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回首苍凉 作者:刺缘(晋江2013.7.02完结)》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新回首苍凉 作者:刺缘(晋江2013.7.02完结)- 第28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您别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您是大将,在前面披荆斩棘,我等这些小兵怎么也得干些力所能及的事啊。”陆圆圆边启动车边开玩笑的说。
  曾经她看过钟晓彤一个人喝进去半瓶酒,面不改色,今个可能真是喝多了,看着她神色就不对劲。
  “走了吗,走吧……………”钟晓彤按着头迷迷糊糊的说。
  陆圆圆加油门,一侧头,透过玻璃,看到一名高大男人正站在门口往她们的车里看,一动不动,似乎看了很久了……………隔了一段距离,她看不清他的五官,却还是感到有股傲然之气。
  快到钟晓彤住址的时候,陆圆圆电话响起“喂,啊,你到了,那你在那等我一会,五分钟就到。”她挂了电话,看着一直闭目不语的钟晓彤,心想不会睡着了吧,却在这时听到她说话。
  钟晓彤缓过一些精神“有人接你就好,要不我还想今个就委屈你住在我的地方呢。”
  “啊,原来你没睡着啊。”陆圆圆扭头又看了一眼钟晓彤,心想,女强人就是不一样,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就算醉酒,也保持几分清明,这样的女人时刻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有时候想睡觉也是一种奢求。好好珍惜青春的时光,有些东西真的一去不复返…………”钟晓彤侧望着车外阑珊,幽幽的说。
  听着钟晓彤轻声细语,身子缩成了一团,消瘦苍白的脸颊上,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着,有几分凄然的柔弱,哪还是公司里那个雷厉风行,兢兢业业的女上司,心里不由觉得一阵同情,这个女人很孤独。
  “知道吗,在公司里,很多男士暗恋钟经理。”陆圆圆说的是实话,就算有些自负自恋自信的她,也承认,钟晓彤是美女,那种耐看型的,越看越美。尤其那种淡雅的气质,一张一弛,柔韧有度,非常吸引人,有时候听她说话也是一种享受。
  钟晓彤唇畔染着涩笑,只是望着车外,并没有接下去………………
  待到小区楼下,看见了熟悉的奥迪车,陆圆圆按下了车窗,向那个方向摇了摇手。在他看见后,互相点了个头,她便直接将车开到门岗,刚想问守卫车子的停车位。
  钟晓彤睁开了眼睛,“到这吧,车位就在前面三十米,我直接开进去就可以了,接你的人到了吗?”
  陆圆圆点点头,“恩,他来了,让他等会没事,我怎么也要把你安全送进去。”
  钟晓彤哪里肯让别人等。“圆圆,真的很感谢你,和你朋友上去喝杯茶吧?”
  陆圆圆赶紧说“不用不用,钟经理,如果你不嫌弃,我叫你姐姐吧?”
  钟晓彤一愣,有些失神,接着呵呵一笑“其实我一直把你当成妹妹看的。”
  “是吗,我很开心啊。”陆圆圆也笑了。
  钟晓彤吸了口气,一手拉开车门,就出去了。
  陆圆圆也就下来了,一回头,看见男朋友正在不远处看着她,不由朝他俏皮的吐吐舌头。
  钟晓彤从车头走过,正好看到圆圆的笑颜,满脸幸福,一张年轻活力的生命是那么生动,恋爱中的女人都是美丽的。
  不知是哪个幸运的男子得到了眼前这名纯净女孩的一颗芳心,好奇的望过去……………突然间,她就僵在那了,如被雷劈了般,睁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张刻骨铭心的脸。
  陆圆圆看着男朋友的神色有些异样,眉头皱的紧紧的,眼睛瞥过她看向她身后,不禁疑惑的顺着他视线回头……………
  因为离得近,陆圆圆发现钟晓彤整个身子都在剧烈的抖动着,一双眼睛里,震惊,伤痛,悲戚,哀怨,重重复重重,复杂难辨,嘴里念着轻不可辨的两个字,陆圆圆听不真切,诡异的疑惑马上从心底升起…………再看向男朋友,发现他走近了些。她不自觉的突生惊悚。
  穿越了心魂追念,他就在眼前,钟晓彤摇摇欲坠的立在那,胸口像被人紧紧攥着,又麻又疼,待到那人走近,她眼睛却越来越模糊,看不真切了,手不自觉的抚过脸颊,冰凉濡湿坠入掌心。随之对上的是一双诧异和陌生的眼神,电火雷鸣间,她看见他的眉尾中没有那枚黑痣。灵光闪过,极快的收拾好涣散溃乱的失态。
  她扭头冲着陆圆圆尴尬的笑,嘴角却再难牵起 “不好意思,我真的喝醉了。”说完,就走上前拿过陆圆圆手中的车钥匙,坐进了驾驶座,关门之前对着陆圆圆再次表达了谢意。然后将车门关上,加上油门开进去了。
  陆圆圆看着开得飞快甚至可以说有些急躁的车,眉头紧皱。直到坐上男朋友的车,她一直沉默的没有开口。而开车的男朋友亦是什么也没说,越是这样,陆圆圆越慌,最后还是忍不住,转头看着男朋友英俊的侧脸“你和我们经理认识?”几乎是可以肯定的,刚刚两人对视的眼神明显很怪异,而且钟晓彤的眼泪就那么没有预兆的倾泻而出,并不是认识那么简单的!
  开车的男子减慢了车速,哼笑道:“还是那么沉不住气,其实你再忍一会,我就会告诉你了。”
  陆圆圆这个气啊,她最讨厌他那自以为是的样子。厉声喝道:“沈从静,你最好给我交待清楚,否则咱两没完。”
  “你能不能换个台词,这句话我都听的耳朵长茧了。”声音里带着微微的戏谑。
  “你………。你这个混蛋!停车,给我停车,我不坐你这破车了。”陆圆圆又急又气。心内因为刚刚那一幕恐慌。
  “好,我们明个就换好的。”沈从静回了句。
  陆圆圆无力的瘫在那,沈从静从来就是赖皮,在陆圆圆心里,他比狗还赖。
  沈从静看着陆圆圆的气馁样,那张因为生气而圆鼓鼓的脸,异常可爱,不由的笑了一下。又想起那个看着自己眉目间尽是伤感的女子。“你的经理是钟晓彤?”
  陆圆圆肩膀一僵,眯着眼恩了一声。接着咬牙有气无力的说:“别告诉我,她以前是你女朋友!”
  沈从静鄙夷的看着陆圆圆,她怎么一点脑子也没有,不是早告诉她他以前那个暗恋对象的名字了吗 “她是我大哥的女朋友,不过早分了。”
  陆圆圆气哼了一声。接着大吼“什么!”
  沈从静怒“鬼叫什么,我开车呢。”
  “靠,吓死我了,怎么这么巧呢,我差点以为她是你女朋友,刚刚我还在想,如果真是那样,我怕自己会放弃你。”
  这回轮到沈从静生气了,咬牙切齿的看着陆圆圆“你说什么?”
  ………两个人因为这个吵了一会,陆圆圆感叹唏嘘“世界怎么这么小啊,她竟是你哥的女朋友。”陆圆圆抱着肩说“说真的,我一直觉得她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挺要强的,你嫂子……”她微微一顿“要是和我们经理比起来,我觉得…………还是钟经理配你哥好………他们当初是怎么分手的?你知道吗?”
  沈从静开着车,想起自己的大哥和过往的事,皱眉说“一言难尽,我妈不是很喜欢她。”
  “什么?人哪里不好?人长的好,又有能力,里外一把手,很踏实矜持的女人,你妈妈竟然还不喜欢?那对我呢?岂不是更不满意。”陆圆圆脸上明显写着怕怕。
  沈从静白了她一眼“要是对你不满意,能送你祖传的玉,能不断催着我们结婚?”
  陆圆圆还是摇头“真搞不懂你妈妈怎么想的,不过,我想我们经理还是爱你哥哥的,刚刚看你那一幕,我吓的心都快停掉了。她今个这么一哭,看的我心酸酸的,你妈怎么回事啊?专棒打鸳鸯啊。”她咕哝了一句。
  “不知道情况别乱说!”沈从静不悦的刺了一句陆圆圆。
  陆圆圆冷笑连连“我最讨厌拆散情侣的第三者了。”在沈从静怒目而视之时,她笑“你少来,我可没说你妈啊。”
  ……………………………………………………………
  头痛欲裂,钟晓彤一点睡意也没有,坐在阳台上,盯着夜空,种种心痛再次回来。非常冷,这个时候,她是孤独和恐惧的,脆弱的灵魂有些难以安抚。仿佛又是那个忧郁的钟晓彤。
  她捂住脸,盖住了重重伤痛…………
  


☆、如是生活

  钟晓彤周一到公司,便被江磊叫去了。
  “康易达在B市又投资新建了一个楼盘,推广策划还是交给我们做,合同签了。”江磊说到这,看着面无表情的钟晓彤“还由你全权负责。”
  钟晓彤抬起头,微笑点头“好。”
  江磊一顿,别有深意的说“是那个周总指名让你做的。”
  钟晓彤神色微变,仍旧笑说“是吗。”随即微微扬头“好啊。”
  “晓彤,你……………”江磊沉吟了一下,还是问了“你认识周天昊?”
  钟晓彤嘴角微微收住,坦然点头“是。”
  江磊抿住嘴,接下来他也不知该问什么了。“预祝你再次成功。”
  钟晓彤不置可否,唇边挂着淡淡的笑。
  她请了一周的假,江磊批准了。正因为钟晓彤一直兢兢业业,功绩突出,人又聪明刻苦,江磊觉得已经少不了这个左膀右臂了。回想起那个有些傲然的周天昊,心里突然有种将会失去钟晓彤的预感……………这让他惆怅了一个周末,但愿有失必有得!
  钟晓彤独自开车,拉了一大堆东西,去了一家福利院。杨院长看着马尾辫子,T恤和牛仔裤的女孩子,三年多来她经常来,陪着她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孩子。每次来,都会给孩子们买很多东西,食品,玩具,穿的,也捐钱,每次都以万计的。可是,到现在,杨院长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姓钟,她都叫她小钟。
  孩子们都喜欢她,因为她是真的对他们好,白日里陪他们玩游戏,教他们唱歌,做操,跳舞,晚上讲故事。所有的孩子,好的,残疾的都亲切的唤她大姐姐。
  杨院长祈祷上天,保佑这么好的女孩子。
  钟晓彤心灵找到一些慰藉,傍晚的时候,她给姑姑打了个电话,表哥接的。
  “晓彤,什么时候回家啊,我妈总念叨你。”
  表哥虽然是秘书,但也是一名国家公务员。两年前他进去时并不易,给有关人员塞了不少钱。那时钟晓彤工作一段时间,没多有少帮出了一部分。
  说起来,表兄妹两人的感情一直很好。听着表哥的声音,她有些亲切的踏实。
  “过年吧,到时候我回家看你们,问问我小侄女想要什么,我买给她。”表哥的女儿已经三岁了,虽不常见,和她很亲厚。
  表哥叹息“就你总惯着她,经常与我们要国外巧克力,我去哪给她生去。”
  钟晓彤笑“我前两天又买了些,已经邮寄回去了,就当你给她生的。”
  “死丫头,说什么呢。”表哥笑骂,然后小声对她说“我妈来了,一会肯定会跟你念叨你嫂子这不好,那不好的,你不知道,她经常拿你嫂子和你比,我说什么她都觉得我向着媳妇,整的我头疼,你帮我客观的劝劝啊。”
  钟晓彤还没等回话,便听到姑姑的声音从彼端传来“是晓彤电话吧,快给我。”接着几秒钟的电话哗哗噪音,然后姑姑清晰的声音“晓彤,你还好吗?”
  或许是钟晓彤真的出息了,对她很牵挂,也极尽所能的帮忙,姑姑对这个侄女的感情与日俱增,甚过自己的儿子儿媳。
  “挺好,姑姑身体还好吧?”钟晓彤笑着问。
  “还不是老样子,挨累的命,天天给人当免费劳动力。”姑姑已经内退,给表哥看孩子。
  果真,接下来姑姑对她开始说看不惯嫂子的地方。无非就是不干活,不向家里交钱,大手大脚之类的。
  钟晓彤适当的劝慰,也不知道她听进去与否。
  最后,姑姑说“晓彤,你每月的钱我都收到了。”然后她轻声说“在外别苦了自己……”………“有时间回来看看,我很想你。”
  钟晓彤屏住潮热的眼圈,点点头,然后笑着说“好,我今年过年一定会去。”
  挂掉电话,钟晓彤想,她所有的回报其实只是期待着从姑姑嘴里听到那一句话“孩子,我很想你,我很挂念你………”
  ………………………………………………………………
  北京一家上等KTV包厢中一片歌声,周天昊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
  “阿昊,今个怎么没带个出来,要不找几个小姐唱会吧。”唐彦邪笑的看着周天昊。
  “嫌脏。”周天昊淡淡吐了两字。
  “又不是让你和她们上床,脏不脏有什么关系,不就是图个乐和,那些假正经的看腻歪了,今个就找几个脏的。”唐彦说完就冲门口喊了一嗓子。“服务员,找你们领班的来。”
  “看吧,我说了,唐彦荤素不吝,这才是真风流。”一边的雷胜笑着接道。
  “丫的,你们别一个个的拿话挤兑我啊,等会找来了,谁也不许和我抢。”唐彦笑骂着,事实上他也嫌那些庸俗的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