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爱(父子,年下)》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逆爱(父子,年下)- 第2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李夕贵同样被夹的生疼,额角渗出了汗水……表情苍白而痛苦。
  他扶住男人的腰向上提了一下,然后缓慢的放下……
  不知道后面的情况,男人痛的浑身颤抖,但是几次之后,身后的进入却意外的得到了缓解。
  李夕贵认为时机已经成熟了,于是放开了男人的腰肢,开始大力的抽动起来……
  被肠 壁包围的感觉比起手指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那种被紧紧绞合的感觉,仿佛置身在母亲的子宫中一样,安心而满足。
  李夕贵一脸的满足……
  然而趴在他身上的男人却好不到哪里去了。
  身体被撕碎了一般的疼痛,完全没有丝毫的快感,只有身体被不停的撞击着,身后的疼痛已经麻痹,只剩下从尾骨一直延伸到胃部的疼痛,灼烧感。男人痛苦的咬住了牙,不肯叫出来。
  眼前的李夕贵一脸享受的表情让男人更加的无语。
  思绪被疼痛占满……已经无法思考了。
  如果可以就这样死去……或许更好吧……
  男人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男人什么时候昏过去的。
  当自己回过神来的时候,只看到了男人的头松垮的靠在自己肩膀上。
  李夕贵当时心里被恐惧填满,当他抽出埋在男人体内,自己的疲软时,不可忽视的看到了,从男人身后被带出的猩红。
  这更加让他手足无措。
  该谢罪?
  还是该怎样?
  也许自己不会被男人原谅了……
  做到这个地步,也许真的连父子都做不了了吧……
  如果这样的话,还不如死掉的好呢……
  李夕贵看着床上的男人,苍白的脸孔,如此想着。
  不知道等了多久,李夕贵握着西瓜刀坐在床边,等待着男人的苏醒。
  “呃……”男人艰难的睁开了眼睛。
  “你醒了?”李夕贵爬到了床边,手里依旧举着锋利的西瓜刀。
  “你要干什么?”男人惊恐的睁大了眼睛,想要坐起身,却扯动了身后的伤口,疼得他脸一下子白了,身体又跌回了床上。
  李夕贵心疼的看着,但是却没有伸出手。
  如果伸手扶对方,一定会被厌恶的拍开吧……
  “你究竟要做什么?把刀收回去。”男人皱着眉,蹬起了眼睛。
  那样的表情仿佛是十六年前,趾高气昂的男人,李夕贵有一霎那的失神,随后苦笑。
  已经不被原谅了吧……
  “你恨我吧?”
  “什么?”男人的眉头皱的更紧。
  “这样对你,你很恨我吧。就算是父子,被强 暴了,也不会原谅我了吧?”李夕贵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看着李炎瑞。
  “你究竟想说什么?”李炎瑞感觉到了对方的不正常,谨慎的撑起了被子下的手肘。
  “既然会被你憎恨,我宁可死掉。”李夕贵掉转了西瓜刀,锋利的刀锋抵在了自己的胸前。
  “把刀放下。”李炎瑞提高了声音。
  李夕贵却摇着头。
  “开始的时候明明说好了,强 暴你后,就去自首,可是现在却发现根本做不到。如果在铁窗后面独自回味幸福的话,还不如死掉好一些呢。”李夕贵苦笑。“本来都拿起电话了,可是却无法播下号码,看到你这么凄惨的躺在床上,就很后悔,为什么我没有小心一些。说不定你醒来也不会原谅我了,所以还是死掉好一些吧,好过以后看到你和别人好,更加好过和你敌对的状态。那样的话我一定忍受不了的。”李夕贵哭了出来,越想越是如此,无意识的将刀尖滑动了,在脖颈上刺了下去,一道鲜红的痕迹顺着脖颈流了下来。
  李炎瑞惊恐的刷白了脸。
  “你把刀放下。”
  李夕贵却摇了头。
  “就算是你可以原谅我,我也不能原谅爱着你,却伤害了你的自己。”
  其实是自己胆小……就算被原谅了,也不过是父子关系吧,但是自己已经无法接受只是这个地步的感情了。
  想要更多,想要对方……
  这样的想法如同野兽一样,在拥抱了对方之后,被从心底释放了出来,再也无法回到过去可以忍耐的地步了。
  李夕贵清楚这一点,因此才想要自杀。
  如果自己不在了,男人的负担就会没有了吧……
  恋爱什么的,也不会被干扰……这,大概是自己唯一可以为男人做的了。
  然而……
  “你在说什么!”
  意想不到的是男人的愤怒。
  “你又想逃跑了么?说我是胆小鬼,说我不敢面对,说我逃避,其实逃避的是你吧。在做了决定之后准备做逃兵么?像十六年前一样,逃回现在么?”
  “什么?”李夕贵怔愣着看着男人。
  “难道这一次又要丢下我么?”
  太过突然的转折让李夕贵无法反应过来,但是男人的意思应该是接受了这段感情……接受了自己吧……
  可是——
  “为什么?我不是在做梦吧……还是你为了安抚我,才这么说的?”李夕贵没有放下刀,震惊的看着李炎瑞。
  “如果是欺骗什么的,你才是吧。说什么让我等你长大,可是实际上呢?明明是你忘记了承诺吧。”男人愤怒的看着李夕贵,“现在又要用小鬼的方式解决问题了么?根本就是懦夫吧,只会用死亡来逃避么?”男人上挑起了眼角。
  “不是的,我只是不想成为你的负担……”
  “负担?你本来就是负担,已经十六年了,现在才开始担心么?那干嘛不在十六年前,被生下来的时候就去死呢?”男人抓紧了被单,坐了起来。
  “那是……如果被迫让你接受感情的话,对你而言……”
  “你不是强 暴了我么?”男人愤怒的吼叫出声。“这样还能让我对你无视么?”
  “……”
  “我已经打算接受了,因为即使你过激的行为,我却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每天早上都能感觉到你的反应,本来想做父亲一辈子,谁也不要挑开,但是你破坏了这一切。也许可以试试看也说不定,也许这一次不会像十六年前被你凄惨的抛弃,但是醒来却看到是这样的事情。你真是让我失望透顶了。”男人大叫着,一拳打在了床上。“早知道如此,还不如让你十六年前就被杀死的好!”男人说完,哭了出来。
  李夕贵失神的看着男人,手中的刀掉在了地上。
  “对不起。”叫着,道歉着抱住了男人,将男人的头按在了自己怀里。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怎么道歉都不够,李夕贵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
  喜悦……
  歉疚……
  兴奋……
  还是都有?
  李夕贵一边道歉,一边搂紧了男人。
  男人的一句话就可以让自己得到救赎,李夕贵忘情的吻上了男人柔软的唇……
  然而——
  “够了,我很难受。”男人别开了脸,表情不自然,但是不可忽视的是脸上的红晕,可爱的让人想要咬上一口。
  “那么,让我为你服务吧。”李夕贵笑弯了眉眼,仿佛一切都回到了过去一样。
  男人皱着眉“啧”了一声,“把刀收回去。”说不清是以父亲的身份,还是情人的身份发号施令。
  “是!”听在耳里却是格外的舒心,李夕贵急忙跑去收回了刀,然后挤上了男人的床。
  “你上来做什么?”男人全身僵硬起来,戒备的看着李夕贵,身后的痛楚仍旧提醒着他。
  “呃……”李夕贵无措的看着李炎瑞,接着自然的躺在了男人身旁,搂住了男人,理所当然的开口。“休息啊。”
  男人微微皱起了眉头,看着李夕贵一脸幸福的闭上了眼睛,头像小狗一样蹭着自己,他轻微的勾了下嘴角,闭上了眼睛。
  桌上放着花束,是红色的玫瑰花,娇艳欲滴。
  李夕贵凑近了鼻子,闻到了一股扑鼻的香气,心情跟着飞扬了起来。
  今天是父亲节,如今的李夕贵已经二十二岁了。
  临近大学毕业,已经找好了工作,可以说是以后的生活已经有了保障,从找到工作的那天开始,李夕贵就觉得自己和父亲已经站在同样的高处。虽然心里这样想着,但是也明白想和父亲一样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成熟的阅历是需要时间来积累的。
  但是比起六年前,对父亲不加理睬甚至面露厌恶的小鬼,李夕贵已经成熟了许多。
  听到厨房传来了“噼吱”的声音,李夕贵放开手中的花,走入了厨房。
  从煎锅中散发出香气,刚才只是想起了什么,所以跑出去了,站在客厅里,却因为娇艳的玫瑰花,而想起了还在工作的父亲。
  “究竟这十六年是如何度过的呢,你又是以怎样的心情等着我长大呢?”
  和父亲真正开始交往是高一那年的开放日,因为自己的幼稚而无端猜测着父亲的想法,在不负责任的跑开后,以为对方已经同自己无法继续了,但是看到对方在开放日的时候追了过来,独自一个人站在操场上,等待自己出现。那个时候的自己心里真的很感动。
  即使现在想起来,也感到胸口发热,无法抑制的想要将男人搂在怀里亲吻。
  因为自己还不够成熟,所以一再的被包容着,爱护着。
  自己却只能一味的猜测男人这样爱护是出于恋人的喜爱,还是由于父亲的责任。
  因此那一日,在和父亲回到家中后,问出的第一句话便是这句。
  父亲那个时候露出了错愕的表情,是因为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问,还是想过,却从来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一直在开放日都很兴奋的父亲,这个时候却露出了想要逃避的神情。
  然而自己是不可能给对方这个机会的。
  因此,李夕贵拉住了欲以换衣服为借口,想要逃跑的父亲。
  “究竟是怎样的心情呢?”
  父亲抿起了嘴角,那个眼神充满了父爱,也有些无奈。
  李夕贵因为这样的眼神,而略微松开了手。
  接着,父亲用力的闭了下嘴,手腕从李夕贵手中划出。
  “果然你要逃避。”
  但是,更快的,是李夕贵的手。感觉到了手心中的手松动的一霎,本能的抓住了对方,李夕贵微微翘起了嘴。
  “不想告诉我么?还是不能说?”
  李夕贵问的小心翼翼,怕父亲在逃避,更怕父亲以为自己生气。
  父亲只是愣了一下,随后深深的叹了口气。
  “我不觉得有什么好说的。”他看向远处的花坛,有些失神。
  “为什么呢?”李夕贵不解的皱眉,拉过了父亲,固定在自己面前,“觉得自己爱着自己婴儿时期的孩子,很变态么?”李夕贵只是以常理推测着。
  父亲的脸色有一霎那很难看,但是发现李夕贵只是推断,并非侮辱,也就缓和下了脸色,摇着头。
  “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父亲歪着头,微微皱着眉,思考的样子让李夕贵感到了胸口一阵发热。
  想要拥抱对方……
  从学校就一直这样想着,可是父亲强势的姿态让自己无法为所欲为。
  但是,此刻就在家里,父亲卸掉了人前的伪装,在自己面前看起来并没有那么不可靠近了。
  于是,李夕贵小心翼翼的贴上了父亲的身体。
  “我想你了。”
  李夕贵如同呻吟一样吐出爱语。
  父亲的身子僵硬了起来,稍微推开了李夕贵,转开了微微发红的脸。
  “换衣服……”
  父亲皱着眉,如此开口。
  李夕贵从父亲眼里看到了明显的拒绝,他和泄气,但是想到也许这是父亲变相的邀请,便松开了手,退后了一步。
  “我也要换衣服。”
  接着,他看到父亲吃惊的睁大了眼睛,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
  很快的便换上了居家服,在脱下裤子的时候,意料之中的看到了自己的兴奋。
  自己就是这样,只要想到那个身为父亲的男人,就会兴奋起来,根本无法控制。
  这样的反应,连自己都觉得变态。
  李夕贵想着,无奈的撇嘴,却没有处理身体的变化,保持着半勃 起的样子来到了父亲的房间。
  一屁股坐在了床上,眼睛却无法离开面前的男人。
  因为比自己繁琐的西装,男人只不过解开了领带,衬衫敞开着,看到李夕贵进来,男人脸上微微发红。
  李夕贵有些难耐的分开了双腿,毫不掩饰的将自己兴奋的股间展现在男人面前,脸上露出了可怜兮兮的表情,像是乞求施舍一般。
  男人无奈的叹着气,索性松开了手,坐到了李夕贵的身旁,认真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虽然你不是很喜欢理睬我,但是我知道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他说着,指了指李夕贵的腿间,继续皱着眉。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李夕贵尴尬的撇嘴。
  “想到你就会这样了。”
  他抓住男人的手臂,撒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