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爱(父子,年下)》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逆爱(父子,年下)- 第3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男人红了脸,但还是不屑的哼了出来。
  李夕贵满心都是喜悦,看到男人别扭的表情,吻了上去……却因为男人唇边的胡子,而哀叫出声。
  “你的胡子……”
  “还不都是因为你!”男人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李夕贵,李夕贵只能不住傻笑。
  受不了的叹了口气,男人搂住李夕贵的脖子,狠狠地吻了上去。
  男人的接吻技巧很好,根本不需要担心会被扎到……李夕贵沉寂了几日的欲 望被轻易的勾了起来,手握住了男人的腰,向着自己怀中带去……
  “你害我输了一场比赛。”男人却在这个时候松开了他,满脸不悦地开口。
  “啊?”动作停在了一半,李夕贵尴尬的看着男人。
  “还好我还报了其他的比赛,还有居然连学校开放日都不打算让我知道。”男人又露出了生气的样子。
  “对不起……”
  “所以,剩下的比赛我要全部获胜!”男人激动的举起了手。
  “啊?可是……”
  “下一场很快就要开始了,所以我们过去吧。”男人挣开了李夕贵的怀抱,拉起了他的手。
  “但是……总要……”李夕贵为难的看着自己半勃 起的下 身,腿呈现一种奇怪的姿势。看到男人不悦的表情,他急忙将到嘴的“先做一次”变成了“先上个厕所吧”。
  男人扫过他的下 身,那样明显的变化男人不会不知道。
  但是,却故意无视了。
  “马上就要开始了,我已经听到广播了……如果输了的话,你就准备回自己房间睡觉吧。”男人恶意的扬起了嘴角,松开李夕贵,自己向着操场跑去。
  “诶?”李夕贵还要讨价。
  广播却开始播送报到的信息。
  李夕贵看着男人跑远的身影,哀叫了一声,以别扭的姿势追跑了过去……
  这一次,他绝对不会放手了。
  也有了绝对不会伤害对方的自信了。
  “噗!”火苗闪了一下,便熄灭了。
  言非真扫过一旁燃烧殆尽的蜡烛,拿来剪子将蜡烛剪掉。
  然后将自己面前的书“啪”的一声合上,放上了书架。
  “主人?”
  “总算是完美的结局不是么?”言非真温柔的笑开,摸着书背的手不断的摩擦着。
  ——爱情之中,年龄不是问题,只是……要有排除万难的觉悟,和坚定的信念而已。
  (逆爱完)
  承君不弃,草草收尾。
  总之,结尾就是如此了。
  至于番外篇,是会有的,不过要等两天^^
  因为写好的不在这台电脑中,可能大概要等到周末才能拷过来。
  还有就是打算写100问,以及其他生活片段的番外,以甜蜜为主吧。
  所以番外篇大概会陆续更新的。
  当然如果大家有任何想看的片段,或者题目,都可以告诉雁,雁大概会考虑写吧(笑)。
  至于相关的其他作品的话,有打算写林冉和老师的故事,当然是以后了,而且当然还是年下了。
  林冉是个正直向上的好青年,所以感情上不会像这对这样偏激吧,大概会以理解和甜蜜为主吧。
  当然写了的话,会在这篇给出链接吧。
  目前的日程大概是今年吧,林冉的故事会开始更新吧(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至于新篇的话,会在周末放上来吧,也在另一台电脑中啊。
  会继续去写无双系列吧,继续讲述慕容家的事情啦。
  总而言之,很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和爱护,对于夕贵也好,对于炎瑞也好,还是对于雁本人也好。无论如何,你们的支持,都是我继续写下去的动力。
  最后是关于这篇文的话题吧。
  说到爱情,虽然看起来很平淡,但是很偏激的爱也是存在的。
  不然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人上节目,家庭调解,或者是恋人间的问题了。
  当然,我有承认烂尾了。
  但是之后的篇章内会努力吧,努力避免烂尾(笑)。
  关于夕贵的想法,看到有人说像绝爱,不过其实他的原型,大概是木原音濑小姐笔下的高岛透吧,说起来,我最喜欢的木原桑的文,就是cold系列了。很喜欢藤岛先生对透那种毫无保留的爱情,但是在那当中透对藤岛也是相当暴力的,因此在这篇中,强*的过程,在暴力程度上并没有cold强烈,因此我认为在生理上还是可以忍耐的。
  当然了,两次的过程其实都可以解释为,夕贵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吧。
  因为作为父亲,并没有从真正意义上拒绝他,如果想要拒绝的话,一定可以做到吧(笑)。
  因此,这里我并不觉得是强*哦……
  当然作为这一篇,编辑和我说H的尺度太高了。
  其实我有些惊讶呢。
  不过怎样都好,说不定60年大庆的时候会撤文吧,毕竟他的描写的确有点……露骨吧(笑)。
  当然被说的最露骨的还是楼兰那一篇啊,不过还好该河蟹的部分我已经删掉了(叹)。
  总之,过去曾经被投诉过,所以有被锁文。
  我在这里只是希望,如果任何人看了任何不适应的东西,或者篇幅,我希望可以私下同我讲,我会改,甚至会删,但是我认为投诉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渠道,尤其是在H问题上投诉。
  当然如果投诉的那张真的很过分,我不会说什么。
  但是如果说,投诉的那张其实在尺度上并不是太过分,或者别人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话,我想我很难接受这样的结果的。
  至少,我希望读者可以尊重作者,不要乱投诉,当然也不要乱骂脏字。
  到此为止,正文全部结束了,之后是番外。
  谢谢大家观赏。
  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我……
  雁
  2009…7…1
  站在讲台上,这是男人十八年前曾经站过的地方,身为儿子参加了父亲的高中毕业典礼,说出去任何一个人都不会相信吧。
  如今,自己站在了和当年男人一样的位置,嘴里机械的念着演讲稿,心里却感到一丝微妙。
  直到自己代表所有毕业生鞠躬,弯下腰的一霎想起了男人早上的话语,身体忍不住战栗了起来。
  李夕贵有些难耐的并紧了双腿,企图掩饰股间的变化。
  即使没有人看得到,心里却好似烧着了一般的羞耻。
  想起男人也会引起反应,这样的自己根本就是个野兽……
  如果被男人知道会怎样呢?
  男人一定会无奈的,抿起嘴角看着自己吧。
  想到男人那个样子,李夕贵的羞耻感一下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身体的焦躁感。
  “今日之后,你就是大人了啊。”
  早上的时候,男人这样讲着。
  李夕贵点头,心里想着男人的潜台词是什么。
  “今后,就要学会独立了啊。”男人像是感慨一样的开口,眼神有些游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让李夕贵皱起了眉。
  他讨厌掌握不住男人想法的感觉。
  但是本身的年龄,阅历的差距,让他无法去掌握男人。
  这是一定的吧。
  因为男人早就在社会中摸爬滚打多年了,说起来,自己还是个孩子……
  想到孩子这个称呼,李夕贵又一次焦躁起来,忍不住“啧”的一声。
  男人因此看了过来。
  既是父亲,又是情人,在和对方两年前确立了关系之后,压抑了多年的感情一下子发泄了出来。
  十八年前是身为儿子的恋人开口告白,在十八年后却是自己挽回了对方,对于这件事情,男人到现在仍旧耿耿于怀,但是想到恋人那张委屈的脸孔,便会将心底恶质的玩笑全部压下去,再也无法升起逗弄恋人的心思。
  被吃的死死的了……
  男人总是会有这样的想法。
  他有些不甘的看向恋人,同时听到了恋人那声自喉咙发出的声音。
  “你不用担心以后,至少等你要在社会摸爬滚打,还有几年的时间呢。”
  一眼就被男人看穿了心思,李夕贵更加懊恼,他抓着自己的头发,将下巴放在了桌子上,挑着眼睛看向男人,像夏天趴在地上的狗。
  男人皱起了眉,戳着李夕贵的额头,“你这幅样子真难看,怎么讲今天也是毕业礼吧。”
  “但是,你不会去啊……”李夕贵的脸更加难看,泫然欲泣的表情好似真的一样,让男人皱紧了眉头。
  其实男人很期待这一次的毕业礼,无论是身为父亲还是恋人,看到李夕贵毕业都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本来已经答应了恋人,但是公司临时来了个难缠的客户,李炎瑞不得不在这一日去谈生意,前几日告诉李夕贵的时候,对方立刻摆出了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让李炎瑞几乎就要拒绝公司了。也许是因为经历了太多,李夕贵也在不知不觉间成熟了许多,在得知这个消息时,一霎的难过之后,他吸了口气,努力平静的劝慰男人。
  “既然是工作那也没有办法了。”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很难过,这样的事情欺骗不了既为父亲又是情人的李炎瑞。
  但是要怎么补偿,李炎瑞对此一无所知,只好跟着叹气。
  李夕贵收下了毕业证书,看着上面红色的蝴蝶结,心情一阵激动,但是想到只有自己一个人,就觉得凄凉无比。即使毕业也不能让他感到一丝的开怀。
  “怎么了?这样可不像你啊,前几日不是还很期待今天么?”站在一旁的林冉虽然说着调笑的话语,但是脸上却同样没有开怀的表情,反倒是依依不舍。
  李夕贵“啧”的一声,“你不是还是一样,这么没精打采的。”
  林冉跟着苦笑了出来。
  为了躲避成群的学妹学弟,李夕贵两个人躲在了校舍的后面,放置体育器材的房屋旁。
  “为什么不跟你老爸拍照呢?”李夕贵将身子缩在阴影里,挑着眉看着林冉。
  “不想去。”林冉将头转了开,露出了疲惫的表情。
  这让李夕贵感到好奇,他站起了身子,看着友人。
  “你怎么了?”
  林冉的眼神有些恍惚,他摇摇头,“没,只是觉得中学结束的太快了……”
  李夕贵也转开了头,“我倒是希望自己可以快些长大啊。”他抓着头发,“等到大学毕业,就可以工作了吧,到时候就可以和别人站在一样的地方了。”
  林冉“唔”了一声,感同身受的点头。
  “是啊,到时候自己就不是小孩子了,就不会再被取笑了。”
  “说的也是啊……”
  不知道林冉有着怎样的烦恼,李夕贵对此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两人站在这里,无聊,却又无处可去。
  不远处跑来一个人,看样子,李夕贵一眼辨认出了是自己的高三班主任。
  “方老师。”李夕贵站直了身子。
  方维希有些气喘吁吁的,汗衫因为烈日而贴在了身上,几缕头发也贴在了额头上,让方维希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了一些,反倒像个大学生。他吸了口气,眉头轻皱着看着林冉。林冉甩了甩头,才有些不甘愿的叫道:“方老师。”
  方维希这才转开了头,看向李夕贵。
  “你们怎么在这里,咱们班要去合影。”
  “合影?”林冉和李夕贵同时开口,然后兴趣缺缺的别开了脸。
  方维希叹了口气,“是啊,家长也都等着你们呢。”
  “算了吧,老师。”李夕贵撇嘴。
  “是啊,老师,不用算我俩了。”林冉也是一样挑了挑眉。
  方维希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可是……”
  “我没有太大的兴趣。”李夕贵转开了脸,想到每个人都有家长,只有自己是一个人孤零零的,就不像过去。然而林冉不知道为什么,也是一样,几乎不屑的转开了头。
  “但是……你父亲坚持要等你。”方维希一脸郑重的看向李夕贵。
  “这不可能。”李夕贵瞪圆了眼睛,随即苦笑,“老师,虽然今天是最后一天,你做我的老师,但是这样的玩笑还是不要开的好。”
  方维希皱起了眉,“我可没有开玩笑,李先生刚刚赶过来的。”
  李夕贵一霎那睁圆了眼睛,难以置信。接着下一秒钟,脸上的笑容便扩大了,几乎忍耐不住的大叫出来。
  “真的?”
  方维希有些奇怪的看着李夕贵,叹息道:“老师不会开这种玩笑的。”
  “那我就先过去了。”李夕贵几乎迫不及待的跑开了,他的话音最后消失在了空气中。
  方维希看着林冉,眉头轻皱着。
  “毕业了,不开心么?”
  “不在老师的班上有什么开心的?”
  “……那我先过去了。”
  “我不知道老师要逃到什么时候。”林冉在方维希背后嗤笑出声,方维希如同受惊的兔子一样,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林冉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拐角,自嘲的笑了出来,颓废的蹲下了身子,将受伤的表情埋入了手掌中。
  “你怎么会来呢?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