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回首苍凉 作者:刺缘(晋江2013.7.02完结)》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新回首苍凉 作者:刺缘(晋江2013.7.02完结)- 第98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时候一直想与周家走动,试图找到强硬庇护,那时候周天昊母亲还对咱爸大加辞色,慢慢的是越来越疏离,前天咱爸不知从哪得到的消息,说周家不但不相助,还暗自施压,这事我们都没敢对你讲,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谭菲菲听的心咯噔一声,她摇着头,极力否认这项罪状“不,不是我,几个月前的事情怎么跟我有关系?”她情绪终于震动的控制不住,眼睛一热,嚷嚷着“我只是爱周天昊,想得到他而已!”
  谭立伟气的气得全身发抖,一巴掌甩过去,恨声大骂 “你真是疯了,咱爸都快被你害死了,你还儿女情长!”
  谭菲菲捂着火烫的脸颊,哭着瞪谭立伟 “你打我!你竟然打我!”
  谭立伟看着任性的妹妹恨的牙痒痒“周天昊是谁你不知道?!我们谭家再强,能斗的过现在的老周家?你一向识大体,怎么做出这种糊涂事?!”他喘着气,眼角泛红的指着她“你将我们一大家子都推入了绝境,很快!”
  面对这严厉的指责,谭菲菲终于胆怯了,她拼命摇着头,似乎那样能摆脱所有罪责一样。
  谭立伟脑子飞转着,最后疲惫揉着额头“这一次,事态真的太严重,咱爸成夜的睡不着,现在如果周家能原谅你,出手相救,或许能躲过这一劫,不然,家破人亡,死路一条!”说完他甩手离去。
  谭菲菲呆坐在地上,灵魂仿佛抽离了躯体,一瞬间她如没了根一样,缩成了一团。清晰,混乱焦虑之下,她脸色难看之极。
  “不,我得走,我得离开,谁也找不到的地方!”谭菲菲跌跌撞撞的爬起,她开始翻箱倒柜的找东西打包。
  惊慌之下,她做了逃跑的决定。她要去瑞士,小姨在那边呢,最爱她的小姨。
  谭菲菲没有开车,她带着个皮箱还有银行卡打车去了机场。没有直飞没关系,有哪坐哪,可以转机。
  一路上她用手机订购机票,她的瑞士签证长达两年,没有问题,一身宽大的风衣将她整个人都罩住了,也给了她十足的安全感。
  可是在安检的时候,她被拦住了。皮箱外包竟然查到毒品!这怎么可能?她突然睁大眼睛,豁然明了,一定是刚刚坐在她旁边的两人做的。
  ………………………………………………………………………
  报应不爽!第二天有关京城谭姓名媛糜烂生活,携毒出国的震惊消息传遍了整个B市。报纸,电台,网络,到处是她大幅的照片。
  山雨欲来风满楼,谭菲菲父亲自顾不暇,多次被有关部门找谈话。女儿的事,更让他雪上加霜。顷刻间,天变了,谭立伟的上市公司股票一路下滑,岌岌可危。谭家成了各方人士的拒绝往来户,避之唯恐不及。
  缩在监狱角落里的谭菲菲发丝凌乱,嘴角干涩起皮,脸如死灰,狼狈至极。周围阴森森的,她已经被关了两天两夜了,那天从机场被劫回来,她看到了阿坤,他们被迫的照了很多相片,她知道她完了…………
  坚持多年的爱恋,竟成了一把锐利的匕首,划断了她所有的希望,她的命运从此如在炼狱里,经受暗夜里的狂风骇浪。
  哗啦一声响,她像只受惊的小兽浑身抖了一下,然后慌张的望去。两名女警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从今天开始你要融入集体生活。”
  所谓集体生活,就是大号,里面十六个人,哪地方的都有。一个场所有一个场所的习俗,即便监狱也不例外。
  当天晚上,谭菲菲除了那张脸还看不出异常,被打的满身是伤,她嘴被人堵上了,无法呼救,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害怕的浑身战栗,跟筛子一样来回抖着,备受屈辱的眼泪狂乱飞出,胸部肿了起来,看着那拿着铁丝一步步逼近的粗壮女人,她眼内布满惊恐,用尽全力挣扎,却无能为力。剧烈疼痛,银牙咬碎,昏死了过去。
  很快,几张报纸被送了进来。谭家彻底完了,谭父被关押候审,谭立伟捐款私逃被扣押,谭母被停职。
  自作多情,争强好胜终换来苦果,到头来,入了地狱的竟是自己!谭菲菲竭斯底里大笑起来,泪如雨下,一声一声大叫着。
  几经非人待遇的谭菲菲疯了,被折磨的疯了。不到两个月便在监狱里撞头自杀身亡,这是后话。她不知死活的惹到了煞星,定必死无疑!想整死她的人都是心狠手辣的。
  谭菲菲自始自终也没盼到见周天昊最后一面。
  ………………………………………………………………………………
  医院中的钟晓彤醒来能下床了就让妹妹推她去看望叶伊人。叶伊人胳膊腿都打着石膏,见到她一脸难过,她无所谓的笑,带着安慰的说“都说猫有九条命,我就是猫王!太小意思了,几天就会好的。”
  钟晓彤吸了吸鼻子,嗓子疼的说不出话。此刻简单的谢谢在叶伊人面前显得浅薄而幼稚。
  叶伊人独自感慨又说“看咱俩,大难不死必有厚福。”她眨眨眼,嘟起唇改口 “不对,是咱三,还有特特呢。”
  钟晓彤轻柔拉着她手,感激又感伤“伊人,这份相救之情我一生都报不完。”
  叶伊人收起嬉笑,看着钟晓彤一本正经的说“不是我多高尚,我只是深深知道失去孩子太痛苦。”一句话勾起太多往事,叶伊人嘴角有几分酸楚的抽动,涩涩一笑“而我这辈子再不可能有孩子。”曾经,她也有个孩子的,也是个男孩。
  钟晓婷有些呆愣,轻轻叫着“伊人………”一时间她不知道该如何接下。
  钟晓彤握紧她的手“特特就是你的孩子。”她认真的说“他的命也是你给的。”
  叶伊人柔柔一笑,看着钟晓彤“谢谢你晓彤。”几分迟疑的婉拒“我身上太多污点,叫阿姨我就很高兴了。”
  钟晓彤蹙眉“你是嫌弃特特吗?”
  叶伊人急忙否认“当然不是。”
  钟晓彤点点头,执着说“那就好,特特认你当干妈。”
  叶伊人终于洒然一笑,漂亮的眸子里点点泪光“好,我认,多好的事儿啊,我有儿子了。”
  


☆、。。。。。。。。。。。。。

  周天昊到病房一看没有钟晓彤,赶紧找人询问,知道她去看叶伊人,也寻去了。
  如果不是叶伊人,钟晓彤知道她和孩子逃出无门,必死无疑……她并不是矫情,让特特叫伊人妈妈是理所当然的。
  没多久,叶伊人就赶她,说生完孩子最好躺在床上养着,不能见风,会落下病根,钟晓彤也没有推拒。
  钟晓婷推她出来的时候,一出门口就见到了来了一会儿的周天昊。
  钟晓婷呵的一笑“我正好出去买点东西,你来接当护工。”说完,她很有自知之明的撤离了。
  周天昊皱眉看着钟晓彤“你现在不只是刚动完手术,还在坐月子,帽子呢?”
  产后女人出汗多,一动就是一身,头发时常湿漉漉的,还不能洗澡,钟晓彤这两天很难受,再戴个帽子真没法活了。
  “这是室内,没事。”
  见钟晓彤始终有着淡淡疏离,周天昊又一阵闹心。怀孕时候两人的紧绷情绪就没好好解决过,经过生离死别后,所有人都知道他把她看的比眼珠还重要,可他偏偏不擅于说煽情话,尤其一见她先前的淡漠一直延续,他更是有口难言。
  这次事件是谭菲菲做的,也是他的原因。钟晓彤虽然住院,但以她敏感细腻的心思,再加上周围传来的信息,她一定知道了怎么回事。他不想避讳,可他不知道钟晓彤如何看待?周天昊无声苦笑一下,还能怎样看待,无非就是更恨他。
  两人没再说话,周天昊脱下风衣盖在了钟晓彤身上,推着轮椅缓缓而行。
  在楼道交错的十字路口,他们看见了一个男人,他低头抽着烟,烟雾中那张斯文白净的脸看不到表情,单眼皮沉静地盖住了他大部分的灵魂,只流露出的气息却更浓郁,意味深长的忧郁、寂落。
  似乎感到他们的注视,他微微抬眼,一股嗜血的危险气息自他幽深的瞳仁飞快滑过,待看清来人,眉梢轻不可见的一挑,微微一笑,意态十分潇洒,再看不出任何情绪。他冲着周天昊点头招呼“周总。”
  周天昊也点了点头“侯总。”
  两个男人没有交谈,但眼神交汇的那一刻,有不少事心照不宣。
  钟晓彤认出他就是在S市出手相扶的那个男人。直到后来,她才知道他是谁。
  …………………………………………………………………………
  住了半个月医院,医生诊断,钟晓彤身体伤口恢复正常,只是经此一劫输卵管出现异常,怕是再难怀孕。
  面对这样的结果,周天昊黯淡难受,他一向自命不凡,却没保护好自己的女人。难怪钟晓彤不爱自己,她说的没错,她该恨他,回想过往,一直以来,他都是扮演一个伤害她的角色。
  周天昊心里对钟晓彤生出浓浓愧疚。
  出了院后,钟晓彤回到别墅养伤坐月子,因为身体问题,她一开始没法喂特特,奶水也就自然而然的没了。好在特特特别好养,奶粉吃的很香,食量也大,吃饱就睡,睡饱后再吃,跟小猪一样壮实。
  因为有特殊护理人员,钟晓彤根本不用操心,她按着医生交代的认真休息,一点点锻炼。
  周天昊大多在家,即便出去了也很早就回来,默默相陪钟晓彤母子。每天只要能看到钟晓彤还有特特,他就觉得特别满足。
  以前,钟晓彤以为以周天昊那性子,在受了那么多气,生完孩子后他就会找她算账,至少会爆发性吼叫或是威胁她一顿,她也做好迎战准备,说实话,她是一点也不惧他,因为她明白他在意她,这是一种敏感也是强有力的支撑。
  周天昊的脾气属性,她已经摸了个遍,不说十拿九捏也差不多,至少在他喜欢她的时候,她敢说这种大话。
  然而,她和孩子经此惊险后,他脾气似乎一下子没了。即便她明显的爱答不理,颐指气使,他也不再怒气冲冲,一副你给我等着瞧的狠样。
  现在他已主动和她分房睡了,就在隔壁。午夜时分,她时常能感到他悄悄进来,然后呆一会儿又小心翼翼的出去………………
  有种体会根本不用说,她就是知道周天昊的心理。
  钟晓彤知道周天昊此刻的彷徨,纠结,欲语不能,她想让两人都好好静静。认真想想今后何去何从。
  …………………………………………………………………………
  满月的前一天,特特体重十二斤了,小脸鼓的溜圆。眼睛又黑又亮,精灵又充满好奇的扫视着周围。
  一名女医生到家检查,说孩子发育很好,还要给他打预防针,钟晓彤抱着特特一脸紧张的看那细长针,跟掼在她身上一样。
  只是特特好像没感觉,嘴里塞着胖手指,依依呀呀。
  钟晓彤又紧张了,疑惑的问医生“他怎么不知道疼?”
  一旁的周天昊抢了句“男孩子都坚强。”
  医生笑了笑“孩子神经发育都稍晚。”说着看了眼周天昊“也可能像您先生说的,这孩子坚强。”
  话一说完,特特就很不给面子哇的哭了起来。
  钟晓彤赶紧拍着柔声哄着,几下后就好了,纯真的眼睛看着他妈妈,哼哼唧唧的满嘴话,也不知道都是什么。
  周天昊满脸黑线。
  医生也给钟晓彤做了复查,子宫恢复状况良好,只是她气血还虚,注意饮食的同时还要适当的加强锻炼。
  周天昊亲自送了医生,钟晓彤并不知道他还问了医生一句别的事,只是回来时,他偷偷瞄了她一眼,神色有些懊恼。
  其实,周天昊此刻非常想与钟晓彤恢复亲密关系,而最直接的办法就是两个人在一起,那时候,就算她怨,她哭,她闹,她使性子,他出言相哄也相对容易些,这是他的个人想法,也是个管用的办法。周天昊此刻愿意放下所有架子。
  冷静下来的周天昊不相信钟晓彤真的对他无动于衷,其它的不提,如果她真的对他无情,以她的性子是绝不会给他生孩子的。
  以前俩人还好好的,尤其从中东回来后,她态度不仅妥协了偶尔还会主动。一切都是那手机破录像搞出来的事。也怪他控制不住脾气,若是当初他能忍着点好好说话,任她发泄一番,她是不是就痛快些?
  现在倒好,又出来个该死的谭菲菲!
  妈的,都是他以前太放荡了,现在是自作自受。
  他们怎么样才能彻底消除隔阂?这个问题,周天昊绞尽脑汁想了很久了。
  特特满月,周天昊要带他回父母家。因为周天昊爷爷来了,老太爷一声令下,还将全家族代表性的人都叫来了。
  满月前一晚,婴儿室中。
  周天昊斟酌着对逗特特玩的钟晓彤开口 “跟我回趟家吧。”
  钟晓彤垂着眼晃着铃铛,静默好一会儿才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