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缠情记(穿越时空+女变男)》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少年缠情记(穿越时空+女变男)- 第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尘儿一挡,摇头:“让望儿看到他会不高兴的。笙哥哥扶着我就可以。” 

怎么你就不顾我没抱到你的不高兴?笙心里直犯咕噜。手倒顺从地改抱为扶。 

“我们先去后山的山洞,那是小望最喜欢待的地方,因为我和小望就是在那里认识的。”尘儿蹒跚走着,腰酸和后庭难以言喻的痛令他不舒服,不过说的是他和小望的事,尘儿很起劲。 

笙静静听着他的雀跃,心情复杂,多年来压得他喘不过气的内疚淡了几许,而失落、不甘已然重重烙在心里。尘儿啊,是他亲手推向别人的…… 

“你们是怎样认识的?”笙顺着他的话语柔声问。罢了,只要他幸福、只要他幸福…… 

“我跟小望,是怎样认识的?”尘儿喃喃重复,唇不自觉勾起一抹温暖的弧度。 

尘儿与小望的认识是个意外,以前尘儿这样以为,但事实上是无月夫人刻意的安排。 

小望是无月夫妇的亲生骨肉。无月霜秋不能容忍妻子对“别的男人”倾注如此深重的爱,所以小望被丢在后山的山洞,除了他狠心的父亲每天喂他一点食物外,完全自生自灭。 

尘儿对此一无所知。 

在无月谷——无月夫妇隐居的地方过了一个月,尘儿每天不是练武就是读书,尤其是他学习的天才渐渐暴露后,他发誓他看到新“爹娘”眼里闪过精光。 

无月夫妇对他比他想象中好。无月霜秋霸道又耐性超差,但一言九鼎,说了要当他的爹就真的当他爹,令尘儿时时感觉到一股属于爹的威严,心里不能自已升起敬畏。无月夫人对尘儿也非常疼爱,但总像顾忌什么似的,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有时,尘儿觉得她的眼光会透过他看向不知名的地方。 

内力是最不能操之过急的。尘儿凭着对学习的专心致意,内力略有小成,虽不多但极为精纯,一套“无月十三式”剑法在无月霜秋施展一遍后记得滚瓜烂熟,可以完全施展其威力的已有四式。连无月霜秋这种喜怒不明显的人也难掩赞赏的笑容。 

很早就察觉到,偶尔,会有一道偷窥的目光随着他的动而动。在这个目光中,他感觉不到善意,是故他一直假装不知道。 

当“无月十三式”第五式的剑花在后山的树林里一闪而过,尘儿以令人猝不及防的速度扑向那道再次偷窥的视线。 

来不及躲藏的人被吓到,直觉以掌施展了“无月十三式”的第一式“朔月幕天”。 

尘儿抓住他的手腕时想:这招应该左偏半分。 

实际上,他也的确诚实说出来了。 

他的诚实得到回应是手腕的一阵剧痛。自上次坠崖受伤,痛成为了尘儿的头号大敌。几乎本能的,尘儿运上内力将咬着他的人震飞。 

回神过来尘儿才知道糟——对手虽然是全身黑乌乌的、破破烂烂的,但不足以掩盖他是一个不过三四岁的孩子的事实。猛地扑向他“飞”走的方向,果然,那人唇角渗出鲜血,小手按住胸口站不起来,一双野兽般的大眼恶狠狠瞪着尘儿。 

尘儿想带他回去向爹娘求救,但在孩子死命挣扎下放弃。 

“你等等我!”丢下这么一句,尘儿急急奔回家。 

尘儿回来时,无月夫人正娴静地坐在厅里刺绣。 

“娘,有人受伤了要怎样治?”尘儿焦急问。 

无月夫人放下刺绣,问:“怎样伤的?” 

“被我用内力打伤的……”尘儿惭愧低下头。 

无月夫人静静地看着他手的渗出血的牙印,温柔地拉过这个内疚的孩子,边为他包扎伤口边拿出一堆丹药一一介绍用法、药效。 

尘儿听完后抱起丹药,施展轻功飞奔而去。 

回到那孩子受伤躺下的地方竟看不到他的人,尘儿几乎慌了手脚,急得快哭出来。 

“我不死心,不停地找,原来那可恶的孩子晕倒在溪边……”尘儿又是好笑又是无奈,“我找了个山洞照顾了他一整晚,可那没良心的家伙醒来又赏我一顿好咬。” 

“后来呢?”笙勉强问。 

沉浸在回忆中的尘儿没有注意他的异状:“后来?呵呵……后来小望又演了一幕逃走记,我追去时他吓得掉进溪里,折腾了一番,也洗净小望的脸,他可爱得令我马上呆掉了……”可爱地皱皱鼻子,尘儿温雅的脸隐现调皮之色。 

他继续向前走:“之后我巴着他不放,我真的舍不得离开小望这么可爱的孩子……”没发现笙放开了他的手,满脸落寞又怜惜地站在他身后。 

因为寂寞吧,更多是因为这与世隔绝的山谷带来的寂寞,渴望有人陪伴。这两个人因为寂寞而在一起,因为在一起而珍惜对方,因为珍惜到极点转变成爱情。 

“现在,你该死心跟我走了吧。”冷酷中有着几不可察的情意的声音以“密语”在笙耳边响起。 

笙垂下眼睫,不舍道:“再让我陪陪他,一会就好……” 

一会就好…… 

尘儿还不知道,还不知道那个人已经…… 

第七章 无月望(下) 

“小望……”尘儿走进山洞,小心翼翼地轻唤。 

笙跟在他身后,打量这个不像山洞的山洞。它大而深,沿洞挂着拳头大小的夜明珠,照得洞内的摆设染上柔和的熏光。洞里有一张柔软的双人床,两个枕头紧紧唉在一起。床的旁边有一个案几,放着一把质料极好但造工粗糙的素琴。 

“不在呀……到底到哪里了?”笙听到尘儿失望的自语。 

“尘儿……”笙欲言又止。 

“嗯?”尘儿漫不经心应着,走过去抱起案几上的素琴。 

看他珍惜地细抚粗糙的琴身,笙的欲言又止变得若有所思。 

“笙哥哥,你知道这把琴吗?是小望造的。才十岁,为了造一把琴给我,一个人在无月山呆了四日四夜找适合做琴的材料,上弦时一遍一遍试音,将手指全磨出血……”尘儿轻道,专注在那把粗糙的琴的目光仿佛那把琴是世上唯一的珍宝,“琴到我手上时我其实很生气。收到礼物我会高兴,但如果我的高兴是建立在他受伤的基础上,我会恨死自己……我怎么一直没发现原来这是爱情呢?其实我很爱很爱他,不是吗?……我发誓我一定要告诉他!”温雅隽秀的脸,恶狠狠的语气。 

“尘儿,他离谷了。”笙冷静的声音像一道冷泉。 

尘儿跳起:“你说什么?” 

笙肯定点头:“他离谷了。你晕过去后,他似乎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表情像恨不得杀了自己……” 

白衣一闪,山洞里只剩下笙一个人。 

笙一动不动站着,直到一双有力的臂将他揽入充满冰冷危险气息的胸膛。 

笙没有挣扎。 

“你带我离开吧……”闭上眼,茫然的嗓音带着说不出的疲惫,吐出三日前他极力抗拒的结果。 

尘儿将轻功施展到极致,鬼魅般的雪衣凭着一股直觉在林间道旁掠过。 

自责与担心令他绷得像一把拉到极限的弓,加之,情事后的痕迹没有及时清理和身上裂伤带来的不适——虽然被他一直忽略,但这一切不会因为他的忽略而消失——给他的身体极大的负担。 

强烈的昏眩袭来,尘儿倒在车道上。 

“给你起一个名字,好吗?”一身雪衣的小小尘儿撑着下巴看躺在床上休养的孩子。 

因为孩子死活不肯搬到尘儿的家里。尘儿只好将山洞打扫干净,捧来一些诸如床、案几的民生用品。还好无月夫妇对此不致一词。 

孩子的伤本来不严重,但他因为营养不良又胡乱练武而虚弱的身体完全禁不起打,尘儿内疚之下对他是衣不解带地照顾。 

相处数天,尘儿发现这孩子存在语言障碍——不是哑巴,而是不知道该怎样说话,只会呵出含义不明的气和用充满敌意的目光瞪着他。 

问题是孩子干净的脸太对尘儿胃口。 

被如此漂亮的人狠狠瞪着,尘儿几乎听到自己的心跳怦然。 

真像只可爱的小豹子。尘儿想。 

于是越发缠着他。 

受到无微不至的照顾,孩子敌意第一的眼偶尔会现出一抹困惑和喜欢,表情渐渐缓和下来。尘儿见了只觉可爱得不得了。心里保留的对文深的疼爱不自觉倾注在他身上。 

“给你起个名字——像我的名字,无、月、弥、尘——这就是名字,是别人称呼你用的——你说,无月弥尘,就是在叫我,我给你起了名字,叫那个名字,就是在叫你。我给你起个名字,好不好?”尘儿拉过孩子的小手,在柔软又粗糙的掌心写下“无月弥尘”四字。 

“……名……字……”在尘儿几日来耐心的教导下,孩子已经学会发出声音,不过太复杂的词汇他听不懂也不会说。 

尘儿可不计较这些,反正来日方长。他听到孩子发出声音已经很高兴:“对,名字!” 

秀气的眉拢起,尘儿很认真征询名字主人的意见:“起什么名字好呢?” 

“名字……无月……弥尘……”孩子困难地咬着字,因为舌头的不合作表情有些恼怒。 

灵光一闪,尘儿捉住他的手道:“叫‘无月望’好不好?无月、望都是我来到这个时空仅有的记忆,是这个时空给我的礼物,你也是上帝(某木:受外国文化影响的中国小孩~~~汗~~~~~)给我的礼物……就叫‘无月望’好不好?好不好?”到最后,尘儿有赖皮的意图。 

“……礼物……”孩子困惑。 

“对……礼物……”尘儿的声音低了一下又若无其事道,“礼物就是好的东西,会令我笑——像这样——的东西。”甜甜朝小孩一笑。 

孩子皱眉:“无……月……望……”咬字咬字…… 

“对!‘无月望’,好不好?”明白他的意思,尘儿的眼亮晶晶的瞅着他。 

孩子迟疑了一下,似懂非懂颔首。 

“哇!太好了!小望!”尘儿兴奋地扑过去抱住他…… 

小望…… 

小望……你在哪里? 

为什么,要在尘哥哥知道自己爱你后,抛下尘哥哥…… 

车道上,一辆华丽的马车在马夫的叱呵下停住。 

喊停的马夫长得清秀机灵,此刻额上却冒出冷汗。 

刚才发呆时看到车道上有个人趴在地上下意识拉出缰绳,竟忘记了这样惊扰到主人会承受主人多少的怒意。 

想起主人的手段,马夫打了个冷颤。 

“发生什么事?”低沉带磁性的嗓音慢条斯理自车内传出。 

马夫“咚”一声跪下:“禀主人,有个漂亮的人躺在车道上。”主人有收集美人的癖好,这样说,应该不会罚他罚得太严重吧…… 

车内静默了一下。 

一只尊贵修长的手慢慢撩起帘幕,露出一双狭长的丹凤眼。 

“还没看过脸居然敢乱说?”丹凤眼的主人似笑非笑看着马夫。只笼统说“人”,不符合这个极懂见风使舵又细心的人的作风,那就分明是未确定对方是男是女——可见,人即使一向机灵如马夫小宁也有不精明的时候。 

小宁大气不敢多喘。 

丹凤眼一哂,命令道:“翻过此人的身子看看,死了的踏过他的尸体走,没死的救不救全看他这张脸。” 

“是。”小宁松了口气,跳下车翻过那人的身子…… 

“……将他抱进来……” 

第八章 御王府(上) 

尘儿这一倒,倒了足足十天。高烧不退,内力耗损过度,连御医也费了极大的劲才控制住来势汹汹的病情。 

那个长得清秀机灵的小童小宁告诉尘儿,这里是御王府。 

尘儿傻眼了。他怎么也料不到自己走着走着到王府来了。他可是急着要找回望儿的。 

但小宁说这里由王爷作主,尘儿想做什么都要请示王爷。尘儿的命是王爷救的,没有王爷的允许尘儿不能离开。 

尘儿纳闷了,追问那个听起来很伟大的王爷在哪里。谁料小宁不咸不淡答了句,王爷不是随便能见的。 

性子温顺的尘儿第一次心生怒意。他不再说话,静心养好身子,到时不准走来硬的也有保障。反正他的武功应该不错——无月爹娘是这样说的,虽然他没有小望爹娘以外的实战经验。 

尘儿不喜欢有狐假虎威之嫌的小童小宁,尤其是他看自己时眼光中的暧昧。 

还好小宁曾经的不敬现在全成了恭敬。 

何解? 

事情是这样的—— 

尘儿醒来已经过了三天,他的身体也恢复了五六成。但为了恢复到最佳状态,尘儿每天都将自己关在房间打坐练功。z 

运功两周天后,尘儿便听到门外的争执声。 

“五公子,十公子在休息。主人有命令不得打扰。”听到小宁嘴上是阻止,但话音刚落,房门就打开了。 

“我不过来探望一下小十,何来打扰之有?”被称作“五公子”的人跨进房间,说是“探望”语气却全无关心之意。y 

尘儿下床,就见一个长相艳丽,顾盼间尽是撩人之色的少年直勾勾看着他,满脸嗤之以鼻。 

“还以为什么绝色让主人如此照顾,这样普通的容貌,含香楼的三等小官都比不上!” 

尘儿听得一头雾水。这人的语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