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t!这该死的爱!(np牛郎穿越)》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shit!这该死的爱!(np牛郎穿越)- 第1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况且我顶着一张平凡的假脸,你可是货真价实的无敌大美人。
  一想到这儿,我立马露出招牌式的流氓笑容,趟着水一步一步向光着身子的神仙美人靠去过。
  美人儿啊美人儿,我的心肝儿,我的宝贝儿,过来给哥哥我抱抱~~~
  神仙美人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我,脸上除了疑惑什么反应都没有。
  就当我的手还差一步就要碰到那害我直流口水的身子的当儿,忽然身后响起一个压抑的低吼:“公子——!你又在——” 
  “啊呀——!”我被他突然这么一吓,脚下一滑,眼看着一头就要栽进水里了。
  黑线= =||| 带刺的蔷薇又开始发飚了。
  水花四溅。
  一双白晰的手臂忽然向我伸来,在千钧一发之际将我扶住。
  那个狼狈啊~~我整个人就跟个章鱼一样挂在神仙美人的身上。
  5555555555这下面子里子风度气质全没了~~
  他仍是眨巴着那双纤尘不染的漂亮眸子,一脸平静加无辜地盯着我。
  哦~~拜托~~给点反应嘛~~
  不过难得神仙美人投怀送抱,我趁机猛吃起了他的豆腐。
  哟哟~~瞧这腰肢,瞧这身板,瞧这脸蛋儿~~
  我一脸猥琐地正欲发动攻势,小蔷薇那个不知好歹的声音又将我打断:
  “公子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快过来。”
  “NND给老子安静点儿,没看到老子正忙着么?”我一气,就吼了出来。
  Shit!真不知道最近犯了哪路神仙,好事接二连三地被打断!
  结果,瞬间,所有人都闭嘴。
  背后,一阵寒颤,我直觉有N道锐利无比的视线直勾勾地向我射来。
  Shit!你们这么看着,我还怎么调戏啊!!!
  我怒地回头瞪向不知好歹的楚薇寒,却被岸上莲若采杀人般的眼神给吓得缩了回去。
  这家伙,吃错药了,没事干嘛那么激动……
  “喂,怎么没人告诉我药贤圣人是这么个超级无敌绝色大美人啊!”
  要早说~~我早八辈子来了呢~~
  “这位公子见笑了,在下百里无殇,才是公子要找的人。”一个沉静的声音从那边响起,我这才看清蝶凌枫身边站着的人。
  约摸二十三、四,气质秀雅,容貌端丽,可和神仙美人一比,就过于平凡了。
  切,真没劲,本来还想可以趁着解毒的机会和神仙美人朝夕相处吃尽豆腐呢。
  “那他是谁呀?”我借着挂在他身上的姿势一把搂过神仙美人纤细的腰肢,一边一脸色狼地问那个百里无殇。
  他看了我勾在神仙美人裸露的肩头的手一眼,竟一点反应也没有,仍旧微笑着道:“让公子见笑了,此乃在下师弟玉降尘,自小体弱多病,故长年留在缥绫谷潜心修养。”
  Oh!原来神仙美人还真是名副其实的那个白啊~~自小就留在谷里,那不是从来都没出去过?嘿嘿嘿~~~天上掉下个秀逗美人~~~啊你个呆~~趁你傻,骗回家!
  我转头对一脸纯真无邪的神仙美人道:“小尘尘,你姓玉啊,我名字也是玉哦~咱俩也算是有缘吧~~况且我们第一次见面就是这么、这么、厄、裸诚相待,相信今后我们的感情一定会更上一层楼的!哈哈……”
  不理会神仙美人有些讶异的眼神,我继续耍流氓:“小尘尘,这头一回见面哥哥我也没啥见面礼,你身体不好今儿我就亲自给你下道符,保你从此以后神明护体、百病不侵!”说着,我以最快的速度捧住神仙美人漂亮的脸蛋,对着他娇艳欲滴的唇就这么“吧唧”一声亲了他一计!
  yeah~~bingo!!
  齿颊留香,满口香醇~~
  神仙美人就是神仙美人~味道都那么特别~~真是神清气爽、精神抖擞啊!
  我不忘舔舔自己的嘴唇,一脸奸计得逞地看着身边的秀逗美人。
  没想到说他秀逗还真不是一点点地秀逗,全然没有被人吃了豆腐的自觉,反而用有些奇怪的眼神望着我。
  哦~怎么忘记了,既然他从小就没出过谷,那应该根本不懂啥叫亲亲吧~~Wohoooooo~~
  赚到宝了!!
  “公子——!!!”
  介于我刚才骇人的举动,在倒抽N口冷气之后,楚薇寒终于反应过来,忍无可忍地怒吼道。
  初次见面,不用急着一口就吞了。
  吃干净了,我抹了抹嘴,大摇大摆从池子里走了出来。
  刚一上岸,楚薇寒立马飞速给赤身裸体的我披上一件衣服,还不忘趁机瞪了我一眼。
  我视若无睹转头冲水里的神仙美人飞了个大大的香吻~
  Oh~~有个活神仙在这儿,今后在缥绫谷解毒的日子不会太无聊了~~~
  ~~~~~~~~~
  谢谢大人的提点 我会注意加快情节的
  筒子们~~告诉大家一个偶的大喜讯~~~偶明年七月就去法国了~~~哈哈~~我天天盼望能出国看帅哥啊~~~大心~~

  禁欲

  “敢问圣人,我家公子所中何毒?”才一进屋,楚薇寒就迫不及待地问那个什么殇的。
  闻言,百里无殇微微一笑,拉过我的手一边替我把脉,一边道:“几位不用客气,直接叫我无殇就可以了。”
  “哪里,百里公子真是用心了。”蝶凌枫敷衍地笑道。
  唉,这几个家伙,还真是啰嗦,不过是个称呼嘛,哪儿那么多废话。
  不过说到“百里无殇”这个名字,殇是死的意思吧,这个家伙,还真臭屁得可以啊,对自己的医术这么有信心,自诩方圆百里只要有他在就没有死人吗?那我身上的毒应该也没问题吧!
  正想着,就听他问道:“公子可是经常有眩晕的现象?”
  唔……一做爱就晕,这也算的吧。我点点头。
  “公子是否只要情绪太过激动就会晕厥?”
  恩,貌似到这里已经晕了N多次了,第一次看到自己的裸体看晕了,第二次被魅兮诀吓晕,最近一次被莲若采气晕。我晕啊!
  “差不多吧。”
  “那公子喉头是否经常会有一股膻腥味,甚至有时会吐血?”
  厄~~喉咙血腥味的确是有的,不过说到流血嘛~~嘴里吐的好像还没鼻子喷的多呀!!
  “那个……不怎么吐血啦,就是、就是很容易出鼻血……”唉,千万别问我喷鼻血的原因啊,说出来会丢死人的。
  百里无殇目光一转,似已有了结论。
  “依在下看来,公子之所以会出现如上症状,全因公子强行压制体内剧毒所致。”
  你这不是废话吗?皓玉武功盖世,中毒后不马上压毒难道还让它侵遍全身啊!傻子都知道要这么干的嘛~~
  “不过,”百里目光悠悠地瞥到我的身上,眼底的那份深意看得我心里有些发毛。他想说啥?
  “不过……公子还真是深藏不露啊!”我心里咯噔一下,却见他嘴角含着笑意,眼睛却有几分了然的神色,“此毒独行剧烈,属沾血封喉的烈性毒药。中此毒者无一不是当场毙命,即便有能耐暂时压制毒性的,也决计活不过三个时辰,而当今武林能有此能耐者屈指可数。可公子竟能拖过大半个月之久,公子的功力在下实在佩服。”
  他还是那般悠悠雅雅地笑,可是在场的楚薇寒、蝶凌枫、包括莲若采在内都已经笑不出来了。
  汗,神医就是神医,我看他以后不当神医了,改行去算命应该也不错。
  他丝毫也不在意我们的异样,继续道:“可不知公子将体内的毒逼至身体的哪个部位?”
  啊咧?这我咋知道?又不是我逼的……
  “那个……我……我忘记了!”我硬着头皮说道。汗,感情这回真要被人当白痴了。
  闻言,也没见他有丝毫的嘲笑之意,全然不改悠雅的面容道:“那可要委屈公子让在下检查一番了。”说着他就一脸温和地冲我走了过来。
  等、等、等等等!他、他想怎样检查?!不会是脱光光……啊啊啊!!
  我正是满脸惊恐,他已一把拖过我的一只手臂,手指微翘对着我肘上的几个部位就这么熟练地掐了下去!
  啊——!我正想鬼叫,他却已利落地收手,道:“肘下三寸,足底檀缨穴。”
  Oh~ My God!光是摸摸手臂,连脚底的情况都知道!果然是个强淫啊~~
  忽然他不知从哪儿摸出把明晃晃的小刀,就像我一步步逼近。
  “你、你想要干啥?”
  瞧他那冷厉的表情,还有手里那把刀子……不会、不会是想我把阉了吧……
  抖~~~
  “你!你别过来!!!!”我用尽全力冲他吼道。
  他先是一愣,旋即又笑道:“公子若不让在下将你体内的毒血放出来,恐怕公子的情况会越来越糟的。请公子忍耐一下。”说着一把拉过我的手臂。
  放、放血@_@ 不要啊!我怕痛的啊!
  不给我反悔的机会,一溜白芒晃过眼前,手起刀落,我晶莹无暇的玉白手臂已经被他划开了。
  “啊啊啊啊啊——!血啊血啊——!”我叫得比杀猪还惨,虽然其实一点也不痛。也不知道这家伙用了什么东西,麻药?
  可是,咦?怎么、怎么会没有血流出来!!!
  百里无殇素来温文的脸庞也闪过一丝惊骇,难以置信地朝同样惊骇的我望了一眼。
  我一脸无辜,喂,你看我也没有用啊!没血流出来也不是我的错啊!
  “百里公子,这是怎么回事?”一旁的楚薇寒看不过去了,忍不住问道。
  百里清秀的眉皱了起来,一脸凝重地道:“没想到竟是圣渺宫的‘圣凝闭檀’!”
  “圣、圣渺宫?!”我回头望了莲若采他们一眼,却见他们脸上亦写满了惊愕与担忧。
  原来他们那时猜的没错,果真是圣渺宫的灵渺害皓玉走火入魔死翘翘的!
  可是,莲若采他们为何这副表情?莫不是、莫不是这什么“圣凝闭檀”的,没解药?!
  “‘圣凝闭檀’,圣渺宫的至密毒药,相传中毒者六大命门闭塞,气血逆行,功力尽阻。除有解药,即便强行逼毒,也无法放出毒血。”百里无殇简直就像在宣判我的死刑。
  完了完了,这下真要翘辫辫了,Oh~~我要不要现在就去找好下一个还魂的尸体啊~~最好找个又有钱又有势又美得冒泡儿又没痛没病的主儿……
  我正想着,忽然那个百里蹲下来一把拉过我的左腿,“嘶溜”一声就把我的鞋子连同袜子给剥了下来。
  我一抖,他又要干嘛?难不成爱上我的脚了,想近距离观摩下?
  不过,啧啧~~说起来我的脚还真是漂亮得没话讲啊~~瞧瞧这玉白纤细的轮廓,精雕玉琢的脚趾,啊啊啊,真是性感尤物啊~~~
  我正自恋着,忽然就见他手里银光一闪,下一秒我只觉脚底心微微一痛,定睛一看,他竟拿一根极细的银针刺入我的脚底!
  我又是一抖,他抓住我脚的手丝毫也不放松。
  过了几秒,他咻地将针拔了出来。前端竟呈绛黑色!
  我大惊,看向百里,却见他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楚薇寒也急不可待地围了上来,一见他手里银针上诡异的绛黑色,立马脸色大变,不敢置信地望望我,又看看针,一副深受打击的模样。
  咦?怎么……
  “玉鸣教的‘玉血寒沁’!”百里无殇冷静地道。
  我脑子轰地一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玉鸣教的毒?皓玉怎么会中了自家的毒?
  解药,这总应该有解药了吧?我刚想对楚薇寒使个眼色,百里无殇冷冷的话语却瞬间将我的希望打破:“玉鸣教的‘玉血寒沁’毒性与圣渺宫的‘圣凝闭檀’相辅相成、相互牵制,贸然服用其中任何一方解药,皆会导致另一边的毒性大发顷刻丧命。”
  我如同被人当头一棒,顿时闷了。
  “那,百里公子可有解毒之法?”莲若采也忍不住上前问道。
  百里无殇沉吟了片刻,道:“办法不是没有。只是这下针的手法甚凶,恐怕以公子现在的身体承受不住,况且此针法下针的全过程剧痛无比,如同经历炼狱折磨,以公子的忍耐力恐怕……”
  “等一下!谁说我不行了?!不、不就是痛一点吗?总、总比我毒发身亡强!”
  小样儿,怎么说我也是个大男人!刚才对你哇哇乱叫不过是一时激动顺便配合一下你而已!你他妈还真把我当纸老虎呀!(看是把你当病猫……)
  我挺了挺胸膛,一副帅呆了的姿态(自认为)瞪着他瞧。
  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最终道:“好,那就先请公子在谷里休养数日,待身体条件合适了,我们就开始解毒。这期间公子每日到山后的温泉泡三至五个时辰,就是公子方才泡过的那个地方。那里有天然的药理作用,对短期内改善身体条件有极佳的疗效。”
  哦~~温泉呀~~这个好~~没问题~~
  “那神仙美人,哦不,我是说玉降尘公子他可也会去那儿?”一听他提到那个温泉,我的眼前又浮现起神仙美人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