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回首苍凉 作者:刺缘(晋江2013.7.02完结)》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新回首苍凉 作者:刺缘(晋江2013.7.02完结)- 第2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久仰大名。”说完,金泽挑眉抬起酒杯。
  对这奇怪的话,沈从云面不改色,礼貌相迎。二人轻轻相撞,各自饮下。沈从云不着痕迹的瞥了眼钟晓彤。
  金泽今日喝的不少,话也比平日多了起来。“钟晓彤一来学校就自称有男朋友了,同学们都很奇怪是何方神圣。据说在B市,据说是Q大的,可都是据说……”
  这也成了喝酒的理由?
  钟晓彤头晕脑胀,那一声声的交谈将她炸的支离破碎,俯首如坐针毯…………。
  乱了,全都乱了!这一切是梦吧。
  金泽挑衅的问“距离太远了,你就不怕她被抢走了?”
  “谁能抢走她?”讳莫如深的话被沈从云讲的很双面。
  金泽嗤笑一声,指着钟晓彤说爽朗的笑 “我们班的男生前赴后继倒了一大片,谁也没能抱得美人归。”
  “是吗?”沈从云冲着钟晓彤温柔的开口“晓彤,有时间请你们班同学出来吃饭,就当是我赔罪,把他们的好资源给占去了。”
  看着那璀然溺怜的眼神,酒精麻醉了钟晓彤的神经,让她无法再维持虚假的伪装,无法掩饰痛楚的深恋,还有她那压抑的矛盾。
  金泽是什么人?显然今日他是真的醉了,所以才会有了那些该说和不该说的话。
  一顿饭吃下来,到最后她都不知道,沈从云和金泽都谈了什么,借机出去把饭账结了,用力的吐了口气,再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才知道一切都是真的。
  睁开眼,朦胧的天际飘洒着错乱的萧瑟,因周围橘色的灯光,弥散着几分温馨。
  


☆、再次牵手

  金泽迷糊中带着几分失落的神情走了,钟晓彤和沈从云放步在A大的校园。微风徐徐,三月份的Z江江畔有些潮,气温到是不冷不热正好。南方的大针叶树新绿的让人觉得很清朗。
  和两人擦肩而过的同学都会特别的看一眼。沈从云身上有种风轻云淡的儒雅气质,很吸引人的眼球,他高大的身子映的钟晓彤越发纤细娇弱。
  谁也没有说话,只是不知从哪一步开始,沈从云开始拉住了钟晓彤的手………。
  钟晓彤颤抖的手心粘糊糊的都是汗,就这么粘连着两个人。
  走到安静的湖边,沈从云拉着她坐在岸边的木椅上。
  不知过了过久,沈从云轻而不淡的声音从一边传来“晓彤,你应该对我说些什么的。”
  钟晓彤身子一僵,用力抽回被握住的手,可刚挣开,就又被抓住了。
  沈从云握的很用力,他一字一字的说“你别太欺负人了,我就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明喜欢我,明明把我放在心上,明明告诉你们班的同学说你有男朋友在Q大,却如此狠心的远离我,晓彤,我告诉你,不论什么原因,我都不允许你践踏这段感情,我对你的感情!”最后一句被他咬的又急又重,带着几分回音。
  钟晓彤绝提的眼泪宣泄飞出,晕眩混乱中她咬着唇什么也没有说。
  沈从云看着浑身颤抖默默抽泣的女子,他爱她多少,就恼她多少,他恋她多少,也疼她多少…………。半年时间,他强迫着自己不再去找她,给彼此一个冷静空间。他拼命的学习,用忙碌来抵制心里那一块酸涩的空缺,可即便再疲惫,再累,也无法忘记她。越是压抑,越是反弹。寒假回去,多少次去了老槐树下,如电影中那些痴男怨女一般期待着缘分,失望直到一天,他看到了斑驳树皮上那被雕刻的几个字母,他终于找到爆发了借口!
  什么猜疑,面子,怨怼,再也无法阻挡他去找她。
  回到学校,他辗转查询,终于找到了她寝室的电话号码,忐忑紧张的打了过去,是她室友接的,后来叫了她来,她喂了两声,他心跳了两次,紧绷地说不出一个字,而她最后那一声低低轻唤,终让他溃不成军,狠狠的挂了电话,喘息着仰天磨牙□,钟晓彤,钟晓彤!毅然决然的定了机票,赶了过来。
  一到她的宿舍楼下,打电话无人接听,寝室的人显然都出去了。他站在那焦急的等,暗自安抚着那颗躁动的心。三个小时过后,远远看到她踏着傍晚的灯光盈步而来,每一下都踩到了他的心房。随着走进,他看出她迷离的样子明显的是喝酒了,紧跟着追撵上一名很有型的男生………。当时他的心有些沉,但他来了,就要面对,即便再糟糕的结果!
  她终于看到了他,视线碰撞的刹那,他顿觉身陷一片无人的世界,周围的脚步声和紧迫感顿时远离,只有炙热的宁静……………………
  原来千般痴想,万般怀念,也不及眼前的这一眼。
  看着她痴痴的潸然落泪,那一刻他的心弦狠狠抽动了一下,是欣喜,是激动,是情颤,所有责备不翼而飞,禁不住开口柔声相哄。
  金泽,凭着直觉,那个男生对钟晓彤绝对有意思,交谈后,他更加确定这一点。看着钟晓彤一言不发的样子,他本是气怒交加,但在知道她别扭的竟一直暗自声称他是她男朋友时,那一刹,他既喜又恨,恨钟晓彤对他的折磨!
  现在又看着她哭着不说话,沈从云知道不是逼她的时候,慢慢来吧。最起码他知道不是自己一头热。
  “别哭了,我不说你就是了。”沈从云温柔的搂过钟晓彤消瘦的肩,鼻端都是她馨软的体香,缓缓闭上眼,如此真实,真实的满足。
  这一刻,晕醉加上冲击让钟晓彤几近迷离的依偎在沈从云温暖安全的怀中,不能自已的深陷进去,就如那飞蛾扑火,明知被焚燃,明知会化为灰烬,她还是摒弃理智的贪图光亮。  
  灯光透过昏暗,在湖面绽出绚丽的影离,蓄满了扑朔迷离的缤纷,虚与实在此刻交界,融合着难言的苦恋。
  钟晓彤爱沈从云,即便残缺,即便酸涩,也无法玷污她纯洁的情。恍惚中,她问自己,这以后该怎么办?
  本是青春如梦的两厢情愿,却在幽冥的撕扯下,硬生生惨痛。
  “为什么要来找我?你不该来找我。”她幽幽开口。
  凝视着眼前柔嫩的凝脂含泪,娇弱的苍白。朦胧的眼帘,满是飘忽的凄然。
  “为什么要来找你?我总该是要来找你。”飞驰过的风顺带过他爱的独言。
  钟晓彤只觉一束炫红色的光芒伴着散乱的思绪击破脑海中黑暗的天际。她突然严厉自问她爱沈从云有错吗?
  眼睛陡然睁开,她清醒的意识到即便遭受审判也无错!
  淡淡的寒气中纷飞着彼此间相依的温馨馥郁。闭目,安然,她坠入这种甘甜中,飘扬。
  因此,她决定先原谅自己,顺其自然。
  “恩。”钟晓彤轻轻诉说。“我在这里不喜不悲,情在这里不减反增,我们的手仍在一起,不舍不弃。”
  漫长的时间流过,沈从云听着那柔软的声音,手臂收紧。他知道钟晓彤有心结,他希望她能亲自对他开启。
  当晚,沈从云在学校附近的宾馆住下,暂时放下包袱的钟晓彤有种做梦般的飘忽,她一直盯着沈从云看,直到他浓情蜜意的吻她。
  沈从云轻咬着钟晓彤的唇,让她感受到那种酸麻,疼痛,一如他过去的心境。钟晓彤伏在他稳健的胸膛,流着眼泪主动回应。压抑的感情瞬间爆发,拨起彼此炙热的情感…………。
  沈从云轻轻贴上着她的眼睑,吻掉她晶莹的泪珠。对着她的唇轻喃“你总能让我心疼。”
  最后情难自控的刹那,沈从云止住。他们静静相拥,浓重的呼吸交织在一处,没有过多的话,钟晓彤腮颊一片胭霞,染红了沈从云的心湖,芳华刹那间绚放。
  直到宿舍关门时间,他才放她离去。
  第二日天还未亮,钟晓彤惊魂而醒。匆忙的抬起左脚,那里系有一条彩金链子,沈从云温柔的束缚…………她缓缓的闭上眼,就这样吧,缘起缘灭,随天随地随他。
  充满爱的世界,飘溢着浓浓的醇香。对着暗黑色的天幕,钟晓彤鼓起璀璨的勇敢。
  周六钟晓彤有家教,不能推掉,沈从云很理解,陪着她一起去。她进去的时候,他便在小区某一清静之处等待。
  在给学生讲课的时候,钟晓彤第一次坐立不安,心神不宁,布置了一些作业,她有些不负责任的呆坐在那,觉得时间过的是如此漫长。
  因为周一有重要的命题,沈从云周日晚上的飞机票,钟晓彤和学生家长商量着,推掉了周日的课程。好在小朋友和她关系已经很要好,生出依赖和信服,看她有事,很懂事的和她家人说自己可以自学。
  取得家长同意后,钟晓彤忍不住偷偷亲了口她的学生。出了门,她飞一样的向下跑去,等到她气喘吁吁的奔下楼梯的时候,发现沈从云高大修长的身子立在门口微笑相迎,钟晓彤如倦鸟归巢,扑进了他的怀抱。
  接下来空闲的时间,钟晓彤陪沈从云逛了一趟植物园,那里面的空气很好,到处是绿色,安静,舒适。不时间还会看到几对令人羡慕的新人,穿着礼服婚纱拍摄外景。
  ……………………………………………………………………。。
  树下的草地,是他们宁静的港湾,是他们依偎的身影。
  “晓彤,我回去看老槐树了。”
  “它长高了吗?”钟晓彤的手指仍顺着沈从云掌心的感情线描绘,只是她没甜甜懂行,不知道她与沈从云的纠缠是在哪一段。
  沈从云被画的心痒,反抓住那不安分的小手,勾起钟晓彤的下巴,盯着她的眼睛意味深长的说“它长破了。”
  钟晓彤最受不了沈从云炙热的凝视,她眼神几近痴迷,轻声承认说“哦,都是我的错。”
  如此娇态,看的沈从云眼睛生出两簇火苗,抬起钟晓彤的手指放在嘴中,眯着眼用牙齿磨咬着说“你也知道!”
  钟晓彤浑身战栗,伸出另一只手来制止。却被沈从云双双擒住,然后他亲吻着她柔软的掌心“就这一次任性。”
  钟晓彤明白他空中任性指的是什么。屏住那些暗黑的混乱思绪,拼命告诉自己心中只有沈从云。她将头轻轻靠在他的肩头,任他把玩爱怜她的手,柔声说 “好,就这一次。”
  沈从云恩了声,丢弃心中他们不能呆在一个城市的遗憾。
  傍晚,他们吃了一些当地的特产小吃。
  沈从云将所有的甜食都喂给了钟晓彤“你得多吃些,怎么总是这么瘦。”其实钟晓彤知道他是吃不惯。便笑着说“落伍了吧,我这叫骨感,女生很羡慕的。”
  “是够骨感的”沈从云说到这若有似无的看着她胸小声地加了句“好在该圆润的地方不小。”
  咳咳!钟晓彤喝饮料呛到脸红。听见这种暗示性的话,想起他情动的抚摸,脸像火烧一样,心潮澎湃却也坐立不安,炙热的冲动带着如影随形的不安。好在沈从云从来都是点到我为止,没有强迫她什么。
  处女对男人来说应该很重要吧。尤其是面对他自认为比较纯洁的女子。
  每每想到这,钟晓彤彷徨而害怕,因为撕裂的惨痛还有那被掏出的模糊的………血肉。
  送行依依不舍。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沈从云一本正经的交代。
  钟晓彤乖巧点头。
  “好好吃饭,不许再瘦。”沈从云认真的说。
  钟晓彤乖巧点头。
  “你已经有男朋友,要一如既往的宣传。”沈从云严肃的开口。
  钟晓彤乖巧的点头。
  “我一般晚上十点会给你打电话。”沈从云别有深意的加了句“记得洗干净,躺在那按时等着。”
  钟晓彤脸有些红的点头。
  沈从云笑着说“该你了。”
  恩?钟晓彤疑惑抬头。
  “该你交代了。”沈从云温和提醒她。
  钟晓彤垂眸想了好一会儿,抬起手按住沈从云衬衫上的第三个扣子,轻轻开口“这里以后学会少为我心疼点。”
  闻言,沈从云心紧,他扯过钟晓彤按在怀中。
  最后安检前的一刻不知是谁先主动的,也许是同时,他们十指相扣,在大厅角落里印上温柔一吻。
  “老实在这呆着,等着我来找你。”
  这是沈从云通行后对她说的最后话。
  遥望着挥手,盈满爱的眷恋,回荡着他们之间每一瞬的心有灵犀。即便颠簸,也如旋放花舞,散落万千华丽。
  


☆、痴缠眷恋

  沈从云回到B市后,他与钟晓彤之间那无尽的相思和缠绵爱恋就通过一条细长的电话线缕缕传送。
  钟晓彤知道沈从云很忙,在他多次提出过过来找她时,都被她挡回去了,她不想因为自己而耽误沈从云,那样她会更内疚和不安。每当这时,电话另一端的沈从云都会异常沉默。
  但逢上五一十一长假,他一定会来的。那时候,便是两个人的天堂。他们只有彼此,无论是沿路而行,还是早上白云山观看日出,傍晚江畔携手共度夕阳,默契的总是能找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