中感慨一点一滴流淌出来。钟晓彤一身青色连衣裙干净纤美,歌声柔情蜜意,一曲选择,在同学的瞩目下,被沈从云带动的深情重合,唱罢,众人一阵叫好,即便事隔多年,每当想起,都让人唏嘘不已。
  迈出这步,钟晓彤以为会很难,事实上被沈从云拉住手,音律响起的刹那,她感觉到时间宛若静止,即便脸红心跳,她已然可以坦然相对。
  希望你能爱我到地老,到天荒。
  希望你能陪我到海角,到天涯。
  就算一切从来我也不会改变决定,
  我选择了你,你选择了我,喔…………
  我一定会爱你到地久;到天长。
  我一定会陪你到海枯,到石烂。
  就算回到从前这仍是我唯一决定,
  我选择了你,你选择了我。
  这就是我们的选择。
  唱完后,钟晓彤受不住同学们异样暧昧的眼神,她整张脸仿似被蒸汽蒸了般,急需到外面透透气,释放热量。这怕是她活了这么大最明目张胆的一次。不过,她很喜欢,那种灵魂深处带来的兴奋,引领着她十八岁的憧憬,展望岁月静好。
  走出了沸腾喧哗的包厢,外面舒缓了很多,走廊上打出的空调散去了她些许燥热,每路过一个房间都会有歌声飘过“……朋友一生一起走,这些日子不再有……”“相思风雨中”透过掩上的门,一段段或友情或男女慨叹伴随着音乐传了出来。
  她深深吸了口气,朝洗手间走去,从箭头指示上看是在二楼,在拐角处,钟晓彤被一个莽撞的来人撞得低呼一声,她揉着肩膀抬起眼,而那人也□出声。钟晓彤惊愣在那,是他!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原来他们班也来了这里,惶然间,她看到了他满脸不正常的红,看来喝了不少酒。因为先前的教训,直觉让她离他远点,想也没想转身就往回走。
  就在这时,她听见他似乎有些痛苦的喊了句“等等。”
  钟晓彤身子一顿,不经意的回首,发现他满头大汗,扶着门框的手背青筋根根突起。虽然有过不愉快的过往,但毕竟都是同一高中的学生,其实钟晓彤从心里并未将他当成真正的社会流氓。心里疑惑,他莫不是病了吧,她正踌躇要不要找人来,却看着他眯着眼,重重的呼吸,像是喘不上气来般,她皱眉迟疑的问了一句“你……你怎么了?”
  周天昊抬起头,恍惚对上她的眼睛,呆滞的看着,里面泛着不正常的涣散。钟晓彤确定他真的有问题。“你等等,我去叫你们班级的同学。”
  谁知被他趔趄的跑上来喊住,他摇头 “别去,我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就行。”
  以往不是鄙视,嘲讽,就是冷冷的眼神,此刻竟带着些许恳求,钟晓彤想了想,可能他高傲惯了,不愿意别人看到他狼狈。“你真没事?”
  其实钟晓彤的意思是他若没事,她就走了。
  周天昊点完头,就见钟晓彤转身,那纤细的腰身令他浑身血管越发膨胀,此刻心一急,噗通一声单膝趔趄到了地上。
  钟晓彤再一次的回首,看着倒在地上的周天昊,惊说“你到底怎么了?我这就给你叫人去。”
  “先扶我到包间休息一下。”周天昊嗓音沙哑低沉伴着浓重的喘息。
  钟晓彤看出他的痛苦,心下想着各种病症。彷徨不定一时同情心泛滥,便真的扶着他而去。唯一感觉就是他的身子很重,也很热,她扶着他的胳膊处,滚烫滚烫的,她边走边想,高烧?可他头上又分明冒着好多汗,身体还微微的抖着,呼吸也越来越沉重。他一手捂着胸口,这是什么怪病?他像是找到了家般,急冲冲的推开了一间包间的门,直接进去了。二楼相对来说很安静,小包间比较多,只容五六人的样子,周围音乐声相较一楼三楼那些大包间小,钟晓彤觉得她已经仁至义尽了,松开他的胳膊,就想出去唤人,谁知,一切都在千钧一发间发生了。被扶着的周天昊猛地的反手将门关上了,咔嚓一声上了锁。
  听着那声响,钟晓彤浑身汗毛顿时立起来,她顾不得惊悚,条件反射的往门口跑,手臂笔直的伸向门把,却被一双汗湿的双手紧紧抓住了,一个用力将她反剪而过。高大的男生比她更具爆发力,死死堵住了门,胸口剧烈起伏,眯着眼的看着她…………。。
  恐惧以无法形容她此刻的心情,不好的预感自灵魂深处爆发,钟晓彤想也没想,张嘴尖叫“救………”刚吐出一字,就被他搂在怀里,用嘴堵住了她未出口的呼救………
  钟晓彤奋力的反抗,抓打踢着身上的人,一片混乱中她的嘴巴被他堵得死死的,她闭紧牙齿狠狠咬了下去,他一阵吃痛,拿手使劲的捏着她的下巴,疼的她不得不张开嘴,如一条失去水的鱼,喘息间,他又堵上了,将她扑倒在地,那只手那么有力,抓的她两只手臂生生的疼,她拼了命的挣也挣不开,冒汗的身子被冰冷坚硬的瓷砖地板凉的颤栗,她被压着,任凭她的腿怎么扭动,也挣不开他的钳制,感觉着他分开她的腿,另一只手拉开了他牛仔裤的拉链………。。
  钟晓彤这一刻是真的怕了,她瞪大眼睛呜呜的低喘,几近哀求的看着上方的眼睛,用力摆着头,可身上的他无动于衷,那双漆黑眼睛里面是全是狂乱的火焰,是她不熟知的癫狂,用力闭上眼,殊死一搏,屈腿狠狠去顶撞他的□,却被他的腿一下子压住了,接下来,她再次清楚的感觉到他火辣的手将她的内裤扒到一侧,一个猛力的挺。。进,她的心和灵魂咔吧一声被劈开了两半,一片黑暗,撕裂的剧痛中她的世界碎了……………再无力抵抗,她一动不动的任他在里面□,她只是睁大眼睛望着天花板,灼痛中,唯一的感应就是那首近在耳畔的选择………。我选择了你,你选择了我,这是我们的选择。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为何离的她那么远?!泪水自眼眶中无声汹涌滑落…………………
  鼻端馨香浮动,周天昊分不清这是真实还是幻觉,先开始破茧的痛后便是紧致温润的包裹,战栗的神经,快感的抚慰让他只想要更多,更多…………飘荡中他心头的血液来回晃动,兴奋,眼花,耳鸣。终于膨胀到充血,嘶吼了一声,一阵猛烈的急冲后,他伏在她的身上,嘴巴里腥咸,是血,是汗水,他的,她的,还有泪水,她的。大脑久久眩晕到炙白,他拱在她的脖颈处,重重的吐气,上身微微抬起之际,拿手堵住了她的嘴巴。看着异常沉默呆滞的她,眉头紧紧皱起,哑声开口:
  “我被下药了,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你要是喊出来,我一点也不怕,丢人的是谁,你很清楚。”
  钟晓彤转动着有些干涩的眼珠,伸手去抠他捂在她嘴巴上的手。周天昊只是顿一下就松开了,他是真不怕她捅出去!
  失去困住的束缚,钟晓彤的手几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厉挥了出去,只听啪”的一声脆响!
  周天昊的脸被狠狠的抽了一巴掌,头不自觉的偏到了一边。再回头看钟晓彤的时候,眼内一片风暴,他脸色铁青,几乎咬牙切齿的蹦出几个字“你敢打我?!”从小到大,还没人敢打他的脸,就连他老爸也只是打几下屁股,那还是在他很小的时候,今个被一个女人打,愤怒一下子爆发了出来,几乎伸出手想马上就要挥手回去,就在那一瞬,钟晓彤欠起上身,扬起头一口咬住了他的手腕!
  疼!血珠顿时冒了出来,肉似乎被咬下了一样。出于自救周天昊另一只手本能的捏住钟晓彤的下颚。
  两人全都在用力,终有不敌的一方。
  周天昊抚着钻心疼的手腕立起,不知为何生出一股恨意,提上裤子眼睛阴晴不定的瞪着她………。
  钟晓彤用手支撑着地,发髻蓬松,乌丝散乱,只露出惨白的一侧脸颊,纤细的双腿悄悄闭拢,腿根有很多血,消瘦的肩膀均抖个不停,如雨中之蝶,透着压抑的绝望……。。
  没一会,钟晓彤用手拉下被撩高到腰际的裙摆,一点声音也没发出来,很沉默,颤微微地站起身。
  事实上,他没想过这样,只机缘巧合,那药力太猛了,正赶上她,这算不算是缘分?文科班的那名女生竟然无耻下贱到这种程度,敢给他下药。好,等出去了再找她算账!
  周天昊冷眼旁观着她的一举一动。这些日子他与唐彦回B市参加高考,回来后听说沈从云和她已经公然在一起了。这样也很好,很好!他几乎是痛快的在心里说。
  “你想要什么?”对于眼前的羔羊,他应该给些补偿的。
  钟晓彤没有看他,冷冷的开口“你能给什么?”
  周天昊的眼睛不由得眯了起来,打量着侧对他的女子。对于她的开口询问,心内多少有些诧异。但很快明白了她的意思,心内不由嘲讽和轻视!
  他几乎恶狠狠的掏出钱包,然后拿出里面的所有现金,连一块钱都翻了出来,甩在了桌子上。
  钟晓彤扭头面无表情的扫着桌子上那浑浊肮脏的钞票,一步步走上前,撕裂的疼痛割据着心,她知道她的世界变了,颠覆了,嘴角微牵………。她的笑容看起来凄艳而诡异。
  抬手拿钱那一刹那,她屏住了呼吸,连同屏住了即将涌出来的泪水,然后转身快步向门口走去。
  看着走出去的钟晓彤,周天昊眼内的鄙夷,轻蔑,痛恨交织,分不清那一种多,心里原有的那点骚动,还有愧疚也因为她拿了他的钱而消失的无影无踪。
  钟晓彤出了小包间,急急进二楼拐角处的洗手间,当门锁上的刹那,眼泪终于决堤,汹涌飞泻而出………死死咬着唇不发出一声。很久很久,她才残败的站出来,在洗手台的镜子前,用冷水洗了又洗,抬起头畏惧的看着镜子里那张湿漉漉的脸。除了眼睛红肿外,就连嘴里的伤口也冲白了。
  火烧灼痛,冰雪匍匐,一路险难跋涉,她走到了今日。个中辛酸,坎坷,苦痛,只有她自己知道。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怎可轻言放弃,懦弱不前?
  那张温文尔雅的脸再次浮现在眼前,诚然是人中龙,而她确是配不上了。那么她只有选择离开,她的今天翻过去可以重来,一切重来。
  撑起虚脱的身子,她到一楼走廊的时候,递给服务员一张纸条,简单交代了一些话。门口处,何畅的身影也出现了在那,看着她挑了挑眉,然后微微一笑 “真巧,我出来透透气。”
  钟晓彤颔首,然后准备走出去。
  却被何畅拦住“从云好像找你去了。”
  钟晓彤心中刺痛,瞬间压下,她没说话。
  “我与从云从小就认识,这么多年,对女生,他似乎都是一个样,让你以为离他很近,却是很远………”何畅顺了顺长发。
  以钟晓彤的认知,何畅身材纤细高挑,五官精致,皮肤柔嫩,笑起来总有种说不出的风情,加之举止大方,性格外向,这样的女孩更让人窝心,更讨男生喜欢。
  她笑了一下,只是那笑容没有传递到那双载满悲伤的眼睛里。“我喜欢他好久了,记不得何时情动,总之我的理想就是嫁给他。”
  钟晓彤心中冷笑,这样的晚上,真是一个个孽缘接连而出。
  钟晓彤始终没接话,她的淡漠让何畅感到厌恶“钟晓彤,其实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个事实,想要进沈家门,不是学习好就可以的,这里面还有家世,沈伯母对人对事一向要求很高,我不觉得你……。。”
  “行了。”钟晓彤终于打断了何畅的继续,有些事情她心里明白,并不意味着她能被人如此侮辱“你说的这些都很有道理,就你配的上他,我这样说你满意了吗?”
  钟晓彤走了出去,马路上灯火明亮,映的她那么凄凉。
  她不得不佩服自己,原来,她是如此坚强。任谁遭受强。暴之后,能像她这般安静?
  仰望那歌声喧哗的上方钟晓彤露出惨痛的苦笑,她轻轻开口“该失去的都失去了,我还畏惧什么?!”
  


☆、个中滋味

  留给沈从云写了封信的钟晓彤彻底逃离学校,那一晚上她站在窗前,一夜未睡。第二日便发烧了,拜托姑姑拿了志愿表,根本没有考虑,选择了一个她喜欢的专业。
  那晚分数出来需要查询的时候,她打电话,电话提示音,钟晓彤657分。沈从云,708分。她放下电话,无声无息的趴在那里,终于还是没能忍住,像个孩子似的痛哭出声。姑姑皱眉,第一次如此沉默的看着钟晓彤,一脸的疑问,犹豫的想张口却终是没有问出口。最后,钟晓彤摸掉脸上泪痕报出分数的时候,姑姑大骂一声:“你这死孩子,原来是激动啊,刚刚还吓了我一大跳。”
  钟晓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