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缠情记(穿越时空+女变男)》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少年缠情记(穿越时空+女变男)- 第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滋的。 

两位夫人对他也很是喜爱,在六夫人被勒令禁足——尘儿在母亲为自己惹上祸端前,向望启天要求的,望启天有趣笑笑便应允了后,常差人将他唤过去好生看看。 

在大夫人、二夫人处的孩子当然是承天、灭凌和文深,但承天、灭凌常常出外,陪尘儿玩儿的多是文深,两个孩子的感情因此更上一层楼。 

虽然尘儿只有五六岁的外表,但内心终究是个十岁某方面而言早熟的孩子,对天真烂漫的“六哥”有着对弟弟的疼爱。 

所以在大人的狩猎宴结束后,文深拉住正要离开的他、承天、灭凌说要玩捉迷藏,尘儿没有拒绝。承天是淡淡应承,灭凌看了一眼尘儿,犹疑。 

尘儿以为他讨厌自己,呐呐低头,错过承天和灭凌不着痕迹的交换眼神。 

文深摇着灭凌的衣袖,漂亮的小脸充满企求:“二哥,明明是你提议的,二哥不能黄牛哦!” 

灭凌定定凝视文深,半晌,缓缓点头。或者是尘儿的错觉,灭凌的眼里闪过一抹狠绝。 

承天淡道:“弥尘最少,先由他负责抓人吧。” 

大哥开口,文深、灭凌都没意见,尘儿只得收起用剪刀、石头、布来决定的提议。 

“一、二、三……”尘儿合上眼,心里盘算真正可能捉到的只有文深,对两位哥哥的能耐,尘儿可没敢怀疑。 

数到十五,尘儿睁开眼,四处张望。 

蓦地,密密的草丛若有似无一动,尘儿一笑,跑过去。 

谁料躲起来的人滑溜得很,察觉有人接近即迅速转移,但牵动周围的草丛发出细微的声响马上又引起尘儿的注意。 

“文深,你别逃!”尘儿边追边喊。没有发现,他越追越往林子深处…… 

第五章 无月夫妇 

“……哈哈,心荆,你不认为是老天的礼物吗?……” 

“是的,相公……” 

“我们将毕生的修为传给他,也算了了岳父的心愿……” 

“……是的,相公……” 

“心儿,我知道你想什么,但,为了我,好不好?……” 

“……为了你、为了你……我明白了,相公……” 

…… 

痛!全身火辣辣的痛! 

尘儿的意识稍稍恢复,感觉到除了痛还是痛!身边传来断断续续的谈话声,多少有些医学知识尘儿连忙专心聆听,以转移对痛楚的注意力,虽然有听没有懂。 

使了好大的劲依然睁不开,被动地饮数不清的汤药。有把温柔的声音说:“我知道你明白我的意思。你答应乖乖留在这儿,我就不喂你吃‘忘忧丹’,如何?” 

一听就知道不是好东西,尘儿费尽劲点头。 

耳边传来轻笑:“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如果月也在……”话语猛地窒住,仿佛触到某种禁忌。 

“……说好不提的,看我真是……”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尘儿身上令人抓狂的痛总算缓和下来。像被辗泥车辗过的身体虚弱无力,尘儿倦极睁开眼,马上又闭上陷入梦乡。 

恍惚间,有双慈爱的手轻轻抚上他小小的脸,很温暖…… 

醒来时,触目所及全是陌生的摆设。已经有一次穿越经验的人儿心头浮起的第一句话是:真可惜,这么快就要离开望府那些漂亮人儿! 

想起望府,小小尘儿有些悲伤。本来就早慧的人一下子又成熟了几分。如果说一开始是因为心里对望府有所期待所以不自觉展现了孩子的一面,那么现在,就是因为失望而重新筑起心房,只留下小小的空间给毫不知情的文深。不过,恐怕彼此后悔无期。 

当日,尘儿追着疑似文深的人到了林子深处。被追的人不知去向,也再没发出声响,尘儿便知道是个陷阱。细想一下大哥二哥奇怪的态度,主谋不言自明。 

尘儿反省,他是安逸太久了,几乎忘了“豪门深似海”这句话。 

大哥二哥设计他,原因应该有两个:一是在我受宠的程度未左右父亲的想法——父亲对大哥二哥的意见有时能听进去,这是他的开明——时打压我,宣告主权;二是讨厌我与文深太亲近吧,两个有恋弟情结的家伙。 

这样的设计——让他迷路,尝尝恐惧的滋味,真是无聊!尘儿想。虽然他如他们所愿迷了路,但想让他恐惧是不可能的。想当年,笙哥哥带着她“私奔”十四天住的都是丛林,笙哥哥教了她很多野外求生本领。 

走了一会,惊觉已近黄昏,当机立断先去寻找水源——他必须适时保充水分,而入夜的水源附近多有野兽经过,非常危险。 

仔细找了一会,几下溅水声引得尘儿心一跳。有人溺水了? 

毫不犹豫,尘儿奔过去。 

越接近声源,尘儿的困惑和迟疑点点加深。 

“嗯……啊……哈哈……慢点,禽兽!嗯……哈……”似欢愉又似痛苦的低哼渐渐清晰。 

好像望启天的声音,只是没有了往日的慵懒和高高在上,带了丝咬牙列齿和说不出的娇媚。 

年纪尚小的尘儿自然听不出其中的深意。他只是想到:糟!爹爹被人欺负了! 

虽然爹爹对他有点爱理不理,但同时对他有些纵容,从来没有过父亲的尘儿不自觉对他生了孺慕之情——养父希?埃里昂斯从未给过他这种感觉。 

发现爹爹被人欺负,尘儿想也不想冲出去:“别欺负我爹爹!” 

林地到了尽头,豁然开朗之处是一片悬崖。悬崖边一个清澈的小湖旁,望启天背朝天浑身赤裸地趴着,平时束得一丝不苟的长发披散了一身,其中一把被毫不怜香惜玉揪着,只能仰首露出美丽的颈项,深邃的眼眼波水漾,呻吟自优美的唇流泻而出,纤长的身体随着身上的强壮男人的撞击而颤动。 

美极、媚极! 

尘儿呆了! 

呆呆看着那眼波水漾的眸闪过一抹屈辱和狼狈,看着专注地对爹爹上下其手的男人瞥了他一眼,露出比爹爹更邪魅惑人的脸,看着他朝自己手一挥,他顿时发不出声音,移动不了身体。 

似不满望启天分了注意力在尘儿身上,男人身下的动作更激烈了,望启天暗恨瞪了他一眼,深吸一口气较劲般地收紧后穴,听到身上的人不禁倒抽一口气,扭过头挑衅地笑。 

唇马上被覆住,望启天咿唔抗议,但很快被翻转身体。男人架起他修长的腿,一口气冲了进去…… 

空气中布满淫靡的情欲气息。可怜尘儿活到现在未曾见过如此激烈的场面(最多不过是琪和希?埃里昂斯的亲吻),一张小脸涨个通红,不停地深呼吸深呼吸…… 

不知纠缠了多久,男人才抱着望启天到湖里清理。望启天闭着眼,累极的任他摆布。随意为怀中的人披上一件黑色的衣袍,男人开口:“怎么处理这个小鬼?” 

望启天拍开他的手整理衣袍,漫不经心道:“随你。若不是深儿一直为他说好话,我还 

懒得理他,不过是个讨人厌的小鬼。” 

尘儿心一震,只觉有尖刺插入心坎。他对他的孺慕之情,以及刚才的担心,霎时像个笑话…… 

男人揽住望启天的肩,与他一同走出林子。走了几步,突然道:“还是不能饶恕……” 

手一扬,尘儿呈抛物线坠向崖底。 

心里受伤的尘儿没看到,望启天猛然转身不敢置信的脸…… 

失神间,一名衣着素雅的美妇人捧着药碗走近,见尘儿怔怔的,关心问:“哪里不舒服吗?” 

“啊……夫人好……”乖巧有礼貌的孩子一时忘了身上的伤,欲起身行礼,结果当然是扯痛伤口。 

美妇人连忙扶着他:“你先躺着……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躺着听我说……” 

椐这位美妇人介绍,她闺名颜心荆,夫婿叫无月霜秋,是一对避世隐居的夫妇。几日前在隐居的山谷溪边救起奄奄一息的尘儿。夫妻俩没什么特别的心愿,只希望按先人的遗愿将两人的毕生所学传给有缘人,然后游历五湖四川。所以希望尘儿成为他们的儿子,继承他们的衣钵。 

尘儿缓缓点头。 

一来,他知道这对夫妻说得虽好听(说“希望”),其实没给他其他选择。从昏迷时听到的对话尘儿已经猜出他们不是普通人。 

二来,对望家他是真的失望了。他或者有足够的智慧应付,不,通过这次他已经不敢说得太自满了,但本来就不喜欢太多的勾心斗角,倒不如趁此机会,学多一些,给自己的未来多一分实力与保障。他相信,无月夫妇在这方面不会令他失望。 

无月夫人深深看了他一眼,珠唇轻启:“夫君,你进来吧。” 

负手走进来的男人着一袭藏青的孺袍,谦谦君子的外表却配一双霸气深沉的眼。 

——无月霜秋。 

“我给你一年时间,学不会,我就杀了你!” 

“夫君……”无月夫人想阻止他说这种话已经来不及了,她看着尘儿有些担忧。 

那个……不是说做他们的儿子吗? 

待遇真差…… 

没有选择的尘儿在无月霜秋逼视的压力下无奈点头:“尘儿明白。” 

无月霜秋微微勾唇,似满意他的承诺。 

“你叫什么名字?” 

尘儿微愣,眼神突然有些复杂。 

“不能说吗?”乌云在无月霜秋眼内凝聚。 

尘儿发现,这个新“爹”不但霸道,而且耐性超差…… 

“望弥尘。”尘儿一字一顿答道,重重的语气,似在烙下什么,又似准备丢弃什么,“我叫望弥尘。”决定说“望弥尘”而不是“雪尘儿?埃里昂斯”,表示他即使受到伤害也不要去否定在望府的八个月。“望弥尘”三字,见证着一个他的确存在过的过往,虽然这是一个准备遗忘的过往。因为…… 

“忘了这个名字!以后你是无月霜秋唯一的儿子,无月弥尘!” 

他的新“爹”很霸道…… 

第六章 无月望(上) 

(接第一章~~~) 

“尘儿……” 

无月弥尘睁开酸涩的双眼,迟钝地看着堇衣青年定笙衣憔悴的脸。 

“尘儿……”定笙衣心疼地抚上尘儿的脸,却被他偏头躲开。手握成拳,笙不掩失落。 

“笙哥哥,尘儿很抱歉……”尘儿亦是不忍,但到了这个地步,再迟疑只会伤害所有自己在乎的人。 

笙苦涩一笑:“尘儿不用道歉。造成这种局面,本就是笙哥哥的错。如果不是我的时机……” 

“如果没有笙哥哥的时光机,我不会遇上小望……”尘儿轻声打断他,温雅如水的脸因回忆而泛起幸福美丽的红晕,“不会遇上寂寞的小望,不会遇上怕黑的小望,不会遇上一心一意喜欢我的小望……笙哥哥,我感激你的时光机。它让我有机会体现不同但美好的人生……所以笙哥哥,别再让自责困住自己。我认识的笙哥哥,是个精于计算聪明绝顶的人。”温柔的水眸,静静停留在那张亲切的俊容上。 

“即使被这样对待,也不怪他吗?”笙沙哑问,带着隐忍的怒火。那个人,故意点了他的穴度,让他在一旁看着!看着他粗暴地侵犯他一直捧在手心疼爱的孩子! 

“小望只是被逼急了……现在他一定躲着在自责……”怜惜浮上眉宇,想起那别扭的孩子对自己的维护,不敢想他知道自己如此伤害他的尘哥哥会怎样惩罚自己…… 

都怪他迟钝…… 

告诉自己不去想,但想着小望对自己的苛责——那孩子除了他,连自己都不太在乎,顿时坐立不安。 

撑起几乎散架的身子,尘儿下床想去找小望。 

“尘儿,你这是干什么?你需要休息!”笙看着他泛滥的怜惜已经一阵无力;察觉他的意图后更无力;但坚定出手阻止他的动作。 

“笙哥哥,我想去找小望,我担心他。”尘儿语带恳求。 

“你休息一下再去,你……流血了……”笙不忍道。 

尘儿倏地忆起昨晚的荒唐,终于感受到那种痛又欢愉的感觉——多年前望启天被一个邪肆的男人压着露出的又痛又欢愉表情一直是尘儿心中的困惑——惊觉自己在乱想什么,尘儿连忙伸手拍拍自己的脸。 

“尘儿!”笙吓一跳抓住他自虐的手,看到他番茄般的脸,迭声问,“怎么了?不舒服吗?发烧了吗?快让我……”猛地醒悟,急急的问话像被剪刀“卡”一声剪断,笙瞪着尘儿。 

虽十三年未见,但笙在尘儿面前积威已深,尘儿垂下红丹丹的脸,诚实轻点头。 

笙无语问苍天。以前是琪,现在是无月望(?),千防万防防不了天使般(?)的尘儿受污染,他实在该去切腹谢罪。 

“笙哥哥,我要去找小望。”尘儿不再恳求,很坚持道。 

“你需要清理……” 

“找完再清。” 

“随便你!”笙决定自暴自弃了。 

“谢谢笙哥哥。”尘儿站起,双腿却酸软无力,直直歪向一边。 

笙敏捷接住他,投降:“我抱你去。”语毕,身手欲拦腰抱起尘儿。 

尘儿一挡,摇头:“让望儿看到他会不高兴的。笙哥哥扶着我就可以。” 

怎么你就不顾我没抱到你的不高兴?笙心里直犯咕噜。手倒顺从地改抱为扶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