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回首苍凉 作者:刺缘(晋江2013.7.02完结)》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新回首苍凉 作者:刺缘(晋江2013.7.02完结)- 第4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礼仪小姐点头,领着钟晓彤上了电梯口。
  看着光华铁壁上映照出那抹清晰的影子,时间一秒一秒的过,而她和周天昊这段期间的纠葛,痛苦的,恐惧的,仇恨的,迷茫的,如散落的点连成一片,快速在脑中闪过,钟晓彤想着如何应付他。
  当里面传来淡淡回应声,带着紫檀特有香气的木门被推开后,钟晓彤就见到了周天昊。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听音乐,西服已经脱掉,斜靠在椅背上,金色的领带被他抽掉了,黑色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着,有几分疏狂的桀骜,听见关门声,他并没有看,坐在那眼睛半睁半阖,仿佛懒得抬眼,又仿佛沉浸在音乐里,这种氛围衬的他更加冷漠、疏离!当然钟晓彤不会承认他优雅而尊贵。
  钟晓彤冷笑着,也没有急于说话,直到那曲子放完,她面无表情的开口问:“我妹妹呢?”
  周天昊转头,细细打量他。她穿着银色职业套装,显得身条越发高挑纤细,腰板也更挺直。黑亮光华的发丝被梳的一丝不苟,柔顺的贴在那。这身打扮让她看起来很精练,与她的眼睛并不相衬。她很清雅,不是那种性感妖艳,也不是甜美迷人,本就消瘦的她因为前几天的那场病更单薄了,脸上的妆很精致,但却掩不住此刻的苍白。她的唇本是很好看,娇美干净,只是被她抿住了。她的胸口在他看她的时候起伏的越来越厉害,已经安静的房间只有她的喘息声,昭显着她情绪的剧烈波动。
  钟晓彤受不了他沉默的迫视,眼睛微微睁大,再次问“我妹妹呢?!”
  “你妹妹?”周天昊有些慵懒的调转视线“谁是你妹妹?”
  钟晓彤闭上眼又睁开“你带去的蔷薇就是我妹妹。”
  周天昊面无表情的“她并不承认你。”
  钟晓彤点点头“那是我们的事”妥协再次问“她现在在哪?请你告诉我。”
  “她有腿有脚,难不成你以为我把她绑架了不成。”周天昊声音中带着特有的嘲弄,一如既往。
  真的无法……交流!钟晓彤冰冷的瞪视“不错,我就是这么以为的。”说的一丝情绪也无。却毫不客气。
  周天昊瞳孔有些暗,紧接着垂着眼睛探身取出一颗烟,拿起火机点燃,用修长的手指夹着,放在唇边深吸了口吐出淡白色的烟雾,傲然的说“如果你是让我生气的,那么现在你可以滚了。”
  周天昊冰冷的声音让钟晓彤走上几步,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看他 “我一直在问你想要什么,你是不是自己也很迷茫?”
  听着她如心理医生般的诱导,声音与那点咄咄逼人的气势很不协调,周天昊怔了一下,漆黑的眼睛又凝视靠近的钟晓彤,他半眯着眼睛看着她,眼底深处匿藏着不易察觉的幽光,他点点头,接着语带轻佻的开口“你只要能说对我想要什么,以后你想怎么样我都依你。”
  点点酸迫的逼视,让钟晓彤别过脸“我没那么神通广大。”手攥了又松“一如你说的,我自卑,孱弱,我来找你,是想见我妹妹。”
  周天昊没说话,仍在一口一口抽烟,最后轻描淡写的将烟头扔进了烟灰缸,哼笑着说“我不想告诉你。”他双腿交叠,仿佛逗弄猎物般更邪恶的加了句“又凭什么告诉你。”
  钟晓彤开始发抖,愤怒的抖。
  周天昊发现钟晓彤的眼睛很有意思,当她淡淡凝睇你时如同清晨嫩叶上那不愿坠地的露珠,水蒙蒙的,蹙眉间又如落花瓣瓣呢喃,低低轻释心中的哀伤忧郁,生气时呢,就好似秋日烈阳,燃烧着两簇灼热的火焰,眼内的雾气瞬间蒸发,显得生动而明艳。
  钟晓彤手心冒出了汗,她也不知道脑子为何出现的都是乱七八糟的一些不可触碰的残忍,她一步一步走上前,垂着头看着古典高雅的地毯“当年,明明是你,明明是你没有理智,丧心病狂的……。伤害我,可最后所有的苦果却都由我来承担,上天真不公平,对不对?看到你就让我觉得善良是一种错误。”钟晓彤声音很淡几近呢喃,她漫无边际的说着“好几年,几乎每一晚都有你带给我的噩梦,日复一日的折磨我,很多次我都是在彷徨无措,厌恶痛恨中举起沉重的匕首,然后直刺进你的心脏,可那么多次,却总也不能让你消失,你看你多霸道?”说到这,钟晓彤轻笑了一声,可浑身无不散发冰冷的气息“大学毕业后,我解脱了,彻底解脱,睡梦中再没有狞狰的你出现……。慢慢的沉淀下来,无人时我多次问自己,别人都活的很好,你却独自一人在烈火中煎熬真太愚蠢,总要活着吧。所以,我一直很努力的攀爬,对我来说挺难的,我尽量学着用很多办法去克服,好不容易有了新的生活,好不容易我走出了阴霾,好不容易可以这么混下去,可你又出现,又来搅乱我?于是,心又开始翻腾不休,水深火热的我只能面对,全无办法………。”
  钟晓彤的脖颈很柔细,雪白一截,肌肤细腻,仿佛承受不住头的力量,微微垂着,有种楚楚动人的美。她的声音本如溪流,细细淙淙,却有种冲撞的魔力排压着人的心房,即便铁石心肠也会为之动容。
  周天昊眼底越发深幽,看着她听她继续说。
  钟晓彤眼睛笼罩一层雾气,她轻轻合上眼,又睁开,缓缓抬头,直直看向沉默深沉的周天昊“钟晓婷是我亲妹妹,我不相信你不知道,可你这个疯子………。。”钟晓彤咬着唇,眼睛变的凌厉“你和我妹妹……我妹妹……。。”扯动着嘴角,下面的话她实在很难启齿,因为未知的胡思乱想更显的可怕。
  周天昊漆黑的眼睛抽动了一下,本是波动的神情一点一点收回,变僵,变硬,“真难为你。”他将视线调到窗台上的花盆,略低了低头,冷峻的开口“我就愿意这样!”他也不知道为何说出这样的话,只觉恼怒,心道就满足她该死的臆想!反正她是恨他的!
  钟晓彤心蓦得沉到最冷最深处,如跌落到塞外雪峰般的皑皑苍凉……。。下一秒,眼里如箭一般射出两道锐利的锋芒,抬起手中的包就狠狠砸向周天昊的脸,可因为他比较高,即便坐着,那包也只是甩到了他的胸口。
  周天昊觉得胸口微微的麻痛,看着她抿着唇捡起包就那么打他,一下,两下,直到那包往他脸上扫荡时,他才出手制止,恼火看向钟晓彤的脸沉声说“你活腻味了吧!”
  钟晓彤面色冷寂:“是,有能耐你就杀了我。你够无耻,王八蛋,烧杀掳夺不就是你本事吗,冲我一个人来就好,为什么扯上我妹妹。”
  操!看着挣扎不休,疯了般和他角斗的女人,周天昊忍不住骂了句粗话,接着站了起来,不费吹灰之力夺下那小包气愤的扔出去好远,新仇旧恨,如涨满大坝的潮水,顿时决堤,咆哮着涌来,钟晓彤恨极了,换成双手招呼,周天昊跟逮小鸡似的捉住了她,她又换腿踢,来回几下,腿骨真疼,肯定青了,周天昊抿着唇一个反扭,说实话他真没用劲,可就是巧了。
  嘎巴一声脆响,钟晓彤细细的鞋跟断了,紧接着她感到脚踝处一阵钻心剧痛“啊………”。
  钟晓彤疼的差点出不来气,痛呼从唇边溢出,浑身冷汗直冒,身子也瘫软了下来。
  周天昊惊愕,赶紧抱起钟晓彤,俯身去查看,却感受面上一道阴风袭来,接着啪的一声脆响…
  钟晓彤疼的只想趴下,看到了机会,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和敏捷,想也没想就用力打了出去,连着心内的委屈和痛一起。
  空寂的屋子顿时僵凝。
  扶抱钟晓彤的周天昊面罩寒霜,瞬间钳起钟晓彤的下颚,迫使她看向他………看着她正咬着唇一点一点屏回涌上眼内的水汽。
  分不清是脚痛还是下巴痛一些,钟晓彤豁出去了,可当看清他眼内蓄满了暴风骤雨,夹带着血痕的嘴角时,她眼睛里还是闪过一丝慌乱,片刻后马上又冷了。
  两个人就那么敌视的互看着,视线紧紧绞在了一处,周围空气跟着冷飕飕的降温。
  “这是你第二次打我脸,也是我有生以来的两次。”周天昊眼内羞愤之火哧哧直冒 “再有第三次,别怪我不客气!”本是俊朗的五官变成令人心悸的阴郁。
  钟晓彤冷笑的说“你何时客气过?”说完硬扭过脸不想看他。
  听她这么说,周天昊恨不得一掌劈死眼前的女人,阴晴不定的本是大力伸出的手却在碰到她腿的时候,轻柔的扯近,将那只脚上的鞋子快速剥去了,换来钟晓彤很大的吸气声,他按住她要动的身体,皱眉没好气的低吼“你如果不想脚废了就别动!”本是白皙光华的脚裸此刻肿的高高的,看起来明晃晃的亮。
  说实话,钟晓彤疼的真不敢动。她的脚筋一月前曾拐过一次,本就没好全再彻底伤折情况可想而知。
  周天昊添了下咸涩的嘴角,抱起钟晓彤站了起来。却在这时,她抓紧了他的胳膊,如小猫般窝在那颤声问“我妹妹呢?”
  周天昊低头看了眼,身躯一紧,回想起那晚上,她也是发疯,被他死死搂着,她嗓子都哭哑了,缩在他怀里眼泪成串的往下掉………。无声抽泣。
  “一会你就能见到她。”很不自然的又加了句“但从现在开始你若敢动一下,就永远也别想见!”
  听到周天昊赤。裸裸的威胁,钟晓彤不再说话,也不去想被她最仇恨的人抱着走出一家高级会馆有多不妥当,多暧昧。只是知道能和婷婷见面了,而她有那么多的话想要说,即便婷婷不想见自己,即便怨………总之有她的信了,她的妹妹还好好的,长高了,长大了,也漂亮了,她的妹妹,这个世上隐痛的牵挂;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她至少还是好好的………钟晓彤闭着眼睛沉浸在一个人的世界中。
  钟晓彤真的很瘦,周天昊将她抱到车上,走了一路也没觉得有多重,她柔顺的伏在他的臂弯,听话的真一动不动,仿佛小女孩般乖巧。可前一刻,她还像一只野猫似地伸出锐利的爪子,不分轻重的想和他一决高下。那一巴掌可真疼,比当年还要疼,可他远没了那时的戾气,只是恼火的想制服她,想看她在他……身边,而这种欲望每时每刻都放着射线,有时甚至自己都不知不觉。情感真是件很诡异的东西,不知不觉的侵袭,没有缘由,搞不清到底怎么回事,到底哪一刻开始,发现的时候,已然生根发芽,即便蔫了,枯萎了,吹点风下点雨又茁壮………可凭什么就他一个人,一个人进了陷阱,这感觉很不好,非常的不好。
  


☆、谁在克谁

  周天昊拉着钟晓彤直接去了附近医院,拍了片子,这次比较麻烦。上了药纱布裹了一层又一层,还被用石膏固定住了,医生说一星期不能走动,三个月才能复原。
  钟晓彤一听就皱眉了………
  周天昊态度倒是很好,对医生很有礼貌的道谢,最后零零总总拿了很多药,消炎的,续筋的,养神的,连阿胶都开了。
  他再次当起了义工,抱着钟晓彤出了医院,手上还提着两个晃荡的大塑料袋,一路上他们除了脚步声没有一句交流。
  坐在车里的钟晓彤情绪很不好,纠结的想再次质问周天昊的时候,他打开了CD按钮,高级车的音响设备很好,将男歌手的声音烘托的越发细腻,磁性,却不是周华健………
  钟晓彤靠在椅子上,皮子的檀味与暖风混在一处,再加上那没完没了反反复复的一首歌,一时间她烦躁的头晕脑胀,歪过头,透过墨色玻璃将注意力放在路旁景物上………
  红绿灯的时候,钟晓彤真跟木乃伊般僵在那,不止那条腿,连眼神都是。
  旁边的车上,驾驶位上的玻璃降了下来;能清楚的看见前面两个座位上坐着一男一女,不,还有女人怀里的襁褓,男人垂着眼睛微微笑着,睫毛如扇,卷而翘长,眉如远山,鼻挺如塑,英秀而多姿,嘴角扬起的弧度温润的好看,无一不比例精致匀称,舒适得无法挑剔,他突然转眸向这边看来,即便知道他看不到,钟晓彤依然能感到那双眼睛正在看她…………
  她的眼睛就那么没了焦距。疼痛自脚瞬间延伸到胸口,心窒,没了呼吸,没了知觉,身体却不能抑制的在战栗。
  不时留意钟晓彤的周天昊早就发现了,握着方向盘的手骨节突出,清晰的白。人生真是戏剧,情结有些跌宕的起伏,不到结尾,过程中什么事都可能发生。红灯上的显示一下一下快速蹦跳着,一如他此刻的心脏。一丝显而易见的阴郁,从眉稍一掠而过,周天昊薄唇轻抿,以一种慵懒的语气说“难得见到念念不忘的情人,打声招呼吧。”说完就要按下玻璃按钮。。
  带着嘲弄的一句话,声音虽然不大,却瞬间打破了所有魔障。钟晓彤豁然惊醒,快速抓住周天昊那只移动的手,咬着唇祈求的望着他,她没有说话,只是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