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t!这该死的爱!(np牛郎穿越)》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shit!这该死的爱!(np牛郎穿越)- 第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转眼一看,是一脸担忧的小蝴蝶。
  有微热的呼吸吹拂在我耳际,可我却僵得跟个木乃似的。
  倒也不是因为他的靠近,而是实在受打击过大。
  好不容易平顺了呼吸,我擦了擦眼角咳出的泪花,目光凶恶地吼道:“那什么的!我好端端的贵族不做,干嘛没事要跑去当个什么狗屁男宠啊?莫非、莫非是我从前暗恋那个皇帝?”汗,NND小玉儿啊,你别给老子丢脸惹麻烦啊,爱上除自己以外的人已经够衰了,若爱的还是皇帝,那你他妈的就是嫌命长了!
  一旁的楚薇寒实在听不下去了,他阴着脸气急败坏地叫道:“主上您当然不是因为这个而要去当男、厄、贵侍的,您的目的是进宫,伺机夺取那个东西!”
  “那个东西?哪个东西?”
  “是传说中的超越《暝凤》和《圣灵》的武功秘籍——《血翼》。”一直冷眼旁观的莲若采突然说道,声音冷得就跟个死人没差。
  《血翼》,还真挺血腥的名字,练出来的功力应该会更血腥吧。
  “是为了要在英雄大会打败那个什么宫的什么渺吗?”
  “是圣缈宫的灵渺。”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我想呢,皓玉哪会这么犯贱啊~
  “可是,要混进宫方法多得是,干嘛非选这最烂最恶的方式啊?”皓玉不是武功很好吗?要神不知鬼不觉逃过达内高手的眼睛,不会很难吧?
  “皇宫可不简单,里面高手如云藏龙卧虎,凭主上的身手当然可以全身而退来去自如,可若要在这诺大的皇宫找一样根本不知确切下落的秘籍,还要做到得手后神不知鬼不觉,那就没那么容易了。即使真行,那所冒的风险也是我们万万担不起的!更何况时间上也不容许我们拖延,英雄大会迫在眉睫,即使主上天人之资(不是姿,是资啊),修炼《血翼》也是需要一定时日的。所以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以贵侍的身份潜伏在内功,伺机行事。贵侍的位置等同于后宫的贵妃娘娘,地位相当,要打听一本秘籍的下落,绝非难事。”小薇薇一本正经地在那边解释着。
  妈的,罗嗦了那么多,老子最关心的问题却一个字都没提:“喂,那得到那本秘籍后,我要怎么全身而退啊?总不能拍拍屁股就这么从皇宫莫名其妙地消失了吧?”
  NND,搞不好这之前就被那个色狼皇帝老匹夫吃到连骨头都不剩了,还提什么偷秘籍啊!
  我操!
  皓玉啊,你名其名曰可是天下第一的圣邪魔王、堂堂一个魔教大魔头,也不想想这屁股开花的滋味你受不受得了?
  退一步吧,即使身体上忍得住,可你一个世袭贵族,心高气傲的天之娇子,心理上可能承受被人压在身子底下插到爆这个打击?
  虽然说上你的人是人中之龙贵为天子,可NND还不是一个“骑万人”的色狼恶棍老男人!(汗,那个什么的,万年总受不叫“万人骑”吗,那倒一倒不就是那个意思了吗……) 
  “我们已经安排好,只要秘籍一到手,就让事先准备好的替身伪装成主上暴毙宫中,造成贵侍已死的样子,这样主上就能全身而退。而此时一切与皓月山庄有关的事业财物封地人买已经全权转入流玉醇的干儿子名下,由他光明正大地接任。而主上您,也就能全无顾虑地呆在玉鸣教中潜心修炼《血翼》了。”蝶凌枫说到“干儿子”三个字时还不忘添油加醋地冲我抛了个大大的媚眼。
  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这干儿子不会是……“喂,谁是流玉醇的干儿子?”NND,皓玉你个人还真麻烦,一会儿教主一会儿魔头一会儿又庄主的名字倒不少,流玉醇,听上去就是个纨绔子弟浮夸公子花花风流之徒,不过,真够花哨的,我喜欢!比高贵的皓玉听上去顺溜儿多了~不过,这人还真是喜欢“玉”字啊~
  花蝴蝶笑得更贼了,那双勾魂似的眼睛还是不是瞥瞥一旁脸色发黑的小蔷薇,努了努嘴道:“薇寒啊,还不快叫干爹?”
  爆——!小蔷薇是我干儿子?那还不被他浑身那刺给刺死啊!晕……小命修矣……
  “凌枫你说什么鬼话!我们三人以不同身份留在皓月山庄是为了守护……”
  “咦?你们俩也有份啊~~”一口打断干儿子的罗嗦,我眨巴着大眼睛直奔主题,“那你们是什么?说来听听~不会是——侍妾吧?”
  我笑得奸诈,本想挖苦一下两人,没想到花蝴蝶竟一脸夸张的感动,热泪盈眶地一下上前含情脉脉地一把抓住我的手,声泪俱下地冲我妖媚一叫:“哦,大人~没想到您还记得妾身啊~妾身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太太太太太感动了!妾身无以为报,就请大人今晚让妾身服侍您,妾身保证一定给大人一个销魂难忘的不眠之夜!”
  •;•;•;•;•;•;冷汗,狂汗,尼加拉瓜大瀑布汗!
  NND玉鸣教怎么会用蝶凌枫这种败类做玉蝶堂的堂主!难怪皓玉会急得宁愿被人插也要尽快找到天下无敌的武功秘籍了。皓玉我同情你!
  不过……斜睨了眼一直对我猛抛媚眼的花蝴蝶,我的嘴角扬起一抹漫不经心的笑。
  蝶凌枫这种花痴风骚劲儿,还真他妈对老子的胃口,拐他回日本作牛郎,混到Romeo的No。2一定没问题。至于我嘛~~那还用说,当然是万年No。1啦~~~
  “那你呢?也是妾侍吗?你和他,谁比较得宠呢?”我笑得更嚣张了,成心想看莲若采的笑话。NND老子观察你到现在了,不是一张扑克脸,就是在那边贼溜溜地瞪着我,当老子货物一样地审视,还真像看看你那张万年不变的臭脸怒气来会是啥样子。
  然而,臭若采并不如我所愿,他冷冷地瞥了我一眼,漫不经心地道:“我是谋士兼总管,专门替流玉醇经营大小钱庄酒馆和各类生意买卖。”
  哟,臭小子,下马威啊!想说皓月山庄和流玉醇都少不了你啊!门儿都没,皓玉可能没什么商业头脑,老子我可是投资高手兼理财专家,和钱打了整整一辈子的交道(废话,你才活了十七岁就翘了啊,还是离奇地挂了),你那些个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面前卖弄? 
  先不理他,说正经的。
  “喂,可是我现在失忆加散功,进宫找秘籍的事就先免了吧,太冒险了。”
  楚薇寒点头道:“那是当然,惟今之际是先要把教主身上的毒给解了。其他的事,从长计议。”
  小蔷薇啊~你终于说了句老子爱听的人话了~~
  “对!就是这么回事!”我一激动,啪地一声拍向了桌子,“哐当”一声,什么东西应声而碎。
  咦咦咦?难道我练成了什么无敌霹雳神掌?一下就把桌子给震碎了?可是,桌子这不好好在我眼前吗?那是……哦~~原来是我刚一拍,袖子太长一不小心把个酒杯扫到了地上,碎了。汗,害我白激动一场。
  “可是,贵族成人受封礼主上还是得参加的。”
  一句话说得风轻云淡,却在此把我无辜的心打入了无底的深渊……
  NND那还不是要死!老子长得那么花容月貌人间人爱花见花开、上天下地惟我一枝独莲清傲、秀色可餐外加美得冒泡儿,那个色狼老男人皇帝见了还不色心大起把我一口吞了?哟~~光想就抖啊~恶死了~吐吐吐!!!
  “主上不用担心,届时只要易容,就不会有任何危险,皇上也不是什么人都会染指的。”似乎看出了我的忧虑,楚薇寒立刻补充说明道。
  汗,早说呢,害我吓出一身冷汗。一要我被个老恶男插,那还不如一掌把我打晕了呢!(某人:还以为你要说一拳把你打死呢! 玉:NND生命诚可贵你懂不懂啊?大不了就当被臭虫咬了一口,流个脓结个痂忘了也就没事了,老子照样生龙活虎还是好汉一条!你为了这点事就寻死觅活的,还怎么在牛郎界混啊!直接饿死吧你! 某人:汗,偶有说要当牛郎吗……你这么强,干啥还要人把你打昏啊?保持清醒不更好? 玉:你白痴啊你!被臭虫上死是不用,可是那种恶心巴拉的过程任谁都受不了啊!不晕难道还要我被插得爽歪歪啊? 某人:你被圣也插还不是爽得跟什么似的…… 玉:说你白你还不承认,圣也那么帅,是那种臭虫能比得吗? 某人肆无忌惮狂笑中:小莲莲啊,你终于承认圣也帅得上天入地找不出第二个啦~~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也~姑奶奶我一高兴就让你穿回去,和圣也搞个强攻强受BL算了,看你也不适合在这里混~~8过你要保证自己是强受啊~别给姑奶奶我丢脸。 玉:你他妈的找死啊!我那么强,哪里像受了,要BL除非让我攻~否则门都没有!! 某人笑得更欢了:哟~那你是同意啦~~没问题没问题~偶去和小圣好好商量下,让你偶尔反攻个一次,他应该不会太在意…… 玉,有严重上当的感觉……)
  “嗯,那就这么着吧。我累了,要睡觉,你们都给我退下去。”我打了个哈欠,发现酒足饭饱后睡意就这么袭上来了。唉,多久没吃过这样豪华的一餐了啊,以前做牛郎的时候几乎每天就他妈吃一餐,白天的时间就是这么睡死过去的。不过,也正因为这样,我的胃,脆弱得经不起一丝的风浪……厄,怎么说着说着,我还真开始胃抽了啊……
  “主上,还有一事要说明。”冷面阎王莲若采突然道。
  NND还不快滚,成心想害我胃痛看我笑话啊!我心里咒骂着,嘴上却堆起了笑容,他大爷的还不快说!
  冷冷地扫了一脸假笑的我,若采道:“有件事不得不提醒主上。练过《暝凤》之人,是决计不能与女子有染,否则,气血攻心,逆流而亡!请主上务必谨记,莫近女色。”
  什、什、什么?还有这种鸟事!我怪叫一声,NND难道要我一个美得冒泡儿的大美人天天对着镜子自慰了事?这不变态自慰狂吗?抖~NND这皓玉过得是什么鸟日子啊,比苦行僧还苦行僧!虽然皓玉也不过十七,可十七岁的血气方刚我是正有体会的啊!(你以前那鸟样儿还血气方刚呢?吸血鬼吧你!)
  也不理会我的狂受打击,莲若采继续语不惊人死不休:“主上从前虽从不近女色,可是定期会临幸男子,以泄情欲。”
  我“噗”地一声,再次把嘴里的茶给喷了出来,不过那若采却眼明手快地躲开了。我随手抓了衣袖擦了擦嘴,受打击之余又转念一想,虽然老子上辈子从来没碰过男人,可仔细想想上男人的滋味应该更销魂吧。
  “在哪里在哪里?我那群秀色可餐的小男宠?”顾不得什么君子形象,我双眼冒光地抓住若采的手欣喜若狂地问。
  没想到除了莲若采一脸扑克,小蔷薇和花蝴蝶竟都像看怪物一样地看着我。
  咦?怎么了?难道我关心下我的所有物也有问题吗?还是说我的态度太露骨了,这两只(枝)吃醋了?
  只听若采面无表情地道:“教主临幸男子不过是因练《暝凤》的需要,所以每用完一个男子,为不留麻烦,教主都会亲自结过其性命,以绝后患。”
  ——!!!震惊!
  什么叫吃干净连骨头都不吐,这就是了!
  忽然发现皓玉真的很强,至少比我想象中绝对要强上千倍!
  倒不是说他的武功,而是,他的心,真的完全没有感情!
  一个真正的强者,就要无所依傍无所牵挂,只有这样,才能做到天下无敌人神共愤。(是强大到人神共愤啊!)
  而“爱”这个词,就是所有强者的天敌。
  有了爱,就有了牵挂;有了牵挂,就有了弱点;有了弱点,就有了破绽;
  有了破绽,结局就是一个字——死。
  而皓玉,凭他能做到上完之后就直接做掉这一点,足以证明他是个无心无爱无所牵挂孑然一身的冷血动物。而只有这样的人
  只有这样的人,才有可能成为真正的天下第一。
  小皓玉啊小皓玉,我开始喜欢上你了哦!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如果有‘需要’,会随时通知‘你’,让你做‘准备’的!”(瞧这话暧昧的,谁听了都想歪啊~~)我笑得跟个花儿似的,满意地欣赏着脸若采一尘不变的脸上一闪而逝的乖戾。小样儿,和我斗嘴,你还嫩着呢!
  收敛了满面的怒气,莲若采终于一语不发地退了出去。我也暂时松了口气。唉,总觉得这个家伙捉摸不透,搞不好真会被他看穿我根本不是他们什么教主皓玉……

  谁吃谁的豆腐

  以前做牛郎的时候,总觉得身边有人是件很麻烦的事。
  所以无论在店里,还是不开工的时候,我都选择了一个人,没有朋友,没有伙伴,就连可以偶尔说句话的人也没有。
  其实这些,我一向是不在乎的。
  只是偶尔生病的时候,才会觉得一个人真的好不方便,连个倒水的人也没有。
  可是等病好了,也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