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爱(父子,年下)》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逆爱(父子,年下)- 第3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怎么办?我好爱你……”
  李炎瑞幸福的笑了出来。
  “我不想放开你。”
  ——那就不要放开了——
  “我还想要你,想和你更深的结合在一起,永远都不要分开。”恋人抬起头,不知道因感动该哭还是该笑的表情看着李炎瑞。
  李炎瑞感到了自己眼角的酸涩,泪水似乎也无法忍耐了。
  “如果这样,就不要放开了……和我更深的结合在一起吧。”他说着,拉下了恋人的头,主动印上了自己的唇。
  (Happy Birthday – For Prince 完)
  ──银辉闪耀的街市,每片雪花都曾是落下的雨滴。
  充满梦想的眺望未来,在那个x’mas的日子里。
  ──望著你笑得开怀,在那个圣洁的夜里。
  眼泪无法抑制,我永远爱你,却为何分离。
  他站在街角,抬头看著满天飞舞的雪花,白色的雪花仿佛是从天空洒落的白色花瓣,落在他的身上。
  年轻的男人穿著黑色的外套,长长的外套掩住了膝盖,脖颈上缠绕著深蓝色的围巾。
  今天是圣诞节,街角放著Merry X’mas,街上路过的每一个人都洋溢著欢乐的笑容,无论是年轻的情侣,还是年老的夫妻,抑或是牵著孩子的人们,脸上洋溢的幸福笑容,和街角的音乐配合的完美无缺。
  男人仰头看著天空,又垂下头看著四周的人群。
  独自一人站在这里的他,显得突兀且寂寞。
  他神色落寞的扫过每一个路过的人,等待的焦急写在了脸上,然而在焦急背後,却深藏著早知如此的失落。
  他缓缓走到街心,围绕著栅栏的圣诞树上挂著漂亮的饰品,如今被雪覆盖了一层银白色。他伸出手轻轻触摸,树上的雪经不起任何的触动,哗的掉了下来,落在圣诞树下面的礼品盒上。他有些怔愣的看著落下的白雪,自嘲的咧开了嘴角。
  已经快到午夜了,男人依旧没有离开,反而坐在了圣诞树旁的长椅上,因寒冷而紧了紧衣襟,在他怀中握著一个小小的盒子。
  街角的音乐也已经停止了,男人看著一名妇女走入了商店,过了一会儿,商店的老板牵著女人走了出来,然後关上了店面的大门,女人在一旁看著,温柔的走上去,掏出怀里的手帕,为老板擦去了落在肩上的白雪。
  老板笑著,从女人手里接过了雨伞,遮挡在了两人的头顶上。
  女人也温柔的笑了,靠入了老板的怀里。
  两个人经过男人的时候,明显的愣了一下,之後只是礼貌的点了下头。
  男人清晰的听到了老板对他说“Merry x’mas。”他微笑著,也同老板说了声“Merry Christmas!”
  男人一直目送著老板和老板娘走远,看著雨伞下两人相互扶持的背影,眼神里充满了羡慕,但更多的是祝福。
  直到老板的身影也消失在了街角,此刻空挡的街角,只剩下了男人一人。
  他僵硬的低下头,看著怀中的盒子,轻轻的抿上了嘴。
  “今天是圣诞节,晚上一起出去吃饭吧。”男人充满了期待的看向十五岁的少年,言语因为兴奋而微微颤抖。
  “我今天要和朋友一起过,不会回来吃饭。”头也没有抬,少年收拾了书包,留给男人的只是一个背影。
  “但是,圣诞节不是应该和家人一起麽?”男人失望的低下了头,但是却又不死心的抬起了头,看著少年的背影,心里想著,也许他回头就可以看到我的期待,也许那样,他会留下来。
  “圣诞节也可以和朋友一起过吧,再说了林冉家你不是也很熟?”少年不耐烦的开口,身子始终背对著他。
  “林冉……不和他的父亲一起过圣诞节麽?”男人挣扎著。
  “他有邀请我。”少年的声音打断了男人的妄想,同时下一句粉碎了男人的自尊,“难道他父亲没有约你麽?”
  男人的脸色一瞬间变得很难看。
  没有约麽?
  不是没有约吧……
  其实有接到过电话,但是想要和少年一起度过今年的圣诞节,所以提早就推拒了。但是没有想到结果却是这样。
  少年转过了头,看著男人近乎难看的脸色,哼了一声。
  “也是,我想林叔叔也不会约一个抛弃妻子的男人吧,这样不负责任的男人,根本就不会被人欢迎吧。”少年恶意的开口,看到男人脸色更加难看的同时,感到了一种快感,但是他只是哼了一声,抓起了书包,走了出去。
  “你……今夜会回来麽?”听到大门合上的声音,男人最後的疑问留给了自己。
  他抬头看著天上越下越大的雪,如今已经在自己肩膀上积攒了一层,有些厚重,但是却厚重不过他的心情。
  这样的话说出来有人会信麽?
  自己所期待的,在这样的大雪里,如同眼泪一般,化作了泡沫……
  “我爱你。”
  在海边吐露了爱语,在满天繁星的见证下,互许了心意。
  不是骗我的吧……
  不是没有这样的顾虑,但是对方认真的眼神中,没有任何的戏谑,认真的眼神叫不会当真的自己投注了真心。
  也许,真的可以长久……
  欠下巨债的自己,真的可以拥有爱情麽?
  看著对方的眼睛,自己相信了,只要和对方在一起,就没有不可能的事情。
  幸福也好,爱恋也好,只要和对方在一起,就可以长久下去……
  “等我长大吧,等我长大,再次和我一起。”青年拉著自己的手,认真的诉说著心中的情意。
  那样的眼神无法作假。
  因此明明是要分手的话语,到了嘴边却成了答应的词汇。
  被对方握住的手,轻轻颤抖著。
  然而在对方温热的手掌中,却可以渐渐镇定下来。
  因为“我爱你”三个字,成了支持著彼此的信念,即使在分离的时刻,他们也有著冲破一切的决心,可以坚守下去。
  “我爱你……”
  男人怀抱著怀中的盒子,无法抑制的轻声出口。
  认真的声音,充满了怜爱,颤抖的声线,隐藏了哀伤。
  在这样的雪天里,他搂住了身子,向不知名的人诉说著传递不到的爱恋。
  ──空中的雪花纷纷飘落,又将飘向天际,飘向何方?
  遥远的彼方,又有谁等待,抱著无法消退的记忆。
  “为什麽?”
  男人颤抖著询问出声,环抱住了身子,抬起头看向满天飘落的雪花。
  不知道飘向哪里的雪花,似乎落在了身旁,但是他低头看去,却找不到踪迹。
  自己的恋爱是否就像这雪花一样,明明存在过,如今却看不到?
  他伸出手,带著黑色手套的手掌接住了天上飘落的雪花,白色的晶莹在手上,仅一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男人痴痴的看著,盖住了自己的眼睛。
  他想起了早上少年离开的背影,毫不留念。
  是否抱著美好记忆的人,只剩下自己一个了……
  ──两人曾经的欢声笑语,那时的我们无所畏惧。
  你的温柔被我击碎,在那个圣诞的日子里。
  ──寻找曾经的梦想与希望,却发现已经迷失。
  抬头仰望,天空遥不可及,抓不住的回忆,无能为力。
  “过两日学校有家长日,到时候可是有我的表演啊。”还不到自己腰际的男童,用脆亮的声音宣布著,细小的手抓著自己的衣服。
  “老爸,你一定要来啊!”男童如此认真的嘱咐著。
  “是,是,我一定会去。”男人满脸喜悦,揽住了儿子,将脸颊贴在了对方脸上,轻轻磨蹭著细嫩的皮肤。
  他的儿子是他的骄傲,无论是学业,还是体育,都很出色。
  他看著自己的儿子,虽然还有著孩童的稚嫩,但是从眉眼的轮廓已经可以看出他日後的俊朗。
  每当这样盯著儿子的时候,他的脑海中无法抑制的浮现出另一张脸。
  每当想起,心会被幸福填满。
  然而,此刻的儿子却什麽都不知道,他不知道什麽时候,眼前的孩童会成长成一个出色的男人,也不知道什麽时候,这个出色的男人会记起同他的诺言。
  他却如此坚信著,那个出色的男人一定会回到他的身边,记起一切,同他继续未完的爱恋。
  “那麽今天也一起加油吧。”男人握紧了拳头,鼓舞著幼童。
  “一起加油,老爸,也要加油。”幼童学著男人,举起了拳头,然後揽住了男人的脖颈,在他的脸颊上响亮的亲了一下。
  男人怔愣的同时,心被填满了。
  即使此刻的幼童,对过去的爱恋毫无印象,但是这样的温柔,只存在在他的身上。
  看著这样的幼童,他掩饰不住的心跳的回吻了对方,带著自己小小的私心,印上了自己的唇。
  看著男童在台上的表演,男人无法掩饰为人父的骄傲。他扬起了笑脸,整个人亮了起来。
  幼童在台上看到了如此出色的父亲,也跟著露出了大大的笑脸,更加卖力的演出。
  同样出色的父子两人得到了周围家长还有老师的赞赏,男人一脸骄傲的拉著满脸幸福的幼童,手上用力,便将幼童抱上了自己的肩膀。
  “我们就这样回去吧。”男人开心的笑著。
  “可是这样老爸会很累的。”幼童为难的皱起了眉,担忧的看著男人。
  男人的心再一次被填满了,他轻笑出声。
  “怎麽会呢?夕贵很轻啊!”
  男人笑著,将男童抛向了空中,旋转著。
  男童惊叫著,却也欢乐的笑著,细小的手掌不住的挥舞著,眼间全是幸福。
  脑海中满是儿童时期,少年的欢笑,然而转眼间却浮现出了少年的身影。
  男人痛苦的闭上了眼,无法控制的握紧了拳。
  “今天你也不会出场了吧。”少年眼角微微上挑,全是讽刺的眼神。
  “我……”男人皱起了眉,从两年前,自己的工作开始繁忙起来,不得不加班,因此对於少年的很多活动,都无法参加,从那个时候开始,少年便开始渐渐的疏远了自己。如今面对少年高挑的眉毛,男人似乎连一句话都无法说完。
  “我知道你工作很忙。”少年轻撇著嘴角,“所以我也没有打算麻烦你。”
  “我……”男人再一次皱起了眉。
  “你不需要多说了,总之我会和老师说的,我父亲工作太忙,因此今年的圣诞颂礼也不会来了。”少年说著,丝毫不给男人辩驳的机会,便走了出去。
  男人看著关上的家门,身子颓然滑到。
  男人已经提前两天请假了。
  以前身为业务员无法随意请假,但是如今已经爬到了经理助理的地位,如果还不能随意请假的话,就太可怜了。
  想起了自己一次又一次的爽约,少年才会如此排斥自己。
  因为不守约定的人是自己。
  但是那也是迫不得已吧……
  男人想著,却无法说出口,在少年眼里,抛弃了妻子的自己早已是个不会对家庭负责的男人了,无论自己说什麽,都好像是借口,不足以采信。
  早已没有信誉,说什麽都没有用吧。
  但是,今天是圣诞节。
  已经是第十四个圣诞节了。
  在少年十四岁的时候,男人仍旧想著可以缓解彼此早已僵硬的关系。
  “今天李叔叔也不来了麽?”
  走在通往礼堂的拐角,男人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怀著忐忑的心情,停下了脚步。
  “是啊,这不是很正常麽?前年,去年都没有来。”
  少年的声音带著愤怒,脚下发出吧嗒的声音,是他提著石头,烦乱的心情如同脚下声音一样。
  “你没有告诉他麽?今天可是你主唱啊!”
  “通知又怎样,不通知又怎样?你以为他会为了我,放弃工作麽?”
  “再怎麽说,他工作也是为了你吧。”
  “是麽?”少年不耐烦的撇嘴。
  “我看是因为无法面对我吧。”少年恶质的勾起了嘴角。
  男人因为少年的话,而无法上前,手抓住了西服的衣领。
  “抛弃了妻子的男人,怎麽面对我呢?你说说看,他是工作是为了养活我,还是为了避开我?既然不想见到我,我何必再去麻烦他。如果有一日我知道自己的母亲在哪里,一定会和母亲在一起的。”
  男人靠在墙上,觉得胸口被压住了一样,无法呼吸,窒息的疼痛。
  然而,恶意的言语还没有结束。
  “说不定,他在外面是有了别的女人,根本不是在工作。又或者……他的工作根本就是陪别的女人。”
  男人将头靠在了墙壁上,大脑一片空白,无法思考。
  在少年的眼里自己原来是这样的人……他不是不能解释,但是在少年眼中,恐怕此刻所有的解释都已经成了掩饰吧……
  只能躲在角落里看著站在台上,唱著圣诞颂歌的少年。
  秀挺的身子,一如自己记忆中一样。但是眉眼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