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爱(父子,年下)》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逆爱(父子,年下)- 第3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懊恼着,却也任性着。
  听到了男人的痛呼,李夕贵立刻松开了手。
  有些急躁了……
  他懊恼的放开男人,坐在了地上。
  已经有了反应的样子很难看,但是却不想去管,坐在地上的样子很凄凉,却故意这样,想要男人自责。
  男人果然转过了身子,摸着自己的脸。
  “我不是想要拒绝你。”
  男人乖顺的叉开了腿,坐在了自己身前,握住了自己的挺立。
  有些粗糙的手摩擦着自己的前端,彼此都已经有了反应,看着对方兴奋的样子,李夕贵的反应更加强烈,灼人的温度将自己焦躁的心情清晰的传递给了对方。
  男人的手有些颤抖,但是还是按住了李夕贵的双肩,叉开了腿,在对方来不急劝阻下,坐了下去。
  “啊!”
  “啊……”
  男人仰起了后颈,对于勉强纳入的巨大让他无法适应,被撕裂的同时感受着灼伤的痛楚,一如对方激烈的感情,打入体内的凶器让他无所遁形,然而这一切都是自找的,在最开始就已经有了觉悟。
  李夕贵的汗水流了下来,渗入了眼睛里引起了一阵疼痛,让他看不清男人的表情。
  被搅住的地方疼痛着,但是同时感受到了如同丝绸一般的柔软,心……逐渐的平复了下来。
  “我可以动么?”李夕贵试着询问。
  男人湿润的眼睛看向他,摇了摇头。然后在李夕贵不解,且可怜兮兮的目光下,缓慢的撑起了自己的身子。
  “你……”男人的举动让李夕贵感到错愕,但是下一秒体会到了对方的用心时开始兴奋起来,忍不住笑了出来。
  男人皱着眉,对于对方喜形于色的样子感到无奈。
  明明还是孩子,但是身体已经是个成年人了。
  他艰难的移动着身体,在快要离开对方的时候,忽然腰间一沉,他“啊”的一声大叫出来,身子被拉了下来,体内的凶器毫不犹豫的打入了自己的最深处。
  他摇摇欲坠的看着恋人。
  “抱歉。”
  恋人道着歉。
  “我不是故意的。”
  恋人抬起了他的腰。
  “但是太想你了。”
  然后又将他放下。
  “每一天都想着这样做。”
  恋人的动作没有停止过……
  “只要想着你,这里就会叫嚣,你明白么?”
  恋人的动作开始加快……
  “每一日对于我而言都是煎熬,但是如果只想着这种事,一定会让你为难的。”
  恋人的脸露出了难过的表情,但是动作却丝毫没有减少力道……
  “如果我毕业了,独立了,就意味着可以站在同一条战线了吧。”
  恋人俯下了身子,找寻着他的唇。
  “之后我想成为你的爱人。”
  恋人加快了动作,在他无法反应的同时,将滚烫的液体射入了他的体内。
  “啊……”
  恋人搂着他,身体依旧契合在一起,恋人丝毫没有放开他的打算。
  “真想这样一辈子……”
  “不用工作么?”
  缓过神的男人开始说话,开口的语句就无比的犀利。
  “不用挣钱么?”
  一旦回过神,男人就会变的急剧攻击性,然而在自己怀里的时候却又无比的听话恭顺。
  “你知道读大学需要多少钱么?”
  男人的言语自己无法反驳,在仍旧需要男人金援的情况下,自己独立的宣言无力且苍白。
  但是……这份心情是不变的。
  “我可以打工。”他搂紧了男人。
  “让我做你的爱人吧。”
  男人变得沉默了。
  对于爱人这个称呼,两个人有着共识。
  不是父子的关系,也不是情人的关系,而是一起维系家庭,共同生活下去的两人之间的关系。
  也就是平等且对立的。
  想要获得爱人的称谓,首先要做到的就是独立吧。
  李夕贵心里明白,但是真正要做到却是很难的。
  他心里有些害怕,如果不能独立的话,在男人眼里恐怕自己永远都是孩子,需要他包容照顾的孩子。
  这是他所不愿的。
  所以,李夕贵才会焦躁,才会苦恼。
  “让我成为你的爱人吧……也许现在还不够资格,但是我会努力。”他吻着男人汗湿的发鬓,咸咸的味道刺激着味蕾,身下又开始蠢蠢欲动。
  “唔……”不是不想让对方成为自己的爱人,但是身为对方的父亲,对于坚持了两年的恋情,李炎瑞仍旧会不安。但是感觉到恋人在自己体内的胀大时,他将怀疑和劝慰吞下了喉。
  “不想在你心里仍旧留有儿子的影子……”充斥了对方的肠道,彼此的温度又开始上升,但是他并不急于解决,反而享受着这种感觉。
  “我不想……做你的儿子……”心里却难过的快要哭出来了。
  无论多少次的拥抱,仍旧无法满足。
  因为在对方眼里,自己是恋人的同时,也同时是人子,因此总认为男人对自己的喜爱并不如自己纯粹。
  “你这么讲……是什么意思啊?”男人抬起了头,眼里有着控诉。“爱人什么的,是要你学会独立,这个和你是不是我的儿子并没有关系。”
  “……”
  “你连这个都不明白,根本就是孩子吧。”
  “……”
  “如果只是□,找谁都可以吧,我是不会和自己的儿子随便做的变态啊,这个两年前不就说过了么?”男人咆哮出声。
  “对不起……”李夕贵吻着男人的脸。
  自己是清楚的,对男人的心很清楚。
  但是会忍不住胡思乱想,因为自己还是孩子,因为自己的无能,所以惧怕。
  因此急需证明。
  男人也看出了恋人的焦虑,那是在成熟前的不安期吧,但是认识到了自己的无能,那么离长大就不远了吧。
  他并没有生气,反而欣慰的笑了。
  温柔的揉着对方的头发。
  “你啊……早就是我的爱人了。”
  “什么?”一霎那的受宠若惊,让他坐直了身体,体下相连的部位搅动着,男人发出了痛呼。“啊……”
  男人的眼睛因突来的疼痛而渗出了泪水,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是无奈且欢愉的。
  “我说,你早就是我的爱人了,没有你的话,我无法独自活下去。”男人说着,吻上了恋人的唇。
  在对方还处在震惊的痴傻中时,男人发出了“啧”的一声,吞噬了对方……
  “我在餐厅订了位子呢……”男人困顿的躺在床上,慵懒的说着,话音中有着不甘。
  李夕贵侧过了身子,搂住了男人。
  因为回到家两人就开始拥抱,男人的放纵让李夕贵一次要了个够,等到李夕贵尽兴之后,已经错过了晚饭时间。两个人只好吃了泡面,李炎瑞一直在抱怨着没有吃到五星级酒店大餐的事情。这让李夕贵感到愧疚。
  但是,却没有后悔。
  两年前两人确定了关系,男人却没有让李夕贵立刻住进自己的房间,原因是因为李夕贵还没有成年。
  由于自己当时的落跑行为,两人同居的关系也降格成了分居,之后因为李夕贵的学业,这两年两人一直是分居状态。
  今日,李夕贵终于如愿的躺在了李炎瑞的床上。他搂着男人,笑得一脸甜蜜。
  “你什么时候换了大床呢?”揉着男人的腰,将身体贴了上去,李夕贵全无睡意,蹭着男人的脖颈。
  男人难耐的扭动着脖子。
  “是不是两年前就换了大床呢?”李夕贵一味的猜测着。
  “如果是那样的话,岂不是你一个人躺了两年的大床?”李夕贵一脸可惜的开口,“晚上的时候会不会觉得床太大?会不会觉得很寂寞,难道不会想我么?”虽然从男人嘴里得到了承认,却仍旧不知满足的想得到更多的肯定。
  这样的恶质一定是遗传自男人。
  “你说够了没……”男人受不了的转过了身子,夜色中晶亮的眼睛瞪着李夕贵。
  “我只是想知道,你有没有像我想你一样,想着我。”李夕贵又露出了委屈的神情。
  男人叹了口气,在被子下面拉住了李夕贵的手。
  “有。”
  “真的?”这样的话,李夕贵永远的都听不腻。
  “嗯。真的。”男人认真的看着他。
  “每夜都会想,想你。”
  “想我什么?”李夕贵的眼睛亮了起来。
  “想你什么时候毕业。”
  “啊?”
  “想你的升学有没有问题。”
  “……”
  “想你进入大学后会怎么样。”
  “……你是耍我的吧。”李夕贵挫败的大叫,翻转了身体平躺着,有些赌气的嘟起了嘴。
  男人笑着,翻身趴在了他身上。
  “不是耍你的。”
  男人的眼睛很亮。
  “作为父亲又或者是情人,都希望看到你是最出色的。”
  男人认真的开口,眼里满是骄傲。
  李夕贵的心一下子被填满了起来。
  “炎瑞……”他温柔的叫着男人的名字,看到了男人眯起了眼睛。
  “我不知道……”他摇着头,神情有些痛苦。
  “我不知道该怎么爱你才可以,才足够。”他拉下男人的头,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上。
  “可以生为的你儿子真是太好了。”他激动的想要哭泣。
  男人却在他怀中笑着。
  “是么?”
  “可以做你的爱人真是太好了。”
  “……”男人没有说话,手抓紧了李夕贵的衣服。
  “可以这样一直下去真是太好了。”李夕贵反手抱紧了男人,声音颤抖。
  “那就这样一直下去吧。”男人浅笑着,反手搂住了李夕贵。“就这样一直,不要松手,一起走下去吧。”
  “唔……”李夕贵抬起头,深深的吻住了这个男人,将自己满心的爱恋传递了过去。在感受到对方温柔的回应时,他幸福的哭了出来。
  (爱人完)
  李夕贵不停的看着手表的指针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可是手上的工作似乎还没有结束的迹象,他不禁暗自擦了擦额角的汗水,心底乞求着上司尽快放人。
  今天是七月五日,是父亲的生日。
  说到父亲,对于李夕贵而言,不仅仅是父亲这么简单的存在,同时那个名叫李炎瑞,生下自己的男人,同时还是自己的恋人。
  这样的关系已经维持了九年了,在人前,两人是孝顺的儿子和慈爱的父亲,但是在人后……李夕贵想到男人越发不可动摇的地位,额头再一次不受控制的留下了冷汗。
  “好了,今天就先到这里吧。”
  终于听到了上司放人的命令,李夕贵猛地抬起了头。
  “做到这么晚,真是不好意思啊……何况今天还是星期日。”上司不好意思的讪笑,虽然从他的表情完全看不出来。
  李夕贵叹了口气,上司这么说了,自己也不能在抱怨什么了。
  “没关系,没关系……”
  上司歉意的看了眼李夕贵,再次开口。
  “今天一早才发现文件被弄错了,情急之下只好打给你了。”说着,上司双手合十。
  李夕贵看了眼手表,再有十分钟就到十一点了。从这里到家大概要一个小时,不出意外的话,自己也许还可以和父亲在十二点前见面。但是也只是限于不出意外。
  李夕贵叹息着,想起早上起床的时候,男人一脸正经的拉着自己的衣领,如此说道。
  “今天可是我的生日啊!”
  男人如此说的时候,李夕贵还没有完全清醒,昨夜虽然在十二点的时候和男人说了生日快乐,但是想要男人的时候,却被对方无情的打断了。
  男人当时也说了同样的话。
  “从现在开始的未来二十四个小时,可是我的生日啊。”
  “这个……我知道。”李夕贵一边吞咽着吐沫,一边开口。
  “那么,之后的二十四个小时,可都要听我的。”男人眯起了眼睛,不容质疑。
  李夕贵听着,心里不住的打鼓,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男人发号命令的时候,不可不听,这已经是彼此确立了关系之后,不成文的规定了。
  如果不小心犯错或者越界,恐怕不是一句sorry可以解决的。
  李夕贵想着,无奈的点头。
  “那你想怎样呢?我的父亲大人。”
  听着李夕贵对自己的称呼,李炎瑞眯起了眼睛,一脸算计的样子让李夕贵脊背发凉。但是他接下来的话,又让李夕贵幸福的好似飞上了天。
  “今晚就好好的服侍我吧。”
  解开睡衣,脱下底裤。
  一系列的动作都已经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行云流水一般的动作不需要任何的思考,但是即使做了很多次,每一次依旧让李夕贵兴奋到不能自己。
  父亲的身体依旧白皙,只是不再那样年轻,算算年纪,如今已经四十五岁了呢。
  李夕贵摸上这具已经年老的躯体,却不觉得别扭,仍旧感到自己心跳加速,像是初恋的男孩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