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爱(父子,年下)》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逆爱(父子,年下)- 第19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哦,这样啊……”憋住了笑,李炎瑞叫来了服务生,点了两客午餐。然后看向李夕贵。“午休时间很短,所以要吃大餐以后再来吧。”
  “大餐?”李夕贵皱起了眉。
  “这可是这条街上最高档的餐厅了啊。”李炎瑞抿了口水,眯起了眼睛。
  “啊?那一顿要多少钱?”李夕贵觉得眼前有些发黑,想起了男人以前爱钱的样子。
  “也不算太贵吧,两客午餐差不多两百多吧。”
  李夕贵落下了一头黑线。
  “总之我们还是吃得起的。”男人用认真的语气开着玩笑。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李夕贵垮下肩膀。
  男人轻笑出声,表情放松。
  “扣扣”
  一旁的窗户被敲打了两下,李炎瑞两人同时抬起了头。
  李夕贵看到外面站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身休闲西装,头发有些不羁的垂在眼前,似乎是李炎瑞的熟人。接着青年从外面绕了进来,走到他们桌旁,炙热的目光打在李炎瑞身上,这让李夕贵感到很不舒服。
  李炎瑞有些意外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这个青年就是每一日送花来的前个合作公司的小开,叫做赵枫霖。
  “赵先生,好巧啊。”李炎瑞站起了身,态度得体。
  “李先生,真的好巧啊……我还在想今天也许又无法碰见李先生了呢。”赵枫霖抿着嘴浅笑。
  李炎瑞轻笑了一声,接着察觉到了锐利的视线,他低下头和李夕贵的目光对上。
  “这位是?”赵枫霖也察觉到了不善的目光,转头看向了还穿着学生制服的李夕贵。
  “李夕贵,我的儿子。”李炎瑞自豪的介绍,李夕贵无法在沉默下去,只好站起来,微微点了下头。“十六岁,该叫……哥哥吧。”李炎瑞指了指赵枫霖。
  赵枫霖脸上有一霎的尴尬,李夕贵看到被降了一辈的青年,心里既同情又得意,露出大大的笑脸,叫了声哥。
  赵枫霖撇着嘴看向李炎瑞。对方只是暧昧的浅笑。
  “今天夕贵特意来找我,所以才会出来吃饭的。”
  “哦,这样啊,我以为李先生是特意躲避我呢。”
  “怎么会呢,我们不是合作伙伴么?何况赵先生这么年轻就可以有那样的作为,我很佩服赵先生的。”
  “是么?那李先生从来没有赏脸和我一起吃过饭啊……”赵枫霖露出了惆怅的面容。
  “虽然作为朋友我不该拒绝赵先生,但是午休的时候和赵先生吃饭恐怕会被人说闲话吧。”李炎瑞不轻不重的将话挡了回去。“在商言商,今日的合作伙伴说不定就是明日的竞争对手,被别人看到同桌吃饭总是不好的吧。”李炎瑞笑得很温柔,但是话语却让人听着很沉重。“作为单亲家庭,要照顾年幼的孩子,我不得不晚上早些回家啊。”说着一脸遗憾的看着赵枫霖。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赵枫霖毕竟年轻,不知道该如何回复,一脸懊恼的看着桌面。
  “所以实在不好意思,也许今后会有机会的。”李炎瑞虽然在道歉,但是李夕贵可以看到他眼里丝毫没有愧疚,反而有着幸灾乐祸。
  “爸。”很难得的叫出这个称呼,虽然心里很不舒服,李夕贵为难的开口。“我饿了。”
  李炎瑞“哎呀”一声叫出来,一脸为难的看向赵枫霖。
  实在没有留下的借口了。赵枫霖只好离开。
  等到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时,李夕贵才抬头看着李炎瑞。
  “还是一样的恶质啊!”不由得轻笑出声。
  “啊?”李炎瑞露出了错愕的神情,接着转开了头。“我说的可一点都没错啊。”
  “还是狡猾的男人。”李夕贵小声的嘟囔,看到李炎瑞似乎没有听到,他才松了口气。
  但是……那是个情敌吧……
  李夕贵将视线转向门口,眼神一下子眯了起来。
  晚上回到家中的时候,发现屋里已经飘出了饭菜的香味。
  李炎瑞愣了一下,便听到里面传出脚步声,接着李夕贵带着围裙的身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你回来了。”
  “啊?唔……我回来了。”一股淡淡的幸福从心底升起,即使不是情人,只是单纯的父子关系,也让李炎瑞感到满足。于是他柔柔的笑开,眼睛也微微眯了起来。
  李夕贵的脸忽然红了,身体蹿过一股燥热,他急忙大叫了一声,装作去查看饭菜,跑入了厨房。
  当天晚上李夕贵又一次进入了李炎瑞的房间。
  “睡觉吧。”躺在李炎瑞的床上,李夕贵抱紧了被子,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李炎瑞,叫李炎瑞无法再继续办公。
  他无奈的走到床边。
  “今天也要在这里睡么?”
  “是啊……”李夕贵撇嘴,揉着眼睛,用疲惫的神态催促李炎瑞。
  “可是,你已经长大了吧。”李炎瑞有些无奈的看着李夕贵。
  对于两人间态度的转变,他很高兴,但是想到自己心里的秘密,又很怕和李夕贵深入的接触。
  只是,这样的话说出来,一定会让彼此的关系回到冰点以下吧。
  李炎瑞为难的叹气。
  “但是长大了不代表不能和父亲一起睡觉吧。”李夕贵撇下了嘴,对李炎瑞明显抗拒的神情感到不满,但是也有些害怕。
  如果男人执意要让自己离开,那么现在的自己一定会乖乖的听话吧。
  已经不想在伤害对方了。
  “那……好吧……”
  虽然两人同样紧张,但最后妥协的还是李炎瑞。
  李夕贵的表情一下子放松了下来,眉眼间满是笑意。
  “那就快点睡觉吧。”怕李炎瑞反悔一样,迫不及待的催促。
  李炎瑞无奈的跟着李夕贵在十二点前爬上了床,灯光暗下的一刻,他感觉到李夕贵的手搂住了自己,这让他紧张的僵直了身子。但是很快身旁传来了李夕贵平稳的呼吸,李炎瑞松了口气的同时,对什么都没有发生感到一丝不满……
  每一日都可以在男人的气息包围中得到好眠,但是相对的,在清醒离开床铺的时候不得不忍受之后一整日的寂寞。
  看到男人卷缩在自己怀中的安睡姿势,心中会充斥着一种满足,身为男人的强大,和身为恋人的满足。李夕贵盯着男人的睡颜好一会儿,才不舍得翻身起床。男人在失去了背后温暖的一霎,自鼻腔中发出了不满的声音,细长的眉毛抖动着,眉心渐渐收拢。李夕贵看到如此可爱的男人感到下腹一阵灼热,他吞咽着吐沫,大力的将被子灌在男人身上,之后落荒而逃。
  坐在马桶上,李夕贵懊恼的撤下卫生纸擦拭着自己的下 身,白色的液体带着腥 涩的味道,充斥了整个卫生间,那是自己对男人的欲 望,已经强烈到难以掩盖的地步了。
  男人会怎么想呢?
  会把自己这样的行为当作十六岁男生应有的早 勃和自 慰?
  还是会把自己妄想着男人自 慰的行为当作变态呢?
  无论是哪一个,对李夕贵而言都会是沉重的打击,因此他颓然的坐在马桶上,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沙沙……”
  外面传来了声音,李夕贵猛地抬起了头,谨慎小心的竖起了耳朵。沙沙声仍在继续,他可以想像到男人满足的露出笑容,伸着懒腰爬下床。接着听到了衣柜被拉开的声音,男人该是为难今日穿哪一件衣服吧……在短暂的平静之后,李夕贵又听到了外面的声音。
  男人该是开始换衣了。
  他仿佛看到了男人站在床前,将睡衣脱掉,白皙的身体展露在空气中,因为清晨的低温而泛起小小的颗粒,男人有些不适的搓动着手臂,然后弯下腰拿起西裤,腹部完美的肌肉缩成一团,连那小小的漩涡都隐蔽不见,两条笔直的白皙长腿毫不犹豫的穿入裤腿,是因为想要掩盖寒冷吧……
  李夕贵听到男人系上皮带,发出的叮当的声音,他不自觉的用手抚上了自己的下 身。
  男人开始穿衬衫,修长的手指抚过领口,系上扣子,李夕贵仿佛看到了那两颗红色的茱 萸被隐藏在了衬衫后面,就好像掩饰住了男人赤 裸,不为人知的一面。那么,男人赤 裸的样子只有自己见过吧。李夕贵想到这里,嘴角无意识的上扬。
  手下的动作开始加快……感到自己手中的涨热,臆想着穿入了男人的身体,被柔软的肠壁包裹,急速的收缩着,绞着自己,那是一种既甜蜜又痛苦的过程。此刻代替了男人肠壁的手指技巧性的动着,却得不到在男人体内一样的快感。
  越来越想将男人压倒,插入他,贯穿他,看他为自己流露出着迷的表情……然而,这一切都只能是坐在马桶上的李夕贵,心中的幻想而已。
  忽然意识到这一点,李夕贵错愕的停下了自己的动作,低头看过去,已经勃 起的下 身仿佛等待着别人的慰 寂,然而想到了这样的行为不过是自欺欺人,在沉默之后,李夕贵浑身的热度开始消退,手指包围的赤 裸也渐渐的恢复了最初的沉睡状态。
  李夕贵苦笑。
  这样的自己好像变态一样吧……只能想着自己父亲的裸 体才可以得到快感……
  但是,这样的行为却无法停止。
  李夕贵叹息着,颤颤巍巍的从马桶上站起来,打开门却发现男人正穿着家居服站在门外。
  适才对于男人换上西装的所有臆测都被推翻,李夕贵错愣的长大了嘴巴。
  “早。”李炎瑞微微偏着头,眯着眼睛,刚睡醒的脸上丝毫不见困意,该说男人今日又是一夜好眠吧……好的让人嫉妒。
  “……早……”李夕贵想起了自己适才的行为,难堪的低下了头。
  “我想着你在里面……”
  “唔。”
  “所以猜测今天你还没有做早饭,不如我来吧。”对于日渐好转的父子关系,男人表现出的是无法掩饰的欢喜。
  李夕贵看着男人的表情,心情又开始烦躁起来。
  “随便吧。”他皱着眉,从男人身旁错身而过,也许是因为猜测错了男人的行为,也许是因为对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也许……只是不想看到男人如此欢喜的表情,只是因为那可笑的父子关系。李夕贵错身的同时从心底涌上了无限的委屈。
  一直走出男人的房间,都可以察觉到身后刺人的目光。
  是因为自己的态度明显的冷淡,所以男人才会盯着自己吧……
  李夕贵嘴角浮上了一丝苦笑,但是想到男人如此的关注自己,又从心底感到愉悦。
  这种复杂的心情一直持续到收拾完毕,来到餐桌。
  桌上的食物明显和自己所准备的不同,完美的煎蛋,还有热腾腾的牛奶,在男人面前却仍旧是咖啡。
  李夕贵因此皱起了眉头。
  男人像是早就知道了一般,露出了讨好的笑容,揉着整齐的头发。
  “冲咖啡是习惯……”
  “如果这样的话,还不如等我来做。”不耐的语气,沉闷的哼了一声,随后李夕贵看到男人眼里复杂的神色,似有话要说。
  “你有话要说?”与其让男人为难,倒不如自己将话题打开。
  “我……你早上在卫生间里……”男人为难的顿住了话头,想了一下。“其实十六岁的男生很正常,但是……”他不知道如何开口。
  在对方打开门的时候,气味已经散了出来,当时并不太在意,但进去发现了纸篓中一团团废弃的卫生纸,这样的情形不是第一次了,从李夕贵入住了男人的房间便是如此,又或者早在之前就已经如此了?如果那样,李炎瑞不得不检讨自己对儿子的疏忽。
  “我下次会注意的。”在男人还没有说完的时候,便径自打断了对方。李夕贵以此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呃……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话题似乎无法继续了。李炎瑞也露出了懊恼的表情,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不会因此而被打破吧?
  “我下次会清理干净的。”即使不知道为何男人会突然提起,但是因为担心引出不必要的麻烦,李夕贵想要尽快结束这个话题。
  只不过,男人显然并不这么想。
  “你……是不是有了喜欢的人?”男人的表情小心翼翼,任谁也看不出他心底的想法。
  “是。”但是李夕贵并不想欺骗。
  也许这是告白的好机会也说不定。
  “是么?”男人低下了头,但是还是可以看到一霎那失措的表情。
  不知道如何继续话题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可怜。
  但是,就是想要逼迫他……
  “不想知道我喜欢的是什么样的人么?”有些恶意的挑起了嘴角。
  “你喜欢的人是怎样都无所谓吧,只要……不影响学业就好。”男人拿起了咖啡杯,遮住了自己的脸。
  “就算早恋也没有关系么?就算最后上床也不要紧么?”
  “在这一点上,我无权发言……”男人委屈的脸从咖啡杯后露了出来,大大的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