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爱(父子,年下)》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逆爱(父子,年下)- 第1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炎瑞……”
  “真希望这个转轮可以永远无休止的转动下去。”李炎瑞此刻抬起了头,细密的睫毛抖动着,看不出心情。
  “唔……是啊……”有些不敢正视对方的眼瞳,有太多东西时他逃避的。李夕贵叹息着,坐到了李炎瑞身旁。“我不想就这样结束。”他轻声说出自己的愿望。
  “嗯,我也不想。”转过了头,李炎瑞看着李夕贵。
  “这些日子我想了很多,到了现在我也不能说不相信你了,所以不想结束也没有办法吧。”懊恼的垂下了肩膀,眼底有了名为哀伤的情绪。
  “等到摩天轮转到底,就该是结束的时候了。”微垂下头,掩去了眼中的哀愁,可是却逼不回去已经到了眼角的泪水。
  “如果没有遇见你就好了……”最后一句泄露了痛苦。
  “炎瑞?”
  “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就不会被逼入如此不堪的地步了。”歪过头苦笑着,泪水控制不住的滑下。“如果可以,不想和你分开……”宣泄着情感,李炎瑞扑入了李夕贵的怀里。
  李夕贵嘴角苦涩的反搂住了李炎瑞。
  如果可以……他们谁也不想如此结束……
  此刻,摩天轮转到了顶端,梦境开始缓缓苏醒……
  “等着我……可好?”当摩天轮快接近地面的时候,李夕贵苦涩开口。
  “什么?”李炎瑞抬起了头,擦掉了眼角的泪水,看着接近的地面,感到胸口一阵沉闷。
  “等着我长大,可好?”认真的眼神逼迫着对方不能逃避,想要一个承诺。
  “我可是你父亲啊……比你大了十八岁……”低下头,逃避虽然不是他的本意,但是已经无路可退了。
  “所以才要你等我长大,等着我可好?”抬起李炎瑞的脸,逼迫对方看向自己。
  “等着你?”然而李炎瑞露出了迷惑的眼神。
  “等我长大,等我来爱你……”
  “我可是……”
  “就算是我的父亲也没有关系,我们彼此相爱不是么?十六年后如果你还是这样喜爱着我,我们就在一起吧。”
  “……这怎么可能……”李炎瑞转开头,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喜悦脆弱的脸。
  “我……”
  “我怎么可能等你十六年……”
  “炎瑞……”
  “你该叫父亲吧?”恶意的仰起了脸,高傲的如同初见面那时。
  李夕贵的心一下子被填满了……
  十六年,对于自己而言并不算什么,但是对于男人而言是一种折磨。但是想到十六年来自己父亲对自己的宠爱,也许他真的在等着自己长大吧……
  想到这里,李夕贵难以掩饰心中的喜悦,他搂住了男人,吻了上去。
  即使不说,他知道男人也会信守承诺,等着十六年后和自己再次相见……
  “就送到这里吧……”在街角李炎瑞停下了脚步。
  “你……不让我回去么?”李夕贵为难的皱起了眉。
  “我们不是已经分手了么?”李炎瑞撇嘴。
  “但是我没有地方去啊……”
  “你不是住在林贯翔那里么?怎么不去看小林冉么?”
  “那小子看了十几年了,都看烦了。”
  “我……你不是也看了十几年?”
  “你啊……看一辈子都不会烦的……”说着,吻了上去。
  “唔……别这样了……”轻轻推开李夕贵,李炎瑞的脸红成了一片。
  他向来聪明的头脑此刻不太明白,为什么明明是最后一次见面,明明是分手的仪式,此刻却好似是拌嘴的恋人和好的征兆?
  这是不对的吧……
  “你真的该走了。”李炎瑞吸了口气,认真的看着李夕贵。“从哪里来,就回到哪里去吧。”
  “……”
  十六年的等待,我会遵守的。
  所以……已经是离开的时候了……
  李炎瑞的话让李夕贵无法反驳,此刻已经不能在继续下去了。
  不然只会让彼此更加无法放开对方……
  “那……你要保重。”
  “唔……我知道。”
  “还有,要等我啊……”
  “啧……这个要看心情吧……”
  “那,再见了。”
  “再见……”
  李夕贵转身离开。
  他心里舍不得,但是却不敢回头。他怕自己一旦回头就不可能离开了。
  不远的街角已经可以看到骑着摩托的林贯翔等在那里,对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事情,甚至林冉的父亲也知道了自己和李炎瑞的关系。
  那个一向严肃的男人并没有多说什么,当听到自己是李炎瑞的儿子,这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时,男人只是说了句“别叫他为难”。
  李夕贵从心里感谢这两个人。
  他相信即使自己成长的十六年,有他们陪伴,李炎瑞可以支撑下去。
  然而……
  “小心!”
  “啊……”后背被大力推开,狠狠地趴在了地上。转过头却看到李炎瑞一脸痛苦的卷缩在地上。
  “喂……炎瑞?”
  然而不远的地方,丁雪莹一身白色连衣裙,惊愕的站在对面,而她的手上还有一把染血的刀。
  “炎瑞!”小心的翻过男人,只见对方用手捂住了腹部,衣摆下面已经被血水染红了。
  不远处的林贯翔看到动静已经跑了过来,李夕贵只能痛苦的叫着李炎瑞的名字……
  “啊……”另一声惊叫从丁雪莹口中发出……
  接着李夕贵发现自己的手开始变的透明。他恐惧的抬起头,看到丁雪莹的裙摆被血染红了。
  她要流产?
  李夕贵看着变得透明的自己,然后对上了李炎瑞睁开的双眼……
  “夕贵……”
  “我……炎瑞……”
  “夕贵……”
  四周响起了脚步声,似乎很多人赶来了。
  李夕贵想要收紧手臂抱住男人,但是却发现自己在逐渐消失……一股恐惧攥住了心神……
  “不要……”
  “不要!”
  一头冷汗的睁开眼,对上的是一双满是笑意的眼瞳,黑色眼瞳似乎泛着紫色的幽光。
  “哈!”李夕贵吓的身子猛然退后,撞上了身后的椅背。
  “你睡的还好么?”眼前的男人有着一头白色的长发,整齐的束在脑后,秀美的脸孔偏向中性,一双晶亮的眼睛似乎可以看透一切。
  李夕贵扫向四周,发现自己在一家书店中,然后猛然想起眼前的男子就是那个奇怪的书店老板,言非真。
  “呃……”实在不好意思说自己睡着了,但是想到发生的一切,他又不太确定那个究竟是梦,还是真实。
  “书……好看么?”
  “啊?唔……”无意识的翻看着手里的书,李夕贵实在不好意思开口。
  “这本书的结局似乎并不太好呢。”言非真从李夕贵手里拿过书,随意翻着。“最后回到过去的儿子消失了,父亲也死了吧……”言非真说着,露出了一脸哀伤的神情。
  “什么?”
  “不,没什么,我想世上不会有人可以回到过去吧……如果我可以回到过去,在今天我一定会后悔着没有好好去爱自己的父亲吧。”
  李夕贵愧疚的低下了头。
  他总觉得言非真是说给自己听的,但是却又找不到证据,只好低下头掩饰自己的失态。
  “天色很晚了,你不回去的话,家人会担心吧?”
  “啊?唔……”回头看向屋外,已经是一片漆黑,抬头看着钟表,古朴的大钟还有五分钟便要敲响十点的钟声。李夕贵想起了在家的父亲,急忙站起了身。
  “我想如果我是这书的主角,一定会和父亲再次告白吧?”
  “唔……”
  “也许父亲这里还留有痕迹呢……”言非真轻笑着,将右手按在了腰侧。
  李夕贵看着他的姿势,猛地睁大了眼睛,飞奔了出去。
  “主人?”镜从后面走了出来,接过言非真手里的书。
  “该换蜡烛了……”言非真若无其事的说着,将之前点起的蜡烛挑了挑。
  “噗”的一声,烛火变成了红色。言非真瞅着那烛火,轻轻开口。
  “希望这个故事可以有个圆满的结局吧。”
  “主人……”
  “希望炙烈的红色爱情之火可以让他们涅槃重生……逆爱,想要战胜时间,是需要无穷的勇气的啊……”
  言非真说着,“哐啷”一声,关闭了书店的大门。
  (逆爱 上部完)
  “呯”的一声大门被狠狠的摔上,站在餐桌旁的男人错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了苦笑。
  这样的戏码几乎天天都在上演。温柔的父亲不厌其烦的做着丰盛的早餐,叛逆的儿子厌恶的宁可到街边啃面包,也不肯坐下来喝上一杯热牛奶。
  对于这样的事情,李炎瑞除了苦笑,无法做出任何的表示。
  如果强势的命令,一定会被更加讨厌吧。
  李炎瑞自厌的坐下,无神的大眼盯着桌上的煎蛋,然后顺势拿起面包,夹着鸡蛋送入了口中。
  不咸不淡刚刚好的味道充斥着味蕾,可以说是无可挑剔。但是这样的完美在叛逆的儿子眼里却是最不能接受的。
  李炎瑞除了苦笑,还是苦笑。
  收拾了碗筷,一如平常快速的清洗了碗筷,之后拿起公文包走出了家门。
  从家驱车到公司需要二十分钟,不算太远的距离,李炎瑞到达公司的时候刚好差五分九点。每一日都是这样的准时,仿佛机器人一样无可挑剔。
  “特助早。”
  “早。”
  换上了迷人的笑容,挺直了腰板,西装笔挺的身子让接待处的女职员红了脸,急忙低下了头。
  进入专用电梯一路来到顶楼,自己的办公桌上一如往日,已经放上了一瓶鲜花。李炎瑞撇嘴,无奈的看着秘书小姐。
  “今天这束又是哪来的?”
  秘书小姐早已见惯了高高在上,完美无缺的特助大人露出的无奈笑容,但还是忍不住在心里想着,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男人?眼里掩不住笑意,李炎瑞又是一阵尴尬,索性不再询问,直接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今天早上送来的时候,只有这张卡片啊……”秘书小姐将卡片放在李炎瑞眼前,不意外的看到李炎瑞的眼皮抖了一下。
  那是一张蓝色的卡片,朴素的颜色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上面的字迹工整而成熟。
  又是来邀约吃饭的。
  李炎瑞皱着眉头,将卡片放在了一旁。
  “怎么?这次又是哪家公司的人?”秘书小姐还站在一旁,离正式办公的九点还有两分钟。
  “还是上次的那个小开,真不明白现在年轻人都在想什么……”李炎瑞按着额头。
  寄卡片的人是上一家合作公司的小开,二十五的年岁虽然不算年轻,但是对于李炎瑞而言,那不过就是个孩子。才刚毕业没有多久,和李炎瑞的生意关系也是对方第一次的成功经验,好像从那时候起,小开对李炎瑞就有了一种崇拜心理。从那之后频频的约李炎瑞吃饭,只是每一次都被李炎瑞用不同的理由拒绝了。但即使如此,每一日的鲜花和卡片还是不曾间断过。
  看到李炎瑞无奈的表情,秘书小姐只是抿着嘴低笑。
  “早啊。”
  身后传来了顶头上司的声音。
  李炎瑞平复下心情,扬起笑脸。
  “早。”
  “你这样笑恐怕这里没有人能好好工作了。”上司眯起了眼睛打量着李炎瑞。
  李炎瑞不找痕迹的移开了目光,秘书小姐红着脸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啊,马先生。”看到上司要进入自己的办公室,李炎瑞急忙起身捧着文件追了过来。“这是之前的那份企划。”李炎瑞说着,将文件递出去,抬起头不意外的看到了马先生有些难看的脸色。
  “你又开夜车了?”四十多岁的马先生明显一副责备的眼神,像是看着不懂得照顾自己的弟弟一样。
  李炎瑞歪了下头。
  “也没有。”
  “你不是还要照顾儿子么?这样没日没夜的工作不行吧。”
  说到自己叛逆的儿子,李炎瑞表情有些僵硬,如果需要照顾,自己也不会没日没夜的工作吧……
  这样想着,他摇摇头。
  “夕贵很懂事,所以……还是放些心思在工作上比较好吧,趁着年轻。”以三十四岁的年纪爬到这个一人之下的位置,李炎瑞的能力的确不可小觑。但是正因为年纪轻轻就表现出了比别人更多的稳重和成熟,才会得到马彦年这个上司偏爱吧。马彦年会心一笑。
  “这么年轻,又要一个人养大儿子,很辛苦吧。”
  “还好……”李炎瑞有些尴尬。
  “不像我家的那个,不好好念书不说,还总是和奇怪的人混在一起,真不知道以后他想怎么样。”马彦年说着,露出了为人父的无奈。
  李炎瑞无言以对。
  对于李夕贵,他不知道说些什么。
  每一日早上都要面对儿子的摔门而去,到了晚上,即使自己做了晚饭,李夕贵也不曾睁眼看过,总是在很晚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