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回首苍凉 作者:刺缘(晋江2013.7.02完结)》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新回首苍凉 作者:刺缘(晋江2013.7.02完结)- 第9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钟晓彤垂眸似乎想了下 “睡了,做恶梦了,没睡好。”
  “是吗,大白天也会做恶梦,都假的。”周天昊钻进被子里,就要抱她。被钟晓彤伸手一隔。
  “可我觉得就像真的呢。”她的身体条件反射的异常僵硬,强烈排斥她已经适应的那人那手。
  周天昊有一瞬间的皱眉,他很快带着宠溺斥她说“你就会乱想。”
  他知道钟晓彤其实很在意这个孩子,好几次做梦流产,吓的她一脸惨白,甚至梦魇的哭着,被他唤醒后满眼的惊恐,慌慌张张的掀开被子看,见一切如常她才像释然般长长出了口气。她从不对他说什么,只是有时候会偷偷的给神明上供。
  保姆说有一次见她画了一个小孩,跪在那很虔诚的烧了,保姆说看的实在有些不安,便问了问,钟晓彤说那是她欠下的债。听了保姆后来对他说的这些,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保姆疑惑,但他却知道那是什么债,那是他欠她的…………
  周天昊还想抱她,钟晓彤不着痕迹的将身子一转下了床。
  周天昊手臂一空,有些木讷的问“干什么去?”
  钟晓彤走下了床 “喝点水”。
  周天昊怔了一下,笑了“你傻了,床头明明有温开水?”
  钟晓彤身子微微一滞,她没有回头,也笑了“是啊,我怎么傻了。”来到梳妆台前拿起梳子,一下一下的整理秀发,借此平复着血液里那如虫子啃噬般的痛楚。
  关了灯,当周天昊终于抱上她的腰,手指碰到她腹上肌肤时,钟晓彤闭上了冒着热气的眼眸。
  周天昊的手抚摸两下就被她阻止了,小声说“别动,我好累,困了。”
  感觉到怀里的身子很紧绷,周天昊心突的一震,不禁扭头看她,只是黑暗的卧室内他什么也看不到。他侧过身将手臂轻轻的环在她腰上“别胡思乱想,好好睡觉。”
  钟晓彤强忍着没有挥开的冲动,轻嗯了声。 
  胡思乱想?她嘴角因嘲讽而颤抖牵动。
  钟晓彤不知道周天昊是什么时候睡着的,而她一夜无眠,期间清晰的感觉到他打开灯看了她一会儿…………就在她情绪崩溃的忍不住要睁开眼时,室内又恢复了一片昏暗。
  自此后,怀胎六个半月的钟晓彤暗自忙碌了起来。
  其实她早就可以不用去上班,江磊承诺给她假,可她依然坚持着。并一扫前段时间的随意,与江磊商量着开始向总部申请新的市场项目。
  不得不说DB那家AAA家具企业借了钟晓彤的光做的越来越大。不出两年那家公司因物美价廉及有效的广告宣传,便在西欧占有了一定市场,后来慢慢的做到了家喻户晓。钟晓彤因为独家代理权也捞到了大桶金子,当然,这是后话。
  江磊佩服钟晓彤,但也不是很理解。真是有福不会享,像他媳妇似地,在家看看孩子,出去旅旅游,购购物,当一个精致安分的女人多好,怎就那么好强?!他真替她累。
  自此后,钟晓彤找了一个又一个理由拒绝周天昊的亲近,当然,她也没再帮他解决任何生理上的需求,哪怕是一个吻,她都会面不改色的装成胸闷或是呕吐,她的生活中有孩子,有妹妹,有工作,有学习,有理想,还有新的方向,她加快速度坚定的朝着那个方向走着。
  ……………………………………………………………………………………
  不出几天,周天昊就敏锐的感觉到了她的异常,一个星期后,他彻底肯定了钟晓彤的变化。她虽然还是有说有笑,还是安静淡然,可她的笑意没一次到过眼底,她的淡然也是一种变相的冷漠。他的钢琴她依旧听着,只是再安静不过。他们之间的那些互动游戏即便玩了,她也不再用心,然后一个一个被逐渐喊停,很简单,她说她没精神,可她却有精神开发欧洲市场,有精神读各种经济学。
  当他一靠近她时,不是他敏感,她真的连脸上的汗毛都好似炸开一样。每次看到她浑身紧绷,暗自严阵以待,甚至背着他会不经意流露出厌恶表情,他的心也跟着越来越慌,越来越凉。
  钟晓彤因为睡眠问题精神日渐憔悴,后来可能用脑过度好了些。
  半月后的这一天,他们吃完晚饭,周天昊对钟晓彤说 “我带你去听音乐会,英国的SHKY乐团,很经典。”
  钟晓彤拿起果盘内一根香蕉,她慢条斯理的拨皮,然后很认真的说“肚子大了不想乱动。”
  周天昊笑了笑“那好,明天别去上班了。”
  钟晓彤手一僵,吃了一口,摇了摇头缓缓说“说好你不能干涉我工作。”
  周天昊见钟晓彤一副清淡的样子,他薄唇不觉抿成一条直线,漆黑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好一会儿,他冷了脸,开口质问
  “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就说出来,我最讨厌你这样的一声不吭!”
  钟晓彤听了这话慢慢抬起头,她蹙眉,然后有些无辜的说“我能怎么?书上说这时候的女人情绪不太稳定………”
  这样的钟晓彤让周天昊很不安,他启动嘴角,语含讥诮“别以为我感觉不到,我不是傻子!”
  钟晓彤神色上无波无澜,淡淡的说“你别找茬。”她接着吃水果。
  周天昊脸变了色,胸闷气短,他上前抓住了她的手,逼着问“你到底还想我怎么样?只要你说出来!”
  听着那强硬却略带委屈的音调,钟晓彤被抓的手不稳,香蕉落地,她吸了口气轻声说“如果你看我不顺眼,可以出去散散心。”微微一停,她很抱歉的说“我现在不能陪你上床,解决不了你的生理需要,你…你也可以出去消遣消遣,就不要来找我麻烦,我现在没有精力和你吵架,请你谅解。”她的语气虽然平静,可话中已经带了情绪。
  没等说完,钟晓彤就觉得手腕上的力道越来越重。她恼了,声音跟着发硬“你抓疼我了!”
  周天昊脸上布满阴云,他胸口跟被堵了一样出不来气,声音从牙缝里冒出来“疼,你知道疼………”
  一丝复杂的神色自钟晓彤眼内一晃而过,然后又是一如既往的沉默。
  周天昊犀利的眼神落在钟晓彤脸上,似乎强压下怒气,嘴角有些似笑非笑,温柔又无限嘲讽的开口“都说女人是不能惯的,看我把你给惯成了什么德性?!”他松开手,沉着脸转身往外走。
  钟晓彤心如针扎般混乱一痛,接着牙齿狠咬下唇,眼睛又冷漠。
  ……………………………………………………………………………
  出了别墅的周天昊,步伐又急又快,回想钟晓彤的话,尤其那消遣消遣四字,他脸色阴沉的可怕,一边走一边想……从哪一天开始的?因为出来的匆忙,连大衣都没穿,衬衫哪挡的住刺骨的寒风,想起过往的软玉满怀,柔情蜜意,周天昊这一刻真是又生气又冷。才几天消停日子?!她就不打算好好跟他过!
  她还让他找别的女人,找个屁!等等,别的女人………突然间,他眼睛一眯,好像想起了什么,然后缓缓看向自己的白色保暖衬衫,他笔直的立住,眉头紧皱,拿出电话开始打。
  专门负责钟晓彤的司机,暗中保护钟晓彤的戴红,都被周天昊紧急叫去了。将最近半月钟晓彤的行程呈递了过去。
  周天昊一点一点排查,戴红的一句话引起了他的注意。她说十几天前,钟晓彤从胎教中心出来后便去了咖啡店,出来时双目红肿,好像是哭过。
  周天昊听的眉心一动“在咖啡店里就她一个人?”
  戴红很肯定的点头“是。”
  “开车拉我去那家胎教中心。”
  听了周天昊的话,司机不敢怠慢。
  当他们到了胎教中心的时候已经21点多了,21:30这家机构关门。
  周天昊直接找老板。导示员是个年轻女孩,她面带微笑,还有些紧张的对着眼前明显身份不同凡响的男人说“老板现在不在店里,有什么事找我也是一样。”当她说完,发现周天昊正冰冷的扫视她,顿觉后背一凉,笑容也跟着凝滞。
  “给你老板打电话,让他立刻过来!”周天昊一字一字命令!漆黑的眼睛有着湛湛寒光。
  周天昊衬衫的精贵纽扣都仿佛反射着一种强悍的压迫感。导示员有些心惊肉跳,再不敢放肆,笑容极其不自然,她赶紧点头“好的,您请稍后。”
  老板是回家了,周天昊等了足足半个多小时,下班时间过了,胎教室内的客户都走了,只留下两名导示员。她们不时的偷看沙发上那个气势十足,一身劲酷的男人他一言不发,就坐在那垂着眼睛,这么长时间,别说动连眼睛都没抬一下。
  终于老板来了,是一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女人。
  精明的她一看周天昊就知道是贵客,将他客气的请进了办公室。
  周天昊是什么脾气,他早就不耐烦了 “你们这机构里有监控录像吧?”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问话,老板愣了愣,随即笑着说“是的,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周围都安装了程控。”
  “好。”周天昊点点头,然后开门见山的说“我妻子钟晓彤在你们这健身,半月前,她可能在这遇到了点意外,麻烦你把监控调出来让我看看。”
  听了周天昊不算客气的客气话,老板的表情有些异样,她迟疑了一下“这…这,过了这么长时间,如果真有异常,应该在公安部门的配合下……”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眼前男子打断了“想要警察,我可以马上把公安局长给你叫来。”周天昊俊美的脸上不带一丝表情“你这店开的不错,关门了可就太可惜了!”
  此刻周天昊因为钟晓彤的冷落而心烦意乱,整个人跟猫抓似地难受,见这老板不配合,就想让她喝点罚酒!
  公安局长?!胎教中心的老板一听这话,心顿时一凛,看着周天昊漆黑的眼睛盈满威胁的冷意,她手心莫名的跟着出了冷汗。
  这男人根本不是说大话的,老板本能的反应着“您妻子叫”
  周天昊眉头皱起,薄唇轻吐“钟晓彤。”
  老板只觉得周围空气有些压抑,赶紧礼貌说“请您等一下,我查看她健身的时间。”
  很快,老板就调出了相关资料,也在电脑上找到了相应时间的存储。她给男子到了杯热茶,退到了一边。心里想着,这究竟是何方神圣。B市这地方,藏龙卧虎,大人物齐聚的地方,她可不想得罪人。
  周天昊坐在电脑前仔细的看着,屏幕上钟晓彤头发高高盘起,伸臂,抬腿,扭身,认真的做着各种动作,带着微微笑意,一脸的平和,动作柔美而顺畅………直到最后下课,钟晓彤身边出现了一个女人………………
  周天昊上身猛的前倾了过去,睁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画面看。没有声音,他听不到她们的交谈,只能看到两人的神情,还有放在钟晓彤眼前好一会儿的手机。
  


☆、。。。。。。。。

  。等看完整个录像后,周天昊眼角抽动了几下,坐在那良久,最后拿起鼠标找到删除键,轻轻一点。他缓缓站起身,从衣服里掏出钱包,拽出厚厚一沓放在了桌子上,他淡淡说“谢谢。”
  老板心下愣愣,当男子侧过脸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忘了推拒,实在是他身上散发的气息太森寒。
  当天晚上,周天昊坐飞机去了S市。
  …………………………………………………………………………………
  第二天,天还没亮。正在睡梦中的范琳琳恍惚听见门铃声。刺耳的孜孜不倦响着,她有些恼火的坐起,披着睡袍下去了。
  等透过猫眼,看清了来人,范琳琳脸上顿现雀跃惊喜,她有慌乱的整理仪容,心里有些懊恼的没有刷牙洗脸,已经来不及了,她快速打开门。
  “昊”因为兴奋范琳琳脸现红潮,慵懒秀发,眉眼含春。
  门口处的周天昊微微眯起眼,不知到底看没看范琳琳,他走了进去,顺手将门给关上了。
  周天昊在她眼前面无表情惯了,范琳琳也没觉得异常,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看着那颀长优雅的背影,她情不自禁的从后面抱住了,柔声说“我好想你。”
  周天昊眼里生寒,手一用力,便扯开了。
  就在范琳琳一脸酸楚,有些红着眼的注视下,周天昊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范琳琳面容一整,有些手忙脚乱的找他的杯子倒水。
  水杯放下的一刻,周天昊看着冒着的水雾,声音里没有一丝情绪“把手机拿出来。”
  一句话让范琳琳心骤然发紧,她瞪大眼睛有些发怵的看着周天昊,身子发硬。
  周天昊掏出烟点燃,吸了口,白色的烟雾自他鼻端缓缓溢出,见范琳琳半响没动,他缓缓抬起眼,眼角凌厉。
  仿佛被狠狠刮了一下,范琳琳浑身一凛,心惧下面皮发白,终于意识到他是为何而来?她深吸口气咬着唇,试图安抚“昊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