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缠情记(穿越时空+女变男)》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少年缠情记(穿越时空+女变男)- 第1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爹爹!”安儿尖叫一声,扑过去搂住文深,勒得他几乎喘不过气。 

安儿吓坏了。尘儿轻点他的睡穴,让他软着身子倒在文深怀里。 

在鬼门关走过一遭的文深显然还有些惊悸,傻傻看了尘儿良久,才回过神:“尘儿?尘儿你为什么在这里?”又看见尘儿背后的望和无影,一双眼倏然睁大。 

“尘儿也被他捉来了吗?”警戒的水眸投向一脸孤傲之色的无影,文深奋力挡在尘儿面前。 

“不是的,深儿,这里是‘无月谷’,我住了十三年的地方。”脱下外衫披在文深身上,尘儿柔声解释。 

文深呆了呆,有些迟缓问:“是你,将所有人捉来的?” 

“是我做的。”望有些不高兴盯着两人的亲密,“至于为什么,你看看你的尘儿。” 

感觉到文深视线的尘儿连忙别开眼。他不知道自己泄露了什么,但直觉不想文深自责。 

文深眼里闪过了悟,握握尘儿的手:“明知尘儿放不下,我还是让你碰到这么多你没有碰触的怨恨,尘儿也怪我们对不对……但是,可以放我走吗?我没办法、真的没办法面对那两个人……”脸深埋在掌中,更形纤瘦的肩膀轻轻颤着,无言诉说他的无法负荷…… 

“深儿……” 

还是不行吗?真的没有办法改变他们的境况吗? 

尘儿求救地转向望。 

望拧眉。 

一直不动声色的无影开口:“为什么你会和这个孩子在这里?” 

仿佛感受到无影口气的严峻,文深抬眼:“我无法面对那两个人的纠缠,所以……带着安儿……” 

无影的神色一冷:“我不是警告过你们别轻举妄动的吗?其他人被我封了武功多少还有些自保能力,而你只有死路一条。你不顾惜自己,连自己的孩子也不顾吗?” 

文深一震,抱着安儿的手一紧:“如果继续面对他们,我宁愿一死。安儿……我不会留下他孤零零一个人……” 

无影眯眼看了看天色,轻哼:“你的愿望倒可能实现了。追出来的人?” 

“追出来的人……”文深的脸渐渐煞白,总算意识到不对劲,本以为还是逃不掉地一头扎进树林,谁料直直落入水中,那两个人也不见踪影。 

“怎么了?”尘儿越听越感觉不对劲。 

无影的脸色不是很好:“里面都是些不笨的人。即使封了他们的武功,也保证不了可以困住他们,所以我装了些机关,还亲自在他们面前‘演练‘了一遍,本来是成功令他们短时间不再妄动,不想……”瞪了一眼文深。 

“会有危险?”尘儿怔住。 

“看他们到什么程度,希望找到时还没有变成尸体!”无影朝望使了个眼色。 

“我也去!”尘儿自然懂得他们的打算。但这件事算是他惹出来的,他得为此负责。 

“你也去,谁照顾他?”无影瞥了文深一眼 

“无影叔叔!”尘儿不要他这样说文深。 

“尘先带他们回去吧。”望也说。 

尘儿点头。目送他们离开后,拉起文深,却惊讶他的全身僵硬。 

“深儿,你怎么了?” 

文深握紧尘儿的衣袖:“告诉我,他们会没事的,对不对?” 

尘儿深思地凝着他。 

文深摇头:“你不明白……那人设的机关……”想起那只老虎——无影设了机关后拿了一只老虎的尸体警告他们——那血肉模糊的样子,文深至今也是一阵恶寒。 

“他们发生意外,深儿不是正好可以摆脱他们吗?”尘儿蹲在他面前,很认真地说。 

文深怔了:“但我、我……没想过要他们死的……我没想过……” 

“深儿……”尘儿叹息,“别到了他们死在你面前,才明白原谅已经迟了。” 

文深闭了闭眼,喃喃:“原谅……迟了……” 

“可以幸福的……”尘儿一扫曾经的迷茫,如此坚信着,“只要换一个方式,所有人,都可以幸福的……” 

轻轻拉起不语的文深,抱过昏迷的安儿,尘儿走向已一段时间未回的家。 

一接近主屋,两个人便迎了过来。是寒红苑和寒菱。 

“你怎么会在这里?”寒红苑已经没有刻意装出亲昵,厌恶之色洋溢于表。 

尘儿倒是松了口气,他之前已经被寒红苑装出来的亲昵弄得非常不习惯。 

寒菱则是眯起眼:“是你指使人将我们捉来的!”冷冷的肯定。 

“什么?”翻手一划,袖里的毒针飞向尘儿。 

尘儿目一凛,拂袖扫开,一手呈剑状将人逼开,施了些许力。 

没有武功护体的寒红苑马上口吐鲜血。 

寒菱扶住她,目光怪异看着不再那么顾及她们身份的尘儿。 

“得罪了。”尘儿抿着唇道歉,“但请你们不要再靠近我。”尘儿对这两个人有了前所未有的戒心。不可以再受伤令望痛苦,这是尘儿此刻唯一的信念。 

“那你将我们软禁又怎么说?”寒菱冷声责问。 

尘儿道:“请你们再忍耐一下。只要你们冰释前嫌,随时都可以放你们走。” 

寒菱微微一滞:“你少自作聪明。”语气居然有些不稳。 

尘儿只是柔柔地笑。 

“其他人呢?” 

寒菱眼里瞬间流露一些困惑:“我不知道。原来还挺平静的。但……” 

她看了看文深,又道:“他和他的孩子冲出去后,姓望的另两个孩子也跟出去,姓望的也跟出去,然后,拓拔流拓拔御也追去,好象约好的。”不自觉流露一点讽意。 

尘儿无语。 

“我不知道你把这些人集合起来做什么,希望你不要后悔。”寒菱冰冷道。 

尘儿抬眼睇着她,乖乖道:“是的,娘亲。” 

寒菱一震,没有回应,扶起寒红苑转身就走。 

“且慢。”望有些沉的声音倏然响起。 

尘儿惊喜旋身,也看见一片“惨烈”——望四周都是些泥人儿,仿佛在沼泽打过仗似的,尤其望丢在地上的寒承天和寒灭凌,身上密密的大伤小伤。 

“深儿,你没事……”寒承天挣扎着接近文深。 

文深一退,他的神色霎时黯然。 

“大哥,算了,你让他一个待着,他才会安心的……他也受惊了……”望灭凌注意到文深的狼狈,气息有些虚弱道。 

望承天苦笑,退回二弟身边。 

“小十……”看到意料之内的人,拓拔御眼底一阵复杂。 

望启天无力地躺在拓拔流怀里,瞪着这个不肯放手的人,说:“尘儿,过来扶我!” 

“哦。”尘儿乖顺应道。 

望一阻,颇有点幸灾乐祸嘲笑道:“别再插手了。尘。这些被宠坏的人,你再纵容,就真的没救了。” 

所有人都看向他。 

望不为所动环视周围或站或坐或躺的人:“你们看看自己都成什么样子?除却了武功、权势、财富……的你们,连丧家之犬也不如。真可笑你们凭恃什么去害人害己。” 

“你们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吗?这世间少了你们就不行吗?真可笑!你们真的以为你们的武功、权势、财富……是无法可以代替,非你们不行的吗?”望划开讥讽的弧度,“你们再过过这种失去一切的生活吧,一群不识好歹的人!” 

一时间,无月谷静得连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可闻。 

连望带着尘儿离开,都没有人做声。 

第二十八章 定笙衣 



“继续困住他们。没有问题吗?”尘儿被望拉着离无月谷越来越远,不放心地一步三回头。 

望扳过他的脸:“你还信不过你的无影叔叔吗?” 

“我当然信无影叔叔!”尘儿微微不满瞪了他一眼,“原来望一直知道怎样联系无影叔叔……” 

望暗叫不好,脸上却露出不是滋味的表情:“还说呢,无影本来就是无月、咳,爹娘留下来照顾你的,无月、爹娘临走前就告诉我无影听令于我用来暗中保护你。” 

明知望是装的,尘儿心里还是冒出怜惜的泡泡:“望,无月爹娘也很疼你的……” 

望不置可否轻哼。 

尘儿低下头:“望呀,扪心自问,你怪过我抢走无月爹娘的疼爱吗?”双手互绞握成死白而不自知。 

望捉过人狠狠亲:“不要乱想!他们疼爱你与否,不是你一个人可以决定的事!你觉得他们是一对怪人离得远远的就是,别为一些有的没的而自责。” 

“可是……”尘儿还是突然来了忐忑。 

望轻叹:“你怎么老是这样?他们真的像正常父母那样疼爱你?若不是你的筋骨奇佳,学习能力极强,你在他们手上不会好过。也不想想你练功时的痛苦,也不想想无月霜秋将你打到吐血的无情……你就只会拣些别人对你好的来记……” 

“这样不好吗?”尘儿笑了,“我只记得无论他们做过什么,都是望的父母。” 

望也笑了,止不住一再轻啄尘儿含笑的温柔唇。再一次,感谢上天送来这样一个无价之宝…… 

“快走吧,你那个好先生还等着呢!” 

在炽积林催促下,尘儿拖着不情愿的望踏上向“西影教”进发的路。 

一个星期后,炽积林带着望和尘儿来到禁狁城郊十里的小湖边。 

“到了。” 

炽积林站在湖边说。 

望和尘儿一脸平静地看着他。 

期待两人变色的愿望再次落空,炽积林臭了脸:“完全没有正常人的神经……”说着也不打一声招呼,“扑通”地投入水中。 

望和尘儿牵着手,很快跟着跳入水中。 

尾随灵活如游鱼的炽积林在水底折过几道弯,浮出水面时只见一条古老的通道,通道上燃着火把,把墙壁的班驳照出几分阴深。 

爬上通道的炽积林待身后的两人被如此的别有洞天震慑够后,得意地转身道:“无论什么人第一次进入‘西影教’的大门都是十分狼狈的。”全身湿淋淋不止,还对水底有如此一个城堡目瞪口呆。 

不过,这回只能干瞪眼变成“西影教”的护教毒医,因为身后的两个人一身干净清爽整齐地并排站着——非常相配,不,气死人的平静无波!(衣服是内力蒸干的,凌乱的发是互相梳理的——以前两个人生活时一直是这样互相照顾。) 

“不是要进去吗?”尘儿问,有些奇怪西席先生一脸微微抽搐。 

护教毒医故作若无其事挥挥手:“进去吧!”当作没看见望嘲笑的眼。 

穿过长长的古老通道,炽积林拉开一道沉重的铁门,阳光马上争先恐后射进来,令望和尘儿皆不适地以手遮眼。 

“欢迎来到‘西影教’的总部——‘影都’。” 

“影都”是一个建筑群。以“影之殿”为中心,左右翼呈三轩三小筑四厅四楼展开。中间是一个方形的擂台。 

此时,建筑群都染上深深的喜庆红色,周围张灯结彩,一片暖暖的气息。 

“毒医大人,主人有请。”一个长相讨喜的小童蹦蹦跳跳走过来,对炽积林装模作样作鞠躬道。 

炽积林好笑又好气拍他的头:“说吧,主人又做了什么蠢事?” 

小童直起腰,嘻嘻笑道:“主人说夫人太纵容下人,说要从今天起大家要恢复对主人和夫人的尊称。” 

炽积林见怪不怪道:“夫人怎么搞定的。” 

小童用极度崇拜的声音道:“夫人什么都没有做,只朝主人叫了一声‘主人’,主人就让步了。” 

炽积林想起主人可能现出的鳖样,再忍不住喷笑。 

“夫人真的很厉害呢!”小童简直把夫人当神看。 

“是呀,我们都不能没有夫人。”炽积林若有所指道。 

尘儿正听得津津有味,闻言顿了顿,看向炽积林。 

炽积林已经转过脸:“尘儿跟我来吧!” 

“毒医大人,他们是谁呀?”小童软软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夫人那边的姻亲公子。”炽积林道。 

尘儿和望立刻感觉到背后一瞬间传来的杀意。 

“别被刚才那个小孩样的人骗了。他只是生得变态,明明已经三十几岁的人……他是‘童轩’的轩主,在教里武功排前三位……”炽积林解释,领着人走进“影之殿”。 

“禀教主,我把姻亲公子带来了。” 

“进来。” 

“尘儿吗?尘儿!” 

两把声音同时自殿里传出。一阵杂音过后,一抹青色的身影略略不稳向尘儿快步走去。 

不多时,尘儿已经被搂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笙哥哥……”尘儿微微咽哽,“对不起,我只顾着找望,连你来了这里都不知道……” 

“傻话!你不怪笙哥哥,笙哥哥已经很高兴了。若不是我来了这边,你和,无月望,都不会走那些弯路……”笙幽幽道。 

“笙哥哥,不要这样说,我很高兴再见到你呀……” 

就是因为太高兴,才不知不觉伤害了望…… 

另一时空的定笙衣,在爆炸中被因时光机的能量反应导致身体变异的尘儿护在身下,奇迹般的毫发无伤,但尘儿的灵魂却掉进了不知名的时空。内疚不已的笙为了将尘儿带回来,一直过了没日没夜的工作生活。在狠狠揍了他一顿的琪的帮助下,总算完成新的时光机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