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缠情记(穿越时空+女变男)》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少年缠情记(穿越时空+女变男)- 第1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四德妃轻哼一声,正要拂袖而去。 

“皇后娘娘驾到!”太监尖利的声音响起。 

雍容的东皇后和婉约的西皇后联袂踏进殿里。 

四德妃一顿,立刻俯身行礼:“臣妾参见东皇后娘娘、西皇后娘娘!” 

“妹妹不必多礼。”东皇后淡淡道,“什么事令凡是从容的妹妹面露愠色?” 

四德妃又顿了顿,恭敬道:“没有的事。” 

“难不成本宫双眼迷糊了?妹妹其实没有怒而拂袖?”东皇后轻道,语里有不容错辨的威仪。 

四德妃抖了抖,避重就轻道:“不过与七殿下多时未见,为七殿下的顽劣情绪稍稍激动而已。” 

“哦?”东皇后转向尘儿,眉目转柔,“七殿下带伤在身,难免有点情绪不稳,得罪妹妹之处,本宫代为赔罪可好?” 

尘儿闻言一呆。 

四德妃已然跪下:“臣妾不敢!” 

东皇后亲切地扶起她:“不是德妃的错,德妃不必如此。我代德妃训斥七殿下就是。尘儿,还不快向德妃娘娘请罪!”稍稍严厉对尘儿道。 

知道东皇后在帮自己找台阶,不愿她为难的尘儿听话道:“尘儿错了,但凭德妃娘娘处罚。” 

“没关系的,毕竟七殿下年纪尚小。”四德妃道。 

东皇后笑了:“没什么事,妹妹也别打扰尘儿休息了。” 

“臣妾先行告退。”德妃道,转身离去时,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 

“尘儿,这是皇宫大内,切忌生事。不然,连皇上也不能保你。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的道理,我相信尘儿懂。”东皇后正色提醒。 

“尘儿谢过两位皇后娘娘的教诲。”有点累的尘儿依然站好肃然听训。 

“先歇着吧。”东皇后看尘儿脸现倦色,对着他慈祥道。 

不待她说,望已经一手扶住尘儿的腰背。 

东皇后又道:“尘儿如此见外,难道已经不记得望府的大娘二娘吗?”语气看似嗔怪,却明显带了疼宠。 

尘儿想起以前对他极好的两位夫人,笑了:“尘儿怎会忘记?” 

东皇后笑得温慈,看了一直不发一言的西皇后一眼,道:“总算不枉你二娘一直挂念你。” 

“尘儿别听她胡言,一直念着弥尘儿可不只是我。”西皇后掩唇笑。 

尘儿脸大红,有点不知所措,还是如记忆的可爱。 

“粗心的尘儿,你是不是忘了什么?”西皇后指指望,“如此美丽的孩子,尘儿也不向我们好好引荐。” 

尘儿眨眨眼,欢喜地看着望:“这、这是我最重要的人,无月望!”入了这个宫殿,还是第一次有人以如此友善的态度对望,尘儿的高兴不在话下。他也知道望自感与这里格格不入,但尘儿还是希望望可以认识他以前的家人。 

谁料,望脸上恼色一现,身子一转不见了踪影。 

失去望扶持的尘儿只觉一阵失落,他怔怔看着望消失的方向。 

“那孩子是怎么了?”东皇后不解问。 

“可能是害羞……”西皇后打趣道,“尘儿的朋友也跟尘儿一样可爱呢!” 

朋友? 

距离似乎一下子拉远十万八千里。 

尘儿心里不好受,但又不想冷落两位娘娘,只得打起精神跟着笑。 

错过东西两位皇后眼里闪过的一抹深意。 

望有点难受。 

疏离。尽管那两位娘娘态度亲切,但疏离感依然布满望的一身。 

他讨厌这种感觉! 

那两位娘娘与尘的互动,他似乎插不进去,一直被牵着鼻子走! 

他突然发现,尘除了跟他在一起,还有很多很多选择,可以得到很多很多关爱…… 

这个讨人厌的了悟令望想逃…… 

第二十二章 皇后(下) 



“明月如霜,好风如水,清景无限。曲港跳鱼,圆荷泻露,寂寞无人见。沉如三鼓,铿然一叶,黯黯梦云惊断。夜茫茫、重寻无处,觉来小圆行遍…… 

天涯倦客,山中归路,望断故园心眼。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古今如梦,何曾梦觉,但有旧欢新怨。异时对、黄楼夜景,为余浩叹……” 

幽幽的琴音回荡在一团花团锦簇之中。御花园内,东皇后设了个小宴,只招待西皇后和尘儿。 

阳光疏懒,清风微微,似能拂入胸臆。细心的西皇后早注意到尘儿异常宝贝的陋琴,软声央他奏一曲。 

尘儿温顺地答应下来。 

一曲已下,美妙的韵律令两位皇后倾倒不已,只没料到如此朴素的琴竟能奏出如此动听的乐曲。 

“如果换一把名琴,尘儿在音律方面的灵气定更表现的淋漓尽致。”西皇后不禁略带可惜道。 

尘儿撩起浅笑,一手抚上素琴,轻轻道:“二娘谬赞了。弹琴不过自娱,孰高孰低又何必计较?琴是灵性之物,做的时候对它倾注满腔感情,琴就能灵动起来。对这琴,尘儿是珍之重之的。若没有它,尘儿也弹不出声音,况且尘儿不争高不计低,只愿有人长与我合奏便心愿已足……” 

“听尘儿这么说,造这把琴的人倒是有心人。”东皇后缓缓道。 

尘儿的表情变得温柔:“是呢……”但旋即一黯。 

三天了。望一直在离他很近的地方守护他,却是三天没跟他说话了。尘儿从来没有和望吵过架,当然也不懂处理这种新奇的类似冷战的沉默,只能暗自愁闷。加之,两位皇后这些天来得频繁,尘儿不能冷落了客人,也没有时间找望坦白谈开。 

温柔又带点难受的眼眸又不自觉投离此不远的大树。树后露出黑色的一片衣角。 

西皇后见他如此,脸一瞬闪过不忍,又引去。 

东皇后慈爱的声音却道:“尘儿长与人合奏的心愿定会实现的。毕竟尘儿也到了适婚年龄,娶个精通音律的好姑娘,与之共偕琴瑟,岂不是佳话一段……” 

尘儿滞住:“大娘……我已经……” 

“婚姻大事,必须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尘儿不会忘记了吧?”东皇后淡淡的话语充满威严。 

“大娘……” 

“尘儿的亲娘已逝,但冲你叫我一声‘大娘’,我自然得担起母亲之责。如果六夫人在世,也必希望看到尘儿成家立室的……” 

说得温柔的尘儿脸涨红,喉如哽了硬块。 

“大娘……我不……” 

“我不准!”望冷酷的嗓音插进来。尘儿马上跌入僵硬的胸怀里。 

“尘是我的!你别太过分!否则,休怪我手下无情!”望怒道,燃起火的黑眸直直瞪着东皇后。 

三天没有与尘说话,他也是憋了一肚子的闷气,为了惩罚那个没考虑过他境地拖着不离开的人,逼自己忽略尘担心犯愁的目光已经让他很难受。居然还听到有人咄咄逼着尘成亲,心火一下子爆发出来!若不是双手抱着尘儿,望的手已经在东皇后脖子上!顾及尘的心情他才逼着自己处于这种状态下依然隐忍!但若再说下去,他就不保证了! 

饶是东皇后如何胆大,也被望瞬间的杀意逼退两步。 

反倒西皇后挡在东皇后之前,警惕地看着望,低喝:“放肆!” 

几乎同时,尘儿抱住望的腰,缩在他怀里。 

望下意识搂住尘儿的肩,渐渐平息骤然而起的戾气。 

“大娘、二娘,恕尘儿不孝。尘儿不会娶妻。尘儿和望相依为命十三年,之后也会在一起,不离不弃。”尘儿轻而坚定道,带着歉意看着两位自小疼爱他的夫人。 

西皇后几乎直觉躲开他的目光。 

东皇后注视这个自小乖顺可爱的孩子:“尘儿知道这是什么选择吗?这种感情不容于世!你身为兄长的,又为何将无辜的弟弟拉入这个深渊?” 

尘儿的脸煞白。 

“尘,别听他胡说!”望怒瞪东皇后,若不是尘儿紧紧抱着他,望已经将这个东皇后击毙于掌下。 

东皇后身为一国之后,自有她的凭恃,微微昂首,不让自己的气势被他压下:“那你呢?你一人独占尘儿,可曾想过他的亲人?你就那么想看他因为你众叛亲离吗?” 

望恼意更甚! 

“你这女人……” 

“皇上有旨!传七殿下晋见!”宦官无波尖细的通报打断御花园的波潮汹涌。 

“尘儿和望先行告退!”尘儿垂首,拉着望离开,那身影,几乎是仓皇的。” 

看得西皇后好不舍:“姐姐……” 

“既然想留下他,就别心软。”东皇后暗恼盯着他们离去的方向。这个皇上,倒和她抢起人来! 

当东皇后还在计算如何留下尘儿的时候,尘国的监狱却出了件事。 

望启天花了不少心思抓来的源国皇帝和御王爷,被入过尘国宫殿的流王爷秘密救走了。大部分心思只在羞辱拓拔流的望启天这次终于正式惹毛源国的皇帝。源国皇帝视这次囚禁为奇耻大辱,回到国立马下旨举兵二十万,大手笔地向尘国宣战,眼看就要兵临城下。 

接到属下的回报,望启天随意丢开折子,派人唤来了尘儿。 

自宫人处了解了一个大概,尘儿难得拧起了温雅的秀眉。 

不过看到爹爹的不慌不忙,他真的觉得奇怪。 

望启天瞥了他一眼:“刚才干什么去了,一脸茫然的?” 

尘儿一呆,抚抚颊:“真的?” 

望启天失笑,对着一脸阴郁的望道:“你也该好好看着小七的。怎么让他露出这种表情?” 

“即使保护他要杀了你的两个皇后?”望重重哼。 

“皇后?”望启天挑眉。那两个一向与自己不亲密以前却似乎挺喜欢尘儿的女人? 

“望,别胡说。”尘儿有点气弱道。 

“你还帮着她们?”望不满低叫。 

“望……”尘儿微微受伤唤。他也不好受,好不好? 

望一怔,别开头。 

“够了。”望启天淡淡威严喝道,“小七,别让我对你们失望。你们的未来,不在尘国的皇宫。” 

尘儿与望具是一震。 

良久,尘儿眼中的迷雾渐渐散去,回复本来的温柔与坚定。 

心有灵犀的,一副温热的身躯已静静贴在他背后。纤丽洁白的手寻着修长秀气的手,十指交握。 

望启天满意颔首:“去吧,做你们想做的事,不要再踏入这里,否则,休怪我反面无情。” 

“尘国的情况,很不好吗?”知道离别在即,尘儿不禁问。 

望启天笑而不语。 

“我们走了,那你们呢?” 

“我们?”望启天笑了,有点艰涩道,“我们留着承受自己种下的果……” 

尘儿恻然:“不可能挽回吗?”他和流王爷…… 

“你问问小六和他的大哥二哥可不可以挽回?”望启天自嘲一笑。 

“爹爹……”原来他一直知道深儿的事…… 

“去和文深道别吧,这一次,可否再见也是不可测之算。”望启天背过身,沉声道。 

尘儿拉着望跪下,磕首,一如,当年与这位爹爹的第一次见面。 

“去吧……”望启天一摆手。 

第二十三章 寒菱(上) 



子时。 

尘儿揉揉困乏的眼睛,拍拍自己的脸提起精神。生活有规律的尘儿,做这种有违生物钟的事情确实有点勉强。 

但因为是文深要求的,尘儿只好应允。 

从皇宫回到太子府,文深对前来道别的他们仅是一笑,要求尘儿子时潜入他的房间,再离开。这要求颇为令人费解,可尘儿一听到就答应下来。为此,尘儿还受到最近颇有醋桶倾向的望的一番折腾,身子酸软又不致动不了,但再经历一场情事就报废了——虽然理智上知道尘儿和文深不会乱来,望还是乐意向文深展示他的占有欲。 

尘儿对如此孩子气的望只会纵容地笑。 

只是,文深到底葫芦里卖什么药? 

耳力极好的尘儿远远已听到文深房内的争执声,当下心一紧飞掠过去。 

刚到紧闭的门口,里面便传出一声压抑的低哼,甜腻的,似是文深的声线。尘儿静了下,想起文深郑重其事的强调“潜入”,于是从大开的窗户无声窜入。 

又响起一道闷哼。 

尘儿的表情怪异起来。这声闷哼,出自大哥望承天,他肯定。 

房内很暗,只有如豆烛光,微弱的光影下照出三道人影。 

暗淡的光于夜视能力不错的尘儿无碍。他悄然躲在巨大的屏风后,小心探头。 

更换过的流苏大床上,文深衣衫半褪半躺着,顶上的象征太子身份的玉冠已解,长长美丽的发丝逶迤一床。 

身后,是同样衣衫不整的望灭凌,身前,是望承天,三人裸露的肢体已暧昧地纠缠在一起。 

因为身上游移的手,文深发出低弱的呻吟,身前身后的人脸上都现出明显的迷乱。 

文深的唇角淡淡一勾,整个人一反平时的温善惹人怜爱,变得魅艳。 

雪白的手臂滑出衣衫,蛇般缠上承天强壮的躯体,媚眼如丝:“将天下捧到我手上,我,是你们的……” 

“好……”望承天猛地封住他的唇。 

文深半瞌眼,柔顺地微扬螓首辗转承受,目光,却似有若无瞟向尘儿藏身的方向。 

尘儿钉在原地动弹不得,不敢置信的脸看得文深眼里闪过笑意。 

倏地,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