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缠情记(穿越时空+女变男)》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少年缠情记(穿越时空+女变男)- 第1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找到他也是极有手腕的。尘儿欣慰想。 

那,文深为何不知道他会武功,让他施展一下轻功令周围的人如此惊讶?罪过罪过。 

尘儿双手合掌忏悔。 

不多时,来到竹尘轩。 

尘儿穿过圆形拱门一入轩,立刻呆了一下。 

乖乖! 

如果尘儿不是确定自己的确是无月弥尘,尘儿此刻必定有种窒息的感觉。 

轩内,望一脸冷酷阴狠之色,一手伸直,毫不怜香惜肉地收紧握住一个人脖子的掌。 

那人一身宽大的雪衣,一如尘儿平时所穿的模样,生就一张除了稍稍女气外完全肖似尘儿的容颜,此刻大大涨红,隐隐透紫,满面的痛苦之色。 

“望……” 

望像被热水烫手那般惶然松手,冷酷阴狠之色一散,浮出忐忑。 

“尘,我刚才……”本不想让尘看到自己那一面的。且不论曾为寒红苑作过杀手,离开无月谷“忘尘箫”也没有少沾血。而尘儿,不喜血腥。 

“刚才?刚才我什么也没看见。”非常接近“赌气”的尘儿的声音。 

望一怔,细看尘儿不完全掩饰酸意的神情,不能控制唇线上扬。虽然没有真正发生什么,尘儿对自己和寒红苑曾倒在同一张床上还是很介怀的。 

“尘,吃醋了吗?”环住尘的腰将他一把抱起,望揶揄。 

“别这样,有人在。”尘儿闪躲他的取笑。 

提到这个“旁人”,望可冷淡。 

“不想死就滚!” 

狼狈趴在地上大口吸气的正是“寒绡宫”的宫主寒红苑! 

此刻她心里充满痛苦和恨意。 

自鬼门关走了一趟,她终于知道望对她没有半分感情!虽说她遵从母命而来,但私心里是借此机会一慰自己的相思。可终于如愿见到朝思暮想的人,回报她的是什么?毫不迟疑的诛杀! 

为了他,她甚至委屈自己扮成望弥尘的样子! 

为什么连一个机会也不给她?没有“锁魂针”控制的望,跟她就没有可能吗? 

明明她跟望弥尘长得一模一样,而且,起码她是个女人!为什么选择望弥尘,选择这种那种恶心的感情? 

为什么世上要有一个望弥尘?一模一样的人,一个就够了! 

眸子一冷,寒红苑缓缓爬起,不理满身狼狈,对望娇笑:“望,我来,不是找你的。” 

“尘哥哥,红苑这厢有礼了。” 

“你想干什么?”望将尘儿拉到背后。 

他的举动;令寒红苑低眸掩去杀意。 

她声音轻快:“我不过给未曾谋面的哥哥请安,望是哥哥的弟弟,也是我的哥哥呢!” 

“哥哥?”望询问背后的人儿。 

尘儿不是很确定点头:“文深说的,应该没错吧……” 

那并不是一个令人愉快的故事。 

简单来说就是,从前的六夫人并不是尘儿的生母(尘儿:这具身体的来历真复杂)。尘儿的生母是“寒绡宫”的创建者,第一任的宫主寒菱,也就是文深之前所说的尘儿的“姨”。 

望启天风流成性,一直红粉知己无数,但最是讨厌女人对自己的设计。二十年前,江湖人捧在掌心的天下第一美人寒菱对望启天一见钟情,被人宠坏的她要求望启天休妻娶她,被惹毛的望启天当众羞辱了寒菱一番,拂袖而去。寒菱自然吞不下这样的侮辱。所以她动用江湖的力量设计望启天要了她,先有了他的孩子,那就是尘儿。然后寒菱让望启天以为与他发生关系的是一名青楼女子,也就是后来的六夫人。望启天虽风流,但绝不让自己的孩子流落在外,所以公开打破望家不准娶青楼女子的家规,与父辈冷战,将那名青楼女子迎进门。成亲当日,寒菱带着刚出生的孩子上望府挑开一切,望启天冷着脸将孩子抢过来丢给新娘,甩了这个自以为赢的女人一巴:“我就算娶个妓也不娶你寒菱!不要脸的女人!” 

从此寒菱与望府势不两立,之后三年都试图抢回尘儿,但一直失败。最后销声匿迹。 

十三年前,因为尘儿的“死”,“寒绡宫”终于揭开神秘的面纱,以此宣战。 

文深说:“不知道父皇的用意。他昨天才派人告诉我这件事。尘儿知道吗?你现在的身份很微妙,联系了两股势力,所以连源国都想得到你。尘儿要加入这场纷争吗?”当时尘儿觉得,说话的文深真的和父亲像极了。 

尘儿立刻摇头。望现在看到那么多人出现在他身边已经够受了,事情再复杂一些,望可能会忍不住大开杀戒。还是不要了。过了十二年的二人世界,太习惯了。 

“那尘儿有什么打算?” 

文深似失望又似欣慰。 

“见爹爹,见大娘二娘,见寒菱,然后回谷。”尘儿很快决定。 

文深的眼柔得像可以滴出水来。 

“那我可以再见你吗?”z 

“当然!每年,我都出谷找你一次,好吗?” 

“不带无月望?”文深轻抚尘儿的脸,揶揄。 

“那是不可能的。”尘儿甜甜笑。 

…… 

“家母想念尘哥哥很久了,可恨望家的人一直囚禁尘哥哥。为了尘哥哥,母亲真的牺牲了很多……”寒红苑动之以情。没想到望家人手脚如此快,在她们之前将事情告诉望弥尘。 

可恨!明明两天前连望文深都不知道的! 

“然后,你想要我如何做?”尘儿问。y 

寒红苑一愣,此刻才察觉这个人对这件事没有任何抵触,很自然很简单接受了,令她很多说服的话毫无用武之地。 

“当然是,尘哥哥回到母亲她老人家身边……” 

“哦,我会去的。”尘儿温顺地说,歪着头征询望的意见,“望陪我去吗?” 

望轻点他的唇:“别问废话。”b 

寒红苑将握着的拳放在背后,尖锐的指甲刺破手心的肌肤。 

“尘哥哥,别忘了我这个亲妹妹呀!”扬起灿烂的笑,她道。 

美丽的少妇默默坐在熟睡孩子的床头,默默注视孩子娇嫩漂亮的脸。孩子红唇齿白,规矩的睡姿显出极良好的教养又可爱无比。 

“原来连你也是,别人的替身……”少妇失神喃呢,满脸落寞。 

“爹……陪安儿玩……安儿最……喜欢爹了……”幼嫩的梦话逸出红润的菱口。 

少妇怜爱轻抚孩子的小脸蛋:“娘答应安儿,会尽力令你爹,不让你失望……” 

第十八章 童莲芯(上) 



寒红苑走了。能在守卫深严的太子府来去自如,她也不是泛泛之辈。不过,也有可能有人故意放行…… 

尘儿啜一口甘冽的龙井,静静思考。 

门被轻轻敲了几下,又归于安静。淡淡的食物香气飘了进来。 

定是文深知道大家劳累了一天,食欲不振,很体贴把处理过的开胃膳食送到房。 

尘儿搁下茶杯去开门,总不能让人在人在门外等太久。 

门一开,望正一脸阴霾端着托盘站着。g 

“望?”尘儿惊讶,“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望眯起眼,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我什么时候出去过?” 

“我不是让你送、送寒……姑娘吗?”尘儿有点不自然说。寒红苑是他的亲妹妹,不过他对她感觉很复杂——他从来未如此排斥过一个人,心里有些歉意可更多依然是排斥。这个妹,他没法亲昵叫出口。出于礼貌让望送她已经令他胸口睹得发慌了。 

“你叫我送那个女人我就得送吗?”望没好气。 

尘儿背过身:“她很漂亮吧……” 

“她跟你生得一模一样的。”望气闷。就是因为这个,他才会一时不察被暗算。耻辱! 

“她皮肤很白……” 

“那又如何?” 

“她、她的……身、材很好……胸、胸部……丰满……” 

望一呆。这可不是平时的尘会说的话! 

冲到尘儿的面前,望不敢置信瞪着抿着唇眼睛微红的人。 

“她是个女的……望抱着她,比抱着我……舒服吧?”本性有点害羞的人自虐般说着,撇开脸。 

望终于发现他的不对劲! 

“尘,我、我没有那样想的呀……”望被尘儿的咽哽吓得结巴,一双手将伤心的人儿揽住。 

“望没有穿衣服和她抱在一起,我看见了……” 

望觉得冷汗直冒:“尘知道那次我不是故意的……”秋后算帐,未免、未免潜伏太久吧?久到他以为安全了。 

“望不是故意和她倒在床上的,望不是故意吻她的……” 

一惊:“你怎么知道我吻过她……” 

望猛地窒住,恨不得封住自己的嘴! 

尘儿僵了一下:“真的吻过?呜……望果然不喜欢我了……” 

“尘、尘,别哭……我不是故意的,当时我以为她是你……” 

“呜……望连我和她都分不清……” 

望认命:“尘,你到底要我怎样才原谅我?” 

“跳舞给我看。”尘儿扬起螓首,眼眶微红,眸子却亮晶晶地很快说。 

“尘,你……”上当了! 

“寒姑娘很漂亮吧……” 

“尘……我不记得怎样跳……” 

“她皮肤很白……” 

“……我答应。” 

尘儿欢呼一声扑过去抱住他。 

望煞有介事环顾四周:“可是,这里有杂物,下次再……” 

“啪”! 

尘儿笑笑收回“轻”按在房中间的红木桌的掌,红木桌应声化成粉末。 

“望,看,还有其它杂物吗?” 

“……” 

那年望八岁,尘儿十岁。 

望问:“为什么丈夫生辰,妻子要穿着红色的衣服为丈夫跳舞?” 

尘儿说:“这是传统的祈福舞。妻子为丈夫跳舞驱走厄运。红衣代表喜庆,可以招来好事。” 

望似懂非懂点头。 

驱走厄运,招来好事……? 

尘儿十一岁生辰,望穿着一身不知由哪里找来的红色孔雀翎长裙,未施粉饰却精致白皙的脸带着一丝别扭,旋起不熟练的舞步,水袖飞扬,如初燃起的火焰,在尘儿眼前划过一道道剪影,认真全心全意的黑眸,总是紧紧锁在他的身上,无论舞步如何变幻,不曾离开须臾,不曾飘远半刻…… 

当时尘儿想,有这样的弟弟陪着,死而无憾…… 

但后来渐渐明白,为丈夫起舞的,只能是妻子…… 

所以他,阻止望再跳这样的舞蹈。说,只有身为妻子的女子才跳祈福舞的,小望不是女子。 

望说,他不跳,他不做女子…… 

“我想再看望跳舞。”尘儿渴望的声音,是望无法抗拒的。 

“我跳。尘原谅我好不好?”望记挂的只有这个。 

“好。” 

“……跳得不好,不准笑……” 

房间摇幢的烛光里,黑衣翻飞,修长柔韧的腰肢旋开记忆中的舞步,依然不熟练,也没有配上红衣划开火团中的清艳,只有子夜般魔魅的诱惑。虽然小小的身影已经拉长,但认真全心全意的黑眸,总是紧紧锁在尘儿的身上,无论舞步如何变幻,不曾离开须臾,不曾飘远半刻…… 

从很久很久开始,这个没有承诺的承诺,望早已遵守。为什么会去怀疑?迟钝不懂任性的,一直,都是他吧…… 

“留春且住,竟未费莺儿语。满地残红宫锦污,昨夜南院风雨。小怜初上琵琶,晓来思绕天涯。随入画堂朱户,春风顾惜杨花……”尘儿低吟。 

“尘,为什么改词?”越听越不对劲的望停下步子,疑惑看着他。 

“望,对不起……”是他不好,胡乱吃醋,还想惩罚望。 

“尘,别吓我!”望捧着尘儿又掉泪的脸,无措为他拭泪,“我做错什么罚我就好。尘不要哭好不好?今晚尘都变泪娃娃了。”不是只有女人才是水做的吗?他的尘儿也是? 

尘儿破涕为笑。 

“尘不生我的气了吗?” 

尘儿点头:“我不生望的气。而且,望的舞跳得好,我有奖……” 

望可不认为自己四不象的舞哪里好,但他好奇尘儿的奖。在无月谷,每次他在文或武有好表现,尘儿都会做些新奇的玩儿给他。 

尘儿不语,望着他若有所思,倏然,脸上一片红艳。似不经意舔了舔红润的嘴唇,白皙的手轻抚上望的胸膛,缓缓下滑…… 

望的眼里翻腾出欲望,带着惊讶捉住尘儿挑逗的手。 

“喂……望是木头吗?”尘儿低低的声线几乎听不见,已经羞得想找个洞钻进去了。 

望当然不是木头。 

“嫂子,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尘儿拂落沾衣的早露,有丝惊讶太子妃童莲芯在竹尘轩的院子里,而且脸色不太好。 

童莲芯勉强一笑:“我没事的。平素我偶尔会来竹尘轩散步……无月公子呢?” 

提起望,尘儿笑了:“他贪睡,也不喜欢晨运沾上早露,很懒的人,是不是?”似是责备,语气却非常宠溺。 

“你跟无月公子的感情真好……”童莲芯失神喃喃,“男子之间的感情怎么可以这么好?” 

尘儿觉得童莲芯真的有点怪怪的。 

“嫂子……” 

“这个竹尘轩,是我嫁过来以后最喜欢的。太子那么玲珑剔透的人,明明知道,却从来没有送我的意思……”童莲芯的表情突然狂乱起来,“为什么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