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缠情记(穿越时空+女变男)》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少年缠情记(穿越时空+女变男)- 第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没几天一口汉语流利如初),她了解到自己的大概状况。 

第一,她只有五岁,而且……是个男孩子。 

第二,她,不,他的爹是南方首富,姓望名启天,家中有十位夫人,七子五女。她的娘亲是六夫人,没有任何势力支持的青楼美丽女子一名,因为空有美貌,受宠时间极短,若不是肚皮争气生下一举得子,恐怕早被赶出府另觅生计。但失宠已呈事实,即使有了孩子她在府里的地位依然日低。作为她的儿子也承受同样的命运——虚长五岁,“爹”依然不赐名,娘只好整天叫着我的乳名——玉儿。 

第三,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之所以昏迷不醒(也成就了尘儿灵魂转移的契机),是因为被四少爷推下水,险险没命(其实也真的没命了)老爷却不追究。 

第四,她,不,他恐怕回不了现代。没有时光机嘛! 

既来之,则安之(尘儿:最近在书上看来的,活学活现)。虽然本性驯良,但在琪哥哥的耳濡目染下,靠着活学活用他的手段,保护自己免受伤害还是能做到的。 

比如说,装着不经意用甜甜娇憨的笑容和礼貌暗中收买各层下人,连素来傲慢的春菊姐姐对他也变得和颜悦色许多。 

再比如说,在三少爷四少爷五小姐八小姐联袂欺负他时,早准备好小陷阱守株待兔,事后还眼泪汪汪看着管家使女厨工抿着小嘴不说话,活脱脱受尽委屈不敢怒不敢言,几乎挖走一大帮下人的心,暗里给那些少爷小姐下绊儿。 

娘的日子也过得比以前舒心。失宠的这些年她总算长了一些脑袋,不再奢求良人的怜宠,将心思放在儿子和佛经上。然,仅凭一股母性没有什么实质学识的教育者身份只能带给她挫败。也许是爱孩子的,但逃避责任的心理会令她更多专注于佛经。 

本是孤儿的尘儿自然不会抱怨什么。反正闲着也闲着,偷偷摸入府里的书库啃书,不然就是躲在府里专为少爷小姐设置的学堂的一角偷听西席摇头晃脑的讲解。 

弹指半年。对时光机的研究也持续了半年,可惜尘儿的专长不在这方面,加上时空限制,成绩平平。 

不禁有点泄气。 

尘儿闷闷跟在春菊身后,来到娘亲的房间。 

“夫人,少爷带来了。”春菊没起伏的声音响起,见尘儿不曾反应,轻轻推了他一把。 

“进来!”迫不及待的声音娇媚如昔。 

“娘。”尘儿欠身行礼。推开房门,一袭香风扑鼻而来。 

风韵犹存的美妇人一把捉住尘儿的肩,兴奋到沙哑的软哝:“尘儿,你爹要见你!你爹要见你!你爹要见你!我盼了多年,终于让我盼到了……” 

原来…… 

尘儿安静任娘郑重其事地将他由头到脚梳洗一番,换上她所能找到最贵重的衣服——白色锦缎边绣金线的对襟春衫,还不厌其烦地叮嘱着注意这个注意那个,说要谨言慎行…… 

连春菊姐姐也送来一块随身玉配:“主子,老爷召见是件好事。好好把握这次机会,日后才有出路。” 

尘儿一一记下。 

在娘专心摆弄他的时候,尘儿魂游太虚的心神不自觉在房内的佛案上凝了一下。 

曾经苦心钻研的东西,也会有一天,被抛诸脑后。 

跟着敛起倨傲之色的春菊来到凝雪轩,尘儿按娘的吩咐,从容跪下,磕头,眼睛规规矩矩不敢乱瞄,也没敢作声。 

“抬起头来。” 

大概过了一刻钟,尘儿听到懒懒又透着无限威严的声音。 

尘儿抬起头,习惯性朝前乖巧一笑。 

第一次见到他所谓的父亲,说尘儿不好奇是假的。“父亲”比他想象中要年轻好看,凛凛的剑眉,深邃的眼睛,邪气俊美的脸。可惜这个人虽然叫他抬头,却是似乎连看他一眼也懒,撕着手中的糕点含笑喂着坐在膝上的漂亮娃儿。他的身边,分别立着两个不满弱冠的少年。两个少年的五官与“父亲”有五分相似,不过一个稍显柔韧,一个略呈刚强。 

都是未曾见过的孩子。 

“叫什么名字?”“父亲”慢条斯理问,眼睛依然不看尘儿。 

尘儿歪歪头想了想道:“孩儿乳名玉儿,若爹爹恩准,希望爹爹赐名尘儿。” 

此话一出,除了“父亲”和他膝上的孩子,每个人都用惊诧的眼光望着他。 

说错了吗?尘儿钻眉。 

“呵呵!为什么要叫‘尘儿’?”望启天总算来了些许兴味,他偏头打量尘儿,发现这个儿子生得还满可爱的,尤其一双圆滚滚的眼,说不出的慧黠,如果可以将形于外的慧黠隐藏起来,倒是块难得的宝玉。 

尘儿愣了,他本来就叫尘儿,哪有这么多为什么? 

“为什么不能叫‘尘儿’?”尘儿反问。 

望启天微愣,若有所思笑了:“是呀,为什么不能?好!好!以后你就叫‘望弥尘’。这个世俗,入世越深越好!”(弥,更加的意思) 

能为自己争取到“尘”字,尘儿勉强满意,福身道:“谢爹爹!” 

“过来。”望启天放下膝上的娃儿,朝尘儿招手。 

尘儿站起来,因为跪得太久,脚发着麻,眼前一黑。 

正要倒下,一双细瘦的手扶着他,虽然,手的主人心有余而力不足,导致两人摔成一团。 

出手相扶是刚才坐在望启天膝上的漂亮小孩。 

尘儿最见不得漂亮的东西坏掉,不顾屁股还痛着,连忙扶起他,迭声问:“你没事吧?” 

小人儿脸一红,退开几步,摇摇小脑袋。 

尘儿直勾勾看着羞涩的他,脱口赞道:“你好漂亮……” 

闻言,小人儿的小脑袋几乎贴到瘦小的胸膛上。 

尘儿呵呵直笑,脸红扑扑的,煞是可爱。 

两个孩子的互动令在场的人面色各异。望启天兴味中带点深思及冷意,立于他两旁的两少年垂着头,眼中流转着杀意。 

“尘儿。”望启天笑意浅浅唤道。 

“是。”尘儿抬眼望着“父亲”。 

见状,望启天的笑意转浓:“以后,你跟着承儿他们一起读书,不用再偷听。” 

尘儿一怔,粉红了白皙的脸:“是。”心里想道:琪哥哥怎么没告诉我被抓包会心虚? 

“承儿,听到了吗?” 

略呈刚强的少年一福身,淡淡应:“孩儿遵令。” 

尘儿困惑皱眉,他听错了吧,这个“成儿”的话,怎么像充满敌意的?而且,还是针对他的敌意…… 

尘儿自然不知道他对漂亮孩子的真诚赞美,为他带来杀机…… 

第四章 望府(下) 

尘儿才知道,那个漂亮的娃儿是比尘儿早出生六个月的六哥,望文深,简称“深儿”,是望启天近来最宠爱的儿子。而立于望启天身后的稍显柔韧的少年是二哥灭凌,年十四,另一个是大哥承天,年十五。两人年纪小小已经是望启天的左右手。 

尘儿得以光明正大地跟着众位哥哥读书,令六夫人一阵狂喜。经书自然是丢一边的,每天的时间都花在替尘儿整理衣装,细细交代各项小心注意上。 

生得粉雕玉琢的尘儿经过一番打扮更加晶莹剔透(?),可爱又乖巧的性子连鲜有其它表情的新夫子的心都给掳获了。 

读书摇头晃脑的旧夫子回乡安享晚年,向总管推荐了一位新夫子——望启天是从来不管这些琐事的。新夫子二十岁左右,长相清秀,总是不愠不火地看着望府的七位少爷。他的授课生动有趣,面部表情却千年不变,只有在看着尘儿时眼眸带了点温柔。 

至于原因何在,尘儿也不知道。对着夫子,他也不过总是甜甜地笑,认真完成功课——对学习尘儿从不马虎。 

望府的孩子中不少聪明人看出这微乎其微的差别待遇,但很聪明的在夫子面前按兵不动——望启天最讨厌府里的人制造琐事——上上个夫子受少爷们欺负太厉害,到他面前告状,结果是夫子与参与有份的儿子一律被罚吊起三天,谁求情谁一起吊,至于在夫子看不见的地方,作弄人的手段则层出不穷。幸好笙和琪一直“教导”有方,加之以前这些哥哥没少欺负他,尘儿的应对游刃有余。 

虽然这些哥哥对尘儿明欺暗压,但尘儿还是交到一个漂亮的朋友—— 

他的六哥,望文深。 

文深自上次见面后对着他总笑得害羞又可爱,到学厅——少爷们读书的统一地方的第一天,文深顶着通红的脸细细地说:“尘、尘儿,也很漂亮……” 

那一刻尘儿决定,这个朋友,他交了。(某木:尘儿变成男孩的时间不长,心里还有女孩残余。听到漂亮的人赞自己“漂亮”,自然欣喜。) 

形影不离的可爱二人组诞生。 

来到这个时空以来,尘儿第一次过得如此开心。周围全是符合他喜好赏心悦目的人事物,饶是尘儿聪慧但毕竟尚小,竟完全沉迷其中,以致忽略了大哥二哥日益幽深的眼神。 

望府位于主天城的中心,在城西郊则有一大片林地,专作每年为期十六日的狩猎之用,称为“狩猎宴”。 

为“狩猎宴”而设的别府建在林地的边缘,府前有筑起高台,供观赏狩猎过程之用。别府四周绿树环绕,草丛青葱,还设了一个人工的小湖,景色怡人,空气清新,用于狩猎有煮鹤焚琴之嫌,倒不如用作避暑之地。 

可惜这事由不得尘儿做主。事实上尘儿能站在这里,从六夫人的角度,真该上香还神。 

尘儿来到古代的第八个月,度过了这个身体的第六个年头——说实话春菊递来一个红鸡蛋的时候他还吃了一惊,后来想想春菊做丫鬟做到不把失宠的夫人(六夫人)看在眼里是有道理的,连做娘亲的都忘了儿子的生日,春菊居然记得!——也是首次参加望家的狩猎宴。 

望家的“狩猎宴”是举府男人的宴会,谢绝府上的一切女眷,由外面极懂讨男人欢心的女人伺候,如果喜欢还可以带一二个回家,不喜欢的连碰也不想也无所谓。总之,一切由男人说了算。不过,比起光明正大的寻花问柳,望府男人更关注“狩猎宴”的另一重头戏。顾名思义,“狩猎宴”当然是要狩猎的,限时内猎到猎物,猎物最有分量的前三名,可以在望府任意挑一个总管以下的职位——这可是极吸引人的事。望府的势力连身为王爷的城主都忌惮三分,能在其中寻个高职位,前途绝对不可估量。这样的机会哪能错过? 

不过都不关尘儿的事,他还小,逞英雄的事等他长大一时昏了头再做。从娘口中得知,五年来每年的这个时候,尘儿都因年纪少的理由被留在望府。而其实其他小公子即使在襁褓中也得被抱着参加狩猎宴。尘儿的不受重视可见一斑。 

但今年的狩猎宴望启天点名要尘儿随行,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尘儿重新得到望府主人的宠爱。消息一传开,懂得见风使舵的仆人开始明里暗里讨好六夫人母子。 

六夫人这些年长的脑袋在糖衣炮弹的攻击下失守,美丽的脸骄嚣之色日深。在花园散步碰上大夫人(承天和灭凌的母亲)和二夫人(文深的母亲)居然视而不见。 

当时尘儿也在场。大夫人以容貌论之不过中上之色,但尊贵端庄的气质能一下子狠狠将身边的人比下去;二夫人婉约柔顺,弱不禁风却隐有蒲柳的坚韧之势。明眼人都能看出此二人互相敬重对方,在如此豪门倒是难得,难怪得到望启天的偏宠,连儿子也受益。 

相比自己母亲,尘儿真想叹气。无奈人微言轻,母亲是无论如何都听不进他劝的(某木:六岁的嫩脸实在没说服力……尘儿踹来一脚:这是谁害的?) 

自家母亲昂首挺胸越过两位夫人走掉,尘儿只能带着歉意躬身问安:“大娘、二娘,好!尘儿素闻两位娘亲喜欢带露赏花,今日一见,有如此雅兴的两位娘亲果然令尘儿吃了一惊。” 

两位夫人对六夫人的不敬心里有淡淡的不悦,但毕竟不是肚量小的人,尘儿乖顺的问好抚平她们的不悦扫去之余,也引出她们的兴趣。 

“哦?尘儿倒说说我们怎样令尘儿吃惊。”大夫人道。 

“惊为天人呀!”尘儿一本正经道。不要以为他是在刻意讨好什么的,大夫人和二夫人的确是尘儿来到这个时空后遇到的最令人眼前一亮的美人,而“惊为天人”这个词,是尘儿学会后很少用的,刚好接龙到“吃惊”的“惊”,于是顺水推舟说出来。纯属意外。 

两位夫人立刻被逗笑,看他圆滚滚的眼儿里充满无辜与理所当然,心里实在喜爱。 

“真俊的孩子!”二夫人打量与自己漂亮天真的文深气质很像的尘儿,不禁赞了句。 

尘儿的脸大红,手足无措的可爱模样又逗得两位夫人掩唇轻笑。在现代,赞尘儿可爱的全是孩子;到了古代,各人有各人的顾忌,即使对他的容貌有所赞赏也不会说出口。第一次被大人肯定自己的漂亮,尘儿害羞之余心里甜滋滋的。 

两位夫人对他也很是喜爱,在六夫人被勒令禁足——尘儿在母亲为自己惹上祸端前,向望启天要求的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