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回首苍凉 作者:刺缘(晋江2013.7.02完结)》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新回首苍凉 作者:刺缘(晋江2013.7.02完结)- 第3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至于周天昊的警告,他嘻嘻一笑“我能打她什么主意,就怕她打我主意。刚刚我问她想什么,她很坦诚的说在想我。哈,多么有爱的女人。”
  说完后,他清楚的看到周天昊眼睛攸的眯起,一抹阴郁夹着狠厉一闪而过。方子阳见此,摇摇头“好了,开玩笑。”然后戏谑说“你不会连玩笑都开不起了吧,这日子也忒无聊了。”
  说完径直走向他的办公室,主动转移话题,谈论他们即将投入的项目。周天昊反应淡淡,明显的心不在焉。
  ……………………………………………………………………………………。。
  钟晓彤在周天昊几近鸡蛋里挑骨头的找事下,硬生生的被禁锢在了B市。江磊多老道啊,出于男人的心思,他大体猜出周天昊的心理,便策略的给钟晓彤戴高帽然后商量让其他三人先回S市,毕竟他们还有其他客户需要接手,老这么耽搁着也不是那么回事。钟晓彤又怎么不明白,未加犹豫的首肯。
  周天昊想折磨的无非是她,他说他不松手,她想逃也不行!看,多唯我独尊,狂妄霸道啊,根本没有道理可言,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能打乱她有条不紊的生活。
  他说了她想杀他就要做好充足准备,她难不成真的拿把刀时刻准备着?那样做简直是傻,他死了,她不也活不成吗。周天昊在她眼中什么都不是,连狗都比他有人性!暗自思量了很久,他要她什么呢,身体?她那破碎的对他带着祈求的灵魂?他是想让她卑微的如婢女一样的仰视!
  钟晓彤每每想到这,都会冷酷的笑出声,带着恶狠狠的憎恶!
  据了解,周天昊的康易达已经上市三年了,三年……。也就是她大学毕业没一段时间。当年高中毕业后,他去了M国,同样是学生的他哪来的资本?无非是借着他父母的光,贪污腐败的光!人类社会一向如此,弱肉强食。哪来的那么多好人,无非是坏的程度不同罢了。现在的他是社会精英,是上层支配人物。而她呢,无论如何努力也无法撼动他的根基。谁说过,男人以征服世界来征服女人,女人以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
  纤细的手指将鼠标按的啪啪作响………………她想试试看,自己是否有那本事通过征服男人来毁灭男人!
  钟晓彤靠在宾馆的大床上一边吸烟一边想着心事,朦朦胧胧重听到了敲门的声音,震的她手指发颤,双目眯起警戒的看着卧房门口…………
  “开门。”
  有两种人能被深深记忆。最爱的和最恨的,包括声音。
  钟晓彤汗毛炸起,她一动没动的坐在那。
  “别再让我说第二次!”这一次明显带着警告。
  钟晓彤用力抓紧身上的睡裙,踏下床的同时不由自主的将枕头底下的匕首拿起,又放下……。。
  门打开,周天昊立在那,走廊里开着昏黄的小灯,映的他双眼越发深邃。他越过她的阻挡直接走了进去,飘过一身的酒气,与此同时“咔”门发出沉闷诡异的声响。
  钟晓彤把手掐得都疼了,过了好久才转身语气平静的说“现在不是工作时间,别让我有机会打110。”说完冲他晃晃手中的手机。
  周天昊坐在沙发上,淡淡的看着钟晓彤。
  壁灯下,她朱唇皓齿,细腰雪肤,玲珑有致,胭脂未施,清雅淡然,只是那如朝雾流盼的眼眸有着毫不掩饰的厌恶,大煞风景。
  钟晓彤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脸,冷冷的走回,坐在床边这个暧昧的地点。
  “我今天应酬喝多了。”周天昊半眯着眼开口。
  钟晓彤不理睬他。
  “沈从云和他妻子在岳丈家给女儿办满月。”周天昊没看钟晓彤,声音还是淡淡的。
  钟晓彤还是不动。
  不知何时周天昊来到了钟晓彤的身边。这让她垂着的眼睛终于闪动了一下,大脑也重新开始思考。
  “我以为你会哭………。。其实有时候,你挺可怜的,真的,你的灵魂看起来那么孱弱、自卑,可你却偏偏装出坚强,也真成了坚强………这很奇怪,引人探究的奇怪。”
  周天昊说到这,扫了眼她床头的烟灰缸“六年前,我就给你们机会了,可是你们还是这样子。怪谁呢?”说到这,他皮笑肉不笑的说“你认命吧。”
  终于他还是把她按在了床上,他那么混沌的躁动,她仍是那么刺骨的恨………。。
  他就趴在她的上方,抵在她的脖颈处,没有吻,也没有进一步的行动………压住了她神经的颤抖,心口的纠痛。
  好一会儿,周天昊闭着眼在她耳边低声问“你现在是不是只想逃离B市?”又低声说“好,明天你可以走了,滚回S市吧,赶紧滚!”
  然后,他起身,手里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刀,一把她一直藏在枕底的凶恶武器。“这太小儿科,顶多刺伤我,没啥新意,下次不妨弄支枪,我帮你弄。”
  嗤讽后,她听见他远离的脚步声。而她的泪水终于沿着冰冷的腮边滑落,心冷的几乎要冻结成冰。
  


☆、黑白混乱

  钟晓彤离开了B市,带着隐隐疼痛的晕沉,本是残缺的灵魂无力的终于尘埃落定。时间被洪流无声无情的卷走,曾经的甜蜜,如同五月的花香,在风里,在眼前在记忆中缓缓流动………。。她早没有奢望,她只愿他幸福,只愿他幸福。
  钟晓彤的雇佣合同签的是五年,还有近两年期满。这期间离职,她要赔付巨额违约金,而她供的房子,生活各方面都需要钱,手头的积蓄并不多,早就权衡了,不会因为周天昊的突来而辞职。每一个人的一生中都难免有缺憾和不如意,或许无力改变这个事实,却可以改变态度,别人不都是活的挺好吗,所以即便她伤痕累累,也该好好活着。
  回到S市后,江磊让她安排了别的事。而与康易达的合作基本完成,总之随着她的回归定格。
  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就是眼前面对的人,最重要的事就是马上去做的事,最重要的时间是下一秒。
  ………………………………………………………………………………………………
  钟晓婷在肯德基店啃着鸡翅,满手都是油红色的鸡汁…………。坐在她对面的男子看的津津有问。
  “啧啧,美女啃骨头也比宠物美。”
  正仰脖和饮料的钟晓彤噗嗤一笑,恶意的将嘴内的液体喷洒而出。
  “靠……。你。”男子赶紧站起身向后倒去,指着自己的皮尔卡丹上衣,又颤抖的指着钟晓婷,咬牙气说“………。你诚心的!”
  钟晓婷看着徐杰满脸无辜的摊手“我这次真不是诚心的。”她说着伸出胳膊“来,我给你擦擦……。。”
  徐杰赶紧挡住了她的手“行了吧,你的爪子一上去,我这好几千块钱的衣服就废了。”
  钟晓婷说“大不了再买一件呗,反正你现在可是金领人物。”
  徐杰拿着餐巾纸胡乱的扫了扫,哼笑着说“你少奉承我,哥哥我不吃这套。”甩了纸后,他皱眉的说“还金领呢,连蓝领也算不上。三哥交给我的任务我一点进展也没有。”
  钟晓婷知道徐杰的实际底细,也知道他上面有一个很厉害的大哥级人物。金泽和那人好像很有交情,她也是间接的依赖那人,才有到B市五爷的势力罩着,所以这几年她会如此偏安一隅,安然无恙。论起来她也得感谢那三哥,算是她钟晓婷冥冥中的贵人。
  “什么任务这么难啊?”徐杰他们这些人杀人放火都不在话下,虽然从未真正的对她透漏过什么,但她知道那是一帮真正的亡命之徒。
  “说了你也不知道,总之一个字烦!”徐杰喝了一口可乐,甜的发腻,他又放下了,皱着眉自言自语的念叨“周天昊…周天昊……。”似乎思量着什么。
  听着他口中的名字,钟晓婷一愣,她直视着徐杰“周天昊?”
  见钟晓婷的表情,徐杰疑惑“你认识?”
  “恩。”钟晓婷淡淡点了个头。脑子里不禁回想起那个浑身散发一种霸道之气的俊朗男人,一个和钟晓彤有着纠葛的狂傲男人。当时她泼出去的那杯酒,他是极怒的,眼看就打来了,却生生停在了那,后来想想,都是因为钟晓彤吧,他其实是在给钟晓彤面子。
  徐杰正不知如何打开这个突破口呢,见蔷薇认识,心里一乐。兴冲冲的问“交情怎么样?深吗?”这话问的有点意思。也再正常不过,因为徐杰明白钟晓婷以前是干什么的。
  钟晓婷嗤的笑了“不深。”是啊,只一面之缘而已。
  就在徐杰眼神黯淡的时候,她又开口问“但要看你找他什么事。”钟晓婷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本不是多事之人,但出于一种报答之情,还是将话题搭下去了,即便她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帮上忙。
  但凡有一点机会,此时的徐杰也不会放弃,他呵呵一笑“妹子,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我们的生意要在B市站住脚,三哥想和周天昊认识一下,要个合作的机会。”不止和合作机会,还是强有力的保护伞,徐杰很明白这一点。
  钟晓婷此刻还不知道周天昊到底是什么人物,后面有何势力,只知道他是生意人,很有钱。听徐杰说是生意,她下意识的问“正经生意?”
  徐杰眉梢高挑“怎么的,你怕哥哥坑害他不成?”
  钟晓婷眼神闪了闪“我怕什么。”只是不得不承认里面关系到钟晓彤,她才如此小心翼翼。
  “不正常啊………。”徐杰煞有介事的摇头,身子前倾,试探的问钟晓婷“老相好?”
  钟晓婷瞪了徐杰一眼“你成了我老相好,他也不会是。”
  徐杰低低的笑,挑逗的说“哦?可你似乎没把我当相好的意思。”
  钟晓婷白了他一眼。
  说起来也怪,两个人都是混出来的,本都不是什么矜持人。可他们接触了两三年了,在这孤独弥乱的城市却没有发生过男女关系,挺奇怪的。
  钟晓婷用吸管搅着橙汁“相好的太多了,这词挺恶心的。”
  徐杰其实挺喜欢钟晓婷的,但她的身份,他还是歧视的,即便她再美丽。所以一直没动她。直到后来,后来他才发现后悔。
  有一种魅力,它无关乎身份,地位,外貌…。只有那抹灵魂才会有。
  就这样,徐杰也不知道钟晓婷用了什么办法,总之,通过这个女人,比他神通广大多了,成功的引荐了周天昊和三哥侯越的会面。
  钟晓婷也只是试试而已。其实她根本不知道周天昊的住所,地址,甚至电话。但是通过金泽,她可以联系上唐彦那个浪子,自然而然的就会打探到周天昊。
  说起来很寻常,唐彦再一次被钟晓婷给刷了。那天唐彦接到钟晓婷电话,咬牙切齿的骂了一通,对方也一直与他嬉笑怒骂,最后说请他出来喝酒,算是赔罪。本来信誓旦旦想扳回一局的唐彦就这么出场了,可能是太过紧绷激扬,莫名的着了她的诡计,喝了掺着安眠药的酒,然后晕乎乎的被酒吧守门的给抬到了一家宾馆,稀里糊涂的睡了一觉,又一次丢人的下场……。钟晓婷趁机翻出了他的手机,找到了周天昊的私人电话,直接拨打了过去………。
  她开门见山的说了意图。至于成败如何,说实话她也不甚在意。却没想到,对方派司机来接她。一家高级会所里,他问了她一些事,就算再掩饰,也是钟晓彤的事。她突然觉得好笑,如果说金泽够酷,那周天昊是酷上加酷,别扭的不是可爱,是眼烦。真的,她当时就对他说了,以钟晓彤执拗的性格,他们根本不合适。当时,他的脸就黑了!
  最后她以为白白浪费三个小时的工夫时,他却告诉了她约见的时间和地点,S市。还告诉她,钟晓彤明天会回S市,问她想不想见?
  当然不会见。都和他说了那么多了,说她和钟晓彤水火不容,从小就彼此生厌,吐沫星子是白喷的?真好笑。
  金泽这么长时间都没搞定钟晓彤,怕是再没希望了,连那个大哥级人物都想攀结的人,可见周天昊嚣张的让人忌惮。
  谁说了,被一个男人爱是幸福,被两个男人爱是痛苦………。。钟晓婷娟秀的眉头缓缓皱起……。。
  …………………………………………………………
  半个多月过去了,钟晓彤还是钟经理,依旧知性中有着折刚的韧劲。
  这天傍晚,她公司约客户吃饭。免不得又是一番应酬,杯酒相碰,愉悦交谈,宾主尽欢后,她溜出去透气。出门的那一刹,卸下了所有的伪装,她清楚自己的疲惫,转身来到楼阁的喷泉处,那里有个漂亮花型的铜质栏杆,围成好大的一个圆,圆的下方是一层璀璨的水晶吊灯,水晶球轻轻滚动,清澈华贵的让人目不转睛…………
  过了好一会,她还是迈开想要罢工的腿,向包房方向走去,楼梯口处,两个十一二岁的男孩子嬉笑着撞在她肩上,她往旁边踉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