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回首苍凉 作者:刺缘(晋江2013.7.02完结)》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新回首苍凉 作者:刺缘(晋江2013.7.02完结)- 第3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小鸡。头一副她早料想到一样,面上难掩遗憾:“蔷薇离开了,要不,我给你介绍其她的,京城头牌,保证令你满意。”说完暧昧的冲唐彦眨眨眼。
  唐彦眉毛皱起,很强硬的说:“我就找她,她在哪?”
  小鸡。头一愣,看着唐彦的表情,回想起刚刚一个小姐无意中的嘀咕,多少明白了,蔷薇那小祖宗肯定得罪了眼前这位英俊的帅哥。若说蔷薇,那是一个泼辣的女人,挺会审时度势,也很有个性,多少豪门大少,政府官员想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可惜人后面有后台罩着,就连她们这些带小姐的也要给足面子。不说出场就是出现也只是凭心情,妓。女能做到她这份上,基本上是巅峰了。今晚也巧,她是来钱柜喝酒,刚刚客人说只找陪唱的,而且几人的谈吐、相貌,一看就是有身份的,自己才去找蔷薇出场,本来也是试试的,谁知她竟一口答应了“好啊,我正好也想找人陪。”这大大的出了自己的意外。
  走的时候,她和自己打招呼,同时递上了千元大钞,说是请自己喝酒的,当时心里就很不是滋味,暗叹着蔷薇果真有几把刷子,简单的唱首歌也能挣到上千?!
  其他小姐陆续出来后,就听阿丽嘀咕了句“妈的,一首歌五千,还头次见这事。”
  “没看见吗,那明显是人家的老客,你嫉妒个什么劲,她做事不按常理出牌,换做你,你敢啊?”红红不屑。
  …………………………………………………………
  小鸡。头不禁疑惑的看着眼前明显有些不耐烦的男人。认真说
  “蔷薇不是我们这的,她自己单干,早就走了,我们都不知道她住哪里。”
  唐彦冷眼看着小鸡。头,“她电话?”
  小鸡。头一看他神色有些冷,赶紧客气的回答:
  “我真没有她电话,蔷薇从不留电话给我们,不过,丽都的阿凡应该有的,蔷薇是阿凡一手带出来的,虽然现在单干了,但多少会给阿凡面子的。”然后掏出手机,按了几下,走到吧台,写了一串号码交给了唐彦。
  唐彦接过纸条,看了一下,问说“她真名叫什么?”
  小鸡。头干笑两声:“先生,做我们这行的谁有真名啊,就算有,差不多也都忘了。”
  唐彦便不再说什么,转身走了…………开车回去的一路上,脑子里都是那女人放肆的言行和那狂野的眼神,最可气的是那明晃晃的侮辱。忍不住咒骂了着,操的,你等着!
  可她到底是谁呢,怎么这么面熟呢?难不成是上辈子见过面。想到这不由嗤笑一声,气着了。
  唐彦驱车回家
  蔷薇回到了位于朝阳区的单元楼。冰冷的水流冲刷着温热的身体,就像往常一样,她洗的很认真也很彻底,站立在浴室的镜子前,雪白的浴巾包裹着还算年轻的身体,水珠顺着卷曲的发梢有节奏的坠落………看着冻得有些发青的白,她对着里面一笑,顺手拿起架子上的一支唇膏,来回涂抹了一圈,抿了抿唇,鲜红欲滴………不由想起了让她唱歌的男人,当他看她是是而非的眼神,然后让她学唱恰似你的温柔的时候,她就知道他为什么点她了。
  做她这行的,算是彻底的没有尊严,谁会把你当人看,好一点的会把你当一个物品或玩具,买了拨弄一会儿。不好一点的就把你当垃圾,嫌恶的踩上几脚。不过,她从未真把那些当回事,本来她就不是什么纯真少女,就该做这些不纯洁的事。
  自己今天失态了,为什么呢?因那句她和自己一样,都是一个性子的人?不,她不是,她怎么会是?
  那男人显然和她认识的,也对,他们都是上层社会的人,认识也不足为怪,只是,他能在自己脸上找到熟悉的影子,并且知道她会唱的歌,怕不是单单认识那么简单的,看来金泽遇到强手了。只是她,这么多年也没有对谁认真,还真是执着,这又让自己羡慕,至少,她经历过爱情,而自己没有,也没有那个资格。谁听说婊。子谈恋爱?即使谈了,哪个有好下场?这似乎有个咒语,行业里不是有个说法嘛,婊。子一旦爱了,也就玩完了。她这辈子就这么样了,想多了头疼,还是睡觉的好,好在她现在不用像狗似的,为一块骨头,累的要死,至少,她可以支配时间………至少,她现在有吃的了………
  ………………………………………………………………………………………
  唐彦是中建的二把手,从国外毕业后回来直接进了国家企业,在总部的销售部门开始做起,直到现在做到ST北方区副经理。称的上是精英,家世又好,圈内有名的钻石王老五,真正的多金帅气,如此青年才俊,不知暗杀了多少少女的芳心。他也花名在外,和他传绯闻的要么是上流名媛,要么是影视小明星,唯一相同的就是,那些女人各个漂亮。有人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应在周子翼身上最恰当不过,女人遇到他爱恨交加。
  周三,ST正接受纪检委一年一度的检查。单单资料就是几十个牛皮纸箱,被专车送到了纪检委总部。
  ST的一把手徐总和副经理唐彦亲自迎接纪检委神圣的检察官们,助理将早就准备好的茶点水果送进了六楼的大会议室,里面坐了两排人,一边是西装笔挺的ST高层们,另一边是穿着神圣庄严的纪检官服的国家干部。
  助理小欧有些紧张,放下水果后,还是禁不住好奇偷偷的扫了一眼那些让老总都友好忌惮的官员,没想到有人向她点头致谢。心不由自主的跳了起来,入眼那人是一个看上去风度翩然,器宇轩昂的男子,下巴和两腮刮的干干净净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眼睛如夜空中的明月,皎洁中带着隐匿的锐利。慌忙间也点了个头,脸便不由自主的红了,赶紧转身离开。副经理唐彦帅的邪气,而那检查官俊朗的风月秋齐。
  “呵呵呵,从云,你真行,猎杀功力更甚当年啊。”唐彦当然看到自己助理的神色,不由出言笑着调侃着对面为首的男子。
  那男子莞尔挑眉:“和你比起来,算是小巫见大巫,不是一个级别的。”
  唐彦一听更乐了,转头看着自己的老总:“徐总,你知道吗,当年我们念高中那会,大家就暗里评价沈检,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不过这里的强弩是女生。”
  “唐彦你这番赞美,我就当是嫉妒了。”沈从云笑着回了句。温文尔雅,身边检察院的同事们也都笑了。
  中年的徐总,额头崭亮,借着景也呵呵一笑,会议里的气氛经唐彦的胡诌,一下子放松了下来。
  其实不用明说,哪家企业单位没有一点猫腻,就像一棵大树上,怎能没蚂蚁?但很多时候,单看纪检委怎么做了,若让你过什么事都没有,就是睁只眼闭只眼的事,若是真想查你,一查一个准,跟老鼠似地别想躲开那伺机而动的猫。
  徐总早知道自己的副经理和纪检委中年轻的沈检是老同学,又是好朋友,这就好说话的多。
  “呵呵,我就稀罕的很,怎么你们###省###高中竟是人才啊,看看这些才俊……”他指着沈从云和唐彦,笑言“我看啊,趁早也把我小儿子送那去,吸点你们的灵气。”徐总打家常的奉承着。
  “我看行,咱们高中还是真不错的,这可不是忽悠各位,那里人杰地灵,却是是莘莘学子的福地。”唐彦很傲气的开口。
  接着大家又开了会儿玩笑。
  “对了,听说沈检刚刚添了个千金,我还没有来得及祝贺,择日不如撞日,今个大家一定要好好喝一顿。”徐总笑呵呵的建议,看着那个眉目清朗的男子,当真是面若中秋之月。
  “徐总,客气了,恭喜我收到了,吃饭还是等工作完事之后,到时候我请大家。”沈从云谈笑皆是文章。
  徐总微笑依旧,眼睛不着痕迹的看了眼一边的副总唐彦。
  唐彦何等精明,对着沈从云就说:“从云,咱们别搞那些有的没的,工作是工作,但总要吃饭的吧,你们是国家神圣的要员,但今个不提你们单位,也不提ST,单单就是我这老同学请你吃饭,为我那刚出生的小侄女祝贺祝贺,改日我去你家,你再请我。可不带啰嗦的啊,那可不是我认识的沈从云。”
  很多时候,就是这样,应酬是必不可免的。话都说这份上了,沈从云摘下头上的官帽,看了眼自己的那些同事“他这么说了,咱们今个就好好吃他一顿,也别客气。”
  谁不知道沈从云前途无量,听他如此会所,同来的人当然乐得随从。并且,大家都知道,ST的那些事根本不算事,上边也不会真正的为难,毕竟是国家创收盈利企业。
  酒桌上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唐彦在沈从云去卫生间的当,也跟着出去了。洗手池旁边,唐彦展颜一笑,少有的真诚。
  “从云,行啊,都做爸爸了,你可是咱们那帮里最早有孩子的。”
  沈从云微微一笑,永远是那个温润无害的样子,让人看不出喜怒。但唐彦却是知道,沈从云绝对是那种虽怒时而若笑,看似近却很遥远,君子之交淡如水。而那双掩住锋利的眼睛,能洞察人心似地,能钻到你心里去。
  沈从云洗着手,转头看唐彦。“我只是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到什么时候就要做什么角色。怎么,没有人收住你放荡的心?”
  “我可没有你好命,能找到个想守候一生的女人。”唐彦讪讪的说着,他都不知道找个什么样的,或者说什么样的能让他停下来。
  唐彦见低头洗手的沈从云,半天没有回声,突然电火雷鸣间,精光闪过,停住了洗手的动作:“靠,我说怎么那么熟悉呢,原来她像你以前那个高中时候的女朋友,叫什么来着………”唐彦用手按着有些发胀的头,心思翻转,烦乱焦急的回忆,努力思索,终于破口而出“啊!想起来了,叫钟晓彤的那个女人!”说完用力拍了下手,还不忘使劲的吐了口气。
  沈从云猛然间将头抬起,眼神呆愣,一时间太多的东西在里面呼啸而过…………自来水哗哗的响声中,阴晴不定的看着唐彦。
  唐彦被沈从云的异样震住了,惊愣愕然睁大眼睛:“从云,你…………”
  沈从云眼神闪了闪,回了神。甩了两下手上的水珠,恢复平静,嘴角微牵,疑惑问道:“什么?”
  唐彦不是眼花,他确定看到了沈从云刚刚的失态,疑惑的盯着沈从云:“从云………”突然笑了一下“恩,没事,想说什么忘记了。”
  再次回到座位的时候,还是谈笑风生,只是唐彦留意到沈从云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对敬酒人来者不拒,虽然笑着,但喝酒眯眼时那里闪动着让人不易察觉的情绪。
  沈从云喝多了,回到家的时候,是被司机送进去的,保姆赶紧拿来了拖鞋,毛巾和茶水。看着扶着额头闭眼靠在沙发上的男主人,她没有敢打扰,将鞋放在地上,毛巾个茶杯放在了沙发前边的茶几上………踌躇间不知道要不要叫坐月子的女主人,想想他一定不希望女主人看到他这个样子,就退到一边守着。
  就在她以为他一动不动已经睡着的时候,却听到他低低的唤了一声 “小童”。保姆不禁一笑,心想这当了爸爸的人就是不一样,喝醉了都想着孩子。刚出生二十多天的小公主小名就叫:“童童。”
  记得当时孩子的奶奶说了一句“太普通了,换个………。。”
  男主人看着他的母亲。很淡的说了句:“我起的,觉得挺好。”
  就这么,小宝贝的乳名便成了童童。
  


☆、带刺的花

  唐彦回到家后玩味的想着沈从云的神情。他敢肯定当一个人不想提另一个人的时候,就代表他是在乎的,不管是爱还是恨。他觉得沈从云今个失态了,别人不知道,但熟识的他能看不出?
  这一切都因为那个钟晓彤吧。钟晓彤?当年高中的沈从云过的风光无限,尤其最后一个学期,整张脸都荡着春情。肖尽说人家是和钟晓彤谈恋爱,当然幸福。
  一次随朋友去英国,他遇到了沈从静,顺便问候沈从云,当然不忘笑着关心属于男人的情感生活,从静说他大哥有女朋友,是高中时候的钟晓彤,谈了一段时间了,当时他还对沈从云唏嘘不已,好个痴情郎!可是等他回国的时候,却接道了沈从云结婚的消息,新娘是B市的,那女孩的家人他们家也是认识的,可谓门当户对,他嗤笑,不忘对周天昊嘲弄的讥讽男女之间哪有那所谓天长地久的爱情…………………
  可在他提钟晓彤时沈从云的眼神,那么深切的波动,无法形容……明明是在意的,那么当年又为何分开呢?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那日钱柜的小姐蔷薇怎么和钟晓彤那么像啊…………真是越想越像。没错,当年钟晓彤运动会上一鸣惊人,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