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t!这该死的爱!(np牛郎穿越)》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shit!这该死的爱!(np牛郎穿越)- 第1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一抹纤长的身影跃入了眼帘。
  显然是那“飞刀碎片”的始作俑者。
  从头到脚一袭夜行衣。
  看到房中的景致,那黑衣人略一凝滞,下一秒,竟一把拖过我的手臂,强势地将我从圣也的怀中拉离!
  靠——!
  这家伙是谁!
  ~~~~~~~~~
  我很乖吧~~复习期间还是坚持天天更新哦~~而且字数也不少情节也不拖~(自认为是这样的^0^)所以,大家也要乖乖地鲜花送上呀~~~  ^0^

  狐狸精进化论

  靠!这家伙是谁!
  就在我以为我快被这两人拉扯成两半的时候,圣也忽然就这么毫无预警地松了手。
  平衡顿时被打破,巨大的拉力作用下,我一头栽进了那个黑衣人的怀中。
  那个狼狈啊~~
  黑衣人立即紧紧搂住了我。
  淡淡的幽香自他身上传来,香香的,紧贴着我的身体很柔很软。
  小蝴蝶!
  漂亮的眸子依旧亮如星辰,破天荒地没有了平日的媚眼如丝,蝶凌枫的眼中竟闪烁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
  从来也没有见过他这样的表情,忽然就很好奇到底谁有这么大能耐能让堂堂玉鸣教玉蝶堂堂主露出这么的神情。
  不会是……他吧。
  我犹豫着向床上的圣也看去,却见到他那双湛蓝的眼地闪烁着不明所以得微光,目光玩味地在我身上游荡。
  靠!怎么忘了,我还没穿衣服!
  衣服早被他撕烂了,就这么一丝一丝散落了一地。
  眼明手快地伸脚勾起了地上唯一一件还算完好的衣服,就这么在他灼人的目光下胡乱套在了身上。
  呼~好险~
  我挑衅地瞪回了他一眼,目光却在瞬间僵住。
  他就这么随意地坐在那里,肩上披了件被我扯掉的衣服,头发松松垮垮流泻了一身,黑玉般的直发啊,衬得那张似雪的容颜越发显得妖冶,蛊惑人心。
  就这么貌似随性地把玩着慌乱中被我丢弃在床上的匕首,明晃晃的刀刃散发出诡异的冷芒。
  寒光映照在他绝美的脸庞,折射出令人心惊胆战的魅力。
  空气都仿佛随之冻结,一触即发的杀气。
  凌枫搂在我腰间的手不自觉地收紧了。
  那个人真的是圣也吗?
  我迷惑了。
  眯起了眼第一次开始好好审视眼前这个谜样的人。
  却见他性感的唇角微微上扬,那双湛蓝的眼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我。
  明明是玩味的眼神,我却只觉从头到脚的寒意,冷不丁地就是一个寒颤。
  他却忽然漫不经心地笑开了,诡异的笑容,却美得那般惊心动魄。
  腰上的手忽然就是一紧,下一秒我整个人已被蝶凌枫拦腰抱起。
  我还来不及一惊一乍,他已抱着我飞身掠向了门口。
  “喂——!别啊——!”
  忽然就想到刚刚那狐狸说的有二十个大内高手守在门外。
  绝对不怀疑他在说谎,要不然一个小小的男妓哪能嚣张成那样。
  虽然知道小蝴蝶武功应该不差,可就这样贸贸然出去,我俩还不被乱箭射死!
  “啊呀呀呀呀呀……!”我叫得就像杀猪一般,死皮赖脸地将头埋进了蝶凌枫的怀里。
  就算真要被乱箭射死,我死也要保住我的花容月貌。(傻,你易容了好不好= =)
  形象全无。
  咦?怎么还没动静?都睡着了不成?
  “好了,没事了。”头顶传来蝶凌枫松了一口气的声音。
  我将信将疑颤颤巍巍地伸出了四分之一的脑袋,鬼鬼祟祟瞥了眼周围。
  啊——!
  横七竖八歪倒了一大片的人,箭矢兵刃散落了一地,明晃晃的一片,
  日光下折射出森森寒芒。
  再傻的人也知道这些练家子可不是睡着了。
  我惊愕地看了眼身边的凌枫,却见他已恢复了那副游历花丛的轻佻。
  见我目光炯炯地盯着他,凤眸一扬华丽丽的一个久违的媚眼就这么状似不经意地抛了过来。
  那一刻我激动得恨不得一把搂住他一阵狂亲,从来没有觉得他的媚眼是这般好看,看见恢复原状的花蝴蝶我这才放下一百万的心确定现在我处于绝对安全的状态。
  “小蝴蝶,这都是你一个人放倒的?”
  听我质疑的口吻,他秀美的眉不悦地挑了一挑,冲我翻了个白眼,很臭屁地道:“不然你以为还有谁?”
  蝶凌枫的身手着实让我吃了一惊,那些可都是皇子带出来的人啊。怎么说不是数一数二的狠角儿也至少是顶尖的大内高手吧。
  可蝶凌枫就一个人,还做得这般悄无声息……
  “他们、他们都挂了吗?”
  我嘴角已经开始抽搐,果然这时代谁都不是好惹的啊。
  闻言,他怪异地看了我一眼,继续十分臭屁地道:“没啦,只不过放倒了而已。”
  我受不了地冲他翻了个白眼,调笑道:“是啦是啦,就知道我们玉鸣教的花蝴蝶最厉害了。” 
  听了这话,他万分臭屁地冲我邪媚一笑,全然把我讽刺的话视为理所当然。
  汗~~又是一个超级自恋狂,怎么到了这里总是碰到我亲爱的同类呢?
  正感叹着,突然就见他正色道:“你怎么会和他搅在一块儿?”
  小蝴蝶口中的“他”自然就是指那个很臭屁圣也,可听他的口气怎么似乎和圣也很熟?
  下一秒一个理所当然的念头霎时在脑海闪现。
  我立马露出一副极其流氓的痞笑,道:“怎么?感情你还是他常客?难怪呀,一个小小的男妓嚣张成那样,原来都是你把他惯坏的!”
  听了我的话,蝶凌枫像看怪物一样地瞪着我,那张俏丽的嘴巴张了老大,好半晌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喂喂,口水流出来了。”小样儿,不就是逛个男妓院嘛~~用得着怕成那样,感情从前那个皓玉命令禁止这事儿?没道理啊,他自己不也男宠一个接一个地换?
  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那个圣也明显应该和我同时穿越到这里的,没道理蝶凌枫会认识他啊!奇怪了……
  “你、你到底在说什么?”好半晌,蝶凌枫终于恢复了语言能力。
  可下一句话却差点没把我小命给吓没了。
  “他可是夕颜国堂堂的国师!”
  ~~~~~~~~~~~~
  嘻嘻 貌似大家都只猜对一半哦~黑衣人是小蝴蝶没错~可是小圣不是皇帝不是灵渺是国师啦~~
  那个”油嘴滑舌、以魅惑众生为己任,实则深藏不露、狡猾奸诈的‘狐媚’国师”
  大家要记得回帖呀~~最近考试压力大咧 心里总是不太舒服~
  PS 转载的大人 直接搬文就可以 辛苦了~ ^0^

  诡异的离幽门

  咦?什么?我听到了什么?
  国师?
  国师?
  那个圣也是国师?
  靠——!
  怎么可能!!!!
  这回换我像看怪物一样瞪着凌枫,见他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全然不像在开玩笑。
  “你、你确定?”
  “有谁不知夕颜皇朝的‘朝廷第一美人’——金发、蓝眼、誓以‘魅惑众生’为己任的‘狐媚’国师——魅兮诀啊!”
  啥?啥?啥?
  魅兮诀?国师?
  靠——!这是怎么回事——!!
  “厄,国师就国师,干嘛还要加上‘狐媚’二字啊?”虽然感情这两个字还他妈真配他。
  蝶凌枫漂亮的眸子冲我情色地眨了眨,暧昧地道:“朝野上下,不知多少文武百官拜倒在他的脚下。多少皇公贵族、官僚子弟争先恐后、挤破头都想把他弄上床。可是,别说什么一掷千金、荣华富贵了,就算是奉上金山银山夕颜整个江山,他都未必会正眼看你一眼。可偏偏就是没人能够抵挡他的魅惑,听说就连当今天子那张龙床,他魅兮诀都有那个本事上下自如。”
  ……
  ……
  ……
  望天……
  彻底无语……
  怎么会,怎么会……
  难怪,那个家伙那时候说的话每一句都那么臭屁。
  “过了今晚,你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的。”
  “你乖乖让我抱,若是让我满意的,我会考虑把你带在身边。”
  “凭你这般平凡的姿色,我仍可以屈就抱你那么一回。”
  ……
  靠——!我真是瞎了眼了,怎么就会以为他只是一个小小的男妓!!!
  那种目中无人的气焰,那种唯我独尊的自信,那种……
  嗷~嗷~嗷~
  我要疯了!!!
  现在我可以完全确认,这个魅兮诀,绝对不是那个圣也,即使两人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可魅兮诀那骨子里的媚态,确是那个风流倜傥的圣也所没有的。
  虽然这两个人都是同样地拥有——魅惑人心的——致命的诱惑力。
  “那个……那他干嘛要……厄,以‘魅惑众生’为己任呢?”
  虽然我承认那个魅兮诀是挺天生犯贱的……
  闻言,蝶凌枫的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旋即竟变为冷冽!
  “非夕颜皇族者,其心必异。唯有控其心志,胁其欲念,方可安邦定国。”
  靠——!
  这么、这么、So~ So~“伟大”的理由他魅兮诀都能掰出来啊!
  PFPF~~~PF得五体投地ing~~~!!
  可是……怎么觉得凌枫对这个魅兮诀好像……格外“关心”的样子?
  我不禁沉了沉脸,别和我说这个魅兮诀是玉鸣教的人……
  我会想买块豆腐撞死的。
  我可丢不起这个脸来……男妓也就算了,竟然还是朝廷公妓……靠!!!
  太恐怖了!
  一想到那些个油脑肥肠、恶里扒拉的贪官污吏对他虎视眈眈……我就、我就——
  靠!我就他妈的想吐他个三天三夜啊!
  小样儿,魅兮诀啊魅兮诀,亏你长得的确对得起国家对得起人民,怎就不知找几个至少也要入得了眼的人来搞NP呢?
  亏你还号称朝廷第一美人呢~我看是空长了一幅好皮囊,里面却塞了一包草!
  而且还是枯草的那种……
  蝶凌枫也真是的,放着身边皓玉大美人不理,竟然倾心于那个黄鱼脑袋的白痴!
  不可原谅!!!
  “喂,小蝴蝶,你和这个魅兮诀是什么关系?”我不悦地挑了挑眉,问道。
  闻言,蝶凌枫眨巴着那双勾魂牵魄的凤眼,细细看着我脸上的表情,然后,方才说道:“他是我的师兄,我俩同出一门。”
  !!!!!
  啊?啊?
  什么???
  我的下巴一定已经掉到了地上。
  靠——!小蝴蝶和那魅兮诀是师兄弟!?不会吧——!
  我一副完全白痴的傻样儿瞪着蝶凌枫,却见他那双勾魂的凤眼就这么一眨不眨地直勾勾凝望着我。
  忽然就觉得这眼神着实的熟悉。
  脑海中浮现起魅兮诀那双同样勾魂牵魄的眼睛。
  如出一辙的眼神,同样的媚眼如丝,同样的电力十足,同样的缠魂牵魄,同样的颠倒众生。
  甚至是——同样的——危险而诡异。
  错不了!这不是同出一门的人,又怎会有如此杀伤力的眼神!
  我忽然就确信这世上真有一种人可以仅凭眼神就将人完全掌控。
  而蝶凌枫和魅兮诀显然就是这种人。
  又想起了南苑里那个醉汉被蝶凌枫的一个眼神就弄得行尸走肉的样子。
  原来那不是我的错觉,而是蝶凌枫他真有这个本事。
  难怪我几次三番都受魅兮诀的媚惑,身不由己地被他的眼神所吸引。
  难怪……
  冷不丁地就是一个颤抖……
  这两个人,比妖怪更恐怖。
  不费吹灰之力,就能亡了一个国家也说不定。
  挽在我腰际的手臂加重了力道。
  我惶惶然地转过头去,却看见蝶凌枫一副紧张与担忧的神情。
  看着那双清澈的眼睛,全然没有魅惑人心的妖冶。
  忽然就想起了那一夜他守在身边替我顺气止痛,那温柔得令人心动的表情。
  瞬间就明白了蝶凌枫的心。
  是啊,他是心甘情愿舍弃了师门的“绝学”,默默无闻地留在皓玉身边的吧。
  若非如此,凭他蝶凌枫的“功力”,又仅会只是皓玉手下玉蝶堂的堂主那么简单?
  恐怕他若有心要操控整个武林,都不是不可能的吧。
  可是现在,他还在这里,守在我这个根本什么都不是的莫名其妙的“皓玉”身边!
  忽然就觉得,若说真正擅长蛊惑人心的。
  我看不是蝶凌枫,不是魅兮诀,恐怕正是过去的那个皓玉吧!
  那双诡异的绛红色妖眸在脑海中徘徊,挥之不去。
  唉,算了。
  反正皓玉已经不在了,也没必要研究到底谁是谁非了。
  我伸出手抱了抱一路都搂着我的蝶凌枫,对他温柔一笑,示意他不用太在意。
  他瞧着我的眼眸瞬间失神。
  旋即,又绽放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澄澈清丽的,不带丝毫的魅惑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