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爱(父子,年下)》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逆爱(父子,年下)- 第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更多txt好书 敬请登录aitxt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及出版图书;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逆爱(父子,年下)
  作者:雁过留声
他,一直厌恶着那个男人,那个离开了母亲,对自己唯唯诺诺的男人。
这样懦弱的男人居然会是自己的父亲……
这让他无法忍耐,而且不愿承认。然而阴差阳错,他回到了十六年前,在那个地方,他遇到了男人。
原来过去是这样的……
原来自己对他的厌恶,也许只是源于对自己的放纵。
“如果你在任性一点就好了,只对我任性……”
他对自己的父亲始终抱着这样的想法。

他,一直怀抱着一个秘密,看着自己儿子逐渐长大,他信守着那个承诺——一个说出口也不会有人相信的诺言。
他……爱上了自己的儿子……
在阴差阳错之间,爱上了自己的亲生儿子。
然而,对方却对此毫无印象,甚至对自己深恶痛绝着。
因为爱着,所以不能用父亲的身份来压制对方……
因为爱着,因此只能默默的承受对方的责难……
然而,这一切都在一日发生了改变。
他——真的可以自己的儿子在一起么?

  1

  李夕贵看着前面忙碌的背影,再一次自心底产生了厌恶的想法。
  这个男人究竟要这样婆妈到什么时候?
  明明是个男人,却要来做女人才做的事情,只是因为自己没有母亲,所以才要这样做么?
  李夕贵站在客厅的餐桌前,不自在的皱了下眉。
  今年的李夕贵刚好十六岁,此刻背对着他,站在厨房里,身上穿着哆啦A梦的围裙的男人是他的父亲,李炎瑞。
  男人忙碌的背影看起来有些可笑。
  厨房并不是很大,厨具的高度也是为了方便父子两人使用而微微偏低,毕竟现在的李夕贵只有一米七而已,身体的发育是从十五岁开始的,在那之前,他也不过只有一米六不到。对于一年内突然拔高了十五厘米的李夕贵,在看到和一米七八的父亲之间的差距急剧缩小的同时,在心底对这个日日扮演着母亲角色的男人产生了一种厌恶的心理。
  大概是叛逆的时期到了吧。
  无论看什么都不顺眼,在看到如牛如马的父亲时,这样的想法更加严重。
  不算强壮的李炎瑞除了有一个十六岁的儿子以外,应该说是个所有女人都梦寐以求的钻石王老五吧,长相儒雅的他,无论什么时候都像是个老好人,不会有太多的抱怨,是个很温柔的男人。
  这算是男人的优点了,但是看在李夕贵眼里却成了婆妈和懦弱的表现。
  想到这里,李夕贵再一次撇了撇嘴。
  厨房里飘出了煎鸡蛋的香味,李夕贵觉得自己的胃痉挛了一下,不自觉的吞咽了一下口水,然而听到男人关了火炉,端着盘子,一脸笑意的转过头来的时候,李夕贵皱起了眉头,厌恶的看着男人手里的面包和鸡蛋。
  该是很美味的吧……但是如果出自这个男人的手,就觉得是在吃娘娘腔做的饭菜。想起来就觉得恶心。
  李夕贵狠狠的瞪了一眼李炎瑞,拿起了椅子上的书包,转身向门口走去。
  “诶?”李炎瑞有一霎那的错愕,将盘子放在了桌上,困惑的叫住自己叛逆的儿子。
  “你不吃早餐么?”
  “那么恶心的东西谁要吃啊!”忍不住咆哮出声,李夕贵可以想像到男人受伤的表情,如同被心爱的人抛弃一样的哀怨神情,于是心里更加不爽。打开了大门,只丢下一句“恶心”,然后“砰”的一声甩上了门。
  一路走到学校,想到男人便有一肚子的火气。
  即使这样不礼貌的离开,即使每一日晚上回家之前都会在外面吃饱饭,但是男人还是十几年如一日,每天早上六点的时候就会起床,收拾好一切之后会在七点的时候开始做早饭。到了晚上,会做好晚饭等待自己回家,即使每一日自己都会对桌上的饭菜视若无睹的跑上楼,男人也依旧故我。
  这种怪异的固执也让自己感到厌烦。
  通常一般人不是早就放弃了么?
  自己已经长大了,为什么还要管自己呢?
  李夕贵想着,骂了一声“麻烦”,接着用手不住的扒着头上乱糟糟的头发。
  “喂!”
  忽然肩膀被拍了一下,原来是同班同学,林冉。李夕贵扯了个笑容,算作打招呼。
  “今天又没有吃早饭?”林冉看到李夕贵走向面包房,开口询问。
  “是啊,那个人做的,所以不想吃。”厌烦的撇了下嘴,目光扫过样式精美的面包,在椰蓉面包上停留了一下,想到这是男人喜欢吃的口味,于是皱着眉头走到另一边,挑了男人最讨厌的果料面包。
  “怎么说,李叔叔也是你老爸啦,不用这样仇视吧。”林冉摸着脸,看着李夕贵那张精致的脸孔,啧了一声。
  果不其然,李夕贵皱起了眉,拿了面包走出来,在街上才开口。
  “谁要那种人做老爸啦!”
  “其实他很爱你啊……”林冉将手交叉放在头后,看着李夕贵一脸不耐的啃着果料面包。
  “而且我觉得李叔叔是个好人啊。又温柔,又能干,简直就是个完人。”说着,林冉露出了崇拜的神情。
  李夕贵不屑的哼了一声,却意外的没有反驳。
  “你爸其实很年轻吧?”林冉忽然靠近李夕贵,用很小的声音询问。
  李夕贵嗯了一声,用眼神表示疑问。
  “我听很多教师都有在讨论这件事情呢。”林冉有些得意的提高了声音,李夕贵只是转了转眼珠,什么都没说,好象不是很感兴趣。
  “你不好奇么?老师都说些什么?”
  “那个人的事情关我什么事!”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李夕贵的眼睛瞪了起来。
  林冉干笑了两声,摸摸鼻子。
  “因为很多老师都说,想要李叔叔这样的男人做丈夫呢!”
  李夕贵皱起了眉,表面上装作不耐烦,口中却小声的嘀咕着。
  “真是差劲的男人啊……”
  “什么?”没有听清楚的林冉凑近询问。
  “我说他真的很差劲啦!”愤怒的大叫出声,李夕贵哼了一声,“明明是个老男人了,却还要到处勾引别人,难道不觉得很差劲么?”
  激动的言论仿佛为了要撇清关系一样,李夕贵的表情非常的狰狞。
  母亲的离开不就是因为男人的花心么?
  李夕贵愤怒的想着。
  “其实,你是嫉妒吧。”林冉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开口。
  “什么?”
  “就是嫉妒自己老爸受欢迎啊……说起来叔叔只有三十四岁,一点都不老啦。那个时侯十八岁就会有小孩,果然叔叔是个很前卫的人吧,而且很勇敢。”
  “那种随意的男人哪里好了?”李夕贵将吃完的面包包装纸攒成了一团,大力的扔进了垃圾桶。
  “说起来,也许你和你老爸年轻的时候很像呢。”
  “在这么说,就和你绝交!”
  李夕贵的表情已经不能用狰狞来形容了,仿佛下一秒就会扑上来的凶狠表情让林冉不得不摆着手求饶。
  这样,李夕贵还是阴沉着脸。
  一整日的课程都很无聊,已经上了高中的李夕贵并不会因为学业而感到困扰,这大概是托了李炎瑞聪明的基因所赐,但是李夕贵从来都不肯承认。
  “我像我母亲。”
  这是李夕贵永远的论调。
  无论是在李炎瑞面前,还是身后,他都拒绝承认自己同父亲的想象。
  父亲,不过是个懦弱的男人罢了。
  从来不对自己发脾气,即使自己说了过分的话,做了过分的事,李炎瑞却从类没有责备过自己,只是用一种很无奈的眼神看着自己。
  也许最严厉的一次说教,就是在高中开学典礼之后,和同班同学打架之后吧。
  被老师找来的李炎瑞轻蹙着眉头,一味的对对方家长道歉,弯腰和退让的姿态让人觉得尊严扫地,李夕贵就是那个时候开始拒绝承认自己和父亲相像。
  但是,其实也没有想向的地方吧。
  除了聪明的头脑之外。
  有时候李炎瑞会被人说成是,完美的男人,除了那个叛逆,难以管教的儿子。
  李夕贵对此只是嗤之以鼻。
  李炎瑞对此也只是抱之一笑,既不解释,也不会符合,这样敷衍的态度同样让李夕贵感到厌恶。
  如果是他,一定不希望别人如此说自己的孩子吧。
  于是,他更加变本加厉的叛逆。
  直到打架那一次,虽然李炎瑞并没有责备自己,但是那个人却用无奈的语气说着,“我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好榜样,但是我相信你知道自己的路该怎么走。”之后是长长的叹息。
  李夕贵那一刻觉得很委屈,至于原因,他并不了解。
  之后,只有对男人更加的厌恶。
  “听说了么?3班的李夕贵的父亲是个很好的男人呢!”
  走到走廊的时候,正好听到拐角年轻的女老师们在谈论着那个男人。
  “唔,我也听说了,在一家跨国公司做助理,听说有着相当优渥的收入呢。”
  李夕贵停下了脚步,靠在墙壁上,偷偷看着谈论男人的老师们。
  三个老师都是二十多岁的样子,还像个小女孩一样对着学生的父亲花痴,虽然不是自己的老师,李夕贵仍旧感到一阵不舒服。
  只会摆出好男人样子的李炎瑞,也叫他很不喜欢。
  为什么每个人都喜欢那个男人,明明是个抛弃了妻子的男人,而且还很婆妈,每天做着女人才会做的事情,真是叫人受不了!
  李夕贵想着,愤恨的咬牙,转身离开。
  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即使同班同学之间,讨论家长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但是同班,甚至是高年级的女生居然会找他,询问男人的事情,这让李夕贵感到不耐烦。
  真是个会给人添麻烦的人!
  虽然心里这样骂着,面对女同学,他却如同捍卫者一样,吐出伤人的语言。
  “那个男人喜欢床上功夫好的,你们这样的小女孩怎么可能满足他!”
  侮辱着男人,听到那些女生发出唏嘘之声,用难以置信的口气,说着“真的么?真是看不出来啊……”的时候,心里却很高兴。
  有时候,林冉会一脸高深莫测的看着他,那种表情也很让人讨厌!
  “干什么?!”
  这样质问的时候,总会听到让自己讨厌的答案。
  “没什么,总觉得你是一个口是心非的家伙呢,其实你怕自己的父亲被别人抢走吧。”
  之后,即使李夕贵聪明的不会在问林冉,每当林冉又是那样一副表情的时候,他就会愤怒的踢开桌子,一脸阴霾。
  “要回家了么?”
  “唔……”李夕贵支吾着偏过头,“今天要吃些什么呢?”边说着,转过头看向林冉。
  “你还是不打算回家和叔叔一起吃饭么?”林冉露出了受不了的表情。
  李夕贵只是厌烦的转开了头。
  “所以说,叔叔还真是可怜啊,每一日都要做两人份的饭,剩下的怎么办?”
  李夕贵偏过了头,保持沉默。
  他不是不知道,每一日的饭菜都是男人辛辛苦苦的准备的,丰盛并且营养均衡。对于十六岁的少年而言是最好的,但是因为看不惯男人,因此连他接触的东西都变得厌恶,每一日都要草草的吃掉外面的汉堡在回家,以至于次日男人要打扫掉前一日的剩饭。
  不知道对于一个钻石单身汉,中午还要吃家里的剩饭,那些同事是怎么看待的呢?
  一定以为他是个变态吧。
  恶意的想着,李夕贵哼出了声。
  “不过今天我不能和你去吃啦,要早点回家,因为有亲戚要来。”林冉双手合十,“所以抱歉啦。”
  李夕贵愣了一下,不过这也没有办法吧。
  恶质的脾气让他没有太多的朋友,这个可以称的上是唯一的兄弟了吧。但是也不好太过麻烦他了。所以摆摆手,李夕贵一脸没办法的无奈表情。
  “走吧走吧。”
  “那……你会好好吃饭么?”林冉小心的确认着,他没有告诉李夕贵,李炎瑞曾经找过他,拜托他照顾李夕贵,并且不要将提出这样无理请求的事情告诉李夕贵。
  因此,林冉才会如此同情李炎瑞,明明就是个无可挑剔的好父亲,身为儿子的李夕贵却不知道珍惜。
  不止一次,林冉想骂李夕贵,但是想到李炎瑞那张无奈的脸孔,只好忍下来。
  “叔叔真的很为难啦!”他不止一次的这样说过,但是李夕贵却对此嗤之以鼻。
  “会啦会啦!”不耐烦的摆手,“你这样啰嗦,真像那个男人!”李夕贵嘲笑着林冉。
  林冉皱起了眉,“叔叔也很辛苦啊,至少现在除了照顾你,还要努力工作,那样高薪的工作一定很累吧。”
  李夕贵听了只是哼了一声,厌烦的皱眉。
  “一定要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