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缠情记(穿越时空+女变男)》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少年缠情记(穿越时空+女变男)- 第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尘儿全身泛起诱人的粉红,神智半迷乱地收紧搁在望腰间的手。 

炽热的掌心蜿蜒而下,摩在尘儿修长的腿上,手指慢而坚定探入紧窒的内壁。 

尘儿浑身一震,有了上次被撕裂的记忆,怕痛的人不自觉缩了缩身子。 

“放心,交给我……”温热的舌添着尘儿白玉般的耳,柔声安抚。 

“嗯……”尘儿敏感地呻吟,信任地舒展身体将自己交出。 

手指在羞人的地方抽动,缓缓带来一丝刺痛和空虚,尘儿难耐地扭动身体,想摆脱这恼人的感觉。 

“天!别把我逼疯……”望些微扭曲的嗓音令尘儿明白他的压抑。 

感激地贴着望的身躯亲昵地蹭蹭,意外蹭到一个坚挺…… 

尘儿的脸几乎滴出血,弹起的身子被人牢牢捉住,异物顺势从背后突入—— 

“呜……”痛! 

“是尘哥哥……先撩起的……”望艰难挤出话,沉浸在如天鹅绒的温热中,开始律动,一手灵活地套弄尘儿半挺的分身。 

“哈……啊……”尘儿弓起身子,承受身后渐渐转快的贯穿,快感在脑中炸开。 

“尘,说你是我的……”望抽出欲望,在开始跟上节奏的销魂处浅浅探入,卑鄙地要求承诺,不是尘哥哥的,而是作为情人的尘的。 

仰起颈项,诚实的身体正不满地叫嚣,尘儿又好气又好笑。 

“傻瓜……即使不用这种方法,我早就想告诉你了……”在那混乱的一夜过后,他发誓过会告诉小望,他,爱他,很爱很爱…… 

“我爱你,望……” 

再一次深深感受到两人的结合,幸福满足的叹息,交织在温热的空气中。 

一身华衣拥有无情丹凤眼的男子无声立在门外,房内武功深不可测的两人因为对彼此太投入而无所觉。 

思及此,男子攥紧了拳,很快手心一片湿热。 

第十二章 流王爷(上) 



五更天。 

“十公子!十公子!……”小宁焦急的叫唤声及猛烈的拍门声给刚睡下不久的一双人儿极大的惊扰。 

望皱眉睁开美丽的大眼,脸上闪过怒气。他小心翼翼挪开尘儿紧搂着他的手,不料倦得连眼皮都睁不开的人迷糊地喃了句什么,抓住望的衣摆不放。 

望莞尔。 

轻柔地拿起外袍披在仅着中衣的尘儿身上,望抱起他,一脚踢开房门,不耐烦地对因为冲力跌倒的扰人清梦者低问:“什么事?” 

小宁一副眼睛脱窗的呆相,不知所措来回看着陌生的望和仿佛天经地义躺在他怀里的尘儿。虽然看得出经过细心的清理,但那股云雨过后渗出骨子里的性感和慵懒是无法掩饰的。 

十公子果然大胆,偷人居然偷得如此光明正大! 

啊!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十公子,王爷被暗算中了毒!” 

小宁不知道尘儿和御王爷的协议,但王爷受伤他直觉找十公子帮忙。至于为什么,他也说不上。 

“这里没有所谓‘十公子’。”望拢眉。十公子? 

小宁几乎屈服在他慑人的眼神中,张张嘴:“十公子、没有……十公子指他,主人捡到他将他收进房作男宠,是主人的‘十公子’。” 

望还来不及冒火,甩甩脑袋,勉强撑开眼皮的尘儿安抚的手已经按在他肩上:“小望……” 

“叫我‘望’。”不是兄弟,是情人了。 

脸皮薄的人脸一红,但依然温顺改过来:“望……先跟去看看,我慢慢跟你解释。” 

毕竟御王爷遭暗算他要负上很大责任,保镖嘛。 

望拧眉,但对尘儿听话惯了,只道:“我先帮你换衣服。”这副衣衫不整的柔美样,打死他也不让那个什么王爷看。 

居然带他的尘儿上青楼! 

尘儿轻笑:“好。” 

房门在小宁面前合上。 

他傻了半晌,搔搔头去通知其他人。 

尘儿穿戴整齐被望抱着——他的腰被某个需索无度的人弄得直不起来,出现在御王爷房门外,房内传出气弱又凌厉的呵斥:“狗奴才,别碰我!” 

接着,一个白发苍苍作太医打扮的老人连滚带爬被踢出来。 

尘儿示意望抱他进去。 

望偏头想想,抱着尘儿走到那个半天爬不起来的老人面前。 

“为他看诊,他涂过血。”耿耿于怀尘儿吐血的事。 

老太医只觉身体一轻,被无形的力量托起了身体。一抬头,就见一张魅绝的丽容带了浓浓的威逼之意正正对着他,让他屏住呼吸的同时背脊涌上寒意。他敢肯定,如果他说出一个“不”字,绝对会血溅五步。 

颤颤转眸看向望怀中的人,只见有着明显倦色的尘儿缓缓朝他一笑,含着淡淡的歉意与疼宠的无奈,说不出的温雅动人。老太医只觉心里莫名安定。 

干皱的手搭上纤白的腕,便被一道喷火的目光凌迟,老太医心一骇一阵苦笑。现在的年轻人真是难伺候…… 

“望……”温柔的低唤。 

喷火的目光一转。 

一阵低笑。 

老太医的老脸不觉有些热了,这两个人是什么回事?不过是极普通的互动,居然、居然让人听着听着会不自觉会心一笑。 

察觉自己居然犯了把脉分心的要命毛病,连忙收慑心神专心听脉。 

“这位公子因猛然的郁结于心而吐血,伤了些元气,我开一帖药给你,你按时服下便无甚大碍。”老太医习惯性慈爱道。 

“你可信吗?连房内那只都治不好的。”望怀疑道。 

老太医立刻吹胡子瞪眼,后又惊恐发觉自己还真把御王爷给忘了。的确,救不活御王爷,他是别想活了!本就血压高的人感到一阵晕眩。 

“望……”什么“那只”的,害他几乎笑出来。笑一个病人可是很不厚道。 

望轻哼,抱着尘儿走进御王爷的房间。 

“记得开药方!” 

“放心,会没事的。” 

酷酷的指使和温文的安抚同时在老太医脑里回响。首次见识到“密语”的老人良久反应不过来。 

房内的御王爷自然不知道房外发生什么事,将太医赶出房后光抵抗那强烈的晕眩已经够他忙了。 

一股存在感的逼近令他恼怒得想杀人。 

霍地转身:“我没事!别再烦我!” 

“是我。”看到御王爷睁大的丹凤眼,尘儿多此一举道。 

“谁准你进来的?!”微微发出诡异紫色的脸拉长,无情的丹凤眼因为痛楚而现出暴躁,却意外的脆弱稚气,“你还有脸站在我面前?” 

什么烂保镖?!他遭暗算时他在干什么?跟野男人在风流快活!还敢出现在他面前?他是不要命了! 

尘儿莫名:“我不是按你吩咐追刺客吗?” 

睹得御王爷哑然。 

“那刺客呢?”中了毒恶质不改的人丹凤眼中写着“不怀好意”。 

“没有刺客。” 

“没有?”御王爷冷笑,“那抱着你的人是谁?姘夫?” 

尘儿皱眉:“不准这样说望!望是受人控制来杀你的,但他没有动手,不算刺客!” 

这是什么逻辑? 

御王爷瞪他。这人明明看起来很聪明,怎么偏偏常常不合逻辑? 

“这里我说了算!”话一出,御王爷几乎唾弃自己,说得像无理取闹的孩子似的。 

“你不讲理。”不懂骂人姿势的尘儿委屈地红眼。 

御王爷那个窝火啊!正待发作,剧烈的痛楚强霸地在四肢百骸流窜,一下子白了他的脸。 

看着痛得在地上打滚的人,尘儿马上撇开私怨问一直冷眼旁观的望:“看出是什么毒吗?” 

望摇头,凉凉道:“除非无影叔叔在,否则三个时辰内他只能等死。” 

无影叔叔,是无月夫妇收养尘儿一年后出谷游玩时留下照顾尘儿的人——不负责任的夫妇丢下年仅七岁的尘儿但总算没忽略一个孩子的衣食住行问题。说实话尘儿从来没见过这个神通广大来无影去无踪的叔叔。因为这个叔叔总是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打点好一切,比如一桌香喷喷的饭,一张指出他练武不足之处的小笺,一本失传的琴谱等等,是他在无月谷最重要的亲人之一。久而久之,尘儿会收拾饭后的桌面,将一份饭温着留在上面,会将自己做的小玩儿付上小笺放在桌面,会写一封幼稚的信称他为“无影叔叔”,说着自己可以照顾自己,要他别被他们困住,会为他失踪几天真心的笑逐颜开…… 

所以,很久收不到无影叔叔留下的痕迹的尘儿完全没把握他在哪里,即使在他武功过人的此刻。 

“无影叔叔……”不禁想念地低喃。 

几乎同时,“夺”的一震,一个精致的小锦盒从窗外正对着尘儿激射而入。 

望旋身一接,被盒上的暗劲震了一下。 

“无影叔叔!”尘儿惊喜叫。这种出场方式,除了他没有其他人。 

“别追。”望阻止尘儿蠢蠢欲动的身子。 

“哦。”尘儿乖乖不再动。也是,无影叔叔就是无影叔叔,怎会被他捉到? 

打开锦盒,里面是一颗小巧的丹药和一张熟悉的小笺,只有两行字: 

救人,还恩。 

对他不好,死。 

看的人自然知道这两句话的意思。 

尘儿甜甜一笑,窝心极了。 

望唇角也隐带了笑意,微微收紧搂抱尘儿的手臂。 

这是只属于两人的事,只属于两人的回忆。 

拿出丹药强行塞入拒绝服用的御王爷口中,望道:“你和尘,两清。” 

“御儿!”微微急速的脚步声停在大开的房门。 

尘儿转头,只见一个一身绛紫的中年人气势逼人站在门口,邪肆中呈沉稳的眼定定审视房里的人。看清他的脸,过目不忘的尘儿不禁一怔。 

小宁异常恭敬的声音自紫衣人身后响起:“流王爷,主人在里面……” 

第十三章 流王爷(下) 

看起来尊贵无比的中年人负手雍容地迈开步子,除了微花的鬓角及眼神偶尔一闪而过的沧桑,俊美的脸孔依然俊美,更添了一抹成熟的逼人魅力,曾经极为惟我独尊的狂肆如今收敛出稳重与极淡的孤寂。 

以尘儿的记忆力及对这个人的深刻印象,恐怕此人化成灰他都忘不了。这个流王爷,可是直接改变了尘儿的一生。 

试问,谁能忘记一个将自己敬爱的爹爹压在身下的人?谁又能忘记一个将自己打落山崖的人? 

尘儿不恨他,如果不是他,他也不会遇上望,更甚者只能在望府过一辈子勾心斗角的日子。 

全副心神放在他身上的望马上察觉到尘儿的心绪,也察觉到一道自始审视的视线微微锐利起来。 

“尘,既然事情完了,我们也走吧。”望心里有道不好的预感。可能是在野外生活过一段时间的关系,虽然望的武学修为比不上尘儿,但对危险的敏感度比尘儿好上几倍。 

尘儿点头,他也不想与这些人扯上关系,尤其隐约觉得面前的人和事与他可能有关的情况下。他一直很简单,他只想要望一个人。 

“御王爷,在下的恩已经还了,请容在下跟舍弟就此拜别。”尘儿很礼貌地知会一声。 

“不准!”脸色渐渐恢复正常的御王爷勉强撑起身体,阴沉着丹凤眼低吼。 

望轻蔑看着他,抱着尘儿正想转身离开。 

“你不想知道你的好‘弟弟’失踪的一个月做了什么好事吗?你不想知道你的好‘弟弟’跟寒红苑是什么关系吗?又或者,你想知道自己和寒红苑是什么关系吗?”御王爷轻喘着说。 

“不想。”尘儿直率道,“我相信望。”坚定的,毫不迟疑的。 

望禁不住低头啄一下尘儿的唇。 

“望……”有人在。尘儿羞得满脸通红。 

“但我想。”流王爷一瞬不瞬盯着尘儿的温雅的脸,挡在他们面前。 

“你以为你可以阻我吗?” 

望眯起眼,刀锋般凌厉的杀气透体而出,流王爷一凛,勉强才止住欲后退的双腿,心里一沉,想不到这个人年纪小小居然有这样的修为! 

“流王爷,请你让开,我不想望伤你。”尘儿在望怀里寻了个更舒服的姿势,懒洋洋道。 

“望?你们到底是何人?”流王爷责问,负在背后的手使了几个怪异的手势。 

“在下无月弥尘。”乖宝宝有问必答,“这是舍弟,无月望。” 

“你们是无月谷的人?”流王爷一震,锐利的眼射向御王爷。 

“我也是刚才知道。”御王爷撇唇。 

“‘圣者’无月霜秋、‘圣女’颜心荆是你的什么人?” 

尘儿看了望一眼,不语。 

望不在乎摇头。 

“是家父家母。”尘儿下意识握握望的手。 

是,家父家母…… 

“小望,你知道你的父母是谁吗?”练功练累的尘儿坐在草地上,漫不经心问专心挥剑的望。半年多的朝夕相伴,两人已经亲密无间。一直忙着教望说话写字,尘儿今天才想到这个问题。 

望挥剑的动作一顿:“为什么想知道?” 

尘儿微怔:“原来小望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那为什么小望不去找他们?”还以为小望跟“她”一样是孤儿。 

“为什么……”望狠狠挥出一剑,前面两人才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