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爱(父子,年下)》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逆爱(父子,年下)- 第1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你不怕死么?”李炎瑞翻身坐了起来,月色中的身影显得很颓废。“人蛇可不是好惹的,更何况她哥哥。”侧过头,嘲讽的看着李夕贵,眼神说不出的冷漠。
  “我……”是被讨厌了么?李夕贵并不能理解那种眼神的意思,但是他明白,有些事情如果不作,今后只会裹足不前。
  “我们逃走吧!”
  “你在说什么啊?”男人露出了鄙夷的神情。
  “我们离开这里吧,到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好不好?就我们两个人?”急切的抓住了男人的手,李夕贵紧张的满手都是汗。
  男人沉默了下来。
  “没有拒绝我,是因为你也喜欢我吧。”如果不问清楚了,自己会后悔的。
  “……”
  “让我住进来,也是因为喜欢我吧。”如果不抓住男人,也许再也没有机会了。
  “……”
  “不是为了我破了很多特例么?是因为喜欢我吧。”李夕贵的声音开始颤抖,几乎快要哭出来了。
  “如果不是喜欢我,就不要对我这么好……”扑入了男人的怀中,身体颤抖着。
  如果没有血缘关系,也许男人会离开自己的。
  以前的自己不觉得,但是此刻,知道男人会随时抛下自己,就害怕的不得了。
  好似最重要的东西被夺走了一样,李夕贵知道即使没有血缘牵绊,他也不想男人离开自己。
  开闸的感情已经无法收回,不是作为儿子对父亲的爱戴,而是作为男人对另一个男人的喜欢。
  不似血缘,此刻的男人对自己没有责任,因此如果接受了自己,代表了男人是真的爱着自己,然而如果拒绝了呢?
  李夕贵哭了出来。
  “喂,你是个男人吧。”良久的沉默后,男人的声音有些沙哑,手按在李夕贵的头顶,像个父亲一样,“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吧,你总该说些什么吧?”
  不解的怔愣,手却仍旧搂着男人的腰,但是停止了颤抖的脊背,说明了自己的无知还有不知所措。
  “难道你要等我来告白么?我可不会做这样乌龙的事情。”男人似乎有些生气了,推开了李夕贵。
  “你愿意?”惊讶和喜悦接踵而来,李夕贵被推开后又拉住了男人,借着月光看到男人抿着嘴的样子,似笑非笑。
  “我可没说我愿意。”
  “那是什么意思啊!”不满的嘟起了嘴。
  “喂!我连告白都没有听到,愿意什么?”
  “……”眨巴着眼睛,脸上还有泪水的李夕贵就那样僵了一分钟。接着才结巴着开口。“我……我喜欢……你,你愿意么?”好似求婚一样的郑重,就连心情也是一样。
  “我可是债台高筑的人啊。”
  “我……”苦恼的低下头,正如男人所说的,债台高筑的男人似乎已经无路可退。让人害怕的人蛇,还有那一日午夜前来闹事的男人,无论哪一个自己都无力对抗,此刻的自己还是个孩子,在男人的保护下,即使叛逆的让人讨厌,却不可否认自己一事无成。
  这样的自己,真的有资格留在男人身旁么?
  “而且我的债主可不是一般人啊。”李炎瑞脸上露出了笑容,笑意却丝毫未达眼底。
  “即使如此,我也不会放手的。”
  一松手那人可能就会不见了。
  看到那个笑容,李夕贵脑海中浮现出这个想法,因此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开手。拉住男人的时候,却是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惊讶。
  “总会有办法的,就算欠债,也还是有法律的,不过是欠债而已,不能让你用人抵债吧。”
  “是么?”男人歪过了头,似乎在思考。“既然如此,就让我看看你的决心吧。”挑衅的扬起了嘴角,男人的眼里浮现了温柔的神情。
  “真的?”
  “只是我要看到决心才可以啊。”
  “真的么?我有决心啊,至少给我一点情人的福利吧。”
  “喂……唔……”
  “喜欢么?”松开了嘴唇,李夕贵满眼的笑意。
  “我都说了,你有试用期的啊……喂!”被压下了身子,口气不耐。男人却难得没有推开李夕贵。
  得到李炎瑞的应答似乎轻易的让李夕贵无法想象,但是之后的几日,李炎瑞的确是个无可挑剔的情人,温柔,体贴。
  当然他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女王,善用皮鞭和糖果,李夕贵对此甘之如饴。
  带着切好的水果坐到天台,看到李炎瑞只穿着短裤,平躺在天台上,李夕贵受不了的摇头,从屋里拿了条毯子,盖在李炎瑞的肚子上,才将水果放在了一旁,跟着躺了下来。
  “在看什么?”
  “星星……明天就要回去了,后天我就毕业了。”很感慨的语气,李炎瑞一霎那像个大人。
  似乎甜蜜的日子就要到头了。
  李夕贵心里涌上了莫名的悲伤。
  “回去之后,我打算把房子卖了。”李炎瑞的声音透露出坚定,让李夕贵一愣。
  “卖房子?”
  “是啊!”用看白痴的眼神瞅向李夕贵,大大的眼睛里又是不屑。
  “为了还债?”李夕贵的声音有些颤抖。
  “唔……”李炎瑞不自在的转开了头。
  不用身体也可以还债,这无疑对于李夕贵是个天大的好消息。他不能自持的搂住了李炎瑞,眼角湿润。
  “喂!你很热啊!”
  但是下一秒却被无情的推开。毯子也被男人扔在了一旁。
  “你这样会着凉啊!”扯过毯子,打算盖在男人的腹部,眼神却停留在了平坦小腹中间小小的漩涡上,无法移开。
  男人“啧”了一声,曲起了小腿。
  白皙而体毛稀疏的双腿如同女子一般,凸起的踝骨却蕴藏了力量,李夕贵放开了毯子,攥住了李炎瑞的脚腕。
  “想做么?”李炎瑞眨巴着眼睛。
  “哈?”听到这三个字,李夕贵却如同梦醒一样松开了手,有些无助的看着李炎瑞,不明白这三个字代表的意思。
  李炎瑞“啧”了一声,“不想做么?身为情人,都会做这样的事情吧?”
  情人!
  诱人的称呼。
  李夕贵吞咽了吐沫,手又抓住了李炎瑞的脚腕。
  忽然,一个疑问跃入了脑海。
  “你和丁雪莹也做了……”眉头紧紧的皱起,对于破坏气氛的自己感到无奈,但是另一方面,作为即将破处的他对于某些问题还停留在小学生的阶段。
  “我们也算是情人吧……”李炎瑞想了一下,坐起了身子,几乎贴在了李夕贵身上,温热的鼻息喷在李夕贵脸上,让他一下子脸红了。
  “情人?”
  “是啊,毕业旅行的时候做我的情人吧,那样我就帮助你跟哥哥说,可以用钱来还债。”低声的在李夕贵耳旁复述,李炎瑞的表情无辜的好似孩童。
  “所以你答应了?而且做了?”
  “是啊。”耸着肩膀,仿佛这种事情并没有什么大不了。但是看到李夕贵明显皱起的眉头,李炎瑞在心底咋舌。“有时候人活着,不得不做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啊……”
  “这个……我知道……”如果不是这样,恐怕李炎瑞早就不是现在的样子了吧。
  虽然知道,也明白这个道理,可是想到自己无法保护这个男人,就觉得心疼的不得了。
  要怎样才可将男人受的苦全部用幸福填满呢?
  李夕贵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
  无论是十六年后的自己,还是现在的自己,似乎除了添麻烦,伤害男人,就只能无能的做个旁观者,什么都帮不了。
  因此,不是厌恶,而是从心底感到痛苦。
  “喂……你不用这幅表情吧,就算你以后会和其他女人一起,我也不会说什么的。”男人如此解释着。
  “不会的……”
  “凡事无绝对吧,更何况你和我……”男人偏过了头,似乎想着措辞,最后却挫败的叹气。“分分合合很平常啦。”
  “不会的……我不会离开你,不会和别人在一起的……”几乎是吼叫出来,李夕贵瞪大了眼睛,因为如果不这样,他怕泪水会流出来。
  “呃……”这一次换男人无言以对。
  “你可以不相信,我会用今后的时间来证明,我不会离开你,不会爱上别人。”
  “就算如此……”男人试图用其他的言语说服自己。
  李夕贵无法忍受的将男人搂入了怀里,“如果不相信的话,我就证明给你看,一天,一星期,一个月,一年,之后的一辈子,我会慢慢的证明给你看的。”
  男人无言的看着李夕贵,最后慢慢的环抱住了对方,轻声的叹息。
  “抱我吧……”
  男人这样开口。
  不是没有看过视频,也不是没有对着电脑自我解决,但是真正的实战却是第一次,而且面对的是自己未来的父亲。
  李夕贵一时间被背德和乱伦逼得兴奋起来。
  “真的可以么?”艰难的吞咽着吐沫,想到男人完全属于自己的一刻,就兴奋的无法停下来。
  然而却得到了男人的白眼。大概是因为自己破坏了气氛吧。
  那么该如何开始呢?
  李夕贵温柔的从嘴唇开始吻起。
  比自己更加懂得如何接吻,甚至已经不是在室的男人难得露出了羞愧的神情,从脸颊到脖颈慢慢被红晕渗透,在月光的映射下更加的美丽。
  舌尖灵活的舔过齿列,吞咽下男人的喘息,手沿着小腿缓慢上移,在膝窝处停留,指尖不住的骚动,男人艰涩的扭动着身体,被堵住的唇齿间发出意义不明的呜咽。
  李夕贵更加兴奋起来,手指划过了男人的短裤,来到了精致的肚脐旁,不住的骚动。
  “哈……”男人受不了的卷起了身体,脚趾跟着卷曲起来,颤抖着。
  但是李夕贵并不想放过他,舌尖移到了男人的耳朵,舔着耳洞。男人受不了的发出了甜美的声音。
  被这样的声音刺激着,反而让李夕贵兴奋起来。
  牙齿和舌头在男人身上种下自己的印记。
  手也没入了男人的身下,隔着布料挑逗着男人。
  “唔……”迷蒙了眼睛,男人有着说不出的魅惑,“你……真的是第一次么?”艰难的控诉着,眼角已经沾染了泪水,嘴唇红肿,泛着晶莹,让人想要欺负。
  “是啊……”李夕贵眯起了眼睛,难得的好心情,似乎掌握了男人的弱点。
  手不住的转动,时轻时重,时缓时急。
  男人的表情也跟着自己变化,隐忍的,痛苦的,喜悦的,享受的。
  想要将男人的一切占为己有,不仅仅是此刻,更是永久。
  手沾染上灼热液体的时候,心也同时刻画了男人的样子。
  接下来该怎么做呢?
  李夕贵看着手上的液体,有些不知所措。
  不是不知道男人之间的过程,而是一想到,就觉得疼痛。难道要让男人忍受这样的痛苦么?他为难的看着李炎瑞。
  一次过后的失神,过了片刻才对上了焦距,李炎瑞此刻像极了被天神遗忘的女神,身体曝露在月光下,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也让人觉得圣洁。
  “炎瑞?你还好么?”很少叫男人的名字,但是此刻却叫的很自然。
  “唔……”缓慢的移动着瞳孔,最后停留在李夕贵面孔上,“结束了么?”脸上露出了困惑的神情。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呢?
  李夕贵在心里如此叫着。
  “还没有。”同时也不打算放过对方。
  “还没有开始呢。”李夕贵坏笑着,附上了男人的身子,“你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么?”
  李炎瑞皱了下眉头,接着撑大了眼睛。
  因为李夕贵的手已经触及到了他的私 处,让他无所遁形,同时尴尬的不知所措。
  “可以继续么?”
  “什么?”难堪的转开了头,李炎瑞想用无知来逃避。
  “如果你说不知道的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哈?”怔愣着转过了头。
  “所以可以继续么?”
  李炎瑞皱起了眉头。
  “如果不得到你的允许,好似我用强了一样,这样我是不会继续下去的。我希望你是真心愿意的,不是因为我们是情人,而是因为喜欢。”
  李炎瑞始终皱着眉。
  “喜欢的话,即使不是情人也会做这样的事情的。”
  李炎瑞咬住了下唇。
  “因为喜欢,所以我才会对炎瑞做这样的事情,如果炎瑞不喜欢,我不会勉强你的。”
  李炎瑞湿了眼眶,“都这个时候了,还说这样的话做什么?”又哭又笑的他伸出手触碰了李夕贵的下身,“都说了做吧,为什么还要问呢?”
  “因为只要是情人都可以做吧?”
  “我可没有被人上的无聊癖好!”生气了一样的瞪起了眼睛,李炎瑞像极了准备反扑的猫。
  “这样可以理解为你喜欢我么?”
  “……”
  “爱我么?”
  “……”
  “我可是很爱你的啊……”说着,手指已经悄然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