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爱(父子,年下)》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逆爱(父子,年下)- 第3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技术这么好,真不知道你是不是有偷练过。”嫉妒的语气,怀疑的眼神,其实明知道不可能的事情,却故意这样出口。
  男人笑了出来。
  “我当然是经验丰富了,不然怎么会有你这么大的儿子呢?”他说着,亲吻上了李夕贵仍想开口的唇,将对方的抱怨吞入了口中。
  “不过,这个生日虽然只有短短的五分钟,我却很高兴。”
  李夕贵听到男人这样的话,温柔的笑了。
  他摸着男人的头发,柔声祝福着。
  “生日快乐,我的父亲大人。”
  李炎瑞也回以温柔的笑容。
  “谢谢你,我的爱人。”
  李炎瑞说着,温柔的吻上了李夕贵的额角。
  (女王的生日篇 完)
  ——你是上天恩赐的宝物,我满心期待,感激上苍。
  他仰头看着天空,微微阴沉的天色如同他的心情一样。他迈着缓慢而沉重的步伐,向着这里唯一一所监狱走去。
  高墙内关着无数的犯人,真的犯罪,还是冤狱都好,其实都与他无关,但是如今他站在门口,表情严肃。他所要看望的是自己亲手送进去,唯一一个与自己有过关系的女人。
  那个女人该是自己的妻子,不……即使是现在她也是自己的妻子。
  即使没有爱着,仍旧承认了女人的身份。
  因为,这说不定是自己的罪孽。
  李炎瑞叹息着,走到了门口。
  狱卒不住的打量着这个年轻,样貌俊秀的青年,看样子不过二十岁,本来好看的眉眼如今笼罩着一层阴霾,如同灰暗的天空一样。
  这样的男人,即使是见惯了犯人的狱卒也会心生不忍。他走向了男人。
  “你来找人?”
  李炎瑞眼神哀伤,带着说不出的忧愁,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在这里面?”
  男人良好的外表,很难让人同犯人连想在一起,尤其是这样年轻的男人,难道里面关着的,是他的母亲?
  李炎瑞又点了下头,眼神不住的瞟向门内,他轻轻的开口。
  “我来探视我的妻子。”
  “妻子?”狱卒愣了愣,露出了不相信的表情,“你在开玩笑吧。”
  狱卒上下打量着李炎瑞,这样年轻的男人已经结婚了么?他在心底怀疑着。
  李炎瑞轻抿了嘴角,眼里渗入了年轻人的惶恐不安。
  “我的妻子怀孕了,因为我之前不方便来,所以一直……”
  对于关在监狱里,他称作妻子的女人,李炎瑞一直在心里愧疚着。
  即使被对方一刀刺入了腹中,即使性命险些不保,李炎瑞仍旧觉得这些都是他应得的。
  因为爱上了自己的儿子,为了要让自己的爱人出生在世上,他残忍的牺牲了狱中的女人。
  他缓缓的记起,那一天自摩天轮上下来,冰冷的刀子插入腹中的感觉,没有想象中的疼痛,那时的自己,所有的心神都放在了恋人身上。恋人自称是自己的儿子,从未来到了现在。如此荒谬的言论,李炎瑞并不会采信,但当身旁的一切都被对方言中的时候,他不能在欺骗自己。
  本想着断绝这段孽缘的自己,却因为对方一句“等我长大”而动摇了,就连作为最后分手的见面也成了约定来生的契机。
  李炎瑞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如此微妙的变化,但是当时自己的心中只有恋人,因此才会毫不犹豫的挡在了恋人身前。当刀子插入腹部的时候,他看到了女人惊恐的眼神,以及恋人逐渐变得透明的身体……
  直到最后,他笑着倚入恋人的怀中,却在消失的身影中,跌在了冰冷的地上……
  消失的恋人,是回到了未来吧。
  李炎瑞如此相信着。
  女人因此而疯癫了,她不知道自己怀了自己的恋人,在警察局不断的叫嚷着,她是误伤,真正想要伤害的是另有其人。
  但是,唯一的知情者只有李炎瑞一个人。
  在警察面前,他如此说道。
  “我不知道什么另有其人,我只知道,她以为我有了别的恋人,所以才想杀了我……”
  正因为这样的证词,如今那个女人被关在了这堵高耸的墙内。
  李炎瑞愧疚着,害怕着,却没有后悔自己提供了假证。
  房门的女人平躺在床上,腹部高高的耸起。
  李炎瑞透过单面玻璃,眼神温柔的看向女人的腹部。
  他身后的狱卒只是认为,李炎瑞温柔的目光是投向不信任自己,误解自己的美丽妻子。然而李炎瑞自己却很清楚,他所看的,所注视着的,是女人腹中的孩子。
  他会长大吧……
  长大了会是什么样子呢?
  李炎瑞想到了自己的恋人,每一个眉眼都清晰的浮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只要想到可以看到恋人出世,并且可以参与恋人长大的每一个细节,李炎瑞便幸福的露出了笑容。
  但是,当他的目光向上移动,看到女人憔悴苍白的脸庞时,他不禁感到胆怯。
  这样卑鄙的自己,真的可以得到幸福么?
  他摸着自己的脸,紧张的抓住了胸口。
  和恋人接吻的温度似乎还存留着,恋人温柔的抚摸自己,爱恋的亲吻自己,甚是进入都是小心翼翼,充满了喜悦。
  当时的自己什么都不在乎,但是现在,他看着女人的脸,自问着。
  真的可以得到幸福么?
  孩子出生的那一天,他慌慌张张的接到了通知,跑到了监狱。
  他隔着玻璃,看到痛苦挣扎的女人,伸直了手臂,似乎想要抓住什么,女人的嘴嚅动着,他可以清晰的看到,却听不到。
  但是从口型,他知道女人唤着他的名字。
  女人正在产下他的恋人,同时身为爱人的女人,唤着他的名字。
  李炎瑞抓住了胸口,背德的痛苦和期待的欢愉燃烧着他的神经……
  生产的过程似乎很长,但是看表也知道,不过是几个小时而已。李炎瑞却好似等待了几年之久,当他接过小小软软的婴儿时,看到婴儿眉眼间与恋人相似的神态,他忍不住泪流满面。
  即使背弃了道德,即使伤害了别人。
  对于他的爱,无论如何都无法放弃。
  李炎瑞放下手中的照片,长长的叹了口气,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恋人的声音。
  “我回来了。”
  李炎瑞收起了照片,走出卧室,迎向了恋人。
  “欢迎回家,还有生日快乐。”
  他走上前,揽住了弯腰脱鞋的恋人,轻吻了他的面颊。
  恋人的脸微微扬起,眼神温柔。
  “谢谢。”
  李炎瑞笑着退后,腰间却被恋人揽住,接着不同于自己打招呼的轻吻,恋人的唇舌夹杂着对方特有的味道,席卷了自己的口腔。
  “唔……”李炎瑞气息不稳的发出了呻吟,然而示弱的声音反而刺激了恋人的神经。蹬开了皮鞋,恋人搂着李炎瑞,唇舌相交的走入了客厅。
  “我好想你……”恋人叹息着松开了李炎瑞,嘴唇上残留着两人暧昧的唾液,染上了一层晶亮的颜色,格外诱人。
  李炎瑞眯起了眼睛,身子被按在了椅子上,恋人跻身跪在自己腿间,再次重申。
  “我好想你……即使只是短短八个小时,没有见面,却好像隔了很久,想你想的这里都疼了。”他说着,手按在了自己的心脏上。
  李炎瑞颤抖着嘴角,没有说话。
  恋人却紧张了起来。
  “真的很疼,只要想起你,这里就会感到无可救药的疼痛,除非看到你,不然这种疼痛不会得到缓解。”恋人一边说着,一边抓住了李炎瑞的手,一同按在了心口上。
  李炎瑞可以感受到手掌下,剧烈的跳动。
  那是恋人心跳的触动……
  他感到眼睛一阵酸涩,忍不住想要落泪。
  接过婴儿的霎那,李炎瑞的心便被充满了。
  他想象着,恋人成长的过程,因此满心怜爱的看着怀里的婴儿,即使是无知的婴儿,李炎瑞想起恋人,眼里无法抑制的流露出了爱恋的眼神。
  在伤害和伦理背叛下诞生的孩子,解救了当时被道德责难的李炎瑞。
  “你怎么了?”
  “不,我只是想起了你出生的时候……”李炎瑞的眼睛仍旧残留着晶莹的泪水,恋人看着,温柔的舔过。
  “刚出生的我么?”恋人露出了好奇的表情。
  “是啊,小小的,很可爱。”李炎瑞微笑着解释,虽然嘴里这样说着,但是心里却想着,刚出生的恋人不仅仅是可爱,对于无法原谅伤害了女人的自己而言,恋人的出生犹如降生的天使,解救了对未来彷徨,和对过去愧疚的自己。
  “很可爱么?”恋人流露出嫉妒的神态,嘴巴微微的翘起,“有我现在可爱么?”
  李炎瑞哈哈笑了出来,“比起现在的你,可是可爱了不知道多少吧。”他戳着恋人的额头,恶质的开口,“基本上什么都不懂的你,超级可爱,无论我做什么,都不会反抗。”
  恋人狐疑的挑起了眉角,“你对那个时候的我都做了什么呢?”
  李炎瑞眯起了眼睛,想了一下,恶意的开口。
  “喂你吃东西,要一口一口嚼烂,才会喂给你。”
  他看到恋人抽动了嘴角,恶质的笑了。
  “给你洗澡,即使你哭叫,也不放开你,把你按在澡盆里。”
  恋人眼角抖动着,一副不知说什么好的样子。
  “抢走你的玩具,然后放在你面前,伸手抓的时候,再抢走。”
  恋人的表情可以说精彩绝伦了。
  “直到你大哭!”
  最后的言语好像利剑一样,刺透了恋人的自尊。李炎瑞看着恋人抽搐的表情,大声的笑了出来。
  “很好笑么?”恋人挑起了眉毛。
  李炎瑞却停不下笑声,想到过去照顾婴儿时期的恋人,虽然对于一个在校生而言,很辛苦。但是只要想到两人甜蜜的恋爱,想到恋人爱怜的眼神,对于手中的小生命,无法克制的爱怜起来。
  想要将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给他。
  舍不得打骂,无法苛责。
  不住的讨好,迁就着对方。
  想到这里,李炎瑞不自觉的放柔了目光。捧起了恋人的脸,二十年前的今日,他迎来了恋人的降生,于是每一日都满含喜悦的翘首以待。即使有过不快乐,也有过争吵,但是今时今日想起来,他依旧感谢着上苍,赐给了他如此独一无二的宝贝。
  没有回答恋人的问题,但是温柔的眼神却充满了爱恋,给出了答复。
  这个时候还在纠缠好不好笑,就太愚蠢了。
  “我可以吻你么?”恋人吞咽着口水,小心的询问着。
  李炎瑞没有说话,而是直接用行动给与了答案。他捧过恋人的脸,轻轻舔着嘴角,用舌尖描绘着恋人的唇形,最后顺着细小的空隙,探入了恋人的口腔。柔软的口腔充斥着成熟男人的气味,李炎瑞仔细的品尝,舔过上膛,在牙肉和牙齿交界处不住的骚动。恋人的舌头追逐着,他轻巧的躲避着。即使彼此确立了关系许久,对于亲吻的技巧仍旧是李炎瑞更高一筹。
  恋人的呼吸渐渐急躁了起来,鼻间喷出来的热气宣告着对方急待释放的热情。
  恋人迫不及待的将手穿过了李炎瑞的发丝,按住了他的后脑,在他退避的瞬间,探出了舌头,精准的缠住了他的舌尖,吞噬了他的呼吸。
  李炎瑞自喉咙间发出了呻吟……
  恋人却不想放过他,开始温柔带有挑逗的亲吻,在最后成了彼此角斗的方式。
  交换着唾液的唇舌成了唯一的武器,传递着彼此的热情,同时争夺着对方的领地。
  但是似乎恋人的气势更高一筹,即使在技巧上领先,但是最后仍旧无可避免的被对方染上了专属的气味。
  像是宣告领土一样,李炎瑞觉得自己的口腔中满是对方的津液,充斥着对方的气味,似乎已经无路可逃。
  “还想逃么?”恋人眯起了眼睛,胜利者的姿态开口。
  李炎瑞眯起了眼睛。
  从开始就没有想过逃,只是从开始的优势变成了最后的失败者,李炎瑞无可避免的感到挫败,心底想着如何扳回一城。
  只是恋人遗传了他的聪明,同样眯起了眼睛。
  “可以继续么?”被挑起欲望的恋人,低声询问着。他知道现在的示弱,是掌握对方的关键。
  果然,李炎瑞盯着恋人的眼睛渐渐从不甘变成了充满了温柔的爱怜。
  他勾住了恋人的脖颈。
  “我可以说不么?”
  恋人苦下了脸,眉眼皱在了一起,却没有继续要求。
  今日是恋人的生日啊……二十岁的生日。
  应该可以说是意义重大,无论是对对方,还是自己。
  李炎瑞看着恋人失望的脸,心跟着疼了起来。
  其实只是想要开个玩笑。
  他拉住了想要起身的恋人,柔和了眼角,浅笑出声。
  “请你手下留情。”
  他说着,拉下了恋人的头,再一次吻了上去……
  被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