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倾城萱王妃》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穿越之倾城萱王妃- 第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我跟墁儿悄悄的到二楼的角落里站着,老鸨在下面也看不到我们。
  演出一会就开始了,最先出场的据说是这醉红楼的头牌姑娘雅雯。这雅雯一身红衣,面若桃花,身材凹凸有致,果然不愧是头牌。可是衣服穿的俗了点,不然还会更美。这雅雯在一楼的台上落座,弹起了琵琶。乐声婉转悠扬,又似有一些哀怨在其中。青楼女子,多半是有哀怨的吧。若能选择,谁又会乐意堕落风尘。
  听说每晚有五个姑娘出来演出,演出的姑娘都是这里卖艺不卖身的。客人再喜欢,点了也只能听琴赏舞,不可轻薄。原来青楼还有出淤泥而不染的女子,着实让我惊了一下。
  我丢给墁儿一百两银子,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墁儿一脸恐惧之色,却又因为我脸上的认真而不得已的下楼去。
  不一会那个老鸨便上二楼来,满脸媚笑。我对她耳语几句,然后丢了张曲子给她。她匆匆下楼,对台子边缘的乐师耳语去了。
  我其实想上台表演一下,正是人生鼎沸之际,所有的达官贵人青楼姑娘都在看着。我上去表演一下,然后趁机将霓裳纺广告一番,那么霓裳纺也就不缺客源了。
  至于我为什么会萧,不难解释。不但会萧,我还会琵琶古筝吉他钢琴小提琴。妈妈是乐队的指挥,我从小就被送去学习各种音乐器材,同时还兼学习舞蹈。我的童年是很苦的,所以我一直不怎么开心。另外,我没有爸爸。
  台下音乐响起,我拿起墁儿递给我的萧,边吹边自二楼缓缓跳下,正下方是一楼的台子。落到台子上,我用脚尖打了个旋减缓降落的重力。
  然后边吹萧边跳王菲的那曲《但愿人长久》,舞蹈是飞天舞。原本我并不会这种舞蹈,但是看了陈好演的一个敦煌什么的电视剧后,就录了下来一直跟着练,现在早已熟练的很。
  单手挥舞白色长纱随风而动,时而旋转时而低舞,一只手吹萧。而身子随着音乐有韵律的配合双脚,蓝色的轻纱翻飞在霓虹的舞台上。
  曲终舞散,全场鸭雀无声。久久之后,才爆发出一阵阵热烈的掌声。我手挽长纱对着观众微微道福,然后单手做了个安静的手势。顿时全场又恢复了安静,热烈的期待着我的讲话。
  我对墁儿做了个手势,墁儿知趣的到台上来做了个躬。“献丑了!今天借醉红楼的舞台一用,想跟大家介绍下我们身上的衣服。这批衣服全部由妾身设计,霓裳纺制作。醉红楼的姑娘都是京城数一数二的美人,我另奴婢带来十几套免费送给姑娘们试穿,一会让奴婢发放给大家。希望以后大家多多支持霓裳纺的生意,妾身也会根据时令跟节日设计不同的款式。霓裳纺已推出免费展览服务,所有款式衣服均有展示。各位姑娘可以光临,各位爷可以买来讨美人欢心额。打扰各位了,妾身告辞。”
  短暂的安静之后,醉红楼又恢复了喧哗热闹。只是,我跟墁儿下台后立刻被醉红楼的姑娘包围了。衣服还未分发,就已空了包袱。我摇摇头,拉着墁儿回府去。
  二楼的雅间,一抹白色的身影,挥着扇子玩味的看着离去的人儿。
 
                  
逛青楼,惹怒萱王(下)
  刚到门口准备溜进府,就被门口的侍卫告知萱王爷有请王妃到前厅。我看了看墁儿身上的衣服,就让她回去后院了,不想让她被萱王批。
  进去大厅,沈子陌穿一身青袍子,铁青着脸,坐在大厅的雅座上喝着茶。见我进来,随手就把茶杯扔到了地上。我端起桌上的茶水,看了看杯子还是忍住了没扔,轻轻的喝了一口。
  “王妃穿的跟花蝴蝶一样,还真是别致。莫非萱王府不够大,以至于让王妃跑去醉红楼献艺。”他冷冷的说。
  我打了一个哆嗦,这消息传的也太快了吧。我刚跳完,就传到萱王府?不太可能,除非萱王亲自在场看到。“萱王爷有雅兴去青楼消遣,我这做王妃的岂能不为王爷服务?”
  “你还有脸说!本王与睿王跟平王在醉红楼饮酒谈正事,你少胡扯。若非本王拦着,睿王跟平王激动的就要下楼喊你皇嫂了。”
  “各位王爷真是别致,去青楼谈正事。不知妾身的舞,入不入得各位王爷得眼?”我悠闲得喝着茶,心里却酸酸得。怪不得对王妃3年视若无物,青楼果然是个好地方。
  “请王妃自重。若是以后再这样肆意取闹,休怪本王给你写休书。”他抓住我得下巴,硬是让我看着他得眼睛。
  我心里一阵翻腾,那些与若轩的往事又浮上心头,眼睛竟有些许湿润了。我错愕得别过头,打掉他的手。
  “若非知道王爷喜欢接济百姓,若非知道王府财力有限,我也不会去折腾青衣纺跟霓裳纺。对了,明天开始我还要折腾酒楼。如果王爷认为我是在肆意取闹,那么请无视好了。反正萱王妃的接济跟萱王也是一样的,我不会毁你名声的。”我转身抹掉眼里就要滑出的泪水,悄然往后院走去。
 
                  
重装酒楼,初识上官若云(上)
  情知此后来无计,强说欢期。一别如斯,落尽梨花月又西。
  晚上下了一场雨,特别大。心里想着白天跟萱王的吵架,有些不是滋味。原本脾气很好的自己,又怎么如过去的欧阳栀一般泼辣起来。想去跟他道歉,终还是忍了。
  很早便醒来,穿的轻便一些,便在长长的走廊里来回跑步。这副身子,实在太弱。若不开始锻炼身体,冬日来临还不知会如何。
  一直跑到天放亮,奴婢们起身我才擦着汗水踱回中院,刚好看到墁儿在四处寻找我。便让她安排洗澡水,我好好的泡了一番。
  吃过早饭,简单的穿了抹胸裙子,将头发用纱绑在身后,便拉上墁儿出门去。其实弃妇也有弃妇的好处,没人限制我出门。不过依欧阳栀的性格,也无人敢限制。
  萱王名下的酒楼-揽月楼竟然在醉红楼的对面,让我一阵唏嘘。近水楼台先得月啊,将酒楼盖到青楼门口,萱王可是逍遥。
  到了酒楼找到酒楼得管事老孙,便让他来了三楼得雅间。委婉的说了很多,当然都是废话。简单的说就是:你被辞退了。
  在酒楼待了一天,顺便吃了一顿所谓的最豪华的午饭,然后发现问题还真是很多。装修太烂,桌椅毫无特点。菜名庸俗不堪,厨师水平差的一塌糊涂,服务生太少而且态度不好,而且也没有什么弹曲的女子。这样的酒楼,生意好才怪。
  提笔写了一幅招聘,然后坐等人上门。不知道晚上回去,沈子陌又会怎样发脾气。这样大的一个酒楼招人,想必不会不传到他的耳朵里。
  “京城最大酒楼-揽月楼招聘管事一名,月俸八十两另包吃住。要求能识字能写诗能算帐,并且长相不俗懂得酒楼招揽生意之道。另外招聘女服务生三十名,年纪16-25岁,长相清秀身家清白,主要负责点菜端菜无特殊服务。招聘男服务生十名,负责买菜跑堂送外卖。招聘厨师10名,月俸三十包吃住,要求厨艺良好有酒楼经验优先。
  以上人员一经录用,表现良好另外有分红。如有愿意者,可与即日起三天内前往揽月楼三楼找栀儿姑娘面谈。『揽月楼属萱王产业,在此做事安全可保。』”
  有了上次青衣纺的经验,想必多数人已然打听倒入选青衣纺的人工作轻松收入颇高,这次招聘一贴出立刻门庭若市,排队的已经排到对面的醉红楼门口。
  用了三天时间,招齐了所有的服务生跟厨师。萱王这次,倒是没有过问什么。一幅装作不知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假。
  女服务生的招聘,我非常满意。多数都是穷人家的女子,有些已经嫁人却因家境贫寒不得不出来做事。这样一来,让我有些心安。能让这些女子有个安心的赚钱之所不至于堕落风尘,也不违我重整萱王产业的初衷。
  可是头疼的是,一直未有合适的管事人员。应聘的倒是很多,夸夸其谈的居多,倒没有一个能象苏慕风那般贫寒清高踏实。清高之人自不屑苟且之事,所以我才会安心将青衣纺交与他。
 
                  
重装酒楼,初识上官若云(下)
  用了三天时间,招齐了所有的服务生跟厨师。萱王这次,倒是没有过问什么。一幅装作不知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假。
  女服务生的招聘,我非常满意。多数都是穷人家的女子,有些已经嫁人却因家境贫寒不得不出来做事。这样一来,让我有些心安。能让这些女子有个安心的赚钱之所不至于堕落风尘,也不违我重整萱王产业的初衷。
  可是头疼的是,一直未有合适的管事人员。应聘的倒是很多,夸夸其谈的居多,倒没有一个能象苏慕风那般贫寒清高踏实。清高之人自不屑苟且之事,所以我才会安心将青衣纺交与他。
  招聘启事的最后一日,临近傍晚都没有招到合适的人选。我心情有些烦躁,摇晃扇子的速度明显快很多。墁儿心思细密,取来一把大扇递给我。
  夕阳已然落到半山腰,淡淡的散发出一点点光辉,我靠在三楼的窗口就这样看到了上官若云。夕阳的余光中,上官若云一头乌黑的长发,淡扫峨嵋顾盼生辉,腮若红杏脸若珠玉,珠唇未点先红,鼻梁高翘可爱。上身米色抹胸,下身淡紫长裙,身披白色轻纱外衣,脚步婀娜的迈向揽月楼的大门。
  望了一眼对面的醉红楼,我不禁笑了。若是她来应聘,多少银两我都答应。对面的雅雯姑娘,在她面前可是顿失颜色。
  我静了下心,坐回三楼的雅间。不一会就听到墁儿上楼的声音,后边跟着的,俨然是上官若云。我嘴角不自觉的涌上一抹笑意,却在她们掀帘进门时隐了去。
  上官若云进门看到我,稍微愣了一下之后便大方的坐下。另我吃惊的是,她居然翘起二郎腿挥着手帕,丝毫不担心失去大家风范,
  我喝了一口茶水,清了下嗓子。然后端起架子,开始所谓的面试。“那个,姑娘如何称呼?请问是来应聘女服务生的还是应聘管事人员?”
  她端起茶水,轻轻的呷了一口,用丝帕轼去嘴角的茶水,珠唇轻启,我竟看的有些呆了。“姑娘觉得我象应聘女服务生的么?我叫上官若云,叫我若云就好了。我可是男儿身,不是什么姑娘。”
  墁儿手里的茶壶掉到了地上,我手里的扇子也不知何时滑落地下。如此倾城绝色的美人,居然是个男人。上天真是不公啊!
  上官若云一副与他无关的样子,悠然的喝着茶水,满脸笑意的观察着我跟墁儿的呆滞神情。半晌之后,我才回复过来,竟然有些脸红。
  “想必上官姑娘。。。咳!若云公子知道我这里的规矩,应聘管事的须能做诗,如果没什么问题,我可就出题了。”我淡淡的说道,此时已然恢复了往日的沉稳。
  “没有问题,姑娘尽管出题。不但作诗,琴棋书画武功,我都没问题。”若云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柳叶眉立刻弯起来,一副诱惑人的样子。
  “咳!请若云公子以梨花为题,做诗或者词一首。可随意,不必拘泥形式。”我好像最近咳的多了点,有必要请御医看下了。
  “『鬓云松,红玉莹。早月多情,送过梨花影。半饷斜钗慵未整,晕入轻潮,刚爱微风醒。』不知可否入得姑娘眼?”上官若云对我抛了一个媚眼来。
  好个家伙,分明在写自己。唉,扮女人太多,怕是入戏三分真了。不过才情真是不错,媚俗了点是真。大千世界能有几人能免俗呢,直觉上上官若云必然能将此酒楼捧红。
  “『软风吹过窗纱,心期便隔天涯。从此伤春伤别,黄昏只对梨花。』这首,不知若云公子如何看?”记得萱王虽挖苦嘲讽,却也夸过这首。不知道上官若云会怎样评价呢。
  “这诗作得非常好,只是太过于伤感。多情总比无情苦,聪明得人是不会动真情得。人生苦短,可游戏可作戏,切勿动情。敢问姑娘,此诗何人所作?”上官若云一副大彻大悟得感叹,让我不禁对他另眼想看。
  爱情太伤人,何不潇洒得过这劫后余生得日子呢。我笑了笑,招呼墁儿送客。上官若云也未多言语,起身作揖轻步下楼。我倚在三楼得窗口,对着上官若云得背影轻喊出声。“若云公子,三日后来此上任。另外,那首诗是妾身所做。”
  上官若云对我回眸一笑,柳叶眉弯小嘴翘,连天边得彩霞都顿时无颜色。唉,生得如此美貌,是幸又是不幸呢?
 
                  
与萱王饮酒后花园
  半夜大雨,却毫无知晓。醒来时,地上雨水还未曾干掉。近日劳累,身体有些困乏。吃过早饭,便不打算出去。
  将墁儿派到霓裳纺,帮我面试招收裁缝跟绣娘。霓裳纺得生意,好的一塌糊涂。自从那日青楼轻舞,霓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