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爱(父子,年下)》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逆爱(父子,年下)- 第2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李夕贵尴尬的撇嘴。
  “想到你就会这样了。”
  他抓住男人的手臂,撒着娇。
  “即使如此,也要有起码的忍耐力吧,以后走上社会,不懂得忍耐怎么可以呢?”
  男人为难的皱眉,又心疼却又狠心的开口,脸上也满是矛盾的神情,似很为难。
  李夕贵沉默了下来。
  男人所说的他都明白,虽然这样的反应是因为爱着男人,但是如果不停止,恐怕真的会无时无刻的不发情,那样的话,一定会叫男人为难的。但是,现在说这个,显然太煞风景了。
  李夕贵撇下了嘴。
  “因为已经很久没有做了,一想到你,就会这样了。”
  李夕贵委屈的扁着嘴,可怜兮兮的样子恐怕谁也不能拒绝。
  男人叹着气,承袭了较好的面容,该说是英俊的少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这不仅仅是对自己,也包括了其他人。
  这样的李夕贵,日后一定是个完美的男人。
  想着,男人又叹了口气,对上李夕贵不解的眼神,他轻撤了一个微笑。
  “虽然已经打算和你在一起了,但是这样还是要控制一下吧。”他又指着李夕贵的腿间。
  李夕贵无奈的皱眉。
  为什么又扯到了这上面呢?
  但是在男人有着警告意味的眼神下,他还是加紧了双腿。
  “上一次也是不顾我的意念吧,那可是犯罪啊。”
  男人危险的眯起了眼睛。
  李夕贵莫名的吞咽了口水。
  “我想着如果这样下去,并不是太好。虽然之前没有尽过父亲的责任,那么现在至少应该尽一下责任。”
  男人抿着嘴角,一脸严肃。
  李夕贵眼角抖动,嘴角颤抖着。
  “你想说怎样呢?”
  他可以听到自己有些发颤的声音。
  男人看着他,笑了笑,故意贴近了身子。
  “你不是想知道这十六年,我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度过的么?”
  李夕贵惊疑未定,却依旧点了头。
  “那么,在之后的三个月,就请你体谅一下我受惊的心情,暂时,我们就做一对父子吧。”
  那之后可谓是相当惨痛的三个月。
  李夕贵此刻回忆起来仍旧心有余悸。
  爱着的人就在眼前,可是除了做一个儿子,其他一切情人的福利都被禁止了。
  李夕贵抗议过,但是却被一句“体会一下我十六年的心情”挡了回去。
  在最初的一段日子,相当的难忍。看着父亲的身影,想要抚摸,却在靠近的时候,被对方推拒在外。然而男人却在那三个月里完美的扮演着父亲的角色。
  学校,家长会,无论在哪里,都完美的无懈可击,得到了一致的好评。
  无论是同学,还是老师,都羡慕自己有个如此完美的父亲,但是……那并不是自己想要的。
  于是,越来越难熬。
  压抑的太久,就会变得痛苦不堪。
  但是因为男人说过,这是为了让他体会男人十六年的心情,因此李夕贵咬牙坚持着。
  直到三个月的最后一日,男人才恢复了以往的温顺。
  “很痛苦么?这三个月。”
  李夕贵难以忍耐的哽咽出声,将头埋在了男人怀里,点着。
  “我是这样熬过来的,无论是在你身旁,还是在社会上。”男人温柔的抚摸着李夕贵的头。“如果无法忍耐,也许根本无法在社会上生存的。”
  李夕贵心底深深的明白着这个道理,他丝毫不憎恨父亲,反而更加的怜爱对方。
  一个人拉大自己,还要忍受爱人的不理解。
  忍受着身体的空虚。
  李夕贵觉得自己忍耐了这三个月,更加理解男人了。
  “叮咚……”
  烤箱发出了声音。
  李夕贵抬头看了眼表,刚好六点,再有几分钟男人就会进门了。
  他将牛排从烤箱中拿出来,摆好放在桌上,将自己打工买到的葡萄酒也放在了一旁。
  然后,坐在了桌旁。
  “我回来了。”
  门口传来了父亲温柔的声音,李夕贵有些难耐的抬起了头,接着看到了父亲扯着领带,走入了客厅。
  看到桌上的摆设,男人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今天是什么好日子么?”男人微笑着,将公文包扔在了一旁,坐到了李夕贵对面。
  李夕贵脸有些发红,他拉起男人,推着对方进了房间。
  “换衣服啦,然后再出来吃饭。”
  等到男人“是是”的回答着,走入房间,李夕贵才轻抚着胸口,平复砰砰乱跳的心脏。
  “今天是父亲节啊。”
  等到男人重新坐到了自己面前,李夕贵拿起了葡萄酒。
  “父亲节?”男人有些错愕,“所以准备了这些?”
  看到男人那副“你好幼稚”的表情,李夕贵感到受挫,他撇着嘴放下了酒杯。
  “是啊,我就是这样幼稚。”李夕贵说着,不满撇嘴。
  “我不是这个意思。”男人抿着嘴笑了,看了眼手旁的玫瑰花,轻笑道:“我很开心。”
  “诶?”李夕贵抬高了声音,“真的?”一脸喜出望外。
  男人点了点头,温柔的眼神叫李夕贵红了脸。
  “之前的工作多亏了父亲,才可以顺利。”李夕贵拿起酒杯,掩饰自己的失态。
  男人却笑了出来。
  “这个时候开始叫我父亲,难道因为是父亲节么?”
  李夕贵的脸更红了,有些尴尬的转开。
  “但是我很高兴,自己能有一个这么出色的儿子……”看到李夕贵皱了下眉,男人眯起了眼睛,“当然同时有一个这么出色的恋人。”
  “诶?真的?”
  “你好像不太相信啊。”男人微笑着。
  “当然不是……”李夕贵有些词穷,“只是,很高兴。”他低下了头。
  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在大学,甚至是之前的社会实习,都足以显示了比其他同龄人更加成熟的魄力,但是在身为父亲的男人面前,自己仍旧像个青涩的少年,亦如十六岁一般。
  李夕贵以为自己永远不会被男人认同,即使四年前,男人说着认同了自己。
  但是李夕贵仍旧认为在男人眼里,自己还是个孩子,而且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男人打量着李夕贵,细心的辨别着李夕贵的想法。
  虽然看懂了对方的心思,却一直没有在说些什么,两个人反而如同平常一样,说着日常的工作。
  等到李夕贵收拾了碗筷,男人才拉着他回到了房间。
  坐在king size的大床上,男人主动动手解着李夕贵的衣扣。
  “诶?”李夕贵受宠若惊的看着男人。
  男人只是微笑。
  “以后,夕贵就是大人了,要开始工作了,开始独立了,不再是什么都要依靠我的孩子了。”
  李夕贵有些难堪的转开脸。
  “我没有什么都依靠你吧……”嘴上虽然抱怨着,但是心里明白男人说的都是事实。
  男人轻笑着。
  “是,是,一直以来都是夕贵在支持着我,无论是独自一人的时候,还是现在。”
  “诶?”李夕贵转过头,对上了男人温柔晶亮的眼瞳,嘴唇隐隐泛着水光。
  心,一下子热了起来。
  身体也跟着热了起来。
  李夕贵感到了一阵口干舌燥,他舔了一下嘴唇,“可以么?”
  男人依旧笑着。
  李夕贵难耐的摸上了男人的胸膛,“可以么?今天……”
  男人点头。
  “今天是周末啊……不过……”感到李夕贵的手已经没入了衣领,男人眯起了眼睛,“明天可是周一啊。”
  李夕贵“啧”的一声,靠上了男人的肩膀,舔着男人的耳后,发出“啧啧”的吮吸声。
  “即使是星期天,还要加班啊……”
  男人敏感的颤抖着,眼睛眯了起来。
  李夕贵的手沿着男人的后背的肌肉上下摩擦着。
  “让我一个人呆家,很烦闷啊……”他说着,啃咬着男人的耳朵。
  男人口中发出了甜美的呻吟声……
  “但是也因为如此,可以为你准备今晚的一切……”
  李夕贵将男人压在了床上,勃 起的下 身抵着对方大腿,可以感觉到父亲同样兴奋起来的脉动。
  “今晚可还满意么?”
  李夕贵居高临下的询问,眼神温柔。
  男人的眼角渗出了水,眼神迷离的看着李夕贵,温柔似水,但是却也在无声的催促着恋人。
  手无力的撑在李夕贵的胸膛上,和自己不相上下的坚实胸膛,已经足以让自己依靠。
  男人看着,露出了迷人的笑容。
  “今晚……不是才刚刚开始么?”
  李夕贵错愕的睁大了眼睛,男人蹭着他的身体,挑逗的意味很明显。
  已经不能忽视了……
  你还在等什么……
  从男人眼里,李夕贵读到了这样的信息。
  他同男人一样眯起了眼睛,笑弯了嘴角。
  男人着迷的摸上他的脸,喃喃出声。
  “今后也请多多指教了……”
  “嗯。”李夕贵抓住男人的手,带入自己怀中,同时献上了自己温柔且深情的吻……
  (父亲节番外完)
  整个周末李炎瑞只能在床上休息,对于这样的结果,李夕贵心底万分愧疚。但是每当想起,如果不是这样,男人说不定又会逃开,便觉得很值得。
  星期一的早晨,李夕贵端着早点进入房间,看到男人已经坐起了身子,开始下床,他的心跟着颤抖了一下。
  “你想做什么?”放下了餐盘,比起自己受伤更加紧张的跑到了床边,一脸谨慎的看着已经坐起的男人。
  “今天是星期一吧。”男人露出了好笑且无奈的表情。
  李夕贵却皱起了眉,他知道男人想要说什么,但是想起昨天男人还异常艰难的起身,便满心的不满。
  “工作什么的,少一天没有关系吧。”李夕贵抱起了双肩,“难道你要拖着这样的身体去工作么?”
  男人叹息,无奈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你这样的状态就算去了,也会被送去医院吧。”李夕贵皱着眉,一点都没有妥协的迹象。
  然而——
  “那么你呢?”男人幡然醒悟一般的抬起了头,摆出了父亲的姿态。
  “呃……”李夕贵一时语滞,焦距开始四处游移。
  男人又叹了口气。
  “就算我不去工作,你也不可以逃学吧。”
  “我有请假。”李夕贵大声的叫出来,不想对方将自己当做孩子,进而手上粗鲁的将男人按回了床上,气冲冲的开口。“还有,你也不许去了,我给你去请假。”霸道的口气不像儿子,严厉的眼神让想要开口的李炎瑞聪明的又闭上了嘴巴。
  其实,被服侍是很享受的……
  李炎瑞看着李夕贵端来了早餐,温柔的笑了。
  “就算不去公司,我也不能荒废工作啊……”李炎瑞看着李夕贵,眼里满是哀求。
  李夕贵倒吸了口气,艰难的抵抗着那眼底不容忽视,可怜兮兮的眼神。
  这可是难得的病假,不是么?
  身为病人就该好好休息,不是么?
  被自己温柔的对待,让自己好好的爱怜……才是现在需要做的吧。
  李夕贵难为情的别过头。
  “你这样看着我,我会忍耐不住的。”
  “啊?”李炎瑞怔愣着张大了嘴巴,随后红遍了脸,“啧”的一声偏过了头。“那就把我桌上的文件拿过来吧。”换上了父亲的身份,说着命令。
  李夕贵的身子僵硬了一下,还是听话的将文件拿给了李炎瑞。
  虽然很想男人和自己做一些事情,不一定非要是床上的事情,只是想让男人好好的陪陪自己,但是心里也明白工作的艰辛,更加明白男人的工作可是关系到他们两人的生计问题。因此只好违背了真心,一脸不甘愿的将文件交到了男人的手上。
  他可以肯定,男人接过文件时,嘴角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是因为自己的言听计从吧……
  李夕贵有些不甘,却也在心底感到一丝甜蜜。
  他坐在了床边,挨在男人身旁。
  男人开始看文件之后,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似乎对周围的动静毫无所觉。
  认真的男人,散发出成熟的味道,不同于父亲的角色,也不同于十六年前留下的年轻恋人的角色。成熟,睿智的感觉,让李夕贵更加深深的着迷。在心底暗自后悔着,为什么在这十六年中,没有好好的,仔细的看男人每一个不同的方面。
  为此,他暗自饮恨。
  但是,也许上一次的□真的消耗了男人太多的体力,只是一会儿,专注的眉头开始皱起,接着李夕贵看到男人难耐的揉着眉心。
  “要不要休息一下?”
  认真的男人身上有着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李夕贵此刻说话也变得小心翼翼。
  男人抬起了头,一霎那的眼神有些凌厉,让李夕贵心里惊了一下。
  然而,男人很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