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单亲爸爸 by 透望 [年下]》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单亲爸爸 by 透望 [年下]- 第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走到爸爸旁边,我跪了下来,好让自己与爸爸的姿势同高,我顺手摸了摸爸爸的那头黑发,不忍心的说:「爸…别哭了,妈妈已经走了,我…我绝对绝对不会离你而去…」 



爸爸的哭声还是没有停,他倒在我的肩膀上,身体还再微微颤抖,用著哭到快沙哑的声音,支支吾吾的道:「小豪…豪…爸爸…爸爸…舍不得…你…」 



「爸…。」 



我像是怨叹爸爸的傻,我也知道爸爸舍不得我,我也是一样,一样的爱著爸爸。但是我知道爸爸是那种缺乏安全感的人,不论我说过几遍的我不会离开他,他依然没办法安心,可是,除了一而再、再而三的对爸爸说不会离开,我找不到其他的法子。 



「别哭了…你哭我就好心疼…」 



「小豪…」 



两个人紧紧的相拥在一起,但…为什麽会变成这样,难道上天真的不愿意给予我和爸爸和平幸福的生活吗? 



哭了将尽快半个小时,爸爸终於平复了情绪,我细心的擦拭爸爸眼角边的泪水,拍拍他的背给予他一点安慰,「爸爸…不要哭罗…好吗?」 



首次见到我这麽温柔的爸爸,只是勉为其难的笑了笑,轻轻的回应一声,「好。」 



浴室里传出了哗哗的水声,我呆坐在沙发上,想著未知的後果,心里不禁纠结在一起,其实法律会判定的答案早就先出来了,只是我想不到对策,如何让爸爸能够到我身边,跟我在一起。 



[喀!]浴室门缓慢地被推开,爸爸也全身湿答答的走出来,脸上也 

因高温的洗礼变得红嫩,让我顿时忘了自己刚刚在想什麽,只知道眼前那令人蠢蠢欲动的身体不断的吸引著我。 



「小豪!」正在擦头发的爸爸,也注意到我的不专心,好奇地问了问,「再想什麽?」 



傻了眼的我,再听到爸爸声音後的三秒才清醒过来,便带著尴尬的微笑,对爸爸撒了点谎,「啊!没事、没事。」 



「喔,那换你去洗吧!」爸爸摸了摸自己未乾的头发,很自然地又走回房间。 



只剩下我一人,因为心里面还是多多少少担心爸爸的状况下,所以想赶快把澡洗一洗陪陪爸爸。 



热水舒服的冲刷在我脸上,原本疲惫的身躯一下子都灰飞湮灭,只是回想著不久前发生的事情,我就是担心爸爸晚上一个人会偷偷的哭,或者是第二天哭肿了眼,要我回到妈妈那边,假装自己有多坚强,反正爸爸大概会做的行径,我都已经大约猜测了。 



突然,爸爸就浴室门给打开,慌张的我只能呆站在那里,然而,爸爸只是俏皮的笑了一下,「我只是来拿手表,别紧张,大家都是男人嘛。」 



我还能说什麽,除了勉强的用微笑,我无言以对。 



在临走前,爸爸还顺便开了个玩笑,「喔!我们家的小豪变得真是强壮啊,不知道在学校交了几个女朋友?」 



「爸───」爸爸得在场已经令我很头痛了,现在他又这样说,害我更不好意思了。 



「好好好,不说了,对了,下次如果有机会再一起洗吧!」爸爸留下这句话之後,就关上了门。 



而下次一起洗的字样仍然在我脑海里,情Se的幻想不断的涌现出来,顿时,身下的欲望也有动作,「糟糕!爸也真是爱胡说…」,嘴里告诉自己是爸爸再胡说,但是内心里却希望真的爸爸能跟一起洗。 



爲了发泄男人本能的欲望反应,这次待在厕所的时间也变得比较晚,当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爸爸已经睡死了。本来就不习惯往上穿衣服睡觉的爸爸,在床上,像极了色诱大野狼的迷情小羊。「爸爸…你也真是的…」 



尴尬的雾水,让我不得不羡慕他的自然,毕竟我实在是太在意这种小事,而爸爸纯粹只把我当自己的宝贝儿子看,所以他不担心自己会被儿子强暴?是这样的吗? 



霎时,我惊觉自己的想法,会触发我想实行的动作,这样就太危险了,如果强暴爸爸的话,我想第二天我就可以准备到妈妈那边去了。 



搔搔自己的头发,我懒得再去幻想属於A片的情节,毕竟爸爸今天也够累的,我偷偷的在爸爸的红唇上留下一吻之後,也陪他睡著了。 





待续。。。 





※ ※ ※ ※ ※ ※ ※ ※ ※  



第十二章 





翌日… 



因为手机的定时忘了关,所以在六点五十分的时候,我就被叫起床了,爲了不吵醒爸爸我悄悄地的离开床上,开始准备早点。 



「信?」我注意到门边的一封信,心里顿时凉了一下,我不敢胡思乱想的拆开信封,紧张到听得出我的心跳。 



信上就大剌剌的写上官司时间,地点,看来妈妈是真的想把事情闹大,愤怒的怒火气的我将信纸折成一团,并丢在地上,随後我就去准备早点,不理它。 



过了两个小时…爸爸也起床了,缓缓地下楼梯,跟我道声早安: 

「早,小豪。」 



「早。」回应了一声,我紧接著说:「早餐已经在桌上,我先吃饱了,你快吃吧…」 



说完这句,爸爸却没有回应我,在客厅默不作声,引起了我的好奇。我探头往客厅一看,爸爸却傻愣愣的看著那封法院寄来的信纸,双手 

不断的颤抖。 



「爸!」我抛下厨房的一切工作,跑到爸爸身边,拍拍爸爸的背,示意著要他勇敢一点。 



「怎麽办?」 



「爸爸?」 



意外见到如此激动的爸爸,我整个人都愣住了,除了我保持著冷静要 

他安分一点,我顿时也想不到该怎麽做,「爸!冷静一点!」 



被我这麽一喊,爸爸马上就震住了,用苍白的脸看著我,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黯淡,这一下子我更惊慌,错愕的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爸爸…别难过了,我…我…」 



「呜呜呜…」 



很快地,爸爸的情绪真的是崩溃了,看到爸爸这样狼狈的哭泣,心中 

的痛比昨天更严重,重到连自己都担心下一次爸爸哭时,我会痛得昏倒吗? 



心中是百般的不愿意让爸爸哭泣,可是…或许到头来,全部都是我的错吧。我轻轻地坐在他的身旁,温柔的将爸爸搂在自己怀里,现在,这也算是我唯一能做的。 



不知道多久,我一直到爸爸哭累到睡著,我才去忙家其他的事情,也顺便将爸爸请了第四次的假,而且跟爸爸同公司的员工都很担心爸爸,还说想亲自来看看他的情形,不过都被我回绝了,因为这一次的事情,如果被人知道後传到公司去,爸爸一定会跳楼自杀的。 



同样的,因为担心爸爸醒来後找不著我,我又不在的情况下,很危险,所以自己也决定不去学校一天。我趴在桌子上,注意到爸爸的睡颜还残留著未乾的泪水,此刻的心,痛得就像万马践踏过一样,痛得厉害。 



「爸爸…」 



摸著爸爸的脸,我开始犹豫了,或许我的离开只会让爸爸痛苦一阵 

子,但是,如果爸爸上了法院他一定会很难忘记这个记忆的。 



是啊!这样想也没有什麽不对的,我知道,这一切是因我而起,要不然妈妈跟爸爸早就相隔远远,才不会因为我而闹到现在。 



「…可恶…」我怨叹了一声,我这个连初恋都不算的单恋,就要在这时候放弃了吗? 



这时候,我的头脑早就分不清楚我到底在干嘛,我只是拿起了电话,走往阳台… 



「许先生, 我想回去妈妈那里了,等一下来接我吧!」 



挂上电话,我悲哀的望了爸爸的脸庞,我的内心不断地告诉自己,这样做是对的…这样刺痛的感觉,彷佛是将自己的金银财宝拱手给人一样。 



我走到隔壁,爲了不让爸爸做傻事,只好请色狼帮忙,我敲了敲邻居的门:「谁?」 



门很快地打开,我弯下身子,「以後就麻烦你照顾我爸爸了。」 



尼欧被我这麽一说还搞不太清楚状况,愣愣地站在我面前,用类似在开玩笑的语气道:「别闹了,你不要告诉我你这次要离家出走。」 



我想一想,淡淡的将笑脸挂上,「差不多了。」 



尼欧很讶异我会不生气他的玩笑,也看得出来事态已经不对劲,他拍拍我的肩膀,「你的脸色变得很遭,What’s happened ?(怎麽了?)」 



垂下头,「我跟我爸爸要分开了,我妈妈要来带我走,不走不行,这样我爸会更痛苦。」我用很简短的原因对尼欧说明,毕竟说来话长,我相信我自己已经没有那个时间可以慢慢解释。 



「Then,你要我怎麽帮你?」大概知道原因,尼欧也意思答应要帮我。 



握住尼欧的手,我缓缓地的道:「当我要走的时候,请你要驾著爸爸,不要让他追来。」 



知道我的意思,尼欧将我搂入怀里,「你真是个好孩子,我愿意帮你…」 



「嗯…谢谢。」 



这是第一次觉得,觉得尼欧是个很好的邻居,过去还把他当成头号大色狼,想跟他道声对不起都有点不好意思。窝在他的怀里,小小的啜了声警告,「但是以後可不能偷袭我爸!」 



错愕了一下子,尼欧点点头带著微笑,「好。」 

※ ※ ※ ※ ※ ※ ※ ※ ※  

「唔…」揉揉自己的双眼,翔像是睡饱的小孩,缓慢的爬了起来。 



「小豪?」环顾著房子四处,翔好奇地下了床,心里免不了升起不安的感觉,翔开始紧张起来。 



[磅!]慌乱的走出家门,翔手里拿著电话,哔哔的按著小豪的手机号码,「在哪里…在哪里?」,紧张的翔害怕又著急的直跳脚,因为 

小豪的突然失踪吓坏的他。 



[叩叩叩!]由於电话打不通,翔往邻居家门敲,敲得很急。 



「来了!来了!」尼欧打开了门,一见到翔站在眼前,尼欧的脸色马上就变了,哽咽地道:「你…醒了啊…」 



「呼呼呼…」翔身体紧张的直喘气,一眼就知道小豪的不见,肯定跟尼欧有关系,他直扑往尼欧身上,怒问:「告诉我!小豪在哪里?为什麽他不见了!告诉我!说啊!」 



「翔…」简直是抓狂了,简直比喝醉酒的翔更恐怖,尼欧顿时无法反应,只是呆站在原地,给翔乱捶乱打,。 



这就是所谓的父爱,这让尼欧见识到了。第一次见面时还以为翔是个好好先生,不管发生什麽事都不会生气的,但是现在却因为豪的不在,而凶得跟只母老虎一样凶狠。 



翔还是一样乱打,即使这每一击都对尼欧起不了作用,他还是要知道,他最心爱最宝贝的儿子到底跑到哪里去? 



「说啊!快点告诉我!小豪他人现在在哪里?」 



这下子,可让尼欧清醒了,他迅速的抓住翔的手,用力地晃了晃翔的身子,「冷静一点,听我说…听我把一切的事情说完。」 



望著翔,他就像是做了恶梦却还是没醒来一样,脸色苍白的吓人,如同身陷在黑暗中仍然逃脱不出去的惊恐表情,眼框中的眼泪逐渐涌出,过去一直以清秀形象在人面前的翔,现下变得极为狼狈。 



「翔…我们坐下来,小豪已经都跟我说了。」 



牵著翔的手,尼欧将翔请进屋里,毕竟自己没有答应要把事情隐藏都不说出来,所以尼欧决定将豪的行为告诉翔。 



「他…回去了,回他该去的地方,他跟我说,他舍不得你每天都哭到累了,然後在睡著,他不希望一场官司,真正的阻绝你跟他的关系,他为了你,只能选择离开你的身边。」 



「这…太荒唐了…!」翔才坐下多久,就准备起身去离去,却被尼欧抓住手臂,不放开他,翔反身斥问:「你干什麽!」 



「不要去…」 



这一把抓得很用力,用力的就像是要把翔的手臂给折断一样,气得翔转身骂道:「你神经病啊!我要去把豪追回来,我要去把我的宝贝儿子带回我的身边!即使我们不是亲血缘,即使没有别人的认同,我依然把他当作的自己的儿子,我不能眼睁睁的看著豪独自忍受痛苦,我也同样不能承受这样的痛苦!我需要豪!」 



翔无力的跪下来,眼眸中的脸水还是掉下来,就算已经料到会有这麽一天,往往事情的到来,还是不能接受,还是无法承受。 



看到翔因为号哭的这麽凄惨,尼欧不知道他能做什麽?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放开手里的手臂,并拍了拍翔的肩膀,「翔…我答应过小豪,要阻止你不去追他。可是,现在连我这个局外人,都看不下去了,所以…你快去把他追回来…」 



「尼欧…」 



「小豪在走之前,要我跟你讲最後一句话,他说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