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回首苍凉 作者:刺缘(晋江2013.7.02完结)》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新回首苍凉 作者:刺缘(晋江2013.7.02完结)- 第7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钟晓彤的话历历在耳,跟剜了他心一样,沈从云儒雅的脸一片凝霜,他抿着唇挥手又要打,被一旁面色惨白的母亲抓住了胳膊,哭着喊“你混了,你要干什么?!”
  从小被宠惯了的林倩何曾受过这样的屈辱,她仅存的一丝理智已经没了,只想报复回来,疯狂下想掌掴沈从云,却因为个子矮,击打在沈从云的胸口,被彻底发怒的沈从云抬起脚狠狠的踹了出去。
  男女打架,除非男人心疼女人舍不得动手,否则女人别想占便宜。
  这一下,林倩真的起不来了,她趴在地上捂着肚子,哭的连咳带喘,面皮发青,好像上不来气,马上要昏阙,赵丽云惊吓的赶紧跑过去抚着她胸口“林倩,林倩,林倩你可别吓妈…………”看着周围有人向这边看来,指指点点的,她一边哭一边难堪的骂沈从云“你这混账东西,你疯什么疯,还不快带林倩去看看………”
  沈从云好像没听到母亲的话,他冷着脸走上前,缓缓蹲下,淡漠的瞟着林倩,眼中满满的冷酷无情“别跟个泼妇似地的在这丢人现眼,找块镜子看看你这张脸,真是丑态毕露,恶心的不堪入目!”
  听着那冰冷嫌恶的话,林倩心脏仿佛被人用刀给贯穿了,她嘴唇哆嗦,几近失声,怪腔怪调的吐出一句狠话“离婚,我要和你离婚!”
  看着她披头散发,难堪凄厉的模样。沈从云好看的眼眸冰冷的带着一抹残笑,森寒的气息压得林倩几乎喘不过气,他是笑着说的“好,明天八点民政局见,东西我会给你准备好!”
  一句话震的赵丽云浑身颤抖,林倩眼神又痛又呆…………
  赵丽云面颊抽动,挂着泪对着儿子大声喊“你乱说什么,事情都多过去那么久了,早就物是人非,你还想怎样?你出手打了林倩,怎么都是你不对,哪个女人能受的了这委屈?!退一步说,你们现在还有孩子,好好的家怎么能说散就散,你们是诚心不想让妈活了!”
  赵丽云一向保养得当,五十多了不见丝毫老态,看起来富贵得体,却在这一刻,佝偻着身子,十分的苍老。
  看着母亲的哭诉,沈从云只觉那泪冰冷沁骨,他胸口在生生作痛,一股悲愤混着倦意涌上心头,他眼神哀伤而疲惫,涩涩笑了一下“妈,您看您又哭了?”他双拳紧捏,浑身紧绷,直直望着母亲的眼睛
  “当年如果您没去找晓彤,如果没有您的那场车祸,没有您母亲身份的压制,没有您病床前哀哀痛哭,没有您病痛的责难,我怎么会轻易放手,天意戏耍也不敌您的弄人!作为儿子,我能为您做的都做了,大家闺秀,您让我娶回来,我就给您娶了这么个大家闺秀。可您不知道,她也不过就是个名字,林倩,赵倩,王倩,李倩,在我眼中没有区别,一点也没有,她们就是您眼中的大家闺秀,就是我身为儿子对您车祸的愧疚!我的心至始至终有的只是一个女人。想见不敢见,想要而不能要,我过的一点也不如意,强颜欢笑的滋味太难受了。”面对生养他的母亲,沈从云酸涩夹杂着无力,他摇着头,声音没有丝毫温度“从今天起,够了,妈,真的够了。您以后不要管我的事,或者干脆就当没生过我这么个儿子!”
  赵丽云浑身颤抖,睁大眼睛,萎顿坐在地上,捂着嘴哭泣,抚着林倩胸口的那只手颓然垂落。
  沈从云站起身,定定冷视着林倩一眼“明天就去民政局,我们离婚。”
  林倩喘着大气,颤微微地望着神色冷然,眼布寒霜的沈从云,一时间,她只觉万念俱灰,心如枯槁。
  沈从云不再看她们一眼,转身大步离去,决然离去。
  赵丽云凄声喊着“从云”
  林倩僵立在那,心窒的眼泪顺着眼角不停。
  ………………………………………………………………………
  当晚,一家高档美容院。
  谭菲菲拿手制止了给她按摩的服务员,握着电话站起身,走到无人处细细听着。
  “我现在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被钟晓彤那□反咬了一口,她竟然威胁我,哼,她凭什么威胁我?不过就是仗着现在跟着你家周天昊。”林倩语气有着浓浓的愤恨“那女人不简单,我一去,她就指出散播她经历的幕后人是我,就不知道查没查出也有你?其实这些也没什么,我就是不甘心,现在我有点乱,就看你那边了!”
  谭菲菲笑着问“你乱什么,难不成还怕了她?”
  这话显然刺激了此刻另一处的林倩,她提高嗓音“我怕她!”配上脸上的伤,让她看起来几分扭曲狞狰“我现在只想找人做了她!”
  林倩满眼的恶毒“钟晓彤无人无力,孤立无援,在B市,就算沈从云想护她,也护不周全!但如果周天昊插手管这事,可就有些不好办了?你说呢?!”
  谭菲菲慢条斯理的笑说“他现在不在B市,他妈妈已经知道了钟晓彤这人,非常生气。”
  林倩知道周天昊的母亲吴潇潇,那是一名精明能干的女强人,跻身中国XXX十大风云人物。在全球XXX也深具影响力。
  谭菲菲懒洋洋的继续说“连你婆婆赵丽云都能拒钟晓彤于门外,有吴阿姨这样的挡着,钟晓彤还能怎么样?不过就是个玩物而已!所以,你不用担心。”
  “是吗?”想起决绝的要和她离婚的沈从云,一抹刺痛闪过眼睛,林倩深吸口气“沈从云至今对那贱人念念不忘。”
  “那又如何,他最后还不一样娶了你?!”谭菲菲的声音一成不变的柔“男人嘛,尤其太优越的男人,几个不愿意玩的。和女人不一样,他们可没耐心谈情说爱,妻子和玩物他们分的很清,而对于一个玩物,尤其看的顺眼的,可能会留在身边长一点,人之常情,可以理解。”谭菲菲想到周天昊那句强悍的话,我身边从来就不缺女人,现在都成烟了。她眼睛轻轻一挑,看着窗外的一株开的粉红的仙人球“所以,你对你老公也别太苛刻了,整治钟晓彤是一方面,保全家庭是另一方面,要刚柔并济才好。”
  听着电话中沉稳的仿佛事不关己的语调,林倩无声冷笑“我没那么大度,你也是,否则,也不会帮着我撵走钟晓彤了。”
  谭菲菲轻轻一叹“女人不都小心眼吗,就当个乐子。”
  “先到这吧,也别太激进了。”谭菲菲说这话时,瞳孔微眯,眼底又深又黑。
  ………………………………………………………………………………………
  病房里
  钟晓婷紧急施救后,医生出来,摘掉口罩对着冲上前的惶恐女子说“她没有生存的意志,似乎自己要放弃生命,任何人也无能为力,从目前情况看,随时有可能……”医生的话停在了这。
  钟晓彤摇着头,身子缓缓后退就是茫然呆立,睁大眼睛仿佛没有听懂主治医生的话。
  金泽和甘萍萍均是一脸悲伤,在后面扶住了钟晓彤。
  唐彦抿着嘴角,走上一步 “我们能进去和她说说话吗?”他直视着医生“她现在需要鼓励。”
  钟晓彤浑身一震,神志回复清晰,急惶的看着医生。
  医生半天没说话,考虑了又考虑,最后用无可奈何的语气说“只能一个人,要彻底消毒才能进去,时间也不能长,最多十五分钟,她抵抗力太差了。”
  就在钟晓彤要换衣服时,唐彦突兀的拦住了她 “让我进去吧,让我进去!”
  钟晓彤僵在那,抬眸看唐彦,他一脸凝重而认真。那双不羁的狭长眸子此刻沉痛中夹着突突闪跳的脉脉暗涌,无声却异常热切的恳求着。
  钟晓彤不知她怎么想的,一瞬间,想了很多,可又似乎什么也没想,就是眼前的这双眼睛触动了她,让她莫名的点了点头。
  最近,他一直往这边跑,午夜漆黑的楼道夹角,是他默默叼烟的落寂,高大挺拔的背影散发出浓重的萧瑟,悲凉。
  …………………………………………………………………………。。
  唐彦进去了,目不转睛盯着钟晓婷那张跟纸一样白的脸,瘦的眼眶都深陷了进去,他不敢眨一下眼,看着她的气息在氧气罩中,微弱近乎无,他心又紧又疼,仿佛被人狠狠抓着,却咧嘴笑了,坐在她床边,他怕惊动她似的,轻声轻语,仍是一副吊二朗当的挑衅语气。
  “钟晓婷,我又来看你了,我知道你不待见我,看见我就烦,只是这次你不能赶我走了吧,你躺在这也只能任我宰割,任我胡说八道。”
  “我和你讲讲我吧,你不爱听也得无奈的听。”唐彦垂眸莞尔,嘴角一勾,邪魅英俊“我这人打小长的就帅,那些女孩成天的围着我转,叽叽喳喳的烦死了,后来就变成一大堆女人,跟采蜜似地扎过来,发情期到了,我自然而然的开始跃跃欲试,开始自我陶醉,这么多年,经手的女人太多了,我手都数不过来。说起来,我这人挺滥情的,能做不能做的混账事都做过,不是个好东西。”
  唐彦的声音很好听,即便是自骂,也带着几分性感。
  “我这几天都在想,如果我只是边远山区里一个贫苦家庭的孩子,现在我会是什么样?就以我这不学无术的德行,没准在放羊,满身膻臭味或是在劳务市场等着被那些包工头领走,做着最艰苦的体力劳动。”挖苦后,他长睫毛一顿,两手交叠,异常认真的说“父母给的优越环境,我看似什么都缺,却独缺干净的灵魂,顽强的心智。”
  “上天给了我一个好命,上天给了你一个歹命,茫茫人海,我们相遇了,阅女无数,我还没见哪个女人像你这么嚣张,对我又打又骂,一点不给面子的嘲讽,有些可气的是你一直都是在玩弄我,我看似也在玩弄你,这就是我们。”他微微阖眼,苦涩一笑。那一刻,他是个成熟稳重的男人。
  沉吟了好一会,他接着漫无边际的自言自语。
  “有时候,看你没心没肺的自信,没心没肺的一副狂傲样,我都极尽鄙视,我不愿意承认自己在欣赏你,我极尽所能用所有粗野的字眼侮辱你,我很痛恨你的曾经。直到知道你得病的那天,我彻底后悔了,心又疼又怕,生平第一次尝到惴惴不安。我慌慌张张的跑去找你,可你不爱搭理我,你告诉我,我们之间只是一个字,嫖。那一刻,我真无力…………无力的站在那,眼睁睁的看着你走掉而无法上前。”
  唐彦声音有些又低又哑“前几天你昏过去的晚上,我到警局去找了赵三那俩王八蛋,自此后,我满脑子都是你倔强的笑,我狠狠抽了自己好几个嘴巴,我想把当初对你说的那些侮辱混蛋话收回来,我想好好的抱着你,好好的对你说话,即便你骂我打我也没关系,真的,钟晓婷,这是我的想法。”
  唐彦抹了把脸,接着说
  “阿昊曾对我说,你姐姐会是他红本的另一半,是他孩子的妈,当时真把我吓到了,我都无法想象,这话能是从他嘴说出来的,现在我倒很佩服他,真的佩服。也相信了,他真的爱你姐。”
  唐彦身子微微前倾,神秘开口
  “我告诉你个秘密,他去了中东,去给你找骨髓了,我一同去的,在飞机上被他给踹了下来,他说,那边他熟人多,好办事,我得留下来照顾好你姐和你。昨天终于有了眉目,他冲进了战乱区,大使馆的人都吓死了,他妈就他这么一个儿子,也快崩溃了。阿昊,从小就主意正,够爷们,我就没见他被什么难住过,所以,他既然去了,骨髓一定能找到,我对这一点毋庸置疑。”
  唐彦眉宇郁结
  “你姐姐最近很不好,狂瘦,人前撑着,我碰见两次她背后偷偷落泪,你现在又这样,我根本没照顾好你们,这可真抓狂,我心就跟那涨满的气球,只要轻轻一碰随时就要炸了!”
  “阿昊不让我告诉你姐他去中东的事,你姐经常呕吐,好几次了,我怀疑她可能怀孕了,不知道我猜的对不对,如果真是这样,阿昊一定很开心,他要做爸爸了,而你快做小姨了,你姐姐十分担心你,吃不好睡不好,孕妇不能常哭的,我真怕她悲伤的流产,为了她,你也该醒来。”
  “钟晓婷!”唐彦声音微微提高又降低“钟晓婷,我想对你说些什么,我说什么呢,我知道你这人能伪装,对于那些不堪的过去,你肯定恶心,难受,跟吃了苍蝇一样的想吐也吐不出来。钟晓婷你给我听好了,那些曾伤害过你的人,我一定会替你灭了,挫骨扬灰,死不足惜!这是我你的承诺!”唐彦的眼神很阴郁,一字一字咬的很重。
  听见后面的摇铃,时间到了,唐彦身体一颤,他僵硬的站起 “一切,就像雨水一样淹没了我,也洗涤了我,满身满心的干净,邪妄的狂肆已经远离,沉淀下来的只是坦然,你一定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可钟晓婷,我要告诉你,我爱上了你!很久前,我总是在想怎会这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