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倾城萱王妃》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穿越之倾城萱王妃- 第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将墁儿派到霓裳纺,帮我面试招收裁缝跟绣娘。霓裳纺得生意,好的一塌糊涂。自从那日青楼轻舞,霓裳纺便传遍大街小巷。而霓裳纺得布料,又特别指定青衣纺负责。所谓一荣俱荣,就是这个道理。
  近日一直画酒楼得装修设计图,便没有时间设计新得款式衣服。好在有前面得十几个款式撑着,而每款颜色又有多种,倒也奇好。
  身穿粉色抹胸,浅绿水草裙,身披米色纱质外衣,慢慢得踱到后花园。桃花还在树上开得艳,而梨花却落得一地白。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想不到王妃居然如此雅兴,一早在这里吟诗作乐。”抬起头,沈子陌坐在凉亭里,脸上带着一抹玩味的笑意。凉亭里一壶清酒,几堞小菜。
  真会享受。
  “王爷也好兴致,大清早在后花园饮酒。既然如此,就让妾身陪王爷喝几杯吧。”我踱到凉亭,招呼沈子陌身后的仆人取来一个酒杯。
  沈子陌今日倒是脾气大好,未曾挖苦,我便小啄了几杯。既然都夸萱王文采出众,倒是有些想见识些了。“王爷,喝酒岂能无诗?那日王爷也曾见过妾身的诗词,今日也想请王爷以梨为题作诗一首。如何?”
  沈子陌看了我一眼,眼里又涌出我不喜见的冷漠。转而低头呷了一口,才慢慢开口。“接枝秋转脆,含消落更香。擎置仙人掌,应添瑞露浆”
  我轻笑出声,梨子竟被他说的似鲜果般好吃,不过是一个梨子而已。天气真好,有些想唱歌了。记得以前楚若轩最喜欢听我唱歌的,每次都如痴如醉。
  吩咐仆人去我的房里取了古筝来,我轻移酒杯,将古筝搁置凉亭石凳上。然后温柔的望着这个古代的楚若轩。“王爷那日看的舞蹈,其实还有一曲。今日妾身心情大好,就唱歌王爷听吧。”
  沈子陌放下手中的酒杯,双手环抱胸前,一脸期待的样子。这副神情,为何又是如此相似?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阕
  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
  唯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
  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我欲乘风归去唯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
 
                  
揽月楼隆重开业(上)
  黛色抹胸,浅绿山水画衫裙,腰系蓝色束带,头发随意的用腰带同色系的蓝纱束在身后,便急匆匆的拉了墁儿奔揽月楼而去。
  刚一进门,就看到上官若云迈着莲花步自二楼走下。粉色抹胸,白色纱裙,外边罩蓝纱外衣,手上挽着蓝色的拖地长纱,嘴上带着一抹微笑。
  这个男人!
  将酒楼的设计图丢给他,他拿起来看了半天然后一脸疑惑之色,却未开口。半天之后,对我点点头。
  “叫他们照图装修,要是不合格,我先可要扣你银子额。你忙吧,我还要去绸缎庄定做服务员衣服跟窗帘桌布,去杂货店定做特别的桌椅,还要去看看哪里有合适的盆景花草的。唉,真累。”说完,白了上官若云一眼,就出门了。墁儿紧跟我,貌似她很怕上官若云。
  上官若云站在门口,看着这个女子消失在街道尽头。如此清纯女子,竟会作诗会经商,还会跳惊为天人的飞天舞。那日,在醉红楼可是看的真切。
  揽月楼的设计,我可是想了几天才下的决心。揽月楼共五层,第五层作住宿用,第三四层是包厢,也就是古代的雅间。一二层则是主营业的。设计仿现代的酒楼,桌布窗帘摆设均用现代风格。一楼大厅中间特别筑了一个很高的台子,可作舞蹈唱歌弹曲之用。灯笼,我特别请人做了独一无二的款式,摇曳生姿。
  经过半个月的折腾,总算装修完毕,就期待开业大典了。为了隆重并且惊为天人一炮打红,我对开业大典特别做了计划。首先让墁儿送了一套我亲自设计的衣裙给上官若云,无非是美人更美。为了防止别人把他当青楼女子,特别设计了一个胸花上书:酒楼管事。
  楼梯上摆满了花盆,各个雅间是统一。底层的舞台下面置了一个假山,自厨房水井引出的水缓缓流下,落在池子里又流入厨房做洗菜之用,一举两得。
  然后又用萱王的名义邀请了睿王平王以及定南王出席开业典礼,不管来哪个,主持个剪彩还是很有面子的,毕竟是王爷。
  女服务生的衣服,都是统一的款式。上身碎花抹胸粉色外衣,下身粉色中裙,腰间围一条碎花围裙。我设计的图,青衣纺的衣料霓裳纺的制作。男服务生都是统一的淡蓝上衣淡蓝裤子,围一条浅蓝围裙。
  开业那天,我起了个大早。貌似好多年,没有过这么激动的时刻了。很多东西,亲自动手就不太一样。一点点汇集,便再也无法舍弃。
  开业大典,宜装扮隆重。墁儿将我的头发打卷束成三个云鬓,一条玫瑰红的琉璃串交缠三鬓间。左右各插三个玉簪,下部头发用玫瑰红的轻纱松散的束在身后。上身浅绿抹胸下身玫瑰红纱裙,外披蓝色纱衣,手挽浅绿长纱。
  虽然很惊艳的打扮,但是我更期待的是上官若云的装扮。我设计的衣服,自然知晓穿在他身上的效果。
  拉上墁儿快步出门,却发现沈子陌骑马在大门口,边上还有一顶轿子。见到我出门,他自马上下来。
  我快步走到他面前,见他的装扮也是颇隆重。青色袍金边绣梅花,腰束蓝色锦缎腰带,脚蹬青色黑底靴子。头发扎起一部分,用汉白玉束在头顶。破天荒的,还在腰带上挂了一快与我的王妃玉佩一对的汉白玉,上书:大谢王朝萱王。
  “王爷打扮的这么帅气,不知准备去哪家青楼?”我调侃的说道。
  这沈子陌脾气倒好,过来扶我上马车,顺便连墁儿也给扶了一下,把墁儿惊的差点掉下马车。然后骑马在马车边上笑意盈盈的说:“王妃用本王名义邀请那么多人,岂不知本王要去哪里?本王要去醉红楼――的对面。”中间故意顿了好久,好在我没上当。
 
                  
揽月楼隆重开业(下)
  赶到揽月楼的时候,门口已经围了好几层的人。睿王平王定南王三人帅气的站在揽月楼门口摆手弄姿,一副迷不死人不罢休的样子。不知道一会他们三个见了上官若云,又该如何反映?貌似值得期待。
  门口的服务生已经按照前几天的排练齐刷刷的站成两排,统一的衣裙随风飘扬,颇为壮观。
  我早知上官若云必定在三楼休闲的看戏,便差了墁儿去喊他下来。墁儿也知我心意,上官若云刚到门口,便喊:“揽月楼管事上官若云姑娘到!”
  话刚喊完,上官若云推门,巧移莲步,缓缓走出。头发高高盘起单插一只玉簪,露出白皙修长的脖颈。上身黛色抹胸,下身浅山水泼墨印染衫裙,外披米色轻纱衣,手挽浅蓝色拖地长纱。面若桃花盈盈欲滴,脸上毫无半点粉黛,却肤如珠玉白皙透亮。小嘴微抿,娇艳欲滴。
  早知道是这个效果,我还是愣了一下。今日来的非富既贵,庸脂俗粉不能惊为天人。而上官若云这身清丽的装扮,不施脂粉的脸,混在今天酒楼开业这个场合,必然是如莲花般脱俗。
  转身看了下三位王爷,都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眼睛瞪的老大,嘴巴微微张开。若是修养极好,恐怕口水都流了下来。再看萱王爷,正在四处打量酒楼装修,真会装。
  在我的主持下,剪彩仪式正式开始。几个漂亮的女服务生手持托盘站在三朵花边,在我倒数三二一之后,我上官若云萱王爷三人一齐下剪刀,三朵花漂亮的落入盘子,周围顿时响起掌声。
  自不必我说,上官若云早已招呼若干人员入酒楼吃喝。开业之日,一切费用均免,自然所有房间桌子都爆满,门口排队的又排到了对面的醉红楼门口。
  中间的舞台上,一个粉色打扮的女子在弹奏古筝。据上官若云说他招来的,不过琴艺的确出众。
  我原本是准备了歌舞的,但碍于萱王在就没敢吱声。今日几位王爷一齐出席,本已够轰动。偏偏萱王为了作戏给外人看,一路都拉着我的手。若是我登台演出,估计不几天就满城风雨了。
  上官若云倒似乎知晓我的心思般,自己跳到舞台上。随着缓缓的琴声,舞起剑来。衣魅飘飘,身随剑动,时而腾空时而俯地,脱尘的不似凡人。好在他是个男人,若真是女人,不知道多少人为他癫狂。
  被睿王他们拖进三楼的雅间,边赏舞剑边喝酒。几位王爷估计不是第一次见我,但于我却是初相识。他们三个年纪倒是相仿,只是睿王平王性格比较随和,嘻嘻哈哈的。定南王一副深沉的模样,看不出在想什么。而萱王一直在品尝美味,好似被人饿了几天一般。
  “陌哥哥貌似好几天没吃饭了,莫非做错事被嫂嫂处罚不给吃东西?”睿王调戏的看着我说。古代人太吓人了,心里想什么都被人知道。
  “睿王弟弟说笑了,我怎敢处罚堂堂萱王爷。不知几位王爷对这揽月楼的设计,有何看法?”我用手帕扫了下睿王,一脸笑意。萱王瞪着两个眼睛,有点火气。
  “这揽月楼一装饰,还真是乌鸦变凤凰。设计大气,却些微之处章显雅致。小二不但选取女子,而且装扮也与我谢朝其他酒楼扃异。这番设计,经常恐怕别无二家,不知道嫂嫂可否告知出自哪个大家?”平王抢回道。
  我轻笑出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别误会,我只是渴了。还未回话,沈子陌便抢我出口。“难道平王不知名震京城的青衣纺霓裳纺跟揽月楼大老板栀儿小姐,就是你的皇嫂欧阳栀么?”
  “难道传言中的能作诗词能跳舞,还能设计衣服跟酒楼装饰而又容貌出众的栀儿姑娘就是嫂嫂?貌似嫂嫂跟以前不一样了。”这次开口的是定南王。
  我微笑点头,用手轻轼嘴角的酒水。转身看了下三位王爷,嘴巴又惊的一张一合。恐怕,没几天就被他们传遍皇宫吧。
  起身靠在窗户上,看着窗外的人来人往,我又有些不知此时身在何处的感觉。转头看了下,沈子陌正温柔的看着我,眼睛里一片赞赏。些许暖意涌上心头,冲他甜甜一笑。
 
                  
醉酒
  本以为古代的水酒随意喝便可,几位王爷灌酒也未作推辞。却不知后劲如此大,出门吹了几口凉风便头晕乎的厉害。
  回来的时候,沈子陌抱我进马车,自己也跟着坐了进来。谁知我晕乎的厉害,直接躺在他的怀里。而他,居然一副很受用的样子。
  我心知酒精之下,必然危险。可是想起身却使不出半点力气。不禁痛恨起这副古代的身躯来,怎可如此娇弱。
  沈子陌就这样抱着我一路进去王府,直到我中院的房间。想必这也是自三年前拜堂那日他第二天踏进这座院子吧。虽然与我无关,却不禁有些悲凉。
  将我安置在床上,墁儿闻声欲进屋伺候。沈子陌一声暴喝,墁儿吓的立刻关门出去。脸上一副担心的神情,而我却昏昏然看不到。
  三层床墁被逐次放下,顿时光亮大减。我还未作发应,双唇却已被堵上。唇上传来的温度,丝丝透漏着危险,我紧闭嘴唇作着垂死挣扎。
  肩上传来轻微的疼痛,我轻吟出声。沈子陌的舌尖便适时的伸了进来,在里边拼命的索取纠缠,越来越强烈。
  腰间的束带已不见踪影,外纱也早已被扔在床畔。沈子陌不知何已将自己脱的只剩一条衬裤,裸露的身躯压在半裸的我身上。
  “王爷。。。”身上沉重的压迫以及越来越重的喘息声,让我酒醒了几分。我努力的挣脱出嘴巴。
  “栀儿,不要叫我王爷,叫我陌。”睿王嘶哑而又带着欲望的声音自我颈间传出。
  “那个。。。陌,停下,不要继续了。”我艰难的喊着,身体却因为他的爱抚而变的发热,脸也早已潮红不已。我似乎也受了古代的传染了,对这男女之事忸怩起来。
  “不,我要。。。我要你,栀儿。陌已经错失三年,不能再错下去了。”不知何时,陌已经将我的抹胸丢到何处。上身就这样不着一物的裸露着,而陌正伏在我胸前。
  眼泪涌了出来,告诉自己不要相信任何男人在床邸间的言语,却还是因为他的话而感动不已。我不知此时,当他是楚若轩还是萱王,只是我知道自己不想拒绝这片刻的温暖。
  陌的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