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t!这该死的爱!(np牛郎穿越)》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shit!这该死的爱!(np牛郎穿越)- 第2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魅兮诀这么一搅和,我所有的“性”致悉数被吓跑,草草传回了衣服,也不多看床上的玉降尘一眼,我狼狈地逃也似地走出了他的屋子。
  屋外月明星晰,春意盎然,我却只感到一阵又一阵的寒意。
  满脑子都是纠结在一起的倒这儿来后的一幕幕画面,最后却只想得起刚刚苏醒时那三个家伙紧张到可笑的温柔脸庞。
  楚薇寒,蝶凌枫,莲若采。
  明明是三个对我没大没小的臭小子,个个都欠扁得可以,可是偏偏我现在却发疯地想见到他们。
  我一定是傻了,被魅兮诀那个混蛋活活给吓傻了。
  竟然会想要依靠那三个臭小子。
  可是我发现,这个世界,除了他们三,我竟然找不到第四个人可以安安心心说上半句真话。
  我一如原来的那个我,没有一个朋友。
  可是在那个世界,我可以活得如鱼得水;这里,我却感到举步维艰。
  皓玉的路,我一个人真的走不下去。
  带着这样的觉悟,我厚着脸皮敲开了最好说话的蝶凌枫的房门。
  此时他正对窗而立,月亮将地上的影子拖得老长。
  我一直走到他背后,酝足感情试探地叫了他一声:“小蝴蝶……”
  他立马就朝我转过了身,我却扮可怜地将头低得老低。
  能感觉到他投过来的两道视线,我脖子一缩却听他轻轻地笑了起来,然后温柔地低声地叫道:“小莲,怎么了?”
  闻言我惊愕地抬头,正对上他那双带着温柔气息的盈盈望着我的漂亮的凤眼,眼角华丽的淡紫色蝴蝶带着七分淡淡的魅惑,在银边的勾勒中振翅欲飞,飘然如生!
  我看得瞬间呆滞,他却一阵轻笑华丽丽的一个久违的媚眼就这么毫无防备地冲我抛了过来。
  一如当初他第一次见到我时,那个漂亮魅人的花心小蝴蝶。
  额头顿时黑线满布,那一瞬间我顿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原来真的从一开始,他和他们就从来没有认错过我,反而是我自己,自作聪明地在他们面前上演一次次地拙劣的欺骗的戏码,等到谎言被拆穿的那一刻,又恼羞成怒地怪罪于他们三个。
  这才发现,原来一直是他们温柔地,包容着我一次又一次不堪的欺骗。
  忽然就觉得自己真的不像个男人,我再次低下了头,“对不起”三个字脱口而出。
  下颚却被他突然抬起,还未及反应,整个人已被他卷入身下。
  魅惑的眼底闪烁着秋水盈盈流动的波光,眼看着他逐渐放大的漂亮的脸庞,我乖乖地闭上了眼,然后,那双温润的唇就这样覆了上来。
  温良如玉的吻,却令我心如擂鼓,只感觉自己被深深地吻着,唇瓣间紧密地贴和,舌与舌纠缠在一起,直到气息都纠结缠绕。
  无关爱情,却比爱更真。
  无关欲望,却比欲更浓。
  “小莲……”他低声叫我,我抬头抛给他一个顽劣的灿烂笑容,伸手在他额头敲了个大大的栗子,没心没肺地道:“你丫的以后别老动不动就吃我豆腐,我可是……”
  还没说完,却见他“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眼角的小蝴蝶妖冶如画,灼灼生辉。
  瞧他笑得这么没心没肝,我气得差点没一脚踹扁他。
  可气归气,这样的蝶凌枫,却让我打心眼里觉得轻松自在。
  结果,他师兄魅兮诀突然造访的事我还是没说出口,赖在他房里就这么混了一夜。
  第二天,正式开始我的解毒疗程。
  第一步,就是泡温泉。
  玉降尘不在,我算是松了口气,一个人混混恶恶泡了几个小时,直泡得头晕目眩、浑身蒸腾,这才懒洋洋地爬到岸上穿衣束发。
  四下无人,楚薇寒他们仨一早就不知跑哪儿去了,我一个人无聊得紧就想看看那个药贤圣人有啥新奇的药好顺手牵羊弄几味来,比如那什么蒙汗药啦,软筋散啦,若弄到个什么天下奇毒、致密春药,今后看谁不顺眼就给他下点猛料!
  一想到这儿,我眼前就浮现出某某美人、某某某美人在我身下辗转承欢的画面来。
  那个叫血脉喷张啊!
  我立马加快了搜寻的脚步。
  这缥绫谷还真大得可以,基于上次迷路的惨痛经历,我乖乖地就在药舍附近转悠,毕竟今天的目标是抝几味秘藏猛药。
  我也不太清楚他藏药的地儿在哪,于是就这么随意地走着。
  走着走着就发现人烟越发地稀少,周围的景致越发地清幽,心里一乐儿通常这种情况下主角一定会有类似神仙的艳遇。
  忽然就听到哪里传来一声极其细微的、耐人寻味的、暧昧不明的、蠢蠢欲动的呻吟:“嗯~~”
  我瞬间定在原地,立马,四下张望,哦哟哟~~哪里来的小美人儿哦~~叫得那么浪~~就是等着大爷我来满足你这淫荡的小嘴儿的吧~~
  赫然就发现右后方45度角十米开外一扇虚掩的小窗,那计诱人的呻吟,正是从那屋里传出来的。
  哦~~小心肝儿,小宝贝儿~~我来也~~等着我呀~~
  当我飘也似地迅速靠近时,忽然就听到屋里有人低声道:“会很痛,你忍着点,马上就好!”
  恶!!!竟然被人捷足先登了!!!NND敢和老子抢男人!!不要命了你!!!!
  不过……感情这声音怎么……听着那么耳熟????
  百、百里无殇!!!
  那美人儿就是——!
  我立刻探头向窗里张望。(瞧这人一副猴急的,就怕错过什么劲爆XXOO画面。)
  玉降尘一身白衣大敞一直褪到了腰际,整个雪白凝润的酮体就这么华丽丽地暴露在我眼前。
  我眨巴着眼睛正想趁机吃吃他豆腐,视线中却闯入了另一个人的身影。
  Bingo!果然,就是那个什么贤什么圣的百里无殇。
  可这两只并不是在那做那“嘿休嘿休”的事儿,百里无殇一脸凝重手中银芒扑闪,寒光盈目中一大把白晃晃的银针“呼噜呼噜”齐刷刷全部射进玉降尘月白如脂的背脊胸膛中!!!!
  哦~~~那个叫~~~刺猬啊——!!!
  我看得瞬间说不出话来,却见玉降尘那张脸顿时比死人还撂白,额上青筋暴起,豆大豆大的汗珠就这么顺着脸颊哗啦啦流了下来。
  柳眉整个儿都纠结在一起,那双漂亮的眼睛痛苦地紧紧闭着,莹薄的嘴唇被牙齿咬得殷红如血,他却全然没有感觉似地越咬越深。
  喂,拜托小白~~不是你说嘴唇咬破了会痛死人的吗?
  啧啧~~不过也真为难我们神仙大美人儿呀~~这么多针~~整个儿就跟个马蜂窝没差了~~
  那会有多痛呀~~~能痛成这样……在治什么病呢?
  “什么人——!”
  我正欲偷偷溜走,屋内人忽然就一声轻喝,害我心里咯噔一下险些跌了个狗吃屎。
  下一秒,窗户被一整劲风自里面“霍”地打开,四道杀人般冷酷无比的视线齐齐向我射来!
  玉降尘的眼底闪烁着冷冽的寒芒。
  我整个人顿时僵住,那张嘴却犯贱地先于大脑做出了反应:“厄~那个~~迷路~~~我迷路了,所以……不打扰你们治病了!我先走一步!”说完,转身,拜托,别叫住我,别叫住我!!!
  他们是没有叫住我,可是我好死不死地竟然又回头看了一眼!!!
  却见到百里无殇目光迟疑地瞟了眼面无表情的玉降尘,眼睛里似有很深的东西。
  玉降尘却双眸炯炯地凝望着我,然后,嫣然一笑。
  那笑容,似从苍白的容颜绽放出的一朵冶丽血玫,美得那般惊心动魄。
  我却感到那笑容竟那般刺目,心头蒙上了层深深的阴影。
  玉降尘那面无表情地侧脸在眼前徘徊,挥之不去。
  古怪!
  诡异!
  头也不回地跑了,竟然没有人追来。
  直到我跑得气喘吁吁,一头撞进某“墙”,还没有回过神来。
  撞懵了,幸而一双手及时将我扶住。
  然后,就听到一个担忧的声音:“小莲,你怎么了?怎么脸色那么白?”
  楚薇寒。
  我蓦地抬头直勾勾地看着他,他竟被我突如其来的眼神吓了一大跳,整个人地不自觉地抖了抖,旋即就恢复了正常,清澈的眸子就这么一眨不眨地看着我,道:“小莲,你到底怎么啦?别不说话呀!”
  厄……
  “小、小蔷薇,那个、那个……玉降尘的身手如何?你们仨若一起上可是他的对手?”
  刚刚我明显感到了冷冰冰的杀意,到现在仍深入骨髓,挥之不去。
  闻言,楚薇寒就用一种十分怪异的表情看着我,好半晌才道:“感觉不出他有武功。”
  厄……那就是没功夫啦,可昨晚上他轻轻松松就将那一整坛掉落的酒给接着时的身手……我个外行都看得出决不简单。
  可是,楚薇寒又这么说……
  “你、你确定吗?不会弄错?”
  没想到,这小蔷薇竟别扭地白了我一眼,生气地道:“骗你干什么!不信拉倒!”
  汗,又来了……黑线||| 怎么越来越觉得这个干儿子小孩子气呀!
  算了,反正如果他们要杀我,刚刚就应该动手,我哪儿还能活到现在受干儿子的气?
  这么一想,就觉得心里好过多了。
  之后数日,安安分分呆在房里,相安无事。
  某天,百里无殇照例每日例行检查,然后,忽然就和我说:“可以解毒了。”
  我自然是高兴,整天呆这儿人都要霉了。
  然后,喜滋滋地听从百里的吩咐将自己的上衣剥光光。
  结果,就见到万分恐怖的一幕。
  百里无殇手里齐刷刷一大把银针,又细又长,闪烁着尖锐的白晃晃的冷芒,带着一抹绝对称得上恶魔无比的笑容,一步一步朝砧板上的我靠近……
  5555555555555555你、你别过来!!!!
  我刚想拔腿就跑,双手双脚却都被人紧紧拽住。
  555555555小蝴蝶,小蔷薇,小若采……你们、你们舍得看着皓玉这完美无瑕的身子变成个刺猬窟窿啊???55555555555放手~~快放开我呀~~~~
  结果,这三只完全无动于衷。
  百里无殇笑眯眯地冲我道:“公子,等一下会很痛,你忍着点,一会儿就过去了。”
  咦?感情儿这句台词怎么听着就这么耳熟???
  下一秒我却只觉周身一阵剧痛,就仿佛是被万箭穿心,痛得已经叫不出声了。
  紧紧咬紧了牙关,我甚至可以感到喉头一阵腥膻的腻味。
  就像是伤了五脏六腑,体内整个儿翻腾似地绞痛,肝肠寸断。
  不住地颤抖……
  视线一阵又一阵地模糊,恍惚中似乎看到玉降尘担忧而复杂的眼神,然后,就什么也看不清了。
  仿佛只可以看见,一片又一片,痛的颜色。
  以为就要这么痛死了。
  随即,就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失去意识的刹那,我脑海中闪过一丝古怪的念头,不知玉降尘那时候,可也是像我这么痛……
  ~~~~~
  亲亲们 我今天站了8个小时做实验 现在腰断腿酸脖子痛~~你们要安慰我~~蹭蹭~~我今天很卖力呀~~5000字哦~~回帖吧 ^0^

  一脚踹了你!!!

  接下来连续十几天里,我天天被大针伺候,结果刚开始几天我还会幸运地痛得晕翘翘然后虾米都不知道,可是到后来,尤其最近几日,我那无良的神经系统竟然奇迹般地适应了这种酷刑,NND半当中硬是不肯给我罢工!害得可怜的我啊,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美丽无双的身子日日受这刺猬酷刑的折磨,还不准我晕!55555555555555
  整整熬了大半个月的时间,那个永远皮笑肉不笑的百里无殇突然冷不丁地宣布,我身上的毒全部解了。Oh yeah~~~万岁!!!撒花!!!我活动活动郁闷了半个月的身子,顿觉神清气爽、呼吸顺畅,之前一直积压胸口的那股子闷气全然烟消云散。
  抖一抖,活到99,yeah~~~
  然后,在楚薇寒、蝶凌枫、莲若采三人的护驾下,我高高兴兴地来到了缥绫谷口,准备出谷。
  却忽然听到身后响起一个不温不火、温文尔雅的声音:“公子请留步。”
  一回头,就见那个百里无殇驻足在缥绫谷入口的大树下,正一脸笑意地睨视着我们,身边还站着一身白衣、清雅出尘的神仙美人玉降尘。
  Oh!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我一脸防备地瞪着百里,却见他双手环在背后,笑眯眯地道:“在下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公子答应。”说着顿了顿,目光溜溜地扫向了我。
  Shit!你知道是不情之请了,那还开口说个P呀!
  对我的臭脸熟视无睹,百里无殇继续厚脸皮道:“各位可是上京之路?不知可否顺道带在下的师弟一程,尘他头一次单独出远门,我有些放心不下。”
  靠!!!黑线|||你他妈的还真把我们当白痴啊!你那个神仙师弟会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