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爱(父子,年下)》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逆爱(父子,年下)- 第2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怎么可能。”李夕贵哀叫,“我今天还听到他们在争着来给你换药呢!”
  男人盯着李夕贵的脸,吃吃的笑了。
  “所以啊,一旦一个人就会胡思乱想,如果不看到你的脸,就会感到不安。”
  男人听着李夕贵的话,心底被怜爱充满,柔柔的,仿佛快要溢出来一般,他伸出另一只手,抚摸着李夕贵的头,用温柔的声音说道。
  “那就留下来吧。”
  “唔……”李夕贵将脸埋入了男人的手掌,以此来掩饰心底的压抑,感觉到男人温柔的抚摸,他此刻有一种快要死掉的幸福之感。
  “躺上来吧。”
  看着窗外已经全黑了的天色,李炎瑞推了推李夕贵,将自己的身子向旁边挪了挪。
  “这床太小了。”李夕贵一脸懊恼的看着,按住了李炎瑞的身子。“还有啊,你不要乱动才好,伤口还没有好,不是么?”
  李炎瑞摸摸头。
  “也没有那么严重啦,已经快好了,再过两星期就可以出院了。”说道出院,男人开心的笑了出来。
  “是么?”
  然而,李夕贵的表情却没有放松下来,想起了监狱打算安排丁雪莹和李炎瑞的会面,他便感到不安。
  “你怎么了?不开心么?”
  “不是……是开心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有点不知所措吧。”李夕贵说着违心的话。
  “才不像呢,你看起来就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虽然这么说不好,但是十六岁的年纪,总不该有太多烦心的事情吧。”男人眯了眯眼睛。
  “没有烦心事,唯一的烦心事就是晚上没有你陪着而已。”李夕贵直起了身子,靠近李炎瑞。
  李炎瑞睁大了眼睛,抽动着嘴角。
  “你想干什么?这里可是医院啊……”
  “只是想看看你,想……确认你在这里。”说着,李夕贵吻了上去。
  舌尖轻轻舔着李炎瑞的嘴唇,并没有太过急进。李炎瑞露出了迷茫的神色。
  像是确认一样的小心翼翼,止步不前,不敢深入,但是却也不愿放弃。这样的举动不似之前的李夕贵。李炎瑞微微皱起了眉,手扶住了李夕贵的肩膀。
  “你怎么了?在不安什么?”
  相碰的嘴唇因为李炎瑞的讲话而摩擦,柔软的感觉仿佛挑战着李夕贵的感官。
  想要吞噬对方……
  却,又害怕被讨厌……害怕伤害对方……
  ——你也有着他们的血液,说不定你也是个暴力分子呢……
  狱卒嘲讽的话语又在耳旁响起,李夕贵的手抓紧了床铺。
  “说不定我是个暴力分子吧。”
  “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李炎瑞皱起了眉。
  彼此的唇依旧没有分开,各自的气息已经混在了一起。
  “也许有那样的潜在也说不定,之前就有伤害你……”
  “你是说,打了赵枫霖的事情么?”男人没有阻止李夕贵的靠近,他对李夕贵从来都是放任的。
  “不是……”李夕贵此刻才想起了自己还出手打过赵枫霖,眉头紧紧的皱起来了,对狱卒的话似乎更加深信。“我是说之前……”
  “啊!”男人打断了李夕贵,脸红了起来。“其实,也没有……”声音很小,但是又怕李夕贵退缩一样,大声起来。
  “没有,夕贵没有暴力倾向。”一脸坚定。
  “哈……”李夕贵笑了起来。
  因为男人一句话,自己就觉得安心下来。
  只要从男人这里得到认可,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了。
  李夕贵贴着男人看着对方的眼睛,心里再一次被怜爱充满,只要稍微上前就可以拥有对方,感受对方的气息。
  因此根本不需要退让……
  李夕贵吻了上去……
  这一次仔细的舔过了男人口中的每一寸柔软,仔细的品尝个中味道。
  在最后和男人的舌头交缠在了一起……
  男人主动用舌头裹住自己的,然后微微探入,就可以感受到快要抵住男人喉咙的深邃,那种仿佛被对方吞入的错觉,让李夕贵感到无法自拔。
  想要更多……
  身体逐渐在发热……
  尽量的靠近了男人,也没有被推开,因此变得大胆。
  手已经探入了男人的病号服中,然后触到了男人腰间的纱布,像被烫到了一样,猛然清醒,松开了手……
  “啊……对不起!”李夕贵担忧的看着男人,随后低下头一脸懊恼,等待对方的责骂。
  “不,没什么……”男人的气息有些紊乱,胸口起伏不定,脸上有着情动的潮红。“我也……很抱歉。”
  “不……”李夕贵觉得自己胸口又开始灼热起来,眼睛不受控制的瞟向因为刚才的拉扯而袒露的,男人的胸膛。
  胸前的朱红在病号服下若隐若现,李夕贵又开始呼吸困难。
  “这里……都硬了……”他伸出手按上男人的胸口。
  “啊……”男人难为情的捂住了嘴巴,将出口的呻吟挡了回去。
  李夕贵抬起头,看向男人。
  “已经有感觉了,怎么办?”
  男人瞪大了眼睛,委屈的看着李夕贵。
  “我这里已经有感觉了……怎么办呢?”转过了身子,将已经鼓起的股 间展露给男人看,毫不知羞耻,乞求安抚。
  “我怎么知道!”男人委屈的大叫。
  “你这里也有感觉了吧?”触动着男人胸前的挺立,猛地掀开了被子。
  “啊!”
  果然,男人腿间并不逊于自己,只是一层纯棉的病号服并不足以遮挡,垂贴在腿上的布料将男人的形状姣好的呈现出来。
  李夕贵着迷的看着。
  “已经这样了……”
  李夕贵听到了自己吞咽口水的声音。
  “如果放任不理的话,不好吧……”
  抬起头,祈求的看着男人。
  “你想怎样啊……”男人几乎想要尖叫了。
  “让我做吧?”李夕贵盯着男人,似乎并不想给男人说“不”的机会。
  男人盯着李夕贵,最后深深的叹了口气……
  腰间的纱布有些刺眼,遮挡住了刀口,同时遮挡住了男人十六年前那条几乎要命的伤口。
  李夕贵小心的用手抚过纱布,手精准无比的停留在了十六年前的疤痕上。
  “我不会做到最后的,只是这样你也很难受吧……如果不发泄出来。”
  “唔……”男人抿起了嘴。
  他不是不懂李夕贵的意思,只是看到自己的儿子说出这样的话,感觉有些奇怪。
  李夕贵用手包裹著了男人的勃 起,透过裤子感受着男人的形状,感觉到手中的东西胀大了一些,自己的下身也感到一阵紧致。
  现在不可以太过激动吧……
  李夕贵小心的褪下了男人的裤子。
  “我不想弄脏你的衣服。”
  “唔……”比起直接做,现在这样更加让男人难为情。
  找来了毛巾放在一旁,李夕贵握住了男人的勃 起开始上下□。男人起先还可以保持矜持,但是没有多久,就已经浑身颤抖起来了。
  死命咬着嘴唇的样子想让人更加多欺负他一些,但是看到嘴唇上的牙印时,又不可避免的心疼。
  于是——
  “别咬着了,如果怕出声的话,就咬我的吧……”
  然后——
  奉上了自己的唇,深深的抵上,吮吸着对方口中的津液。
  忘情的……挑弄……
  品尝到甘甜的时候,仿佛忘记了自己身 下的胀痛,只希望时间可以就此停住。
  男人的呻吟声逐渐变大,每一声甜美的声音都被李夕贵吞入了腹中。
  仿佛这样就可以和男人合为一体,永远都不分开……
  但是,沉痛压抑的心情却没有减少,李夕贵轻柔且霸道的用舌头侵入对方,却无论如何都不能被满足一般,只想苛求更多……
  这样不安的心情,不知道如何缓解。
  李夕贵流下了泪水……
  男人的身体仍旧在颤抖,双手难耐的攀附住了李夕贵的双肩。
  “哈……哈……”无法合上的嘴角流下口水,全被李夕贵添入口中,更加增添了淫糜的色彩。
  再也无法忍耐,双腿激烈的痉挛后,大量的白浊液体喷洒在了李夕贵手上。
  男人失神的靠在床上。
  李夕贵拿过一旁的毛巾,擦拭着男人的下 体,但是对于沾满了男人体 液的手却置之不理。
  “你……的手……”男人不解的看着李夕贵。
  “啊?哦……”李夕贵扬起了满是体 液的手,忽然露出了恶魔一般的笑容,凑近了男人虚弱的脸孔。“你的所有我都不想放过。”
  伸出舌头,舔过手指,白色的液体沾在红色的舌头上,形成淫 秽的景象,让男人红了脸,皱着眉。
  “很脏,吐掉。”说着,想要伸手阻止。
  李夕贵却摇着头躲开了男人,站起的身子,双腿间是为释放过的紧致,让男人瞬间闭上了嘴。
  “现在要忍耐,不能进入你,那么就让我将你的东西全部喝下吧。”李夕贵笑着,鲜红的舌尖卷起了手上的粘液。
  本来恶心的画面,此刻却有着说不出的感人。
  男人无法言语,亦不知道如何阻止。
  他看着李夕贵一滴不剩的舔净了手上的体 液,忽然直起了身子。
  “你过来。”
  李夕贵惊讶了一下,随后顺从的走了过去。
  男人的下身还是赤 裸的,他用手撑到床边,然后解开了李夕贵的腰带……
  十六岁的少年已经有了强健的体魄,身下的尺寸自然不能小瞧。
  李炎瑞有些怔愣的看着李夕贵身下的庞然大物,有些不知所措。
  “怎么?很吃惊?”李夕贵笑了出来。“这样的尺度只算一般吧,上次进入的时候……”
  “上次进入的时候,我可是很疼的。”李炎瑞愤愤的打断了李夕贵。
  “我还会长吧。”李夕贵坏心的看着男人挫败的脸孔。现在已经是不分上下了,如果自己的身体还可以发育,说不定在尺寸上,将会完全压过男人。李夕贵想着吃吃的笑了。
  李炎瑞白了他一眼。
  “让我也为你服务吧。”说着,李炎瑞狡黠的眨了眨眼睛,在李夕贵来不急反应的时候,一口含住了他的分 身。
  “啊……”下 体被温热的口腔包裹的一霎那,是不同于贯穿对方身体,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
  仿佛像是珍宝一样被小心翼翼的对待了……
  如果说被肠道包围的感觉是在天鹅绒的丝绸中,那么此刻在口腔中就是另一种刺激的感觉。
  李夕贵可以感受到敏感的分 身被牙齿轻触时的兴奋,以及被舌尖挑动时的无措。
  就好像现在的自己一样……
  在甜美和危险的包围下,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铃 口被舌尖挑动……
  龟 头被喉咙吮吸……
  自己的尺寸对于男人的口腔而言太过庞大,但是男人仍旧努力的吞吐着。
  连身 下的双球都很好的爱抚,李炎瑞的技巧很好,李夕贵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他急促的呼吸着,接着便在男人的口腔中射 精了。
  男人被突然射入的精 液刺激的连连咳嗽,趴在床铺上一脸难受。
  这时,李夕贵无法再去回想刚才幸福的瞬间,急忙低下身,拍着男人的后背。
  好不容易男人顺过了气,因为咳嗽而憋红了的脸,还粘着体 液,看起来更加的淫糜。
  让李夕贵的胸口又开始骚动不已。
  “这样的味道亏你吞的下去。”男人一脸受不了的神情。
  李夕贵蹲下了身子,将脸孔和男人平视。
  “因为是你的,才可以吞下去。”
  男人红了脸。
  “因为是你的,才不觉得难闻……受不了什么的,其实是因为受不了主人吧。”
  男人直起了身子,眼神四处游移。
  “你啊……越来越会说话了。”露出了无奈的表情。“这样下去说不定会很受欢迎。”
  “我很受欢迎的话,你会嫉妒么?”
  “你再说什么啊……”
  “如果我很受欢迎的话,你会不会嫉妒的发狂呢?”
  “如果在这个社会里,不受欢迎的话,根本没有办法生存吧。”
  李夕贵皱起了眉。
  “我可是因为你太受欢迎而感到寝食难安呢。”
  因为男人太受欢迎了,所以自己才会不安。
  男人总是一脸好人的样子,很少拒绝人,表现的也是八面玲珑,无论是人际关系,还是办事能力,都完美得叫人咋舌。
  正因为如此,自己才会讨厌。
  说不定那并不是讨厌,而是深深的嫉妒……
  “我可是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嫉妒了……”
  “你胡说什么啊……”男人受不了的摇头,推开李夕贵,开始拉扯自己的长裤。
  “就是因为嫉妒,才不想看到你。”李夕贵接过男人的长裤,替男人穿好。“不想看到你对谁那么好,对我也是一样……所以才会讨厌。”
  男人沉默着,过了片刻才开口。
  “已经过去了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