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爱(父子,年下)》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逆爱(父子,年下)- 第18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你说会不会回到过去?”瞟了一眼身旁的男人,李夕贵状似无意的的开口。
  李炎瑞的身子僵了一下,随后扯开了笑脸。
  “怎么可能呢?”
  李夕贵愣了一下。
  “不可能么?”
  “当然了,这种没有科学依据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呢?就连科学家都没法给出合理的解释吧。”
  “说的也是……”李夕贵低下头,掩去了嘴角的苦笑。剩下的话似乎已经没有勇气问出口了……
  “夕贵怎么会问这个呢?”转过了头,李炎瑞认真的看着李夕贵。
  “不……只是随便问问。”
  “这样啊,我以为想要回到过去,是因为有什么后悔的事情呢。”李炎瑞抬头看天。“只有后悔才想要回到过去吧……”那双眼睛似乎充满了憧憬,让李夕贵吓了一跳。
  “你有后悔的事情么?”
  “啊?怎么可能……”李炎瑞转开头,轻轻的“啧”了一声。
  之后两个人沉默的往回走,一直到家中都彼此都没有开口。
  深夜的时候,李夕贵忽然从睡梦中醒来,有了尿意。
  走到厕所门口,才发现微弱的灯光从父亲的房门内透射出来,李夕贵即刻将目标转向了透出微光的门扉。
  “你还没有睡么?”
  被灯光刺的睁不开眼,但是仍旧可以看到男人惊讶的神情。
  已经许久没有进过男人的房间了。对于小时候几乎天天都要父亲陪伴才能入睡的日子,已经很模糊了。此刻所能想到的也只是和男人相拥而眠的情形,肌肤的温度似乎还在自己身上,李夕贵有些艰难的吞咽了口水。
  “唔,是啊,还有些工作没有处理好。”李炎瑞站起了身子,“是我吵到你了?”
  “不是。”自己只是想上厕所而已。“每天都会这么晚么?”但是看到了男人努力的样子,心像是被刺了一下。
  “还好吧……”看了看时钟,刚过一点而已,比起以前算是早的了。
  “已经一点了,你明天不是还要早起么?”李夕贵的口气有些焦躁,似在强忍着什么。
  “唔……我知道了。但是今天下午睡了一觉,总觉得不太困,所以在等一等吧。”
  李夕贵又皱起了眉,走到了桌前,有些强硬的拉起了李炎瑞的手。“这些工作不是非要今天完成吧?”
  “啊……是……可是……”男人似乎还有所留恋。
  “难道这些文件比你的儿子更加重要么?”
  男人瞬间闭上了嘴巴,有些无辜的看着李夕贵,但是眼神中更多的是无奈吧。
  李夕贵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狠命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将男人带到了床边,然后在男人主卧的卫生间里上了厕所,接着毫无顾忌的爬上了男人的床。
  “夕贵?”男人吃惊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今天我睡在这里,不是不行吧?”
  “当然……可以。”男人怔愣的看着李夕贵露出了胜利般的笑容,无奈的躺下了身子。
  “啪”的一声,灯灭了。
  在黑暗中,李炎瑞可以听到李夕贵的呼吸声,直到此刻他还有些搞不清状况,为什么一日之间,李夕贵的态度会转变的那么快……
  接着他想起了李夕贵的问话。
  会不会有人可以回到过去呢?
  其实答案他也不知道,十六年前……他陷入了回忆。
  那是一段对于他而言异常甜蜜而又心酸的回忆……他认识了一个小自己两岁的男生,并且恋爱了。在最后却被告知对方是从十六年后回到过去的,自己的儿子。对于当时叛逆的自己,与男人相恋并不算什么,但是和自己的儿子相恋,却让他感到可耻和痛苦。
  在最后的摩天轮上,他和恋人约定了等待。
  虽然自己并没有答应,但是这十六年来,看着夕贵逐渐长大,自己无形中已经相信了当时所发生的一切。
  但是……对自己而言,眼前的人是十六年前的恋人,甚至是直到今日,仍旧爱着的恋人。
  但是对于对方而言,自己不过是个父亲。
  还是个抛弃了母亲的父亲,并不是个好父亲吧……
  和眼前的男人,既有着刻骨铭心的爱恋,也有着血浓于水的亲昵,李炎瑞撑起了身子,看着李夕贵的脸,感到一阵苦涩。
  也许坚守着承诺的人只有自己而已……
  叹息着,他重新躺好了身子,背对着李夕贵,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几乎同时,李夕贵睁开了眼睛。
  他知道李炎瑞在打量自己,对于今日自己的问话,他有一丝的后悔。
  也许不问出来更好些吧……
  想起李炎瑞嗤之以鼻的态度,果然那不过是自己的一个梦吧……
  即使是梦,梦中的自己也对眼前的男人产生了无法消除的爱意,看到男人身体会发热,想要抱住男人,贯穿他,拥有他。如果是以前,对自己的父亲抱有这样的想法一定会让他感到可耻,但是现在他只是压抑的快要死去。
  仿佛爱恋不能传递般的痛苦,让他无法呼吸。
  但是……即使如此,他仍旧想要成为男人的恋人。
  抱着这样的想法,李夕贵维持着侧卧的姿势良久,直到听到男人的呼吸之间平缓,他才缓缓的欠起了身子。
  “炎瑞?”轻声呼唤着男人的名字,得不到回应,反而让他安心。小心的翻转了男人因为疲惫而沉睡的身子,轻柔的吻上了男人微微开启的唇,然后将男人搂入了怀中,深深的呼吸。
  黑夜中……无法掩饰的是李夕贵剧烈跳动的心脏……
  一下又一下,诉说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清晨醒来的时候是意外的好眠,李炎瑞揉着眼睛,翻转了身体,手臂触及到身旁的空位时,立刻睁开了眼睛,想起了昨天的种种,他翻身从床上坐起来。看向已经指向了七点的始终,暗叫了一声不好,急匆匆的从床上翻滚下来,异常狼狈。
  跑出房间,意外的听到厨房的动静,李炎瑞快速的走到厨房,却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你起来了。”
  穿着自己的多啦A梦的围裙,拿着煎锅的人是李夕贵。这让李炎瑞大吃一惊,张大了嘴吧,样子有些愚蠢。
  李夕贵好笑的看着狼狈的男人。
  “至少要先去洗脸刷牙吧,然后才是吃早饭。”李夕贵放下煎锅,关了火,走到男人面前,顺手打理男人凌乱的头发。
  “你怎么会在这里?”李炎瑞的脸色有些难看,是对自己失态的懊恼。
  “我在做早饭啊。”指了指身后的灶台,李夕贵一副对方明知故问的无奈表情。
  男人像是被打了一拳一样,脸色乍青乍白的,瞪着李夕贵良久,才转身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李夕贵知道男人是去洗漱,也没有阻止,反而因为男人的失态而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李炎瑞看着桌上的煎蛋和面包,在看看坐在对面的李夕贵,有些说不出话来。
  李夕贵为他倒了杯果汁,将鸡蛋放在了面包上,一脸得色的看着李炎瑞,示意对方品尝。
  李炎瑞咬了一口面包,然后诧异的抬起了头。
  “你什么时候会做早饭了?不对,我是说……你怎么会做……”怎么想都觉得说的不对,李炎瑞撇着嘴,一脸懊恼。
  “好吃么?”李夕贵无视掉男人的发问,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唔……不错。”李炎瑞觉得脸有些发热,拿起杯子喝了口果汁,却在酸甜的感觉充满了口腔时,难得的皱起了眉。似乎此刻才发现平日喝的咖啡被果汁替代了。
  “就是因为总是喝咖啡,肠胃才会不好的。如果继续喝的话,不知道你今天会不会又肚子疼。”想到男人在自己漠视的时候独自忍受的痛苦,李夕贵便觉得胸口像是被打了一样的烦闷。
  李炎瑞只是看了眼李夕贵,默默的拿起果汁又喝了一口。
  “你今天没有和林冉一起走,不用打电话说一声么?”说出口后,男人的表情有些不自在。
  “原来你都知道啊……”李夕贵却没有意料之中的生气。
  “唔……啊……听……他父亲说起的。”男人偏过了头,暗自松了口气。
  “是么?”李夕贵并不相信,他知道男人一定暗中关心着自己。心里觉得有些高兴,反倒忘记了刚才说过打电话的事情。
  林冉的话,就让他一个人饿着肚子等着好了……
  “喂!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果然一出门就被林冉逮到了,李夕贵无奈的和门口的李炎瑞挥手告别。此刻林冉才像是发现了李炎瑞的存在,先是叫了一声,随即红着脸叫了声“叔叔好”。李炎瑞温柔的点头回应,看在李夕贵眼里却有些不舒服。
  他用力的扯了一下林冉。
  “走了啦。”
  “哦……好……”林冉被李夕贵拉扯着踉跄了两步,可是眼睛还是看着门口的李炎瑞。
  李夕贵火大的揪过林冉的领子。
  “看什么看!”
  “你们和好了?”林冉不在意的耸肩,挥手和不远的李炎瑞告别。
  “不关你的事吧?”李夕贵挑起了眉,一脸的不耐。
  “诶?我可是在关心你啊!”林冉皱眉,“李叔叔真是不容易啊……”
  听着林冉的话,李夕贵心里更加的不舒服。他瞪了一眼林冉,然后转过了头,发现自己家的大门已经关上了,心里有点失落。但是想起和男人告别时,男人脸上明显的喜悦,又让他感到满足。
  “我今天中午要吃去吃饭。”
  “啊?”林冉睁大了眼睛,不明所以的看着李夕贵露出了算计的笑容。
  “还差一点就可以做完了。”李炎瑞伸了个懒腰,看着时钟就快走到十二点了,眯起了眼睛。
  今天的心情很好,大概是因为和李夕贵的关系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逆转,虽然不明白是为什么,心情却飙高到了极点。
  人也跟着轻松了许多,之间还有听到职员们谈论到他,说他看起来年轻了许多。
  虽然觉得有些无聊,但是想到起因,反而觉得高兴。
  “今天又是一个人吃饭么?”秘书小姐看到李炎瑞明显轻松的样子,不由得打趣。
  “呃……今天没有准备。”李炎瑞耸肩,眯起了眼睛。
  “那么……”秘书小姐红了脸,“可以一起吃饭么?”
  “啊?唔,好啊。”没有拒绝的理由,李炎瑞笑的一脸温柔。
  “那真是太好了……”秘书小姐有些语无伦次。
  就在这时,内线的电话被接通了。李炎瑞拿起电话。
  “喂,你好……什么?是这样啊……那我马上下去……唔……谢谢你。”
  挂下电话,李炎瑞有些抱歉的看着秘书小姐。
  “不好意思啊,我儿子来了,所以不能和你一起吃饭了。”
  “哦……没关系。”难以掩去脸上失望的神情,秘书小姐看着李炎瑞拿了钱包匆忙的离开了。
  “还真是个好父亲啊……”看着那个背影,她不由得发出感慨。
  “你怎么来了?”看到坐在大厅的李夕贵,李炎瑞几步跑了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脸上满是疑问。
  “想到你没有饭啊,所以就所幸过来了。”李夕贵打量着男人,心里害怕对方生气。
  “这样啊……”李炎瑞歪过了头,“你怎么来的?”
  “taxi啦,不然怎么赶得及。”李夕贵抓住李炎瑞的手,往门外走去。“我可不想一个人来了,发现你已经吃完了。”
  强硬的向外走去,完全没有身为人子的自觉。
  “可以提前打个电话吧……”这样不管几点,自己都会等着的。
  “那怎么可以呢。”李夕贵拉着李炎瑞拐入了一旁的西餐馆,其实他是翘了一堂课来的,之前也有打探过附近,除了这家西餐馆,其余的人都很多。“如果我打电话,你一定会说‘太远了,不用来了’这样的话吧。”
  “这……”看到李夕贵一脸一定如此的表情,反驳的话便无法说出口。
  “所以只好来突击了。”李夕贵一脸得意,找了个挨窗的地方坐下,打量着街景,实际上却是从窗户的反光观察男人。
  男人果然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那你要吃些什么?”将菜单放在了李夕贵面前,李炎瑞悠哉的靠入了沙发中。
  “呃……”看着上面完全不明白的菜式,对于吃惯了汉堡的李夕贵而言,点菜还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抬起头有些求助的看向男人,却发现男人眼中闪过的戏谑表情,那分明是看好戏的神情。李夕贵想起了男人的恶质,抿起了嘴。
  “怎么?没有想吃的么?”不知道为什么,从昨天两人的关系忽然变好之后,李炎瑞总是想要耍弄李夕贵,也算是为了之前痛苦的自己小小的报复一下吧。
  “我要和你吃一样的。”李夕贵瞪大了眼睛,嘴巴微微翘起。
  “哦,这样啊……”憋住了笑,李炎瑞叫来了服务生,点了两客午餐。然后看向李夕贵。“午休时间很短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