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回首苍凉 作者:刺缘(晋江2013.7.02完结)》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新回首苍凉 作者:刺缘(晋江2013.7.02完结)- 第89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松裆弦裁皇裁匆斐#皇遣痪獾幕崴瞪弦涣骄洌驼饷醇虻サ囊涣骄淙词实钡闹棺×怂募そ
  不知不觉的,他们之间无形的有了太多默契,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句话,都能猜出彼此的用意。
  钟晓彤一直默默坚持给孩子做胎教。
  看她每天听肖邦,贝多芬,周天昊钢琴派上了用场,一开始他还别扭,甚至有些紧张,在钟晓彤打趣的说音律不是急躁,动荡,就是绵软,这么的来回挑刺中,周天昊已经气到没了气,他耐着性子和她杠着,一遍一遍弹,直到她点头为止!
  事后惩罚钟晓彤的同时,周天昊真从心里骄傲,满足。他的女人,她肚子里有了他的孩子…………
  他们似乎都沉浸在一种你追我逃,你退我进,面红耳赤,亲密无间的温馨游戏中。如果一直这么下去有多好?!
  周末在小区内晒太阳,散步运动的钟晓彤抚摸着腹中的胎儿如是说。
  早在五个月的时候,医生就告之了孩子的性别,钟晓彤叫他特特。
  ………………………………………………………………………………
  周天昊参加了表哥项东升官的庆祝宴,已很少喝酒的他晚上是被司机扶进来的,钟晓彤很诧异;还是第一次见他喝了这么多。
  周天昊迷迷糊糊的拉着钟晓彤,带着醉意笑呵呵的说“我高兴,今个儿挺高兴,喝高了。”他满身酒气的亲了下她的手“宝贝儿,你别管我,我先躺沙发眯会儿………”低哑富有磁性的声音听起来格外迷人。
  那声宝贝儿让钟晓彤浑身一颤,她呼吸也有些不稳。他们亲热的时候他虽然满嘴的胡言乱语,粗野豪放,什么诱惑勾引的话他都能放荡的吐出来,可却从未如这般爱怜的柔情蜜意,铁骨如丝。
  当钟晓彤再看向周天昊时,他已经闭上眼,呼吸匀称了。看来他是真没少喝,躺沙发肯定不舒服,钟晓彤又扶不动他,算了,睡一会醒醒酒再说。她俯身轻柔的将他的腿放好,转身去床上拿被子。
  还未等盖好,周天昊翻了个身子,钟晓彤看了他一眼,没醒。温软一笑,唇角却在下一秒凝结,她直直盯着白衬衫上的那一处红印…………
  愣愣的不知过了多久,直到肚中的孩子咣咣踢了她几脚,钟晓彤才皱眉回神,然后将他整个盖好。
  女人生来就多愁善感,怀孕的女人心绪更敏感,尤其对在乎的人和事。
  钟晓彤不禁想起那次他搂着个女人看着她示威般饮酒的场景……………好一会儿,她笑笑摇头,这就是所谓的应酬,避无可避,早晚的事。
  钟晓彤的成熟沉稳在很多事情上是优点,但在情感面前不能如此定论。
  一记红唇,她面上不动声色,却在心口处印了道痕迹。
  凌晨,周天昊不知做了什么梦,他猛地睁大了眼,然后有些惊慌的四处环视,发现不远处床榻上睡着的人时,他才松了口气。揉着着太阳穴有些难受的坐了起来,浑身僵的不舒服,他放缓脚步去了浴室,洗了个热水澡。
  再次回到床上,贴着钟晓彤慢慢躺下。自从孩子四个月后,她不再剧烈呕吐,气色一天比一天好,白皙如瓷的脸颊浸染着嫣嫣红润,舒腻圣洁。可也奇怪了,看着那些女人怀孕都会跟着丰盈,她却只有肚子大,从后面看还很苗条。
  他有些担忧,让保姆不断的改善食谱,加食加餐。保姆像是很有经验的说这跟怀男孩有关系,女人后腰上就是不太长肉。
  …………………………………………………………………………………
  就算周天昊细密的呵护着钟晓彤,也总有防不胜防的时候。
  一家胎教中心,钟晓彤在做完形体运动要走的时候,被一旁的女子叫住了。
  “钟小姐…”
  钟晓彤侧首,看着女子。形体衣服下,身段纤细,三围醒目傲然,五官秀丽,一双含水的眸子正娇媚的凝视着她。
  梳着马尾辫,不是胭脂的脸一眼看出还很年轻,也就是二十四五的摸样。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二十四五岁的自己是什么样来着?钟晓彤一瞬间的回想。
  两人静静相望。女子嘴角微牵,笑着说“这是第二次见钟小姐,上次还是去年圣诞,我和昊在你家门口。”她瞄着钟晓彤的肚子,几分唏嘘“时间过的可真快。我二十岁的时候就认识了昊,跟他先后有过两个孩子………”
  听着那娇柔略显窒涩的声音,钟晓彤不说话,一张脸平静无波。
  女子见钟晓彤始终不动声色,心中冷笑,她微微敛目,走上两步“我叫范琳琳,对钟小姐有些好奇。”
  钟晓彤点点头,淡淡说“可惜我不认识你,很抱歉,我还赶时间。”说完她轻轻的转身,却被一步之遥的范琳琳轻轻抓住了。
  钟晓彤越发警戒了起来。只听她开口………
  “就算有人说了,我也不认为他一直是在我身上寻觅你的影子,他只不过是喜欢我们这一类型的,我相信他是爱过我的。”范琳琳的语气激动中夹带着激烈。
  钟晓彤缓缓回头;镇定的说“这些话你应该找想听的人去倾诉。”
  范琳琳笑了,看着钟晓彤,她美目因为几分了然而有些气盛 “我就是想好好看看你到底什么样。大千世界,能长的相像的并不多,也是有缘。”她微微一顿“说实话,他这样的男人注定不会安分,即便他对女人有感情,也绝不会一辈子,毕竟年轻漂亮的比比皆是。”最后一句被她咬的特别。
  说到这,她摆动着手机“当男人爱你的时候,是真的爱你,你会觉得自己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我总是怀念,留恋,甚至有些癫狂。”
  随着范琳琳若有似无的话,硕大的手机屏幕上出现了录像,她递到钟晓彤眼前。
  钟晓彤看着那一幅幅□交叠,极致热烈的画面,藏在衣袖内的手紧了又紧,心像是被狠狠拧住了,疼痛涌向四肢百骸,她的身体一动不能动,整个人没表情的石化一般,却飘飘荡荡的,有一股腥甜的液体随着牙齿的用力从嘴唇处瞬间破裂,她吸着咽进了口腔…………
  直到靡靡之音,混合着男女的喘息和□结束………久久之后,钟晓彤冰凉而麻木的手有了感觉,竟然伸了出去指了指,她轻笑着说“这手机不错,拍的很清晰。”
  看着一脸平淡的钟晓彤,范琳琳心中有些怔,她终于皱眉,盯着钟晓彤的眼睛“看到这些又怎能说他不爱我?”
  一直沉静立的钟晓彤忍不住嗤笑出声,眼中隐隐含着讥讽,她揶揄说“是的,我得承认你们很爱,在互相爱。”
  范琳琳见她那绵里藏针的表情,有些摸不透,心里生气。她眯着眼厌恶的斜睨着钟晓彤“五天前,我们还在一起,你就不在乎?”
  钟晓彤心越发的僵硬,她抬起头冷冷审视范琳琳片刻,轻轻拂开抓着她衣袖的手,面容一整“你找我如果是好奇,那你应该看到了。我一没你年轻,二没你野性。论伺候男人,我自认甘拜下风。”她淡淡的看着她脸上的怒火。
  那一双洞悉的眸子似乎把她看了个通透,范琳琳指甲嵌进了掌心。
  钟晓彤又平淡说“如果你是想刺激我还真差点,不过,我有点恶心,怎么说呢,就像是厕所被人用了没被冲一样的恶心。”钟晓彤此刻因为这种比喻,有些冷酷的笑了。
  见她有说有笑,范琳琳心里有些慌,竟然忘记了应该继续下去的戏码。
  钟晓彤淡漠瞟她一眼,眼中浅浅的不屑,她静静的一字一字说“知道吗,我不会嫉妒,不会生气,不会恼火,因为我从来就没有爱过周天昊,不遗余力的表演,对我来说,根本没有用。”说完她扬大嘴角,还点点头,视乎对这一点毋庸置疑。
  范琳琳震惊的瞪大眼睛,试图说点什么,可对上钟晓彤连对她弯起的嘴角都带着嘲弄讥讽的味道,她一字也说不出,因为说了也是多余。眼前的女人深的让她根本看不到心思。
  就在范琳琳恼火,眼含恶意的时候,钟晓彤安抚性的说“做人做事最重要的是要时刻清楚自己要什么。我很理解你,也不想奚落讽刺,真的。”她很诚恳的看着范琳琳“如果你要爱,或者现实点的要物质就去找周天昊,我希望你能成功,只是…”随着话锋一转,她始终波澜不惊的眼睛也突地一冷,直直迫着范琳琳“如果你因为他来伤害现在怀孕的我和胎儿,却是最不明智!无论是谁,能好好活着总比惨死了强,你说对不对?!”
  范琳琳心头一凛,面上惊疑不定,只觉得这一刻,钟晓彤的眼中好像有着森森寒意,冰冷的压的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钟晓彤容色一缓,又笑了笑“做女人不容易,尤其是动了情的女人都太被动甚至卑微。范小姐,还是陌生人,就当我们今日没见过。”钟晓彤眉毛一挑“你说好吗?”
  说完,钟晓彤缓缓转身,一步一步往外走。
  范琳琳白着脸僵在那几乎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钟晓彤。真是个现实而可怕的女人,她不由想到了另外一个大家名媛,突然觉得,钟晓彤和谭菲菲都是一副处变不惊,胜券在握的样子,城府都太深了,她和她们比起来嫩极了,根本不是对手。一时间,范琳琳秀丽的五官因为不甘,愤懑,痛恨而有些扭曲,她冲着钟晓彤的背影喊
  “即便你有了孩子又怎么样,不过是个私生子,你永远也进不了周家大门。周天昊只会娶谭菲菲那样的女人!”斗吧,让她们斗,狗咬狗一嘴毛!范琳琳恶毒的想着。
  这句话让钟晓彤微微一顿,她没有回头,只是别有深意的冰冷一笑,看来范琳琳还没蠢到极点!
  B市一月的天灰暗暗的,坐在车里的钟晓彤清楚的看见外面冷风卷着路边的残雪,她也听见枯干树枝子沉闷的嘎嘎作响,狂风悲叹而过,她的头一剜一剜的…很疼;疼的她鼻子都酸了。
  


☆、。。。。。。。。。。。。。

  晚上,钟晓彤来到卧室的阳台上,茫茫夜色,小区不远处的霓虹灯闪烁着微亮清冷的彩光,让多少人沉醉其中,世人都喜欢漂亮的东西,就因为贪念,永不知足!她嗤之以鼻的同时心口又涌起无法抑制的疼痛。
  认识周天昊多久了,她在心里计算着时间………好长了,她肚子里的孩子都六个多月了,一晃眼,她都块三十了,是谁说了女人过了二十五岁就贬值了,经过沈从云的她曾经认为,自己已经无坚不摧,没有爱男女之间的那些事再也伤不了她一分一毫。然而,偏偏又遇到禽兽不如的周天昊,他跟魔鬼一样的掌控她,侵犯她,占据她,身体丢了的同时,连心也在不知不觉中失守了,现实就是这样,给了她极大的讽刺!
  白天那女人浅而易见的小把戏让她几近窒息。只有她自己知道,内在里是多么的失态!
  她十七岁认识了周天昊,十九岁被他深深伤害,二十九岁忘却耻辱的对他动情,还领了证,三十岁就要给他生个孩子,斑驳过往,一切纠结动荡的如同戏剧。如今岁月看似静好,可太多人眼中,她是个毫无廉耻的女人,一朝傍着富贵高门,有些不知天高地厚,都眼巴巴等着她被抛弃的结局!这些人中可能还包括他的家人。
  钟晓彤想到这,唇边泛起冰冷一笑。
  可谁又知道她愿意放下所有的过往,心甘情愿的被他套上了婚戒,给他生孩子。迈出这几步她用了多大的勇气?!
  现在该怎么办呢?男人是什么?几个能天长地久?身体和情感完全可能分开。可知道是一回事,看见又是另一回事,那手机上他与另一个女人不堪的画面……也都是他对她做过的,她眼睁睁的看着他在对另一个女人做…她能装成瞎子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能忍住心魔吗?
  她的人生再一次的输给了自己的魔障,不得不承认!
  可谁抛弃谁?!她偏要好好让他们睁大眼睛瞧着!
  很多事情是那么偶然又这么必然,周天昊百密一疏,没想到他曾经和范琳琳亲热的时候,被范琳琳给悄悄录了下来。
  钟晓彤是个理性的人,如果是言语刺激,她也许会难受,却依然能跳过,放彼此一条生路,然而,□裸的画面却不一样,已经刻进了脑海,她根本无法超脱。
  目下无尘,注定是劫!
  ……………………………………………………………………………
  钟晓彤看书非常认真,那时的她白皙的脸上都透着一层淡淡的光辉,微微垂首,神态安然,不带一丝烟火之气。
  洗完澡搽干净后,周天昊上了床,很自然的拿掉她手中的书 “这么晚了,睡觉吧,看你的脸色,怎么白日里没睡觉?”确实,今晚的钟晓彤脸色有些异常的白。
  钟晓彤垂眸似乎想了下 “睡了,做恶梦了,没睡好。”
  “是吗,大白天也会做恶梦,都假的。”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