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缠情记(穿越时空+女变男)》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少年缠情记(穿越时空+女变男)- 第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微微失神间,听到怀中的女人说:“喜欢我,就帮我杀了御王爷——拓拔御……” 

第十章 寒红苑 



尘儿那个郁闷呀! 

本来他对保镖的工作是无异议的,一旦受人恩惠要及早还清毕竟是聪明人的做法。 

令人郁闷的是保护的对象是御王爷这个人! 

尘儿抱着素琴,不着痕迹又躲开一双欲轻薄他的酥软玉手,微微无奈想。 

这个人,根本没有被暗杀的自觉。整天游手好闲地荡来荡去,不上早朝,连王府也极少回去——难怪在王府过了半个月都没见过他,夜晚不是留宿妓院就是偷偷摸摸潜入一个富丽堂皇的府邸——尘儿只记得那府邸叫“流王府”。这样的保护对象实在令保护者为难,但知道御王爷确实在履行承诺,派了不少人手去寻找小望,尘儿只能吞下这些微的怨言。 

但,拉他进妓院,不会太那个了吗?一直以来他都是待在暗处等待的,突然将他放在明处尘儿真有点不习惯,尤其面对一帮用眼睛剥他衣服的女子……好吧,不是有点,而是很不习惯。尘儿不喜欢陌生的人近身。可御王爷仿佛想探清他的底限似的,居然说谁被他看上就赏黄金百两——尘儿对黄金百两没什么概念,只知道这个诱惑令他苦不堪言。 

御王爷大方地搂着娇媚的花魁霞儿,丹凤眼却肆无忌惮笑看尘儿的窘相。尘儿温雅的脸从开始就染着淡淡的红云,一分腼腆三分丽色,看亮了一帮青楼女子的眼,越发往他身上倒。尘儿很徒劳地收紧抱琴的手。 

这人给人的感觉就像一张聪慧的白纸——真想将他染黑试试,不知是怎样的风情…… 

御王爷接过霞儿递来的酒,双眼泛着精光一饮而尽。 

“王爷喜欢那位可爱的公子吧?”霞儿体贴地为他斟酒,低声问,不是在争风吃醋或妒忌什么,而是若有所思。 

御王爷瞟了尘儿一眼,但笑不语。 

“我可以帮王爷得到那位公子。”霞儿平静地伏在御王爷的耳边轻语,浅笑着诱惑。 

几乎是立刻的,尘儿错愕地侧脸瞪着御王爷怀中的霞儿! 

御王爷放声大笑! 

霞儿一怔,马上明白尘儿听到自己在说什么,一张俏脸霎时盈满尴尬,呐呐不成语。 

尘儿微恼。这个人知道他武功高,耳力过人,居然就如此捉弄他和这位姑娘! 

正想得不悦处,恼人的命令话语又出口:“弹首曲子来听听。” 

完全当他保镖兼优伶! 

听得尘儿直想打他,不过温柔的人最后还是只瞪了过分的人一眼,顺从地抱琴坐上琴座。 

但还是郁闷。偏头略一思索,尘儿朝御王爷调皮一笑,指动,清亮歌道: 

“怨怀无托,嗟情人断绝,信音辽邈。纵妙手、能解连环,似风散雨收,雾轻云薄。燕子楼空,暗尘锁、一床弦索。想移根换叶,尽是旧时,手种红药……” 

尘儿直视御王爷,眸中带着取笑看丹凤眼中渐渐升起的哭笑不得,嘴上唱的幽怨之情却入木三分,红了尝尽风尘的双双媚眼。 

尘儿吃惊地看见姑娘们红了眼,脸上的戏谑变成愧疚。垂首,声音转柔: 

“汀洲渐生杜若,料舟依岸曲,人在天角。漫记得、当日音书,把闲语闲言,待总烧却。水驿春回,望寄我、江南梅萼。拼今生、对花对酒,为伊泪落……” 

唱至“水驿春回,望寄我、江南梅萼”,不禁想起小望至今的不知所踪,心里黯然,音调平添一股寂然。 

碰! 

琴声倏止,所有人的目光转向目无表情的御王爷身上,见他手中的酒杯已成齑粉。 

若无其事挥挥手,御王爷道:“下去。” 

早习惯御王爷喜怒无常的姑娘虽有些不舍,依然手脚麻利退下去,掩门时不忘送了几个秋波给收到众女眼色摸不着头脑的尘儿,连看来最平静优雅的霞儿也不例外。 

“想不到你对奸污……”忆起捡到尘儿那一身惨状,联想到不喜人近身又武功极高的某人心心念着要找的人,不难料到造成那身惨状的和那个所谓“小望”是同一个人。 

“王爷果然敏锐……” 

两人同时开口,内容却大相径庭。 

“奸污?”尘儿捉到这个匪夷所思的字眼。 

将到舌尖的“你的人居然念念不忘”收回,御王爷哼了一声:“你说什么?” 

是他先问的好不好? 

尘儿微微委屈,觉得人权这样东西还是很让他想念的。 

复又恍然:“原来王爷不知道一直有人监视你。”那道视线隐含杀意呢,虽然很淡。 

“那你还不把他捉出来?”御王爷气结!这人的聪明都用到哪里去了?居然任他的一举一动给别人看! 

“哦。”尘儿点头,“但他刚走了,我还追吗?” 

“追。”御王爷面无表情,如果可以忽略他隐隐抽搐的唇角。 

尘儿的身影应声跃出。 

沿着刚才窥视者衣服磨擦发出声响的方向追去,越追,尘儿的心越跳得快。 

这种气息,这种气息…… 

黑衣少年重重推开精致的门扉。 

房内和衣浅眠的寒红苑马上警觉地坐起,看见是黑衣少年望,表情一松,脸上露出一丝撒娇般的嗔怪。 

“望,怎么如此冒失的?” 

望定定盯着眼前的女人,心里一阵烦躁。为什么没有感觉?为什么明明是如此相象的一张脸,他会在看过那张后对这张再没有感觉?为什么看到那张脸专注地凝着另一个男人他会有杀人的冲动?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的?! 

“红苑,你说过我是你的情人,是真的吗?”望一字一顿问。 

寒红苑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当然是真的!虽然你受伤失忆了,但我对你的感情你对我的感情,难道你一点都感觉不到?” 

“望”微抿唇。 

“望,别吓我,我禁不起再一次的分离……望……”寒红苑扑入他怀里,紧紧搂住他,仿佛一松手望会永远不见。 

为什么?如果是假的,红苑为什么会这么了解他?为什么他对她的话完全没有违和感? 

除了她的吻。 

望抬起寒红苑的下颌,俯身吻住她娇艳欲滴的红唇。 

他吻得专心,专心感受。 

有什么不对了?究竟缺少什么?两张几无二致的脸在脑里交替…… 

没发现寒红苑一手环上他精瘦的腰,不着痕迹解去他的腰带,另一手拉开自己精致的腰带。 

直到赤裸柔软的女体刺激着胸前冰凉的肌肤,望才从混乱中回神。他一惊,望入寒红苑含着浓浓情欲的眼。 

“望,别让我不安,要我吧……”滑腻的纤手一推,两人双双倒在床上…… 

尘儿追到一座金碧辉煌的建筑,循着熟悉的气息走进那间门大开着充满女气的房间,眼睁睁地看着衣衫半褪的望抱着一个赤裸的女人双双倒向床上…… 

“望……”怔怔的,想说什么,才一张嘴,一口鲜血便染红了白衣…… 

第十一章 望与尘 



“望……” 

仿佛来自心灵深处的叫唤,令望浑身一震。 

猛然转头,就见怔怔站在房门口的雪衣少年口吐鲜血,犹似不知发生什么事的目不转睛呆看着他。 

如遭雷击! 

望一把推开压在身上的女体,向着雪衣少年伸出手:“……”明明应该喊出什么,却偏偏像被什么睹住的发不出声音。 

尘儿朝无措的他无声一笑,带着满身血污毫不恋栈转身离去。 

不要走!不要走!不要走!不要走…… 

“尘……尘!”按着剧痛的脑袋用尽全力大叫! 

银光一闪,脑后两根银针带着血丝激射而出! 

“望!”寒红苑暗叫不好,自发间掏出银针,对准望—— 

“啪”! 

“贱人!”带着鄙视和恨意的巴掌甩在寒红苑的颊上。 

寒红苑抚着颊震惊地看着这个曾经柔情待她的美丽少年。这就是报应吗?明明知道不应该强求,却控制不了想占有他的欲望。她错了吗? 

“我不会放过你!”黑衣融入夜色,追随那抹白影而去。 

强烈的嫉意如蛇般盘踞心头。 

不,她没有错。没有人有资格苛责一个人爱一个人! 

娘,这是您一直想我体会的吗? 

尘儿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从那个如噩梦般的地方出来后,他未曾停止过脚步。 

身后一直传来熟悉又遥远的叫唤声,但只会驱使他一次次加快速度。直到叫唤声渐弱,尘儿才放慢脚步大口喘气,放松和失望同时涌上心口。这时身后远远响起几不可闻的低呼,尘儿心一沉,想也不想折过去。 

“小望!”看见小望躺在地上闭着眼一动不动,尘儿急急掠到他身边扶起他。 

“你身上有伤,别再这样跑。”闭着眼的人语带责备道。 

尘儿一骇,放开他又想离开,可惜一双纤瘦却结实有力的臂已经牢牢圈住他。 

“你,放开。”尘儿恼道。 

“放开。”望貌似听话答着,一个翻身将他压在身下,双手放开他的腰,改撑在他的双颊边。 

尘儿脸上飘起红霞,为如此暧昧的姿势。 

“你放开……”尘儿闪躲望热情的眼,委屈道。明明已经有那么亲密的爱人了,还招惹他干什么? 

“尘,看着我。”望坚持道。 

尘儿不理他。 

“尘哥哥,看着我。”望轻叹。 

尘儿立刻对上望的眼。 

“差别待遇……”不得不承认尘很有责任感——作为弟弟,虽然他不接受弟弟的爱恋,但会将你照顾得无微不至,可谓有求必应;作为情人,没可能打不舍得骂,完全拿他没辙。这真叫“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 

“尘哥哥,尘……我们分开足足三十天,你就没别的更重要的事要告诉我或者要做的吗?”没有随那个什么“笙”离开,看到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居然吐血——虽然让他心痛,但这些是不是代表,尘对他并非无动于衷? 

以额抵额,望魅绝的瞳映着深深的眷恋。 

没有吗?没有吗? 

尘儿被这一双眼锁住了。 

是小望呢,不是其他人。是最爱的小望…… 

他相信他。z 

伸手揽上小望的颈项,尘儿温柔送上自己的唇…… 

此时,无声,胜有声。y 

两人手牵着手悄悄回到御王府。 

尘儿将望拉进房间,仔细掩好门。 

望打量这房间,简单素雅,但一桌一椅皆比照无月谷的摆设,尤其是放在床上眼珠大小的一串夜明珠,所费不菲。看得出对方对尘的慷慨。 

不以为然低哼,他的目光定在掩上门脸便一直对着门的尘儿身上。 

“尘,你知道带我进来的后果。”别想逃避。 

尘儿羞得将脸埋在门里。 

“尘哥哥……”z 

尘哥哥的动作比脑袋快,应声回身。 

唇马上被人睹住。酥麻的触感从嘴唇上传来,痒痒的,却不急着探入,挑逗似的四处辗转着。 

尘儿难受地咿唔。z 

两人紧贴的唇稍分,望低哑道:“谁准你为其他人唱歌?谁准你对其他人那么专注?”被封了记忆的这段时间经历的事,他唯一深刻的就是看着尘专注望着那个什么王爷时候的妒忌与愤怒。 

尘儿用尽力推开望,委屈地咬着唇,瞪着他的水眸不掩指责。 

想到一个月来居然将寒红苑当成尘,还几乎和她发生亲密关系令尘气急攻心的吐血,望只觉怒意猛涌上脑门,对寒红苑,也对自己。 

尘儿感觉到望的自责,一下子心软了,主动抱抱他,柔声道:“我相信你……” 

“对不起,我只是妒忌……”望回抱他,像小时侯,倔强的他从来只会对一个人服软。 

尘儿摇头:“小望,看着我……” 

缓缓放好素琴,尘儿轻拂琴弦,深深地凝视他,启唇:“燕燕轻盈,莺莺娇软,分明又向华胥见。夜长争得薄情知?春初早被相思染…… 

别后书辞,别时针线,离魂暗逐郎行远。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归去无人管……” 

羞涩而坚定地解下染血的雪衣,尘儿赤裸地立在望面前,白皙的身体微微颤抖,如玉般散发温润的气息。 

狂喜满满的塞在心上,望闭了闭眼又睁开,屏息地看着眼前的绝艳的风情。 

尘儿捧起望魅绝的脸,有一下没一下轻吻。 

“今生今世,无月弥尘,只会是,无月望的……” 

望紧紧抱着尘儿,掩饰自己潮湿的眼。十三年前他就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事,这个人、这个人都是他一生的珍宝。不放手,不放手,即使是死,也要将他拖入地狱! 

仿佛感觉到望的激狂,但尘儿只用更加温柔的感情吻着他…… 

什么时候来到床上谁也记不清。 

烧灼体温的手,自尘儿的胸前,轻画着挑逗的圆弧,顺着紧致光滑的肌肤下移,仿佛将他美好的身段当作一件精巧的乐器,拂过,引出一段如水的乐章。 

尘儿全身泛起诱人的粉红,神智半迷乱地收紧搁在望腰间的手。 

炽热的掌心蜿蜒而下,摩在尘儿修长的腿上,手指慢而坚定探入紧窒的内壁。 

尘儿浑身一震,有了上次被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