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t!这该死的爱!(np牛郎穿越)》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shit!这该死的爱!(np牛郎穿越)- 第19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狠狠地吮吸翻搅,然后深深地卷在了嘴里,直吻得想把怀中美人儿一口吞了下去。
  双手不安分地开始在他身上游移,隔着衣襟搓揉着他柔软细滑的身子,直觉是心旌摇曳、春心荡漾。美人儿就是美人儿,摸起来的感觉真是赞得没话说!
  我俩这边正亲得热火朝天,忽然就惊觉身后两道诡异的视线。
  身子一僵,反射性地推开怀中的美人儿。
  美人儿被我突然一推,正眨巴着那双水色荡漾的眸子,不解地望着一脸僵硬的我。
  那精雕玉琢的脸蛋儿染着层淡淡的红晕,眼里泛着盈盈的水光,直看得我那个蠢蠢欲动、心痒痒呀~~恨不能把如此尤物压在身下一番尽情为所欲为。
  Shit!NND又是哪个混蛋来坏老子好事——!!!
  我带着千万福高压电流恶狠狠地回头,却在看到那个人的瞬间给瘪了下去。
  那个人一脸平静地望着我,眼底无波看似幽静却隐隐闪着很深的情感。
  似哀愁,似忧伤,似心痛,似疲惫,又似……
  花蝴蝶似的双眸此时却黯然无华。
  凌枫……
  我心头骤紧,看着这样的他,不知为何,竟闪过一丝心痛。
  他迎风而立,纤长的身影包裹在淡蓝的绸缎之中。
  微风扬起他如水的黑发,拂过他苍白的面颊,看不清他现在的表情。
  风渐渐大起来,带起那精致的绸缎华衣,衣袂上银线缝制的蝴蝶几乎要飘然盈飞!
  那一瞬间,我忽然就觉得眼前的人儿竟似要被风吹走!
  纤细的身影在风中摇摇欲坠。
  身体已快过大脑的反应,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抱住了他,脸颊紧紧靠在他瘦削的肩膀上,恍若一个松手他就会随风而逝。(筒子们,小蝴蝶比小玉高半个头呀)
  蝶凌枫的身子在我怀中重重地一颤,我这才惊觉自己的举动有多奇怪。
  急忙放开对他的怀抱,我尴尬地站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NND桃花运太旺也该让人头痛啊!今儿可真是……唉!!!(今天三波桃花哦~)
  正当我唉声叹气顾影自怜的当儿,忽然手被人轻轻拉起,一抬头就见蝶凌枫僵着身子朝前面走去,也不回头看我一眼,只是拉着我的动作极是轻柔。
  我心一揪,就这么听话地任他拉着随他走了。
  经过神仙美人身边的时候视线闪烁不太好意思看他,却见蝶凌枫深深地望了他一眼,随后一言不发地带着我走了。
  (噢噢噢~~现在才几个啊~~小莲就已经快搞不定了~~唉~~虽说NP无罪、勾引美人才是王道,可是小莲啊,有本事勾引也要有本事一一摆平啊~~唉~~趁现在光是几个美人儿、帅哥还没出来~~快快把本事练到家吧~~免得到时候鸡犬不宁啊……)
  一路上我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媳妇,Shit!我为什么要像小媳妇啊!!!
  我低着头只顾朝前走,正考虑着要说些什么打破这耐人的沉默,忽然一个不小心“砰”地一声一头撞上了某“墙”。
  脚下一个踉跄人整个都后退了一步,幸而一双手及时将我扶住。
  “在想什么呢?走路都心不在焉的。”
  一抬头,正对上蝶凌枫那双缠魂牵魄的凤眼。忽然发现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见到那令我心旌摇曳的媚眼了,他灵透黑玉般的眼底闪烁着捉摸不透的流光。
  嘴里说的虽是玩笑话,可那略显落寞的神采与淡淡的语气却让我原本的笑容僵硬在了唇角。
  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每个人都那么别扭。
  我略略抬头直视着他的眼睛,他长长的睫毛却忽然一颤,略去了眼底那抹灵动的波光。
  微微叹了口气,他轻声道:“我知道,现在和你说什么你都不会听。可是,有些话还是要说。你……要小心百里无殇他们。”他顿了顿,打量着我的表情。
  闻言,我微微挑了挑眉,示意他继续。
  “百里这个人很不简单,一眼就看出你中了圣缈宫的‘圣凝闭檀’,甚至连我们的‘玉血寒沁’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他既然认出‘玉血寒沁’,那对于‘玉血寒沁’的下毒之法,想必也一定了如指掌。”
  “所以呢?也就是说,他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我把玩着一直握在手里的云丝扇,懒懒地问。
  “不错,他已经可以确定,你不是灵渺,就是皓玉。”
  “等、等一下!你说灵渺……”
  “你既中毒,灵渺又岂会安然无恙?你体内的毒,一个是圣缈宫的致密毒药‘圣凝闭檀’,一个是玉鸣教的内家心法‘玉血寒沁’,那你的身份,理所当然就是灵渺与皓玉其中之一了。”
  汗,这个你不说我也知道啦……
  一想到那个灵渺竟也中毒了~我的嘴角不由自主地就扬起了一抹恶制的笑容。
  哼!!!报应啊报应~~那个灵渺,可能死也没想到对皓玉下毒会反被他将了一军吧!
  不过,皓玉死了,那个灵渺,可还活着?或者,也被人借尸还魂了?
  一想到借尸还魂,先前的怒意“霍”地再次窜了上来。
  我皮笑肉不笑地对着蝶凌枫展露出一抹招牌式的魅惑笑容,柔着声笑意吟吟地道:“凌枫啊,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啊?”闻言,他不知所然地抬头望着我,下一秒却已明白我说的是什么。
  黑玉般的眼底闪过一抹不置可否的尴尬,他低声诺诺道:“从……第一次你抛媚眼的时候就隐隐猜到了……”
  Shit!那不是我醒来后的那晚就……
  你装得好啊蝶凌枫!!!你有种!算你狠!
  笑容在我的唇角逐渐隐去,他眼看着我逐渐乖戾愤懑的表情,苍白的脸颊闪过一丝的慌乱。
  我本来还想发泄一番被人当猴耍的满腔的愤怒,可当我眼看着他逐渐失去血色的俊美容颜,吼人的话却全部哽在了喉咙里,对着他,竟一个字也骂不出来。
  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许是第一次看他对我抛媚眼开始,就对这个花花蝴蝶少了层提防;
  亦或许是那一晚他在我胃痛最无助的时候陪了我整整一夜;亦或许是那一次他冒着生命危险在魅兮诀的手中抢下了我;亦或许……
  唉,算了,看你乖,原谅你了!反正也是我先骗你们的。
  我心里虽然不再生气,可面子上怎么也过不去。
  而且,难得见他们几个如此失常,抓狂的抓狂,失措的失措,这感觉~~嘿嘿嘿……还真他妈的爽哟~~~(注意,某莲的恶趣味又犯了……)
  我继续对着花蝴蝶不理不睬外加不冷不热,看他越发焦虑的表情,我硬是装出副冷若冰霜的样子,可心里却笑得快憋到内出血。
  见他僵在那里没话说了,我正欲走,却忽然被他一把拉进了怀中!
  厄……
  双手牢牢地环过我的身子,力气大得竟仿佛要将我揉进骨子里!
  淡淡的幽香传入了心间,久违的在这个世界里再熟悉不过的香味了。
  不由自主地就想伸手回抱他,没想到他却先我一步将我放开了。
  心底窜过一阵淡淡的失落(?!),更多的却万分的不悦,我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没想到才走了几步,却为他接下去的话停住了脚步。
  “那把扇子……你要小心保存。没事……在人前别随便拿出来。”
  ~~~~~~~~
  说话算话吧~~嘿嘿 我来发了哦~~旁边是前几天对前几章的回帖 
  这几天文里气氛不太好,搞个活动玩玩
  第1000个给偶回帖的大人偶将无条件满足您的一个愿望
  比如让谁和谁在一起H啦~~透露下美人帅哥的动向啦~~写个关于谁的番外啦等等等等~~就算让小莲反攻也可以哦~~任何要求只要偶能力所及的(别让偶一天更十章……)都可以~~~
  大家多多捧场~~要踊跃参加此次活动哦 ^0^  : P

  误会解除

  “那把扇子……你要小心保存。没事……人前别随便拿出来。”
  他声音轻轻的,语气也很犹豫,完全是欲言又止的样子。
  啊?
  我不明所以地呆愣当场,莫名其妙地看了看手里的云丝扇。
  他刚说什么?
  Shit!最讨厌说话说一半了!
  我蓦地回头大步走到他的面前,气势汹汹地瞪着他。
  他显然被我穷凶极恶的样子吓了一跳,竟不自觉地朝后退了一步。
  我不理他,怒吼道:“扇子怎么了?你他妈的别像个娘们似的扭扭捏捏!把话给老子说清楚!”
  哼!借尸还魂这事说白了也好,省得我成天提心吊胆连说个话都得斟酌个再三。
  他黑玉般的眼底瞬间闪过一连串的表情,惊讶的、迷惑的、探究的……还有别的什么,最后却化为了一声叹息。
  我却被他接下去的话弄得一惊一乍。
  “那把,不是普通的扇子。这是去年玉磬国进贡的贡品——寒云冰丝凝珏扇。普天之下,也只有四把。夕颜国里的两把,还有就是玉磬国剩下的两把而已。”
  靠——!
  我说这扇子没那么简单吧,没想到出生竟这么复杂,感情还是进口货呢!
  唉,也不知是老子命好呢,还是那皇子或者臭兮诀神经实在大条得可以。
  等一下,凌枫刚说有两把,那另一把……
  “另一把在皇上的手中。”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疑惑,蝶凌枫接口。
  抖~~我瞬间呈现面瘫状态,老、老男人!!!恶……我吐吐吐吐吐啊!!!脑中浮现起某个一脸猥琐的老色鬼摇着扇子色迷迷地盯着花花美男的画面……恶恶恶恶恶!!!!
  我顿时蹲了下来呈现干呕的状态,蝶凌枫显然被我吓了一大跳,跑过来一把搂住了我蜷缩着的身子,焦急地道:“玉你怎么了?是不是胃又开始痛了?”
  他叫皓玉为“玉”哦!!
  我抬起头用有些惊讶的表情木木地看着他,他似乎猛地意识到了那个,手上略一迟疑,但还是没有放开对我的怀抱,花蝴蝶似的双眸轻轻敛了下来,低声道:“皓玉他……脾胃一直不太好,经常会这样胃痛,有时甚至干呕……苦了你了……”说到后来,他的声音越发地轻,而那双微微睨着我的眸子也越发地温柔似水。
  原来皓玉也有胃病,怪不得、怪不得那天晚上会痛成那样!!!!
  如此近距离地看着这样如此的蝶凌枫,我不知怎的心跳就漏了半拍,感到胸口有股融融的暖意,夹杂着一种陌生的不知是何的情感,流进了我的心田,很舒服。
  不由自主地就伸手轻轻环住了抱着我的蝶凌枫,趁势把头埋入了他香香的胸膛,低声道:“没事,其实以前的我,也经常胃泛痛呢。”
  他的身子微微一颤,我反射性地加重了手里的力道,继续拿脸在他怀里蹭了蹭,这才顽劣地抬起头来冲他狡黠一笑:“说了没事了~~~难得干呕两下有什么?我吐着吐着也就吐习惯了嘛!!!!”说着,拍拍屁股从地上一跃而起,不忘冲他甩了个大大的媚眼,道:“瞧~~这不是没事了么?”
  他染着淡淡白雾的漂亮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诱人的唇角漾开一抹深深的笑容,眼睛里带着浓浓的宠溺,轻柔地伸手替我顺平了有些散乱的发丝。
  玉白纤长的手指顺着那一头黑玉般的长发盈盈而下,美得不可尤物。
  先前那股莫名的情愫再次涌上心头,我尴尬地咧嘴笑了笑。
  他深深看了我一眼,一言不发地默默收回了手。
  气氛顿时僵硬。
  “恩……那个……凌枫啊,那这把扇子是……”我举了举手里的寒云冰丝凝珏扇,率先打破了耐人的沉默。
  闻言,他看了看我,道:“这把,是皇上御赐给国师魅兮诀的。”
  厄……
  拿着扇子的手顿时僵住。
  就知道……那个狐媚臭兮诀……和老男人有一腿……
  吐——!
  “你既喜欢,留着也无妨。只是记着一定得小心收着,别给人看见了。”
  他说着还不太放心地望着我,我不耐烦地甩了甩手,道:“知道了知道了。好了,就这样吧,我先回房了。”原来刚才说话的转眼功夫,我俩已回到了别苑,我贼头贼脑地四处张望,确定那个火爆的莲若采不在视线范围内,这才松了口气,贼也似地向房里溜去。
  不料蝶凌枫竟随我之后跟了进来。
  啊咧?他还有事?我不解地看向紧随而入的他,他却反手将门带上了。
  我更加疑惑,僵直着身子立在房中。
  他见我一脸的防备,漂亮的脸庞闪过一丝哀伤的表情,但随即就轻轻敛眸,让我看不清他眼底的神色。
  他忽然走过来拉起我的手,小心地检查着我手背上并不严重的伤口,确定无碍后这才又小心翼翼地再次替我包扎好。
  期间那双秀丽的柳眉始终紧锁,看得出他极为担忧的神色。
  我的心不禁一紧,忽然就觉得自己之前那样骗他、那样防他真他妈的不是男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