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请抱抱我》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哥,请抱抱我- 第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钱文浩不耐烦地敲了敲桌子:“老哥。” 

  钱易然回以征询的目光。 

  钱文浩清了清嗓子,严肃道:“你这没礼貌的兄长,还不赶快陪我们聊天先!就知道看文件,工作狂,白眼狼!” 

  钱易然怔了怔,放下了手中的东西,从容微笑。 

  “最近忙昏头了,只要一有时间就拿来工作,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钱文浩扯着嘴干笑了一下。 

   

  吃完饭以后,两人开车把刘燕送回家了。 

  钱文浩喝了点酒,还处于亢奋状态,在车里又蹦又跳:“哥,你觉得刘燕怎么样啊?她可是我们系的系花!我们哥们儿都羡慕死我了。” 

  钱易然开着车,手撑在了下巴上。 

  “你自己觉得呢。” 

  钱文浩扯了扯自己的羊毛衫,扯着嗓门吼道:“可是可是~~刘燕她本身就是我的哥们儿啊……俩哥们儿怎么能恋爱呢?她追我好多年了,我能不答应吗!” 

  钱易然转过头去看着他,笑了。 

  “小浩,你的酒品怎么这么差。” 

  钱文浩没理他,把羊毛衫脱掉了。 

  “哗——爽了!” 

  把车窗一摇,倒下睡觉。 

  钱易然推了他一把:“小浩,别这样睡,小心感冒。” 

  已经睡死了。 

  钱易然叹了一口气,迫不得已,把车开在路旁,绕到右车门处替他把衣服裹好。一摸,全身都是汗,棉毛衫全湿了,也只有把棉毛衫也脱了,擦干净。 

  想了想,把自己的西装裹在了他身上。 

  钱文浩翻了个身,汗液把头发都弄湿了,侧脸勾勒出一条完美的弧线。 

  钱易然笑了笑:“几年不见,长帅了不少。” 

  钱文浩闭着眼睛,一副老太爷的模样。 

  “你知道就好。” 

  钱易然愣了,拍了拍他的脑袋:“喂,臭小子,装睡啊。” 

  钱文浩腾地坐起来:“你也太小瞧我了,喝那么一小点点酒会醉?我在高中的时候酒量都练出来了。” 

  钱易然笑道:“是,你厉害。” 

  钱文浩把手臂一抱:“我这是看你是不是没良心把家人丢一边儿去了。” 

  看着他那副气势汹汹的模样,钱易然笑意更浓了些,心中一动,凑过去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是,我不想管你。” 

  说完把衣服裹紧了些,绕回驾驶座。 

  钱文浩转过头去看着他,呆了许久。 

  他回头又笑了一下:“怎么了。” 

  钱文浩手忙脚乱地扯了扯衣服:“没,没什么。” 









第 7 章 

  S大信息管理系一班教室。 

  一个黑黝黝的爆炸头伸进了教室前门,探进来左顾右盼。全班同学的下巴都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片刻过后,惊叫声响起,肖笑第一个冲出去。 

  “天啊,李妍莜,你这是什么头!” 

  李妍莜垂着脑袋,头发就像炸开的礼花。 

  “烟花烫啊,是不是挺好看的?” 

  肖笑看着她,思量了很久才找出一个合适的形容词:“挺……个性的。” 

  郭琳琳突然从一本杂志中伸直了脖子。 

  “你们都过来!” 

  两人跑到了她的身边。 

  郭琳琳抖了抖杂志,念道:“钱易然,钱康企业首席执行长CEO,二十五岁。毕业于英国LSE大学信息管理专业,后赴哈佛大学修读MBA,于上个月回国,便被星探发现,记者采访了他的父母,其父即钱康企业前任CEO钱胜发表了自己的感想——‘我不希望自己的儿子进入演艺圈,他完全有实力成为商界最成功的男人’,但依然有许多——” 

  郭琳琳打断道:“你看的什么书?” 

  李妍莜把杂志一翻,上面四个花花绿绿的字——“当代影坛”。 

  郭琳琳惊道:“钱易然怎么和这个扯上关系了!他是我的偶像啊。” 

  “偶像?” 

  郭琳琳自豪地说:“我以后就想当公主一样的CEO,只要有他一半成功就好了。” 

  “那要你嫁给他你干不干?” 

  “不一定,虽然他很帅,但是人品还不知如何,要看看他这人怎么样了。”说到这,突然转过头,“谁,谁在说话啊。” 

  一个染了红发的小男生笑盈盈地看着她:“我。” 

  郭琳琳笑了:“小红毛,就你废话最多。” 

  小红毛是刘聪的外号。他随手扔了一本杂志在她们桌子上,封面上,钱易然架着眼镜,手抱笔记本电脑,正被许多记者采访。正下方用银粉写了几个方正大字——钱康企业再入中国四强,其CEO钱易然将兼任董事会主席。 

  “这上面没有他的身高三围体重星座,但是照片不少。” 

  刘聪跳到钱文浩的身半坐下。 

  钱文浩正埋头抄笔记,一边说:“你又把我哥给卖了。” 

  钱文浩说话的声音不大,却一字不漏地蹦进了三个女生的耳朵。 

  就在她们激动跳起来的那一瞬,钱文浩扔下手中的笔,对前排的刘燕说了句谢谢,把笔记本扔入身旁的袋子中,飞速冲了出去。 

  刘聪对着他大吼一声:“耗子——你居然翘课!!” 

   

  深蓝色的大厦。 

  钱文浩下了出租车,朝大厦一楼直奔了进去。 

  宽敞到夸张的大厅,人群匆忙进出,皮鞋和高跟鞋回荡出清脆的脚步声。看着那些一堆上班族的打扮,钱文浩又看了看自己一身休闲装,别扭地走到接待台前。 

  “小姐,请问一下钱易然在吗?” 

  正埋头苦干的接待员抬起头,扫了他一眼,又埋了下去,写了几个字才慢吞吞地说:“钱总现在很忙,没空。” 

  钱文浩问:“那他什么时候有空?” 

  接待员干脆把笔一扔,坐直了身子。 

  “先生,您没预约他。” 

  “我是他弟弟,钱胜的小儿子,麻烦您帮我叫一下他。” 

  接待员那张扑克脸立刻垮了,连忙打了个电话出去:“张姐,这里有个小孩要见钱总,说是他的弟弟。” 

  钱文浩靠在柜台上,咂了咂嘴。 

  挂了电话,接待员的态度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你哥哥正在顶楼的办公室,要我带你去吗?” 

  钱文浩连连摆手:“不了不了,谢谢你。” 

   

  挤了许久才挤进一个电梯,到钱易然办公室的时候已经耽搁了近二十分钟。 

  推开办公室的门,钱文浩呆了两秒,又关上门。 

  幻觉,一切都是幻觉。 

  他的哥哥正躺在转椅上睡觉,一个女人替他拿被子盖上然后偷吻他。 

  房门又一次被打开了。 

  那个女人低着头匆匆忙忙地跑出来,满脸羞红。 

  钱文浩看着她跑远了,一脚踹开房门! 

  气冲冲地跑到钱易然身边。桌上摆了一大堆文件,眼镜半挂在脸上,钱易然正仰头呼呼大睡。钱文浩又一脚踹在钱易然的转椅上,用力拍他的脸:“起来!起来!” 

  钱易然的眉头皱了一下,迷糊道:“我说了……晚饭前别叫我……” 

  钱文浩把装了钱易然西装的袋子扔在了转椅下。 

  “起来!我给你送衣服来了!” 

  已经完全睡死了。 

  “哥!!你不起来是不是?!我走了!” 

  钱易然的睫毛微微颤了一下。声音很轻,很小。 

  可是钱文浩还是听到了—— 

  “嗯……小浩……” 

  钱文浩的身体徒然一僵,居然就不再叫唤。他小心翼翼地凑过去,仔细听钱易然说了什么话。钱易然动了动嘴,又唤道:“……小浩……” 

  那声音是他所熟悉的。 

  可是此时此刻却变得十分陌生。 

  桌上放着的浓茶已干,杯中一圈又一圈的茶垢。阳光透过咖啡色的窗棂照进屋,变成了浓浓的棕色。办公室内宁静得只剩下钟表的滴答声。 

  钱文浩的心跳得很快。 

  雪白的体恤把他的脸衬得像陶瓷般细腻。 

  他吞了口唾液,轻轻推了推钱易然的手—— 

  “哥,起来了。” 

  钱易然握住了他的手。 

  滴答。滴答。滴答。 

  欧洲复古式的大钟正一秒一秒地敲击着。 

  钱易然的手心温暖,温度似乎一点一点流入了他的手掌。 

  他已经紧张到完全僵硬。 

  许久,他才反应过来,慢慢把自己的手从钱易然的手中抽离。 

  “小浩……” 

  钱文浩猛然抬起头。 

  拼命在心底说,他在做梦,他在做梦…… 

  就在这个时候—— 

  钱易然拉住他的双手,他重心不稳,倒了下去。 

  刚想站好,钱易然徒然抱住他的颈项,手指插入了他滑亮的短发,用力往下一按,两个人的唇碰在了一块。 

  灵巧的舌头伸入了钱文浩的口中。 

  钱文浩的身体彻底瘫软了。 

  神智完全被钱易然搅成一团糨糊。 

  依稀可以听到那人含糊呼唤着,小浩。 



第 8 章 

  门铃响了。 

  陈思敏趿拉着鞋子跑去开门,站在门前的人竟是钱易然。一时激动得话都快说不清楚了:“傻儿子,你终于知道回家看看了!我以为你只会待在公司呢!” 

  钱易然手中拎着钱文浩带过去的袋子。 

  “妈,小浩来找过我?” 

  “你啊,就知道找弟弟,都把妈忘了。” 

  责备的口气,陈思敏却笑得很是开心,顺便指了指楼梯:“小浩今天回来得晚些,问他去了哪儿他也不说,原来是去你那了。” 

  钱易然点点头,脱了鞋就往二楼跑去。 

   

  轻轻推开房门,钱文浩正坐在写字台旁,手中拿着一支笔,下面一张纸上写满了字,此时却只是看着那些字发呆。 

  钱易然看着他的背影,没有说话。 

  台灯的光调成了最暗的强度。 

  浅浅的黄晕落在了钱文浩清秀的面容上,就像铺上了一层薄薄的金粉。 

  钱文浩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 

  许久,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把笔往桌子上一撂,趴在桌子上,把头埋入了手臂中,又是许久都没有反应。钱易然悄悄走过去,看到桌上的纸张,脸色倏然苍白。 

  轻轻勾住他的腋下,想把他抱起来。 

  钱文浩立刻被惊醒了。 

   

  猛然抬起头,看到哥哥的脸,怔忪得说不出话来。 

  钱易然轻声说:“去床上睡吧。” 

  钱文浩愣了许久才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二话不说就扯下桌上的纸揉成一团,紧紧捏在手中:“哥,你怎么回来了。” 

  钱易然狐疑地看着他手中的纸团,却没多问。 

  收回抱住钱文浩的手,撑在写字台上,低头看着他。 

  钱文浩下意识往旁边缩了缩。 

  目光移到了台灯上。 

  “你下午来过,为什么不叫醒我?” 

  钱文浩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不及片刻脸上就开始微微发热。调整了半晌才一拍桌子假怒道:“你还好意思说!我叫了你近半个小时你还在那里睡得跟死人似的。” 

  一双漂亮的眼睛就像盛了水,亮晶晶的。 

  钱易然突然觉得头有点晕。 

  撑在写字台上的手也快放不住了。 

  笑着收回手,站直身子,坐在了床上。 

  “这几天公司里事太多,我是早上才睡的,所以一睡就睡死去了。” 

  取下了眼镜,揉了揉自己额前的碎发,躺在枕头上。 

   

  钱文浩握住纸团的手更加用力了。硬挤出了个笑容:“哥,你今天下午睡着的时候,嘴巴都快笑到耳朵边儿去了,是不是做了什么好梦啊?” 

  钱易然闭上眼睛,点点头。 

  “是嘛?我就说呢。那……你做了什么梦?” 

  钱易然依然闭着眼睛,拍了拍自己身旁的空位。 

  “过来坐,我告诉你。” 

  钱文浩犹豫了一下关了台灯,走到钱易然的身边坐下,把手中的纸团扔在了床尾的垃圾筒里。纸团已经全被汗水打湿。 

  四肢都在微微发抖。 

  钱易然翻了个身,睁开眼睛看着他。 

  屋内的灯光霎时昏暗很多。钱易然的鼻梁和睫毛在脸上投下黑色的阴影。轻轻仰起头,眼睛渐渐眯成了一条细长的缝。 

  “是个好梦。” 

  钱文浩听到自己的心在狂跳。 

  钱易然琢磨了一会,声音很轻,却异常坚定—— 

  “我梦到自己喜欢的人了。” 

   

  钱文浩的心脏像是突然跳停了,脑袋嗡的一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