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t!这该死的爱!(np牛郎穿越)》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shit!这该死的爱!(np牛郎穿越)- 第2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楚薇寒已经失去了知觉,但透过空气仍可以感到他气若游丝的微弱气息。
  少年隐忍的身体在寒风中微微颤动。
  纤细的拳头在身体两侧狠狠地握紧,惨白的肌肤下看得到青色的筋脉,触目惊心。
  忽然,少年周遭一切的气息瞬间静止。
  他静静地立在那里,仿佛冰雕般一动不动。
  祭坛后的那扇门里,出现了一个月白飘然的少年人的身影。
  ~~~~~~~~~~~~~~~‘
  筒子们;推荐几篇好看的现代BL 偶要虐心的 或者小受很搞笑的
  因为考虑可能会写现代的那个故事(圣也和某穿越的灵魂) 所以本文背景会改成非日本的
  另 第一千个回帖的落落的要求在旁边

  回忆·恶魔之血

  (接上章)
  祭坛后的那道门里,闪现出了一抹月白飘然的身影。
  金冠束发,白绸锦衣,袖尾着冰丝白云刺绣。
  纤细俊逸的身姿,一块殷红似火的极品血玉悬挂在翡翠镶边的腰带之上。
  黑玉般的长发,银白色的面具。
  不过也是十四五岁的年纪,可就这么盈盈而立,却让我感受到了一股惊心动魄的气势。
  那一刻,我震感了。
  从来没有想过这世上竟还会再有如“他”一般的人。
  而眼前这个带着面具的少年,在一身戾气的他的面前,竟丝毫也不见逊色!
  惊世恶魔。
  是我唯一想得出形容这个少年的词。
  看着眼前这两个冷冷对峙的少年,我惶惶然感到,武林乃至整个夕颜国的将来,都将因这两人而天翻地覆。
  “就是你伤了薇?”紧绷的双唇硬生生地挤出这句千年寒冰般的话语。
  “我叫灵渺。”清冷如悬冰的声音,却空灵圣洁宛如天籁。
  这个叫灵渺的少年发出一声冰凌般肆意的笑声,面具底下那双黑玉般的眸子闪烁着玩味的光芒,肆意打量着他。
  那目光,锐利犹如明剑,灼人犹如烙铁,邃彻犹如深泓。
  冷不丁地我竟是一个寒颤。
  面前的他,却视若无睹,冷冽而立。
  忽然一阵惊天动地的噬人戾气冲天而起。
  刹那间光虹流灿,他纤瘦的身姿霎时幻成一束赤火鸣天的血凤!
  飘逸盈然,光华肆溢,发出赫人的尖锐怖利的迫空鸣音,“霍”声娇腾!
  “旋凤鸣天”——《暝凤》第五重的至高境界!
  那个叫灵渺的少年忽然大笑如吟,月白的身影飘然而起。
  然而,在那盈然身姿的背后,一溜水晶般流灿的晶芒倏然飞散,刹那间竟幻成一条光之龙,豪光聚敛,蓦地切入那光虹之中的血凤之内!
  两重虹光相撞的刹那,天地震撼,鸣天泣神,整个宫殿都发出轰隆隆的震耳的巨响。
  第一次看到竟有人的武功能与他匹敌!
  而这个人,竟同他一样不过是个看似孱弱无力的少年!
  灵渺,好恐怖的一个人。
  我已无暇感叹,在他们交手之际已有六个身影从天而降,将我牢牢困在中心。
  我一声轻笑,手中之剑已化作一溜光虹瀑指流灿。
  那六个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这并不足以为惧。
  可这六人身影如风,变幻中竟使出了江湖盛传的迷幻之阵《行殇》。
  《行殇》本身并不具十分的杀伤力,可要破此阵却难如登天。
  因它专门作用,即是用来困住对方,即是对方武功高处许多,也难攻破。
  突然一道尖锐的利光冲天而起,我分神地瞥向他那边。
  下一秒只见那光虹中的两条人影骤然弹开!
  这世上竟有人伤得了他!!!
  他落地的时候脚下一阵踉跄,黑发散乱,殷红的鲜血顺着开衩的斜襟血口蜿蜒而下!
  绝丽的容颜惨白一片,额头清汗淋漓。
  呼吸急促,胸口起伏。
  却仍然立得风姿如竹。
  然而在他对面,那个叫灵渺的少年,竟双手交叉,盈然而立。
  看不出面具底下的颜色,只有左肩衣襟,一溜极细的血丝涔涔滴落。
  氤氲在月白如雪的锦衣上,妖冶瑰丽!
  “玉鸣教的《暝凤》,果真名不虚传。”灵渺目光玩味地打量着他。
  声音风轻云淡,飘逸自若,俊逸如昔。
  不为所动地听着灵渺若有深意的话语,他紧绷的嘴角扬起一抹绝丽的笑容。
  然而目光却森冷地凝视着眼前的灵渺——这个出尘如仙的少年。
  苍白的容颜除了那抹刺目的笑,再看不出丝毫其他的表情。
  单薄的胸口仍在剧烈地起伏,鲜血顺着每一次的牵动迤逦而下。
  惊心动魄。
  下一秒他却突然如一只轻盈的蝶燕飘然而起,恍若失去了重力般,如空气一样虚浮!
  在他腾空的瞬间,九只呼啸的火凤自他身后骤然而起,随着他的动作直扑灵渺而去!
  《九凤暝虹》——《暝凤》第六重的至高境界!
  灵渺驻立不动,就在那九凤呼啸而至的瞬间,忽然蓦而飞旋——
  只见他单袖迎风,刹那间爆炸般的灼目光芒轰然怒绽!
  在他身后犹如一张铺天盖地的巨型光网当头罩下!
  几乎在瞬间,灵渺右掌急翻,对着飞身而来的他,破空而去!
  那一掌的掌劲凛冽至极,即使是数丈开外的我,都能感到那破空传来的刺目的掌风。
  我手中剑气翻飞,身形忽动,目光却已飘到了他的身上。
  以他的身手,以那样的角度,要避开那一掌并非什么难事。
  况且灵渺这一击显然也只是晃眼之法,目的不过是解除他当空飞来所构成的威胁罢了。 
  然而,当空中年两道光虹相撞的瞬间,他却不躲也不避,硬生生地用自己的胸膛接下了灵渺那凛冽如风的一掌!
  “噗”地一声,一大口殷红的鲜血自他口中澎湃而出!
  撕心裂肺。
  当看到他用那纤细单薄的身体接下那致命一掌的瞬间,我感到胸口仿佛被人硬生生地撕扯开裂!
  为什么!!!
  灵渺显然也没有想到他这一举,双目圆睁、目光如炬地怒瞪着怀中吐血不止的他。
  他鲜血迤逦的嘴角却忽然扬起一抹绝美倾城的笑容。
  下一秒忽然双掌齐翻,几道细若银丝般的寒光如流电般飞射而出,直指楚薇寒被困的石壁!
  刹那间光影骤闪,激光彭发,只听丁丁当当金属破空之音不绝于耳。
  楚薇寒木偶般的身躯自石壁上赫然下滑!
  突然一股劲风倏然而至,眼前只觉晃过一抹血红的身影,下一秒楚薇寒脱离的身躯已被他牢牢锁在了鲜血浸透的怀中!
  “走——!”他绛红如血的双眸泛着尖利的血光冲我怒吼。
  那抱着楚薇寒飞掠而来的身影犹如欲火的凤凰,散发出震撼人心的气魄。
  而身后他一路经过的地面,却已是鲜血迤逦,触目惊心的一条血虹。
  他纤细的身影在空中微颤。
  脆弱仿佛一碰即碎,可眼底那抹坚毅锐利的视线,却催动着那般惊心动魄的气势。
  我知道他与灵渺的身手相差并不太大,若要全身而退决计不会有问题。
  硬拚到底也至少有一半的机会,只是那样的话楚薇寒恐怕拖不了那么久。
  可我没想到他竟甘愿冒险以自己的身体为饵去救楚薇寒。
  恐怕这一点那个叫灵渺的少年也没有想到。
  因为当时他看着怀中吐血不止的他的眼神,简直可以用震怒来形容。
  我与他策马在路上飞驰。
  灵渺竟没有追出来。
  他的怀中仍紧紧抱着失去意识的楚薇寒,而他自己也早已是摇摇欲坠。
  可是他却坚持不肯停留半刻。
  “噗”地一声,又是一大口殷红的鲜血自他那莹薄的口中喷涌而出!
  他惨白如雪的容颜在鲜血中竟显得那般妖冶魅惑!
  仿佛是地狱的千年妖精,强烈到嚣张的美。
  惊心动魄。
  他再一次地一大口鲜血喷薄而出。
  “主上!”我惊呼,下一秒已腾空而起自他怀中夺过楚薇寒。
  他绛红如血的眸子有瞬间的涣散,下一秒却已锐利地朝我射来。
  我咬牙坚持说替楚薇寒运真气,他这才收回对我的视线。
  运气是真,而我更担心他那样的身体受不住楚薇寒再给他带来的负担。
  我看到他满是鲜血的嘴角绷得紧紧的,似在强烈地隐忍着鲜血的喷出。
  他却转过头忽然冲我微微一笑,轻声道:“蝶可有受伤?”
  说完这句话,一大口鲜血却也抑制不住“哗”地喷了出来!
  他纤细的身子剧烈地抖动。
  那一刻,我几乎觉得心在被人生生撕裂!
  从来都没有想到,一个微笑竟能这般撕心裂肺。
  一路上没有片刻的停滞。
  直到进入玉鸣教的领地,他都没有丝毫的松懈。
  长驱直入,一直飞奔到了总殿之前,他这才拉住了缰绳。
  他几乎是坠下马去的,那鲜血淋漓的身子恍若一叶漫舞的红枫。
  他一言不发地拖着伤痕累累的身子,踉跄着走入了他从前练功的镜火殿。
  闭关前的最后一句话,是让我们好生照料受伤的楚薇寒。
  他纤细单薄的背影在地上划下一道长长的影子,无声地进入那重紧闭的门扉。
  仿佛在诉说着无尽的凄凉,留下更多的是那深深的落寞与孤寂。
  那一刻对着那样的他,我有一种拥他入怀的冲动。
  楚薇寒伤得虽重却没有生命危险,因为在他体内有一种极纯的内家真气护体。
  而我认出这股真气竟是他的《暝凤》!
  原来他马不停蹄一路而来,竟一直在为楚薇寒输入真气。
  而这对于他那刚被圣渺重伤的身体,几乎是致命的。
  难怪一路他都会吐血不止,更甚灵渺在他身上所造成的伤十倍!
  待他再次走出镜火殿时,已是六个月后的事情。
  他闭关期间那一年的英雄大会,所有人记住了一个少年的名字——圣缈宫的灵渺。
  一个比两年前的他更令人闻风丧胆的盖世魔头!
  却拥有着足以颠倒众生的倾世姿容。
  半年前那场触目惊心的浩劫显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丝毫的痕迹。
  仍旧是那般纤尘不染、冰冷倨傲的绝世之姿,而他的《暝凤》,已练到了第七重。
  当他屹立在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时,我们十二堂堂主连同所有教众齐齐跪下,用我们的生命为祭,对他发誓永远的效忠。
  是的,不是因为任何的蛊惑摄魂,而是发自内心地、心甘情愿地为座上这个惊世少年奉献出我们生命。
  因为,他是我们独一无二的主上,我们的天。
  殿上的他依旧是冷若冰霜,但是我看到他那双绛红如血的眸子里闪烁着一簇簇灼人的烈焰。
  没有了当初的摄魂勾魄,眼前的这个少年周身都灼发出一种惊心动魄的圣火之焰。
  凤凰涅磐,浴火重生。
  这个少年的名字,叫皓玉。

  你Y的把你拐上床

  和蝶凌枫一前一后走进饭厅,就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我身上。
  不,应该说,是落到了我红肿不堪的嘴唇上。
  Shit!今天是倒了哪八辈子的霉,好端端的豆腐没吃成,却反而被人弄得这般秀色可餐。
  TNND真他妈亏大了。
  想着想着,我怒地瞪了眼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臭若采,没想到他丫的那家伙竟然对我视而不见!
  再看向一旁的楚薇寒,这个臭小子,一见我竟立马撇过了脸。
  好!好!好!都不理我是吧,NND不理就不理!还真以为老子少了你们就活不了了啊!
  老子这就自在给你们看!
  我一回头,就见神仙美人一脸殷切地替我拉开了他身边的座位,目光盈盈、期待不已地望着我。
  我顿时乐得屁颠屁颠。
  CCC,事实证明,我天下无敌举世无双人史上第一绝世大帅哥莲的魅力连无欲无求的神仙都抗拒不了!
  哼,你们这几个不识抬举的臭小子!
  我挑衅地扫了那两个黑着脸耍大牌的家伙一眼,满心欢喜地赶紧做到了玉降尘的身边。
  蝶凌枫犹豫了一下,坐到了我的另一边。
  结果才刚一坐下,神仙美人就紧张地拉过我的手,对着绑了丝巾的手背左看看右看看,又抬起头来双眸水汪汪地凝视着我,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樱红的唇唯唯道:“还痛不痛?”
  Oh~~美人关心~~比什么灵丹妙药都灵呀~~听得我那个飘飘然、心痒痒、麻酥酥哟~~
  再看看神仙美人这副秀色可餐的样儿……
  咕嘟,咕嘟,无耻地我再次听到自己猥亵的流口水的声音。
  随即,就收到对面方向投来的四道杀人般的目光,吓得我一口口水回涌,差点没呛死。
  怒地瞪了眼回去,NND今儿看谁再敢坏老子好事!
  神仙美人拉着我的手上看看下看看,忽然就“咦”了一声。
  我被他“咦”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