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请抱抱我》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哥,请抱抱我- 第8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实际上,钱胜是个极好面子的人,他要听到自己儿子挂科了,不但不会给钱,只会把他呵斥一顿,赶出家门,等补考过了再放进来。这一点钱文浩很清楚。 

  所以他没有回家。 

  从拿到成绩单以后,就带了一笔钱,一直泡在外面,能躲多久就躲多久。 

  可是他没想到,第二天就被人找到了。 

  在网吧包了一个通宵,打游戏打得天昏地暗,在里面大声叫骂,吵的周围的人不耐烦地皱眉。终于疲惫了,准备出门买盒饭吃,再回来睡觉。 

  天灰蒙蒙的,黎明到来。 

  网吧门口,一辆白色宝马。 

  车中无人,车中的弹簧娃娃左右摇晃。 

  钱文浩下意识看了看车牌号,惊愕地后退一步,拔腿就跑。结果刚转身,就看到站在自己后面的男人,高挑英俊,正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钱文浩呆了片刻,又想跑开。 

  钱易然抓住他的手腕,把他拽回来。 

  “放手!放手!!” 

  钱文浩奋力挣扎。 

  街上寥寥行人都回过头看着他们。 

  钱易然依旧死扣住他的手,说话的声音不喜不怒:“我听说你挂科了,来替你补课的。”钱文浩忽然不动了,笑得很是讽刺:“你给我补课?哈哈。” 

  钱易然打开车门,把他拖进去。 

  钱文浩挣扎无用,泄气地瘫在座位上。 

  两个人刚坐进去,钱易然回头说:“要不要给你的朋友打个招呼?” 

  钱文浩怔了怔,摇头。 

  用得着打招呼? 

  没人会记得他。 



  钱易然开动汽车,漫不经心地说:“佳宁有孩子了。” 

  仅是这一句话,钱文浩整个身体都僵硬了。 

  他每天上网吧,第一件事就是开财经网,搜索“钱易然”三个字,以及打开钱易然的BLOG,看他枯燥无味的工作报告。所以,这个消息他早就知道。 

  只是从钱易然口中说出,无法接受。 

  “哦。是么。” 

  “嗯。做了B超,是个男孩。年底就会出生。”钱易然的侧面极美,鼻梁高挺,睫毛黑密,英眉斜飞。只是说话的时候,没有表情。不似一个即将成为父亲的人。 



  宝马驶入了豪华的住宅区。 

  两人从车上下来,一前一后地进入钱易然的家。 



  进入大厅,钱易然弯下身去换鞋。 

  鞋柜旁一面巨大的镜子。 

  蹲在地面上的男人一身笔直西装,碎发略有些凌乱,因此显得有些不羁。 

  身后的男孩穿着一身花花绿绿的衣服,酒红色的发明亮,眼睛却浑浊。皮肤不像以往那样细腻,浓浓的黑眼圈,一副精神萎靡的模样。 

  钱易然回头看着他。 

  他慌忙蹲下身去换鞋。 

  魏佳宁在房里睡觉,厨房的开水咕噜咕噜作响。 

  钱易然进去将火关了,带着钱文浩上了二楼的书房。 



  钱文浩倒在沙发上,从怀中拿出烟盒,取出一支烟叼在嘴中,熟练地掏出打火机点火。但是打了半晌都未见火苗,他随手将打火机扔在纸篓中,冲钱易然抬了抬下巴。 

  钱易然从怀中拿出火机扔给他。 

  “Thank you。” 

  钱文浩笑一下,将烟点燃,眯着眼睛吸了一口。 

  钱易然在他身旁坐下。 

  钱文浩仰着头,吐出一个个雪白的烟圈:“哥,就你给我补课的时间,都可以赚几百几千倍的补考费了。帮我把考试摆平吧,只要付了钱,学校百分百给过。” 

  钱易然微笑道:“抽烟不是你这么抽的。” 

  钱文浩狐疑地看着他一下,朝他脸上吐了一口烟。 

  “那你教我呢。” 

  钱易然没有躲避,只取过他手中的烟,兀自吸了一口,却没吐出来:“你要点燃一根烟,吸了又吐吐了又吸,抖抖烟灰,那叫玩烟,摆着好看罢了。”语毕将烟头戳入烟灰缸。 

  “那就玩烟吧。” 

  钱文浩尴尬地转移视线,但也不抽了。 

  钱易然捋起他的一绺头发,虚着眼睛观察许久,调笑道:“在哪染的?效果挺好,哪天带我去染一个,咱俩一起吓吓爸跟妈。” 

  钱文浩别扭地往后缩一下,没有回话。 

  钱易然又摸了摸他的耳钉,微笑道:“我以前再国外也打过两个,后来长合就忘记再去打。现在年轻人真IN,居然打五个,我果然老了。” 

  钱文浩愤然拨开他的手! 

  “滚开,不要你管!!” 

  钱易然松开他的手:“好好,我不动你,叛逆期少年。” 

  钱文浩将双腿放在沙发上,蜷缩成一团。 

  “小浩。”钱易然往他身边靠了些,“那些打扮得花里胡哨的孩子,都是因为自己太平凡,想通过奇异的打扮吸引别人的注意。咱们钱家人一个比一个长得好看,有必要这样吗?” 

  钱文浩没有回答。 

  钱易然又说:“打扮是你的事,我不说了。开始补课,好吧?” 

  钱文浩怒吼道:“不补!!” 

  钱易然笑道:“好好,不补。我替你拿钱塞。” 

  钱文浩无言以对。钱易然的对他就像棉花吸水,发多少脾气他收多少,根本无法硬碰硬。最后他干脆不说话,抱着腿继续缩成蜗牛。 



  钱易然替他拧了毛巾,帮他擦脸。 

  他闪了一下,最后还是没动。 



  钱易然跑上跑下,端茶送水拿点心,左一句饿不饿又一句累不累,最后干脆铺了床让他睡觉,起来再说。钱文浩蛮不在乎的表情挂在脸上,躺上床。 

  可是,在钱易然替他掖被子的时候,鼻子发酸。 

  他好久没有回家了。 

  没有哥哥,哪里都不是家。 

  钱易然将手覆在他的额头上,轻轻哄他入眠。 

  就像他们小时候,躺在星星壁纸环绕的房间中,哥哥总有说不完的故事,兄弟间总有聊不完的话,此时,一个字也无法说出口。 

  小时的钱文浩很爱撒娇。 

  他喜欢说,哥哥,抱抱。 

  每次说完,钱易然都会无奈叹气,紧紧将他搂住。 

  此时,却一个字也无法说出口。 

  钱易然离他很近。 

  两个人的心却仿佛相隔几万个光年。 



  他知道是彼此一时的冲动,才会造就现在的结果。只是一次犯错,理性一点,各自归位,都可以得到幸福。他无法做到,钱易然却做到了。 

  钱易然看着他的目光,只是一个哥哥看着弟弟的。 



  他觉得窘迫,觉得羞耻。 



  钱文浩,已经不再是以往的小浩。 

  他无法说出哥哥,抱抱。 

  因为,他想要不止是哥哥的体温,而是身体。不止是拥抱,而是进入。 

   

  肮脏,并不是他的外表。而是他的心。 



  *** *** *** 



  清晨。 



  钱文浩睁开眼,身旁多了一个枕头,一张薄被。坐起来,发现床头有一张纸条:小浩,锅里有稀饭,要洗澡就去我房间隔壁。佳宁去妈那里了。我在公司,下午回来。你自己搞定。 



  PS:没衣服穿我的。 



  PS又PS:饭后不宜洗澡! 



  PS又PS再PS:你要不听我的,非要先吃再洗,绝对会肚痛! 



  哥 



  钱文浩忍不住笑了,很快又收住嘴。 

  洗澡,吃早饭,用毛巾将湿润的头发擦了擦,爬到客房里继续躺着。突然想起家里没人,就四处溜达,最后还是跑到钱易然和魏佳宁的房间。 

  一张巨大的双人床。 

  床头一个透明的烟灰缸。 

  两个人的结婚照片高高挂在墙上。钱文浩走过去,看着照片中的俊男美女,苦笑一下。用手覆住魏佳宁的脸,静静地凝视着哥哥的脸。 

  靠过去,轻轻吻了一下。 



  然后走到了桌前,看着插着网线的黑色笔记本。 

  掀开盖,看着一颗一颗,纽扣般的键盘。 

  上面的字迹很清晰,不像网吧的电脑,早已被敲得凹陷,模糊。手指抚摸过键纽,最后挪到开关上,一丝丝加重力道,开机,屏幕亮起。 

  明明只是一两分钟,却成了漫长的等待。 

  WINDOWS启动以后,他看到了屏幕上的照片,禁不住自嘲。 

  他还期盼什么呢。 

  自以为会像小时候那样,看到兄弟的合照。 

  但是没有。 

  背景是魏佳宁的艺术照。 

  美得就像天使。 



  他正想关机,忽然看到了QQ,于是连网,打开程序。上去和朋友侃了几句,觉得无聊,随手打开浏览器,进入主页,打开的却不是财经频道。是网易首页。 

  在用户名处点了一下,弹出了一个账号名。qyr0608。 

  6月8日,是钱文浩的生日。 

  六颗黑色星号自动出现在账号名后,COOKIE竟然没有清除。 



  钱文浩往门外看了看,胆战心惊地按下了“登陆”。 

  但是进去以后,发现里面是空的。有些失望地将鼠标挪到关闭键上,却又移过去点了网络记事本。打开以后,钱文浩瞠目结舌。竟有数百篇日记。但是每一篇都很短。 

  飞速地走过去,将门锁上,随便点开一篇。 

  

  孩子已经两个月了,我们打算隔一段时间再告诉父母。佳宁很兴奋,我却没什么感觉,很平静接受一切。和爸完全不一样。当初妈怀小浩的时候,爸真是命都豁出去,左哄哄右哄哄,生怕妈的心情不好了。小浩刚出生的时候,胎皮一层层,丑死了。当初我还叫妈把他吞下去重生一次,爸差点把我的腿打断。但是后来,后悔到不行。小浩比这孩子比我还帅。 

  不说这么多,没想到这么快我就要当父亲了,有些不适应。 



  ………… 



  今天在街上看到小浩了。他完全变样,心里不舒服,就不写东西了。 



  ………… 



  早上的事还真多,回来都快累死了。我的BLOG访问量一天比一天高,不知小浩有没有贡献过点击率?我想,肯定是有的。可能就因为老想着他要看,记BLOG时都会格外小心。笑,就像在为他一个人写一样。 



  ………… 



  佳宁又逼我陪她逛街,女人的事还真多。买了一堆东西以后,她竟然想去PUB玩,而且还是去DANGEROUS,说因为那是我们“邂逅”的地方。可是那里对我来说,是噩梦。后来终于说服她回家,一路上却精神恍惚。我好久没看到小浩了,满街寻找,可我看不到他。 



  ………… 



  没什么好说的,日记就是用来发泄的,不能说出口的话,统统写上来。佳宁,对不起。小浩,对不起。我对不起的人太多了。活得好累。 



  ………… 



  小浩,我爱你。小浩,我爱你。小浩,我爱你。小浩,我爱你。小浩,我爱你。 

  我爱你,小浩。哥哥爱你,小浩。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小浩。哥哥爱你,哥哥最爱你,小浩。小浩,小浩。小浩。我爱你。我爱你。 



  好肉麻,可是心情好了很多。 



  ………… 



  钱文浩捂住自己的胸口,重重压在桌旁,又一点了一篇。 



  我愚蠢到极点了!在国外呆的时间一长,竟然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事。中国是个什么国家, 中国人对同性恋是个什么看法,我竟然全忘得干干净净。在他们眼里,同性恋和乱论就是人畜!我真是他妈服了!我管不了这么多,取了钱带小浩移民美国,再也不回来了!我们爱不爱关别人什么事,要他们这群鸟人来管!可是小浩的学习怎么办? 

  妈的,谁来告诉我,怎么办!!! 



  ………… 



  回过家,小浩不在。妈说他最近交了新朋友,很少待在家里,然后到我们小时的房里。又想起了很多事。突然想起JERRY告诉过我,人可以选择性失忆。我反复问自己,到底要不要忘记他?挣扎了许久,还是不要。果然和别人说的一样,失恋的人不是不能忘,而是不愿忘。宁可痛苦,都要反复把他记在心中。 



  小浩最近生活得很好,应该已经把我们的事忘了。在他眼里,我活得也很好吧。 

   

  ………… 



  我结婚了。原以为小浩不会来,可是他来了。他状况看上去很不好。 

  不知该说什么,今天日记不写了。 



  ………… 



  小浩今天在我家里睡,对我很防备,我憋得很难受,继续发泄。 

  小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